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23岁小伙突患重病离开人世:“如果我下不来手术台,请把我的器官都捐了吧”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7-12-21 07:20:11

  扬子晚报网12月20日讯(记者 马志亚 文/摄)“爸爸,如果我下不来手术台,请把我的器官都捐了吧。”一名风华正茂,才23岁的大学生,因为突然而来的重疾,来不及跟家人朋友同学告别,就匆匆离开了人世。你可曾想到,这竟然是他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他走得太快了,快得让很多人至今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然而,因为他留在人世时说的最后这句话,让6名陌生人的生命迎来了希望,他的心脏、肝脏、双肾脏、双眼角膜,在6人的体内完成了生命的延续。

  他叫张震鸣,来自广东揭西的一名客家小伙子。20日下午,他生前所在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内,超过千名师生,心怀伤痛,聚集在篮球馆内,进行了短暂而悲伤的追思活动,他们在共同缅怀一名匆匆离开学生、同学、舍友,很多同学哭着说“震鸣没走,床铺上还有他的被褥,我们还约定一起吃火锅,庆祝成功找到工作……”

图片

张震鸣生前照片 由学校提供

无法完成的约定:“我们还等着你吃火锅呢”

  对于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城市轨道交通15-1班208宿舍的5名同学来说,他们至今不相信“舍长就这么走了”,朝夕相处了3年,5名舍友居然都没能见到舍长最后一面。

  张震鸣1994年出生,比同宿舍几人大了三岁,虽说他个子是宿舍里最矮的,却因为开朗成熟的性格,从一入学就被推举为舍长。邻铺的柴英贵告诉记者,震鸣有时候真像一名学长,自己学习、生活没的说,还能把大家团结起来。“他这个舍长,连宿管阿姨都服气,有什么事经常由他出面跟老师、宿管老师、阿姨沟通”。

  因为震鸣凡事都自己解决,让柴英贵怎么也想不到,11月12日的那次意外,竟成了他最后一次看到舍长。当天早上,震鸣起床后,嘟囔了一句身体有些麻,柴英贵问了一句后,震鸣回答他自己去医院看,“他不要我们陪着,说正好跟隔壁班的马云飞约好要到到驾校练车,就由同学陪着吧”。离开学校前,震鸣给班长发了短信请假,说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如果没有大碍,就请半天假。

  震鸣是独自去医院的,直到中午,他才给马云飞打了电话,请他陪自己医院取CT片。马云飞也最早知道了“情况不好”,他告诉记者,医生看完片子后,只是跟震鸣说马上办理住院手续,在瞅准一个空档,医生一把拉住马云飞,告诉他震鸣情况很严重,“脑子里有一个瘤”。马云飞当时手足无措,他给震鸣爸爸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家人让震鸣立刻回家治疗。震鸣似乎意识到病情严重性,他请马云飞跟自己回趟宿舍,帮忙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就独自去赶航班。震鸣回宿舍时,舍友们都去上课,他叮嘱马云飞,暂时不要跟大家说,就说家里有点急事。

  “他回家一个多星期,在微信群里还说是家里事还没处理完,根本没提生病的事”,柴英贵告诉记者,他们宿舍四人都刚刚签下了同一家公司的就业协议,几人约定,忙完这几天,就到学校附近餐馆吃火锅庆祝,“我还催了他好几次,啥时候回校,等你一起吃火锅呢。”

图片

追思会现场

捐献器官,他留给世界最后一句话

  没等来震鸣参加火锅之约,208宿舍的5个舍友,突然等来一个噩耗。11月22日,震鸣接受脑补肿瘤摘除手术,手术虽然成功了,但当天下午震鸣突然脑部大出血,经历一周的痛苦等待,11月30日,医生宣布震鸣脑死亡。30日晚,震鸣的妹妹用哥哥的微信账号,在同学群里留言:哥哥离开人世了。

  从“家里有事,很快就回来了”,到“哥哥离开人世了”。这样的消息让震鸣的舍友们猝不及防,到了12月14日,震鸣的父母来到宿舍,收拾一些孩子留在学校的衣物。舍友们才得知了震鸣在老家医院度过的艰难时光。

  记者联系到震鸣爸爸张英年,他相告诉记者,儿子回到家后,已经意识到自己病情严重性,他还和家人“互相瞒着”。“他把病历和CT片照片,发给自己一个当医生的高中中学,说是自己朋友的”,张英年说,儿子偷偷做了这些事,原本家人还骗他说只是一个小手术。11月21日手术前一晚,此前一直显得很轻松,不时安慰父母的震鸣突然情绪失控,大声的哭了出来。张英年心如刀割,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孩子,但他没料到,震鸣情绪稍许平复后,说的一句话居然是:“爸爸,如果明天我下不了手术台,把我的器官都捐了吧。”,张英年说,儿子的病来得太突然,回家几天来,家人的心思都放在手术治疗上,听到儿子的这句话,当时他懵了,本能的埋怨,“现在这时候,你说这些干什么?”父子俩再也没说什么,张英年没有想到,这竟是儿子留给自己最后一句话。

  11月22日,手术成功了,但是到了下午震鸣突然脑部出血,随后一个星期里,张英年仍然在期盼着奇迹,“哪怕是植物人,也要留着孩子一条命”。这样的希望随着时间一点点落空,30日,医生宣布震鸣脑死亡。张英年这才发现,在儿子离开前,父子俩都没能好好说上几句话,他想起了儿子留给自己的最后的遗愿。

  张英年告诉记者,他是客家人,按照当地殡葬风俗,“人死要全尸”,有时殡葬的最终意愿不单由直系亲属决定,还要得到家族的认同。可是,捐献器官是儿子最后的遗愿,他先说服了妻子,随后又陆续给家族的长辈说出了请求。就这样,张英年带着伤痛,自己联系了医院和当地相关部门,12月4日,征得了张氏家族的同意,由广东省人民医院器官协调员协调下,震鸣的器官完成了无偿捐献。

  记者了解到,医生对震鸣的遗体进行了心脏、肝脏、双肾脏、双眼角膜摘除。震鸣的一个角膜,捐给了一位72岁角膜溃疡穿孔的男患者,他正面临着眼球摘除的风险。获得角膜捐献后,医生为他进行“左眼穿透性角膜移植术”,如今已经恢复光明;另一个角膜捐给了一位被“左眼病毒性角膜炎”困扰多年的56岁女患者,接受捐献并行角膜移植术后的第二天,该患者视力就恢复至0.25;震鸣的心脏捐给了一名被心脏衰竭折磨了10多年的患者,该患者已经瘦小不堪、几乎无法动弹,换上震鸣的“心”后,他的生命重新开始了燃烧;震鸣的肝脏、肾脏移植也都在广东省人民医院顺利完成,部分移植病人已经顺利康复或者出院。

  “孩子妈妈虽然同意,但是心里还有些不理解,我劝她,孩子虽然走了,但是通过器官捐献,他的生命在别人身体里得到了延续,今后,震鸣的心还在跳动,眼睛还在看着世界。”张英年说。

图片

追思会现场

“我们觉得他从未离开”

  20日下午4点,在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篮球馆内,空气中弥漫着悲伤和不舍。震鸣离开已经一个月时间,但是带给师生的伤痛依然没有减退,超过千名老师、同学自发聚集在一起,为震鸣举行了追思会。

  会场上正中位置,挂出了震鸣的一张生活照,周围还摆出了震鸣跟同学们聚会、嬉闹等很多场景照片。这些照片里,震鸣都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可是师生们脸上却都写满了悲伤。默哀仪式过后,震鸣的同学、老师陆续上台,震鸣在校的点滴被缓慢讲出。辅导员黄梅说,震鸣走了,从此老师们再也找不到那个热情的电脑专家。原来,震鸣课余最大爱好就是钻研电脑软硬件知识,从入校开始,他就成了师生们的免费电脑维修员,时间长了,大家遇到任何电脑问题,都本能的找他来帮忙。“震鸣担心自己毕业了,老师的电脑没人会修,还专门培训了两名学弟,要求他们接好自己的班,如今,他的徒弟还没有出师,他却先走了”,黄梅说出这段时,会场内已经哭声一片。

图片

震鸣生前使用的书桌和床铺

图片

  在追思会现场,5名震鸣舍友几乎从头哭到尾,他们至今都无法接受舍长离开的事实。柴英贵告诉记者,震鸣父母来学校后,只带走了部分衣物,大部分书籍、学习资料、个人生活用品,震鸣父母都留给了同学。柴英贵表示,震鸣生前非常孝顺,他的母亲曾动过手术,从广东到江苏上学后,震鸣最放心不小妈妈,从入学开始,他每天晚上都要和妈妈进行微信或者QQ视频,久而久之,每一个舍友都熟悉了震鸣妈妈。在震鸣妈妈来到宿舍后,他们曾尽力克制,不让阿姨伤心,可是在阿姨一开口后,几人都哭了出来。

图片

震鸣的学生证只剩下了外壳

  追思会后,记者去了震鸣生前所在宿舍,床上的被褥还在,桌上摆放着各种学习书籍文具,桌底的空格里,洗漱用品占满了空间。桌前,还有一张震鸣自己设计的海报,上面写着“奋斗!你不努力,谁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柴英贵说,3年来,大家习惯了这张海报,现在,大家一看到这张海报,脑海里立刻想起了震鸣开朗、阳光的样子,“到现在,我们都觉得他从未离开”。记者看到,宿舍每个书桌门板上,都挂着一张证件,和别桌不同的是,震鸣的证件里,已经被父母取走了里面的名片,或许这张空的证件壳才能让舍友明白,跟他们结下深厚情谊的舍长,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编辑:王育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