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上门医疗服务手机APP抢占市场 存在哪些安全隐患?
2017-09-23 09:27:16

  随着2价和4价宫颈癌疫苗(HPV疫苗)在国内获批,越来越多的女性关注相关话题。9价宫颈癌疫苗内地还没有获批,但记者发现,在一款名为“医护到家”的APP页面显著位置,有“9价HPV疫苗一次搞定”的广告语。而此前有媒体爆出,APP网约护士在为用户上门打美白针时,导致用户输液后出现心慌、耳鸣、发冷等症状。

  打开手机,叫外卖、打车、购物、骑共享单车,甚至点开APP还可以买药、预约护士进行上门打针、打点滴等医疗服务。在“互联网+”不仅作为一种理念,更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当下,新的业态面临行业规则和标准缺失的困境。

  “点点医”“滴滴护士”“上门康复”……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做上门医疗服务已有20多款手机APP。对患者来说,不用去医院排队,医护人员能上门服务,省时省力,但上门医疗APP存在哪些法律法规上的缺失?和医院就医相比,又存在哪些安全隐患?

  上门服务内容丰富

  9月19日中午1时许,在午休的北京市民陈先生被剧烈的胃部疼痛惊醒,他的老胃病犯了。他拿起手机点开一款名为“滴滴护士”的APP下单买了胃药。大约下午3时,他的药送到家了。

  这款“滴滴护士”就是诸多上门医疗APP之一。记者体验了“医护到家”“E护通”“上门康复”等同类型手机客户端,发现上门送药仅是上门医疗APP诸多服务功能之一,常见的还有护士上门、预约挂号、家庭护理等内容。

  记者在体验一款名为“泓华医疗”的上门医疗APP时发现,该款APP不仅提供护士上门服务,还可以让医生上门。护士上门服务的内容包括打针、输液、术后护理、静脉采血、陪同就医、更换尿管等28项内容。其中,静脉采血259元每次,基础输液168元,服务时间不超过30分钟,每超出20分钟加收20%的服务费。高级输液229元,服务时长60分钟,也是按每超出20分钟加收20%服务费计算。医生上门服务则包括全科医生、儿科医生、外科拆线以及中医诊疗内容,价格每次为800元~1500元。

  如何上门服务呢?以输液为例,一APP客服人员说,用户需要上传相关就医证明,10多分钟就能审核完毕,下单之后半小时之内,系统就会就近分配护士。 使用APP就医,费用主要由患者自己承担,除了常规的打针、输液服务外,很多是针对老年人护理的服务项目。

  诊疗资质与操作规范存争议

  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医护处处长李大川曾对媒体表示,为了应对老龄化社会以及医养结合的社会需求,医护到家是一种有益的探索,能为老年人提供更好的健康服务,值得肯定。 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上门诊疗规范问题和安全性也不同程度地遭到质疑。

  近日,上海《新闻晨报》爆出,“医护到家”APP网约护士为用户王女士上门打美白针,导致王女士输液后出现心慌、耳鸣、发冷等症状,两个多小时后才恢复正常。

  此外,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通过检查、使用药物、器械及手术方式等方法,对疾病作出判断和消除疾病、缓解病情、减轻痛苦、改善功能、延长寿命、帮助患者恢复健康的活动,都属诊疗活动,而诊疗活动只有取得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的单位才可以进行。第三方的上门医疗平台多数不具备这样的资质。而“护士上门”服务项目包括打针、输液、美白针、留置针输液、静脉采血等10多种,这些都属于诊疗行为。

  近日,“医护到家”平台首席运营官对媒体表示,他们确实没有在所在地卫生主管部门备案或者获得许可,但其服务内容属于做健康管理,不是诊疗行为。

  一家平台签约的一名王姓护士告诉记者,虽然该平台自制的《上门知情同意书》中规定,护士须按正规医院开的处方和院外注射证明注射,但实际上,一些护士多按客户要求进行药物配比、注射。“如果不最大限度地让客户满意,平台就会减少我们的接单量,从而影响收入。”

  除此之外,一些平台也提供一些目前国家未批准的业务。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随着2价和4价宫颈癌疫苗在国内获批,越来越多的女性关注相关话题。疫苗中的“价”代表可预防病毒亚型数量,目前,预防种类最多的为9价宫颈癌疫苗。但是,9价宫颈癌疫苗内地还没有获批,多数人选择去香港接种,但因为要分三次打,往返有些麻烦。

  而记者发现,在“医护到家”APP页面显著位置,有“9价HPV疫苗一次搞定”的广告语。 2016年4月,国务院新修订了《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对疫苗的采购、流通、接种及异常反应处理等各个环节作出了更加明确的操作规定。

  公共卫生专家郑雪倩表示,国务院出台的疫苗接种管理办法规定,有些疫苗需要有冷链,任何环节出问题都可能对药品本身带来一些影响。

  莎莉母婴创始人罗莎莉认为,护士上门可以做母婴护理、高血压的检测、需要定期去医院换药的瘫痪在家老年人的护理等等。但是,上门打针输液,风险比较大,“美国的居家护理更多做的,还是生活护理和康复指导。”

  需要新的行业规范和监管

  早在2015年,阿里健康就和滴滴合作,试水了上门医疗。厦门的“上门康复”、广州的“U护”、北京的“医护到家”等就开始了O2O上门医疗服务的探索。截至目前,已有20多家APP涉足上门医疗服务。

  目前,上门医疗规模并不大,市场并未被激活。医生多点执业放开之后,护士多点执业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但上门医护的行业操作标准缺失,监管不到位,政策不明晰,也是目前该行业存在的突出问题。

  日前,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印发《北京市护理事业发展实施方案(2017-2020年)》的通知,支持社会机构加入医疗联合体,类似于“医护到家”的护士上门服务模式得到了政策的有力支持。

  上海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护士与网约平台签约涉嫌违规,但网约护士的出现有其合理性,在法律和技术上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有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疗要从“云端”接入“地气”一定要有制度的监管、标准的制定,把握好什么是可以通过互联网提供的医疗服务,什么是不能的,这样,上门医疗未来才会朝着良性方面发展。来源:工人日报 编辑:李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