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汇
车 一桩难求!桩没车来用!新能源车充电“堵点”究竟在哪?
来源:央视财经 2018-08-19 16:45:13

  对很多新能源车车主来说,电量是否充足是行车路上的头等大事,而续航里程不足以撑到充电的地方,让不少电动车主患上了“里程焦虑症”。

  《经济信息联播》推出“三问新能源汽车”,今日,聚焦第三问:充电之难如何破解?

  新能源车车主“寻桩”难

  事实上,找到充电桩并不难,但是能充上电却不容易,这是什么原因呢?

图片

  央视记者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进行调查。先到深圳去看看一位电动车车主,他的“寻桩记”。

  深圳的张先生购买新能源车已经有一年时间了,在这一年时间里,充电难成了他经常头疼的事。

图片

  深圳电动车主张青羽:我们小区大概可能有将近20辆新能源的车,小区现在只有7个充电桩,完全不够用。

  因为没有安装私人充电桩,而小区里为数不多的公共电桩又经常没空位,张先生只好到附近的商业停车场寻找充电桩。

  不是充电车位被燃油车占用,就是设备不匹配,一天晚上,张先生花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可以充电的车位,最后只好停在普通车位上。

图片

  张先生的经历是不是个案呢?在位于北京东三环的一座高档写字楼,记者发现楼前停车场里的8个电动车充电车位,有5个都被燃油车占用,而在这栋楼地下二层的公共充电桩场站里,大量的充电桩停车位又全部闲置,据楼内工作人员说,这些充电桩已经安装完很久了,但一直没有通上电。

图片

  记者在北京、深圳、上海三地,走访了十多家电动车公共充电桩场站、采访了大量消费者,大家共同的感受就是公共充电桩一桩难求,不过难的原因却是五花八门。

图片

  上海电动车主:有充电桩但是不能用,不能使用,扫码都是没有用的。

  上海电动车主:停车费的话就是40块钱,比这个充电的费用要高很多,我充电可能只要几块钱而已。

  北京电动车主:百度上搜到这个地方是有充电桩的,但是你去发现那只能内部充电,不对外。我没有多少里程了,等我再这么晃一下的时候,我的里程几乎在路上就断掉了。

  国家能源局的最新数据显示:到今年6月,我国已建成了约60万个充电桩,其中公共充电桩约27万个,私人充电桩约33万个,而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在220万辆,可以说平均4辆车就有一个充电桩。

图片

图片

  车没桩可用 桩没车来用

  从数据来看,每四辆车就有一个充电桩,不算少,但车主的感受确是一桩难求。与此同时,充电桩运营企业也在抱怨,充电桩大量闲置、运营难以为继。充电桩到底是稀缺还是过剩?供需之间的梗阻究竟堵在哪里?

图片

  业内专家认为,充电难主要是因为目前国内充电桩的布局不够科学合理。

  中国充电基础设施产业联盟秘书长许艳华:在前期建设中确实可能有些盲目性,因为从运营商来讲,它不知道车在哪,什么样的车充电,所以先布点,前期肯定这种情况。

图片

  2015年,各路资本快速进入充电桩运营行业,掀起一轮投资热潮。不到三年时间,全国充电桩运营企业已经达到318家,甚至一度出现跑马圈地的狂热局面。

图片

  采访中记者发现,新能源车车主的手机上几乎都有至少4、5个用于充电的APP,然而各家运营商之间的电桩信息和支付方式大都无法兼容,运营商坦言,客户流量和支付入口都是现阶段竞争的核心,没人愿意共享,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很难实现。

图片

  充电桩利用率低的第二大原因就是充电贵,这其中最贵的就是停车费和电费。在上海陆家嘴地区的一处设在停车场里的充电场站,记者发现,11根充电桩只有1根在使用,没人来充电,主要是嫌停车费太贵。

  上汽安悦充电运维服务部总监宋耀廷:从日期上来看,基本上一天,甚至于两到三天只能有一单。这个场站的成本,40%其实都是它的停车费。

  为了了解电价成本,记者跟拍了北京一家充电桩运营企业的工作人员,他要去与某商场物业方谈进场合作。

  充电桩运营企业工作人员:咱们这儿电费价格是多少?

  商场物业工作人员:1块4吧,商业电价。

  充电桩运营企业工作人员:咱们接进来不应该是峰谷平的商业电吗?

  商场物业工作人员:不知道。

  充电桩运营企业工作人员:这个价格有点高,服务费是一度电8毛,如果电费价格是1块4,加起来(充一度电价格)就2块2,太贵了,所以想看看电费能不能商量。

  商场物业工作人员:电费你别商量,你先商量能不能安桩。

图片

  充电桩企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许多情况下,他们都需要从场地物业方那里接电,这不仅是价格更高的商业电价,而且经常无法出具增值税发票,导致他们也享受不到国家的税费抵扣政策,一来一去电价成本就高得离谱了。即便是规模和实力在国内数一数二的充电桩运营企业,也仍然没有达到盈亏平衡点。

图片

  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彪: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是在逐步缩小亏损的比例,盈利拐点在2018年的下半年聚集,现在已经出现了。我们投入将近4个亿,将近3千万的一个折旧,这个产生的压力和成本的费用开支也是比较大的。

  普天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赵宇:公共桩从整体上来讲,没有实现盈利。第一,它具有重资产和投资规模大的特质;第二,它有很强的用户体验至上这样的一种特质,要把一个网络运营好,要比把一个网络建下去更难。

  “站”“桩”收益有分歧 优惠电价难落地

  按照规划,到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到500万辆,未来两年,充电桩建设速度还会继续加快。那么,该如何破解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使用、建设、运营等方面的难题呢?

  针对目前存在的新能源汽车充电电价高的问题,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事实上,在2014年开始实施的《关于电动汽车用电价格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当中就提出,“对向电网经营企业、直接报装接电的经营性集中式充换电设施用电,执行大工业用电价格,2020年前,暂免收基本电费”,而在近期即将出台的《提升新能源汽车充电保障能力三年行动计划》中,也提出,将进一步降低新能源汽车充电电价。

  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调研员桂小阳:下一步可能会加大峰谷电价的价差,像新能源汽车充电更多地会在低谷,选择更便宜的电。以前可能是三四毛钱,现在可能会更低,两毛钱左右。

图片

  不过,桂小阳也坦言,这项政策虽然已经实施4年,但效果并不理想,其难点就在于,充电桩运营企业要想直接从国网接电,必须先征得充电场站物业方的同意,而如果双方在收益分配上难以达成一致,充电运营企业则无法享受这项政策。针对这一瓶颈,目前也出现了一些创新模式,值得借鉴。

图片

  万帮金之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唐晓猛:这个就是我们走完报装手续之后安装的核减表,按照相关政策,我们可以享受大工业峰谷平的电价,最高一度电节省将近4毛钱。有了优惠电价之后,基本上每天来到这儿充电的车辆比之前增加了20%-30%。

  唐晓猛告诉记者,按照规定,他们公司每度电能拿到0.8元的服务费,他们拿出20%分给物业,通过这一市场化的收益分配模式,双方都得到了实惠。

  在北京,针对停车费贵、停车场地难协调的老大难问题,相关主管部门也在探索鼓励让拥有地权的一方成为充电责任主体。

图片

  北京城市管理委员会加油(气、电)站综合管理处处长南斌:今年出台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上面也明确了,这个机动车的停车场要按照相应的标准,来建设这个充电设施,这就从法律依据上面明确了它的这个责任主体和它的这个定位。我们想将来逐步转变成停车场要去找运营企业。

  采访中记者看到,一些新的技术也正在致力于解决充电难题。

图片

  在很多老旧小区车主会发现,想建一个充电桩也非常难。针对以上的情况,北京市在去年时候就放置很多这样的移动充电桩,车主如果需要充电的时候只需要进行简单操作,来移动这样一个充电桩,把它弄到自己爱车旁边,就可以为爱车进行充电了。

  据了解,目前北京、上海、贵州已建成省级充电设施信息服务平台,国家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信息服务平台也将开始数据接入,平台将汇集全国公共充电桩动态信息并监督其运行质量,届时将有望缓解充电车主“找桩难”的困扰。

  来源:央视财经 编辑:李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