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无双
上海电视节论坛,“怒斥演员不背台词”将王劲松推上风口浪尖
来源:扬子晚报 2019-06-14 07:52:13

上海电视节上,最明显的风向当然是古装剧退潮,现实主义题材当道。6月12日上午,以“时代的脉搏·现实的镜像”为主题的“电视剧创作谈”在上海展览中心主会场进行,引人关注的是,打造了《都挺好》、《大江大河》、《破冰行动》、《因法之名》等现实主义爆款的主创们齐聚一堂。

图片

作为今年“白玉兰奖”提名名单中的最大赢家,推出《大江大河》《都挺好》两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在论坛上提到,现实主义的关键在于“真实”,“现在很多电视作品真的是看起来观众都不相信。以前老师给我们上课,说影视剧是要把假的说成真的,但现在我们看到太多剧,把真实的生活和历史讲成了假的。”

最初看《都挺好》小说时,侯鸿亮“不相信”,“可能是因为我的家庭很幸福,那我就怀疑,他是不是为了戏剧冲突把矛盾点故意放大?”但最终让侯鸿亮选择相信的是导演简川訸,“导演相反说他是感同身受的,然后身边很多人看了也觉得‘真’,那我才愿意去相信。”侯鸿亮说,如果只从自己的感受出发,这个剧本的故事“会收很多”,“正是导演的坚持,才让苏大强这个人物做到了极致化。”

而《大江大河》的改编中,侯鸿亮提到改编初期团队“找方向”找了很久,“毕竟是40年前真实发生过的,这种太过真实的东西一定要引发大家的共鸣。”最后的解决方法就是“回到真实”,“如果戏剧矛盾违背真实的时候,编剧就放弃不要编了;如果原著里有提到但不够详细,那就去找亲历者采访。”

除了事件、情感的真实,侯鸿亮也特别提到“氛围”的营造。他也提到《琅琊榜》,电视台在审片时因为追求节奏,将前五集剪掉了三集,这相反成为“遗憾”,“我营造的氛围,每一部戏是不一样的,《大江大河》开篇快进入快,但《琅琊榜》就要有一个气氛的铺垫。”因为删减,这部分的铺垫荡然无存,除了氛围削弱,剧情的连贯也受到影响。

但侯鸿亮更心痛的是被强行删除的“审美体验”,“我们总是说观众耐心不够,但有的时候不能降低了审美能力去迎合观众,而是要引导观众有这个审美能力。”

图片

热播剧《破冰行动》中,王劲松饰演的林耀东虽然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但其背负的宗族压力和对“林氏一族”的责任感,也的确让观众心有戚戚焉。王劲松说,林耀东其实就是个黑帮头目,但他的“个性”在于剧本赋予的宗族、宗法观念,“一个拥有14000常住人口的村子,大家都姓林,这种宗族观念,是真实存在的。” 

开播时他也追更新,结果在林胜文私自制毒被抓要受宗法制裁从族谱中除名、哥哥林胜武说出台词“这样他会活不下去”时,王劲松眼前飘过一条弹幕,“他怎么就活不了?他可以出去打工啊!这种评论,其实就是对于这个背景的不了解。”但观众可以不了解,演员不可以。王劲松说,要真正演好角色,就一定要真的去体会他的多面性。

王劲松表示,电视剧的拍摄本身是集体创作,如果需要达到真实感,演员必须在相对真切的置景、服化道和拍摄环境中完成——剧本本身是否贴近真实,人物的设定是不是虚构的,都会直接影响真实感的塑造。国产古装剧拍了这么多年,仅倒茶这一个动作就没有人真的去严格探究,“什么时候有茶叶,倒茶这件事在这部剧的历史时代里可能发生吗?”

他直言演员的功课必须做在前面,而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导演、编剧身上。14日一早,一句“什么时候演员成了一个背台词都要被表扬的职业了?背台词是你上战场的那支枪,你能告诉我说你到了战壕里没拿枪吗?你多不要脸呐?”的现场视频被频繁转发,随之将王劲松顶上了风口浪尖。

图片

《破冰行动》的爆火,让法治题材的剧集跃跃欲试,但这些剧又无一例外面临着审查的压力。作为《因法之名》的编剧,赵冬苓对“审查”再熟悉不过,毕竟这部以冤假错案为聚焦点的剧兜兜转转许久才与观众见面,而在早期创作阶段,赵冬苓更因为它而备受煎熬。

但对于审查和政策,赵冬苓有自己的看法,那就是“创作者不应该以审查为借口回避现实”。她说,《因法之名》就是一部非常敏感的题材,“冤假错案出炉,等于说公检法三方面都出错了。”但最重要的是,创作者是用什么样的心态创作,“为什么这部剧最后能通过审查?因为能看出来我是在用客观的、历史的眼光,看待我们在前进过程中犯的一个错误。只要是积极的心态、正能量的表达,那就可以了。”

她强调称,假如老以审查为借口,“那你就不会去触碰有真正现实力量的题材,那你创作的范围和道路,就必然越来越狭窄了。”

除却题材把握上的诀窍,赵冬苓也反思自己在人物创作上的缺憾,“我经常教我手底下的编剧,创作的时候要记得‘主要人物典型化,次要人物类型化’,但是我其实执行得不好。”

图片

导演傅东育则认为,《破冰行动》之所以能够成功,首先得益于创作心态。

“如果我们老谈国情,谈我们遇到的审查制度,那就是作茧自缚了。”他提到,创作者的初衷很重要,“你是为了审美还是审丑?你是为了展现所有的社会问题,还是为了明天的美好?”他也提到2004年起被“踢出”黄金档的刑侦剧,“为什么不让放了?是因为那个时候开始‘审丑’了,为了卖钱。”

对傅东育而言,“审美”和“审丑”是创作者的自觉,“我认为《破冰行动》是一个正能量的作品,这也是大家的共识。”他说,自己认为当前的创作环境并没有那么“不堪”,“要看你心怀什么。” 

图片

从《正阳门下》到《情满四合院》,从《正阳门下小女人》到《芝麻胡同》,刘家成一直以京味儿剧集在业内知名。老百姓到底爱看什么?他说《情满四合院》中何冰饰演的男主角傻柱,“傻柱如果放到40年前,是绝不可能成为主角的,因为他身上有那么多缺点,性格上那么多瑕疵……”

但老百姓的观赏需求变了,“以前观众是崇拜式欣赏,普通人达不到的、他希望角色能够替他达到;但现在进步了,已经是沉浸式的观赏,观众要参与、要评论,这就要求我们的创作要越来越从‘个体’出发,通过个体再去展现群体和社会。创作者不要再审视,而是就在其中。”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