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马彧思生活】看《这就是街舞》时我们各自在看什么?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5-20 19:00:30

 

 
图片
 
作为一个对街舞毫无知识和技术储备的人,如何欣赏《这就是街舞》?这并不是观众要想的问题,而是节目组要直面的。毕竟这档综艺节目的本质不是为了弘扬街舞文化,也未必是为了挖掘、培养街舞明星,而是为了吸引观众或点击量,实现文化、情感和空间共情。
 
街舞是街头艺术,因此也必然是空间的艺术,更是城市空间的艺术。近年来关于城市空间的艺术开发并不少见,“快闪”就是其一。由于中国现代化城市的空间功能设计,给街头文化艺术展示的机会并不多。街舞更多出现在室内表演、比赛场合或特定活动中,并未真正地“街头化”。
 
已经过了能被HIPPOP和舞者身体调动起来的年龄,我是把《这就是街舞》当做“武侠小说”来看的。相比音乐、舞蹈和舞美设计,节目更吸引我的是节目的空间、人物和叙事。如果把节目当做一场武林大会,那么它的空间布局,人物角色,叙事线就都有了落脚之处。
 
《这就是街舞》的空间利用看似对应直白,其实更多是一种想像性构建。节目组设置了四条街道分赛场(以四个重要一线城市命名)和街道交汇中心主赛场。各个队长在各自的街道上海选队员,并各自分成两队在中心赛场PK抢多余的“毛巾”。赛道上紧张而精彩海选和街道交汇中心的两两BATTLE,营造出一种街头狂欢感。节目现场没有一张椅子,所有人或站或蹲或席地而坐,体现出平等和参与,观众在热情被激发之余,潜意默化地认同了街舞的“街头文化”特性。
 
易烊千玺是一位“少主”,他的野心并不特别强大,初出茅庐也不够自信,因此需要很多实力强劲的“长老”来辅佐。“长老们”自带绝技,战略战术上都不需要“少主”费太多心思。可是这样一来,“少主”也不容易成长。作为青春偶像、江湖的希望,易烊千玺是被“培养”大的,不是自然生长的,他身上的“使命感”多于“叛逆感”。他不够狂妄,或者说是不敢狂妄。这季节目要想好看,易烊千玺需要一个强大的反派来激发,这个激发者,不会是韩庚,罗志祥也做不到。本季中,这个人物应该是吴建豪。这位“反派”一开始就展示出狂暴、傲慢、恣意、自大的特点,对选手出言不逊,对本门派中的“元老“毫不留情,看不顺眼就开走,还冲着选手挑衅:“谁觉得自己是最强的就站出来!”第一期节目他的海选戏最多。但吴建豪学的是异域功夫(或许更正统),还擅长学习,会吸星大法。和韩庚队的BATTLE,第一场败了之后,迅速地活学活用对方的招术,反败为胜。个人觉得,这一季易烊千玺怎么讲故事,全看吴建豪的故事怎么讲了。
 
韩庚和罗志祥属于辅助线,但其叙事也异常有趣。韩庚上一季选队员“很学院派”,通过一个个打分然后选出最优,并且这一派还拒绝女弟子。这种显露颓势的“名门正派”想要在武林大会中异军突起,就特别需要规则突破来刺激。因此,节目一开始,主持人就宣布取消了“待定”,让韩庚这次打不成分。同时,韩庚组海选一开始就有很多性感女选手来“投奔”,颇有“老干部”气质的韩庚犹豫再三,最终让步于武林盟主的诱惑,吸纳了好几位女弟子。另一位罗志祥号称亚洲舞王,他的武功兼容并蓄,能力全面,奈何他的江湖已远去,如今江湖更强调独门武功。罗志祥门派中人才凋零,第一期海选罗志祥的困境竟然是——选不到人。不管什么地板舞、锁舞、爵士、电流舞,他的毛巾好久都送不出去。第一轮和易烊千玺队的抢毛巾BATTLE中,毫无悬念输给了千玺队。人才空心化严重,怎么参与武林盟主的争夺?!……罗志祥要想在武林大会中刷存在感,光靠嘴皮子耍宝估计不行。
 
以上“噫语”,与象征时尚前卫的城市街头文化无关,反而呈现了一个特别前现代的江湖帮派文化。但这就是一种进入《我就是街舞》的视角,和街舞无关。马彧  编辑 黄彦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