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周震南回应舞蹈“偏科”质疑 坚信能做到C位出道
来源:新浪娱乐 2019-05-29 16:07:10

 图片

 

      近日,记者前往位于青岛的《创造营》录制基地,与“大岛男孩”们聊了聊他们上岛后的生活以及心路历程。

      自《创造营》开播以来,周震南一直是点赞排名的第一位,是导师和学员公认的“强手”。然而,已经以个人身份出道将近两年的周震南一开始并不适应团体表演,他在节目中的第一次公演带队也不太顺利,曾与队友就训练时长问题产生矛盾。周震南坦言,参加男团打破了他原有的舒适圈,他一开始会感到有点“恐惧”,但随着赛程的推进,他已逐渐理解了“团体”真正的意义,“是用自己的个性去带动所有人的个性,最后每个人的个性都平衡且融合地存在在一个团体里。”
 
  2017年,周震南参加《明日之子》并且以全国第四名的成绩出道,出道两年,他一直没有特别“出圈”的作品,而同期出道的毛不易却创作了多首“爆款”。周震南表示不会为自己感到可惜,他认为,作品是否“出圈”与音乐风格有关,他的音乐相对更为小众,但现阶段的他不在乎是否“红”,他更希望自己可以先做到“百分之百的周震南”,这也是他在《明日之子》比赛期间从毛不易身上学到的。
 
  第二期节目播出后,《创造营》发布了学员的主题曲直拍视频,几位人气学员被网友诟病动作不到位、表情管理不当、用力过猛,周震南是其中之一。以rap和原创见长的周震南在采访中坦承,目前在舞台表现能力上仍然存在短板,他表示将努力改掉身上的毛病,以更优秀的姿态走到最后。
 
  当问及是否有信心和底气最终“C位出道”时,周震南说,“我觉得我没有信心,也没有底气,但是我坚信我做得到。”
 
  对男团从恐惧到享受 把所有人带到第一才是真正的第一
 
  记者:比赛到现在各方面都还适应吗?
 
  周震南:挺适应的。
 
  记者:毕竟你也是三次参加这种集训的元老了。
 
  周震南:对,每年夏天都在战斗。
 
  记者:自己会恍惚吗?每年夏天都在比赛。
 
  周震南:恍惚倒还好,我觉得挺热血的,每年都在战斗,每年都在进步。
 
  记者:这次来参加比赛,你对自己的野心是什么?
 
  周震南:就是第一位,这就是我自己的野心。
 
  记者:你以前的表现都很优秀,会让大家觉得你就应该是第一位,这对你来说会有压力吗?
 
  周震南:我觉得我心中的第一位其实不是说他的能力是最强的,真正的第一位应该做到把所有人都带到第一位,这才是第一位该做的。
 
  记者:你这么有责任感。
 
  周震南:这可能是我来到《创造营》之后新感受到的一个东西。
 
  记者:你渴望做男团吗?
 
  周震南:其实一开始我是很恐惧团体这个事情的。可能是因为我已经以个人的身份成为艺人有大概一年时间了,重新参与男团会打破我所有的舒适圈。来到《创造营》之后,我对团体的看法有了一个很大的改观,包括“团体”这两个字在我心中也产生了很大的改变。
 
  记者:你以前是比较鲜明的个人艺人的形象,来到团体里会不会担心个人特点会被遮盖?
 
  周震南:一开始我其实是会担心,会想是不是要把自己所谓的个性、所谓的棱角都收起来,但是其实来到《创造营》之后,我发现团体的意义其实是要用自己的个性去带动所有人的个性,最后每个人的个性都平衡且融合地存在在一个团体里,这才是我们追求的事情。
 
  现阶段不在意红不红 回应舞蹈“偏科”质疑
 
    记者:你之前参加《明日之子》的时候接受采访说不觉得自己红,现在觉得自己红了吗?
 
  周震南:红不红我不知道,但是参加这个节目我很爽,怎么说呢,也是很难得有这种感受,就是越辛苦越开心的那种感觉。
 
  记者:你们那届《明日之子》很多人觉得只有毛不易比较火,其实你在比赛中的表现也很好,会不会觉得有点可惜?
 
  周震南:不会,因为我觉得这个跟音乐风格等各个方面都有关系。毛毛比我们都厉害的地方是他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毛不易,我其实在那个时候做不了百分之百的周震南,我们在那个时候都无法展现极致的自我,也无法通过音乐来表达这个事情。其实我倒不觉得说很可惜为什么红的不是我,因为我在毛毛身上其实是学到了更多东西,跟红不红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是说,在同样的一个节目里面,毛毛做到了,我们没做到,那我们应该反省的是我们缺少什么。
 
  记者:你觉得自己最缺少的是什么?
 
  周震南:其实还是自我的一个东西,就是我真正想要的,作为一个艺人,我要通过作品来传递什么。大家都说艺人是一个有影响力的职业嘛,那你想通过这个影响力来影响大家什么,这个是我这两年一直在寻找的事情。
 
  记者:现阶段的答案是?
 
  周震南:其实就是通过所谓艺术的方式,唱歌也好,跳舞也好,去传递自己的一个普通的价值观、世界观,把自己某些时候的意志和精神传递出来。比方说我的粉丝有一天在他们的人生道路上碰壁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周震南都还没放弃,我就不能放弃的那种。
 
  记者:你会觉得这两年以来,自己是个越来越努力较劲的状态吗?
 
  周震南:我觉得这两年这个状态其实是有转折。一开始的状态是,看到一些很厉害的前辈的时候觉得,哇,这么强,那我就不用做了,人家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到后来慢慢的状态是,看到很强的前辈时会想,啊,我要超越他。现在在《创造营》又被郭富城老师感染了。其实在我个人的专辑策划和平时的一些策划里面,我都会参考郭老师演唱会的一些案例,所以我以前就有比较多地去了解郭老师的东西,但是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在《创造营》看他的首秀时,给我的感觉就是热血,真的是,天王果然是天王。其实在那之前我还挺紧张的,因为准备要比赛了,但郭老师唱完之后,我当时真的很热血,就是我知道你比我强,但是我一定要做到现在的自己最好的状态,现在每天在节目中我也会尽力做到那种感觉。
 
  记者:你之前有接受采访说刚出道那一年,有受到一些大大小小的打击或者质疑,这个是来源于哪方面呢?
 
  周震南:其实不管是观众也好,还是身边的朋友也好,会有人跟我说我的音乐不大众,比较小众,也会说这样是红不起来的。这些话我都听过,但是我觉得在目前的阶段,最重要的不是红,而是先做到极致的周震南。
 
  记者:你会觉得现在还是一个累积的过程?
 
  周震南:就是我的传递方式,包括我的音乐素养,当然是还要再去学习,再去打磨的。我觉得先做到现阶段的百分之百的周震南,这样才有可能通过作品去打动观众。
 
  记者:以前大家会觉得周震南在原创方面下的功夫比较多,但是现在感觉你在唱跳这方面也很认真,是想要发展得更全面吗?
 
  周震南:因为我认为艺人就应该全能,什么都得会做,当然,也看自己爱好。我觉得,成为一个所谓真正的顶级艺人,从能力方面来说的话,就应该什么都去学习,什么都去做,用不用是一回事儿,但是学习的状态要保持,这是一个学习的态度。
 
  记者:有网友看了主题曲直拍之后认为,相比你的原创或者rap,你的舞台表现没有那么好,有点“偏科”,你怎么看这种质疑?
 
  周震南:我觉得首先,我固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其次我也不找借口,我能力上确实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所以慢慢地加油,把这些毛病改掉,希望能在《创造营》结束之前把这些毛病、问题都解决掉。
 
  记者:你有走到最后成为C位的信心和底气吗?
 
  周震南:我觉得我没有信心,也没有底气。
 
  记者:那你有什么?
 
  周震南:但是我坚信我做得到。
 
  “重庆大三角”日常互怼 在营内创作了新歌思念父母
 
  记者:很多粉丝说你台上很炸裂,台下很软萌,说你很“奶”,对这样的评价你ok吗?
 
  周震南:哈哈。我也不能不OK吧。我是没有get到我自己很奶这个事情。我觉得可能这就是自己平时生活的状态。
 
  记者:聊一聊你跟姚琛和张颜齐之间“重庆大三角”的的情缘?
 
  周震南:情缘其实很简单,我跟姚琛是很早之前就认识的老朋友,然后张颜齐是因为来到这个节目后,听说他是老乡,我们就一起接触,后来一聊,也发现大家性格都特别合得来,就经常一起玩了。
 
  记者:你们平时在打嘴仗方面谁会比较占上风?
 
  周震南:我们怼人是不看目标的,就偶尔我们突然会两个人怼一个人,不会说一直他俩一个队,我俩一个队。
 
  记者:你们最近互相攻击的话题是什么?
 
  周震南:头大。
 
  记者:你在说颜齐吗?
 
  周震南:对。
 
  记者:那颜齐会反击你什么?
 
  周震南:眼睛小。
 
  记者:你跟《创造营》里面的新朋友相处得都还蛮愉快的。
 
  周震南:对,其实我一开始挺怕宿舍生活的,我一开始挺紧张的。因为我在家里其实就是一个人或者一两个朋友一起。结果来到这儿有一百个人,但我现在反而觉得挺好玩儿,除了晚上有点吵。我在这儿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可以认识到一个新的朋友,然后去跟他聊,去了解他的故事,在他身上也会学到很多东西,我觉得这个其实蛮有趣的。
 
  记者:你平时在营内会做什么打发时间?
 
  周震南:首先是写歌创作,不过创作也不是打发时间。打发时间的话,那可能是空气展那样,就是两个人把眼睛遮上,然后拿充气棒在那唱,互相打call的那种,很好玩儿。
 
  记者:你在岛内完成了哪些创作?
 
       周震南:《Fireman》是我在《创造营》里写的第一首歌。我其实以前可能隔三天会写一些东西,来《创造营》之后可能也是新的环境让我一开始有点不适应,所以一开始其实没有怎么写歌。当时我们得知四川凉山森林火灾中30名消防员殉职的新闻后,很受触动,再跟我们营里每天的练习生活结合起来,进行创作。《Fireman》的主题就是,致敬消防员,以及我们自己本身的热爱和责任感促使了我们在坚持做某个事情。之后又写了两首歌,有一首是对家的想念,因为还挺想爸妈的。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完全没有这种感觉,这一次来《创造营》特别奇怪,爸妈送我去机场时,感觉回到了他们当年送我出国的时候一样。
 
  记者:回家第一件事最想干嘛?
 
  周震南:跟爸妈聊聊天,聊一聊近况。那首歌的灵感是来源于有一天我们出去拍摄,然后回来的时候,发现树上的花都开了,特别好玩儿。我就感觉,哇,原来来这儿都这么久了,刚开始来的时候都是树枝,现在花都开了。其实那首歌讲的很简单,就是花开了,你们还好吗?  来源  新浪   编辑  黄彦文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