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90后办起淫秽直播 不到2个月牟利30万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5-24 00:19:33

  扬子晚报网5月23日讯(记者 马志亚 通讯员 张鸣阳)这两年,互联网行业最火的就要属“直播”了,催生了无数“网红”,然而各种“秀场”也因为门槛低,泥沙俱下,乱象频出。近日,徐州警方破获一起淫秽直播平台案件,两名90后主犯原本充当着正规直播平台的经纪人角色,因受不了诱惑,转而组织部分网络主播进行色情直播表演,令人唏嘘的是,该案中为淫秽直播平台提供技术支持的另一名90后嫌疑人,直到被警方抓获时,仍然认为“技术无罪”,不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目前,该起案件中,警方已经抓获犯罪嫌疑人28名,包括组织淫秽表演人员、销售直播盒子卡密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人员、提供支付、网络存储等技术支持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人员等。

经不起暴利诱惑 两名90后经纪人组织色情表演

  2017年12月,铜山警方接群众举报,称有一个名叫“霓虹醉”的直播平台,经常在夜间组织多人进行淫秽直播表演,且观看人数很多。铜山分局网安大队立即跟进调查,执法人员对取证视频内容进行审查分析发现,该平台拥有较多网络主播,实时现场直播淫秽色情表演,吸引大量用户付费观看和打赏。

  经调查得知,该直播平台共有两个老板,一个姓吴,一个姓涂,均是90后。2018年1月,铜山分局网安大队于武汉将这两名犯罪嫌疑人抓捕。据嫌疑人交代,此前两人一直在其他直播平台从事“家族长”工作。所谓“家族长”,就是帮助直播平台网罗主播,相当于主播们的经纪人,“家族长”主要靠抽取主播直播获利分成。

  在做“家族长”过程中,吴某和涂某手中积累了大量主播资源。慢慢的,他们发现正规直播平台竞争激烈,相对应收益也越来越少,与此同时,一些所谓“黄播”平台收益巨大,经不住高额回报诱惑,两人慢慢的开始搜罗“黄播”主播,到一些色情直播平台进行淫秽表演。铜山分局网安大队二中队副队长蒋昌超介绍,色情直播平台除了进行淫秽色情表演外,还会发布各种非法广告,诸如网络赌博、赌球等违法犯罪等活动。

  吴某、涂某转行到色情直播平台后,先后组织多名主播进行色情直播表演,不到两个月时间,两人就获利30多万元。”

“创业精英”提供技术支持 被抓后还认为“技术无罪”

  随着案件深入调查,沉于网络平台表面的冰山渐渐显露。铜山警方查明,为色情直播平台提供技术支持的,是一家在河南注册的网络有限公司。该公司老板陈某也是一个90后。让民警意外的是,案发前,陈某一直以创业精英形象示人。陈某家境良好,毕业于知名高校,毕业后就创办了自己的网络公司,公司发展势头良好,在当地创业圈内小有名气。陈某被警方抓获时,仍然认为自己的网络公司只是为直播平台提供技术支持,并不参与实际运营,他认为“技术无罪”,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除了陈某外,铜山警方还查明,该直播平台内,部分嫌疑人涉嫌非法销售直播盒子软卡密,利用QQ群、微信群等方式积极推广直播平台,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犯罪。经过近三个月工作,已抓获犯罪嫌疑人28人,犯罪角色包括经营直播平台的组织淫秽表演人员、销售直播盒子卡密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人员、提供支付、网络存储等技术支持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人员。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 传播“黄毒”必严惩

  互联网直播平台大肆泛滥环境下,出现了新型的直播平台类涉网犯罪。犯罪嫌疑人通过网络直播平台为载体,在直播平台上进行淫秽直播表演,传播淫秽物品以及开设网络赌场实施犯罪,非法获取巨额利益,毒害广大网民危害青少年以及未成年人。蒋昌超告诉记者:“网络已成为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传播的主要渠道。这些案件中虽然多数涉案直播平台运营时间不长,但涉案金额多、社会危害大。”

  与此同时,人们对于网络犯罪认识还存在滞后性。比如有个别网民为寻求刺激,进行淫秽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的传播活动。但他们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然触犯法律,自以为网络是虚拟的,谁也不会发现,也无伤大雅。但需要明确的是,传播淫秽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的行为会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情节严重的,要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另外,涉黄直播软件的开发者、贩卖者、传播者涉嫌触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按照情节轻重可处以若干年刑期与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编辑:王育昕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