娱无双
汪小菲出书《生于1981》 漫谈与大S相恋的爱情故事
来源:扬子晚报扬眼 2018-10-09 16:44:50

 图片

扬子晚报讯 (记者 蔡震)他出生于1981年北京的一个普通家庭,他的母亲白手起家,创建了大型连锁餐饮公司“俏江南”。他迎娶了著名台湾偶像艺人大S。十年如一日,他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备受媒体关注。

现在,他是首家大陆直接在台湾投资的酒店“S Hotel”的董事长,是网友们争相点赞的“女儿奴”、小玥儿的好爸爸,还是公众口中“大S嫁对了”的“宠妻狂魔”。

如今,他首度推出个人随笔集《生于1981》,讲述自己的童年故事,分享自己的创业经验,漫谈自己与大S相恋至今的爱情故事。书中大量细节均为首度公开,向读者呈现一个不一样的汪小菲。

 图片

《生于1981》汪小菲 长江文艺出版社

序章

想写本书的念头,源自一次失眠。

从台北到北京,将近 2000 公里,坐飞机只要 3 个多小时,几乎是一闭眼一睁眼的工夫,这在我小时候是难以想象的事儿。那时候,连去一趟顺义都像出远门,何况是千里之外的台湾?如今,我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北京,一半时间在台北,两头儿跑,已经成了习惯。台北和北京之间的这条航线,我已经往返了 300 多次。

那天,收拾行李,订机票,过安检,一切流程驾轻就熟,我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老婆,老婆又领着玥儿,一家人浩浩荡荡地过了闸口。儿子登机前准时喂了奶,此时已经安然入睡。登机,就坐,动静挺大,儿子很给面儿,依旧睡得香甜。

犹记得几年前带着不满周岁的玥儿从台北飞往北京,因为航班延误,玥儿在登机时已经睡醒,结果在飞机上一直哭闹不止。那手忙脚乱的情景依稀在目,如今,2 周多的女儿和不满周岁的儿子都已经很熟悉这样的高空旅行,一上飞机就酣然入睡。

飞机上有好几个熟人,有一半人和我一样,是为 2016 年两岸新经济论坛赶往北京的。老婆对两岸新经济论坛了解不多,起飞前她问我:“老公,两岸新经济论坛主要讨论什么?”

我不知该从何答起,她一问,我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近期我在台湾投资建设的 S Hotel,而后,我想起“俏江南”,想起我母亲—她在 80年代下海创业,白手起家,从北京东四一家小饭馆起步,奋斗至今,创立了大型连锁餐饮品牌“俏江南”,成了一名成功的女企业家……

飞机起飞了,耳边响起轰鸣,我习惯性地握住了老婆的手。歪头看看窗外,台北的街道、棕榈树、101 大楼,逐渐变小,飞机冲上湛蓝的高空,不久后,稳定于皑皑的云间。

我转过头,想跟老婆聊一聊“两岸新经济论坛”,却发现她和孩子一样,已经渐入睡眠。我因为工作,隔三岔五就要回北京。儿子太小,离不开妈妈,我一去又常要十天半个月,她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常在一起,便陪着我,跟着我来回颠簸。

 

我也想合眼眯一会儿,可不知怎的,一闭眼,这些年经历的许多事就纷纷浮现于脑海。我已经 35 岁,转眼间,自己竟接近不惑之年。想想觉得吓人,过去的种种分明就在眼前,好像昨天的事儿。童年时拍洋画、捡废铁、捉蛐蛐,当军体委员,带着同学们喊号儿 ;少年时出国留学,为了求学一个人辗转于巴黎各处,为了赚学费在华人餐馆帮工 ;青年时踌躇满志地想做出一番事业,协助母亲经营“兰会所”,将它打造成2008 年奥运会期间一张北京的“名片”。快 30 岁时,和老婆在北京初遇,认定对方,组建了家庭,如今儿女成双。将近 40 年,转眼就过了。

我睡不着了,沿着“两岸新经济论坛”这条线索,我开始往回琢磨。

我出生于 1981 年,北京土生土长的“80 后”。我出生的那年,正是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第 3 个年头。那时国家整体的经济水平还比较落后,老百姓买东西还要用粮票,电视都没有普及,计算机更是连见都没见过。

不过,仅仅过了 10 年,国家就发生了巨大变化,市场经济的洪流湍急涌来,我们每个人都被卷入这股大潮中。那时还未懂事的我,对于时代加之于人的影响浑然未觉,我万万不曾想到,若干年后,我的人生命运会受到当时那股洪流的巨大影响,我的家庭,我自身,都与当年发生的几件大事紧密相连。

1978 年,国家正式恢复高考,我母亲得以考上北京工商大学。在大学期间,她学习了工商管理,这为她日后从商奠定了基础。

1979 年,国家第一次提出了“通邮、通航、通商”—三通政策。

我出生的那年,这项政策被进一步明确。近 30 年后,我邂逅了我的妻子。我们原本相隔数千里,哪里会想到彼此的人生在日后会有瓜葛?正是那条跨越海峡两岸的航线,也就是我今天正在坐的这条航线,让我们的命运有了牵连。

80 年代,我父母随着改革开发的大潮,双双下海经商,两人从每月拿固定工资变得收入极不稳定,我的生活也跟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90 年代,我只身一人去法国留学,成了“80 后”第一批海外留学生。

这样一想,原本散落于记忆中的零碎过往,似乎有了串联起来的线索。我们这代人,出生于 70 年代末、80 年代初,赶上了宏观经济的末班车。

经历过贫困时期,也见识到了国家的飞速发展。尽管才过了不到 40 年,却像跨越了好几个世纪,回望过去,有种“恍如隔世”之感。这 40 年是怎么走过来的?真值得好好咂摸咂摸,细细梳理一番。

这样一想,我更睡不着了,恨不得立即拿出纸和笔,把脑海中浮现的事一件件记下。无奈怕起身惊扰了妻儿,只得又继续在脑海中“琢磨”。

想写本书的念头,就源于那一刻。

我有很多想说的话,平时心血来潮,会在微博上发上个三言两语,但有时发言的时候情绪正高涨,难免词不达意,事后回想,又觉得有不完善之处。我想,何不从这次两岸新经济论坛开始,将想说的一点点记下,过去经历的许多没想明白的,抽丝剥茧,总结反思;许多没处说的话,也归置归置,好有个安放的地方。

 

光我自己自说自话,想必也没人爱听,我想写本书,一方面希望借由对自己的过去梳理总结,让自己卸下一些包袱,好再次轻装启程,一方面希望我的经历能对读这本书的朋友有一点点启发—我犯过的错,别人能不再重蹈覆辙—能对偶然翻开这本书的朋友有一点点帮助,我便觉得欢欣鼓舞。

我和老婆相识 8 年了,这 8 年来,她没少跟着我在北京和台北来回跑,虽然周折,但我们心里都很感激,感激有这样一条航线,联系起我们两岸的家。我们算幸运的,当年,有多少夫妇一朝分别,一生都无缘再见。我老婆的奶奶祖籍山东,她这辈子都盼着回一趟老家,盼着见到故乡分别已久的亲人,可是后来两岸航线开通了,她也老了,走不动了。在我看来这“一闭眼一睁眼的工夫”,在老人看来却隔着一辈子。

旅程已经过半,飞机马上就要在首都机场降落了。看看窗外,北京“方正”的街道,灯火灿烂的夜景已经依稀可见。这里是我的故乡,它和台北的氛围完全不同。由于我常常每隔几天就在台北和北京往返一次,所以常常有“上一秒还逛着台北生活气息浓厚的夜市,这一秒就身处北京高楼林立的国贸”的穿越之感。这样的快速“转换”,时常让我感慨万分,如今这个时代,距离似乎再也不是问题,我们不仅有飞机,还有网络,我们每天所能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自己身边的那点事,还与 60 亿人一起体验着“地球 online”,想要了解什么资讯,可以随时上网。可是人与人、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相互了解真的加深了吗?

我之所以能有幸参加两岸新经济论坛,除了我在台湾常年投资外,还因为我在台湾已生活了很久。2008 年,赴台旅游才正式开放,很多大陆游客怀着好奇的心情,赴台一览宝岛的风姿,但因为旅游有种种限制,每次赴台的时间都不长,所以很多大陆人对台湾的印象仍仅限于那几天的所见所闻。

想到这儿,我更想分享分享这些年自己在台湾的生活经历,我想,有很多东西对于只到台湾旅行了几天的大陆朋友来说是目之不及的,我希望尽可能中立地、客观地将我所看到的台湾写出来,让更多人了解台湾的现状。当然,我所能分享的也受限于自身的视野,只是我个人的所思所想。

我跃跃欲试地想着一回家就动笔,忽听玥儿叫“妈妈”,一转头,妻儿都已醒了,老婆正笑眯眯地看着我,轻轻拍我,问道:“想什么呢?”

我半开玩笑地回答 :“想写本书!”

“就你?能写出来吗?”老婆也觉得我在开玩笑。

结果,那天到了北京,我真的就开始动笔了。我文笔不佳,笔下生涩,时而有想说的话,却又表达不好,还望翻开这本书的朋友们多多包涵。

经过反复修修补补,这本书真的出来了。感谢有缘读到这本书的朋友,在此祝愿大家家庭和睦,事业顺利!

 图片

书摘1:(恋爱-初次相遇)

初遇她时,我都没认真看过一遍《流星花园》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109月,刚入秋,到了晚上,天有点儿凉。

那天,安以轩给我发了条短信,说她有个朋友来北京了,晚上想带到“兰会所”来玩儿。那时候有不少演艺圈的朋友经常光顾“兰会所”,我和安以轩关系不错。那晚刚好我也没什么事,便欣然应允。

到了晚上,安以轩带着她的好友安钧璨过来了——安钧璨是当年“可米小子”的一员,他们俩都姓安,关系特别铁。遗憾的是,几年后,钧璨就因肝癌英年早逝。那会儿我们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举杯畅谈,都是很交心的好友。后来像那样的时刻不复存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感叹。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瘦瘦的,看着特别显小。

我觉得以前好像在电视上见过她,一下又想不起来。那会儿微博还没那么发达,一些明星的新闻消息也只是在电视、杂志上能看见,我关注得比较少。在那之前我也没看过她演的《流星花园》,因而一时没认出来。安以轩一介绍,我才恍然大悟。

“你好你好。”我伸出手。

她却没和我握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的手现在有些小毛病,抬不起来。

场面有点儿尴尬,安以轩赶紧过来圆场。

后来我才知道,她因为拍戏伤到了右手神经,伤得很重,那次来北京就是来治病的。她的手后来调理了整整大半年才好—她是那种人,不怎么向别人表达自己不舒服、不高兴、难受,有什么事都会憋在心里。她的性情,我也是后来才慢慢了解的。

在当时,我只有种特别的感觉:这女孩让我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因为她是明星,以前在电视上见过?好像也不是。她很有礼貌,说话声音又温柔,让我觉得很亲切,我对她很有好感。

第一次见,我们彼此都没留联系方式。经营餐饮行业,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太多了。在一起时固然欢喜,转身一别亦再无印象,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所以,我对人在很大程度上都本着随缘之心。

谁想缘分来得真快,没过几天,应安以轩之邀参加她的生日聚会,又和这位女孩见了面。

安以轩的生日会来了不少人,现场很是热闹,人群中,我远远地看见她了。她正一个人拿着酒杯坐在一角,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太瘦了,身影显得很单薄。

我很高兴,马上绕过好几个人,到她身边和她打招呼。

她在现场也不认识别人,只认识我和安以轩,安以轩还要招待别的客人,她只能和我聊,具体聊的什么我已想不起了—可能我本身并没太关注实际聊的内容,只是一直注意她:一头乌黑的长发,皮肤特别白,看起来很文静,但聊起天来也很健谈。只是偶尔露出倦容,看起来好像有点儿累。她说她拍戏经常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已经习惯了。这回来北京治疗,其实也有戏要拍。我接触过一些演艺圈的朋友,光鲜背后,都有一份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有些对普通人来说很正常的事,他们却必须小心翼翼地回避。

 图片

聚会结束后,我开车送她回酒店。渐入深秋的时节,叶子开始泛黄飘落了,道路两旁铺了薄薄一层。

她说,台北的夜景也很好看,但是没有这样的秋天。

她说她有时会失眠,虽然很累,但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而且因为和我聊得很开心,倒也不困了,还觉得挺精神。我说走,咱们看看夜景去吧!车多转了几个弯,沿着筒子河转了一圈。一路,我有点儿像个导游似的跟她介绍老北京城悠久的历史。后来,我们下车站在筒子河边又看了会儿风景,河对岸的角楼透着光,近处的柳条随风摇摆,有时候稍稍挡住我们的视线。

她试着拍了几张照,可是拍不清楚。其实我挺想和她合张影,留个纪念,因为她马上就要回台湾了。那时候,去台湾还要在香港转机,去一趟大约需要4个小时,时间不算很长,但毕竟隔着几千公里,我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但又不好跟她说。那天晚上,我们交换了电话,有了联系方式,我心里稍稍踏实了点儿。其实她不经常来北京,回头想,要是那天没在小安的生日会上遇见她,之后就不一定什么时候再见了。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相遇真的挺有缘的。

临别时她说,你可以来台湾找我玩儿啊,过两天就是我生日了!我当下应允,说好。

她是天秤座,生日是106号。自那次在安以轩的生日会上分别,实际没隔几天,我们就又见面了。这一次,是我去台湾找她。

若不是我之前去台湾回来后马上又办了入台证,这一次我估计就赶不上她生日了,那时候想着要再来,冥冥中说不定也有某种安排。

5号,我从香港转机,到台北时已经晚上8点了。

那天晚上,她约了两个朋友聚会。我没说我要来,她也没问。

我出现时,她的朋友正和她说:“别等了别等了,不可能来了。”我发现她们说的“他”就是我,心中一阵窃喜。我突然出现,她大吃一惊。

“你还真来啦?”

“我答应要来啊!”

原来,她一方面觉得我那天晚上答应她的话是开玩笑的,另一方面又很期待我能来。其实那几天她都在等我,因为我没说具体哪天过去。

台湾和北京相距真远啊,以至于我见到她,竟有种久别重逢的错觉。有人开玩笑说,我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时我们还没确定恋爱关系,听到这话,她不作声。我竟然也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晚在她的闺蜜面前,我们也没显现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亲密,就像多年的好友一样。在她面前我不会觉得紧张。

 图片

书摘2-(结婚-S生产遇险)

一阵麻药下去,我没想到

把我老婆从产房转移到医院对面的月子中心,安顿下来后,长辈们就高高兴兴地出去庆祝了。他们早预订了旅行的机票,只等母子平安,就准备好好去放松放松,谁想到他们走后没多久,危机便突然降临了。

我老婆昏睡了几个小时,下午5点,她醒了。醒了没多久,她就用手捂着下腹,脸色苍白,牙关紧咬,我忙问她:“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她跟我说疼,肚子剧烈地疼。

当时她打的点滴是德国的吗啡,此前已经打过两袋了,滴得很慢,几秒钟滴一滴,按理说吗啡是止痛的,但是似乎没什么作用。她疼痛难忍,在我看来已经超出了正常范畴。她还同时打另一个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便叫大夫来,大夫说那药是促进宫缩的。为了防止我老婆产后大出血,需要让她的子宫加速宫缩。

那个医生颇为年轻,回答我的口气有些随意,仿佛我老婆当时的反应是很平常的,可当时她疼得汗如雨下,几乎要晕厥过去,状态非常不好,让我实在很难淡定。情急之下,我发了条信息给我的一个医生朋友,向他询问情况。他说一般产后痛有两种,一种是伤口痛,一种是宫缩痛,伤口痛痛在外面,宫缩痛痛在里面。我老婆这么剧烈的疼痛,应该是宫缩痛,她打的麻药只管外面的伤口痛,对宫缩痛没什么效果。朋友建议我再让医生来看看,检查一下目前采取的止痛方案是否对症。

我把医生找来,让医生再好好看看,并且询问医生我老婆这么痛究竟是怎么回事。医生也告诉我她这是宫缩痛,我又问该怎么止痛,医生说这不是打着药呢吗?我忍不住反驳,说现在的麻药是管伤口的,而宫缩痛是里面痛。如果麻药管用,她怎么还会这么疼?

医生犹豫了一下,又上前查看了一下我老婆的情况,他一时间也难以定夺,便去把麻醉师找来了。

麻醉师来了,看了看她的情况,他和医生交流了一下,随即给我老婆的静脉打了一针。

我忙问打的是什么,麻醉师说是“哌替啶”,打完疼痛很快就缓解。

就在那时,医生还没来得及转身,我老婆的状态就突然有些不对,我凑过去问:“老婆你怎么了?没事儿吧?”话音未落,她突然开始剧烈抽搐。

登时,我吓坏了,赶紧叫医生。可那医生也没碰上过这种情况,竟也呆住了,手足无措,片刻,他才回过神来,上前使劲儿掐我老婆的人中。

 什么?这种情况不应该赶快用药吗?为什么要掐人中?危急时刻,我顾不上太多礼节,气急败坏地对那个医生说:“你快去,快去给她打一针类固醇!”

那医生疑惑地问:“为什么要打类固醇?”

“治过敏啊!她这是过敏了,赶紧给她脱敏啊!”我吼道。

我当时不知道我老婆为什么会突然有那样的症状,但她的确是在那一针“哌替啶”打下去后才开始抽搐的,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过敏。而类固醇则是在人最虚弱的时候的一针强心剂。

可是那个医生告诉我不能打类固醇,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就站在原地不动。

那时,我老婆整张脸都憋红了,她几乎已经窒息,气喘不上来。我赶紧去掰她的嘴,一方面怕她咬到舌头,一方面让她那口气出来。

那医生又来按她人中,这回一按,总算有了效果,她那口气出来了,醒了。

她醒了,茫然地看着四周,迷惑地问:“这是哪儿?”

我感觉自己快哭了,看着她的眼睛,告诉她这是医院。

她皱着眉问来医院干吗?她环视着周围,感觉还在神游,精神还没回到当下来。

 图片

我说你刚生了个小孩啊,咱们的儿子,就在中午。

“生了一个小孩儿?真的?”她完全想不起来了。

医生伸出两个手指,问她:“这是几?”

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起来了,登时抓住医生的衣服,急切地对医生喊:“医生,我要死了,你救救我。我还不能死。你快救救我吧医生!”

医生安慰她说:“你看你老公不是在这儿呢吗?还有他呢。”

看着她的样子,我心如刀绞,那种看着自己爱的人受苦,自己却不能帮她分担的感觉,就像一把刀狠狠地砍在心上,那个感觉会让人这辈子都忘不了。

这时,又一个医生来了,说她的情况是癫痫,要打癫痫药。

我心想,这是癫痫吗?这是“子痫”吧?她从来没有癫痫史,而子痫则是怀孕时才有。因之前打过那针后,她马上便出现了危急状况,我对医生有些不信任。如果不是癫痫,贸然用药会不会再过敏?

后来我了解到,她在生产时就有一段时间突然抽搐,只不过时间很短,仅仅维持了几秒钟就过去了。因为当时别的指标也无大碍,孩子又平安降生了,而医生也就没有特别关注。现在回想起来,她和我说的所谓“灵魂出窍”,约莫就是那几秒钟抽搐造成的感觉,她因为缺氧,大脑里一片空白,意识恍惚,加上麻药的作用,也许就和“灵魂出窍”感觉相似。

刚刚那一针“哌替啶”让我耿耿于怀,我上网一搜“哌替啶”,发现原来这药正是“杜冷丁”。“杜冷丁”是极强力的麻醉剂,在大陆是严格控制使用的,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尤其此前我老婆已经打过三袋吗啡,此时再注射“杜冷丁”是非常危险的。想到我老婆当时的反应,我不由得汗毛倒竖。

说到药物过敏,我自己深有体会,因为我一直患有罕见的“史蒂芬强森综合征”,这种病对很多药物都有过敏反应,比如阿司匹林,比如抗癫痫药。一旦服药过敏,嘴唇和口腔内就会开始长泡溃烂,前面提过,有一次我去见我老婆的家人,因为头疼,吃了两片药,结果整个嘴就开始肿,以至于我到她家时,形象非常糟糕。因为有这个病,所以我对抗癫痫药也比较警觉,一听要给老婆打这种药,就感到不对劲。

虽然我不如医生专业,这种时候本也该听医生的,可是我真的怕一下错了后悔莫及。过敏可不是小问题,有可能会出人命的。刚刚那一针真的把我吓到了,我以为我快要失去她了,她当时要是继续抽搐下去,情况就真的不妙了。当时,我不能确定她会不会对抗癫痫药也过敏,虽然“史蒂芬强森综合征”是小概率疾病,但最近随着气候变化和人的饮食不安全的问题,得这种病的人越来越多了。

于是我劝阻医生:“别,这个药不能打。她这个不是癫痫,她之前从来没有癫痫史,她这是产后子痫。”

医生愣愣地看着我,思忖片刻,转身离开了。那一针没有打。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