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周梅森:40年,从矿工到名作家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6-20 07:05:51

 改革开放口述史

《人民的名义》之后,《人民的财产》即将面世
周梅森:40年,从矿工到名作家

 

周梅森短视频。蔡震/摄 

   口述时间:2018年6月8日下午
   口述地点:周梅森书房

       本期人物:周梅森

       周梅森,1956年出生,徐州人,专业作家,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八、九届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周梅森从一名矿工成为专业作家,以其独特的天赋,卓然的胆识,秉天地道义,挥如椽之笔,书写历史烟云和时代风潮。在40年的文学创作实践中,为我国广大读者和影视观众奉献了大量堪称经典的文学和影视作品。著有中长篇小说《人民的名义》《中国制造》《国殇》《军歌》《大捷》《国家公诉》《绝对权力》《梦想与疯狂》等,出版有《周梅森文集》《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周梅森反腐小说精品》等,改编制作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人间正道》《忠诚》《我主沉浮》《我本英雄》等十余种,二百五十余集。其文学和影视作品在海内外有广泛影响,曾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国家图书奖、中国电视飞天奖、金鹰奖、澳门国际影视最佳编剧奖、互联网时代最具影响力影视作品奖、工匠中国2017年度影视最佳编剧大奖、金数据影视大奖、华语原创小说2017年最受欢迎作品大奖、中国数字阅读大奖、新浪微博最具影响力作品奖等奖项数十种。《人民的名义》《绝对权力》《中国制造》等长篇小说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法、德、俄、日、西班牙、阿拉伯等23种语言在海外出版发行。

     本期采写: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蔡震 

     去年三四月,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空前热播,作为原著作者和编剧,周梅森也在各种平台上频频曝光,并被广大观众和读者所熟知。这一年多来对他而言,可谓是又一次脑力与身体的较量,即使是在生病住院期间也不忘写作。这不,又一部“惊人”之作即将诞生,书名叫《人民的财产》,由他本人担任编剧的同名电视剧,计划拍摄60集,目前已经进入创作后期,并正在商洽筹拍事宜。

    6月8日下午,谈起自己从一名普通矿工成长为一名优秀作家,个中的酸甜苦辣,周梅森说,一幕幕就在眼前。“仿佛就在昨天,我提着简单的行李离开徐州贾汪韩桥煤矿,登上了驶往南京的火车。那时根本没想过要在南京安家,以为只是一次正常的出差,过不了多久总要回来的。不曾想,世事难料,此一去竟决定性地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让我彻底告别了自己的矿工生涯,就此踏上了职业写作之路。”

    周梅森的书房,在顶层,十分安静,但周梅森说这段时,嗓音特别大,深怕记者没听清。他解释,“年轻时在煤矿做工,机器声把我耳朵震坏了。”

【起航】

1978年,周梅森开始做起文学梦

图片

1978年的周梅森。周梅森文学馆提供。

    1978年,我22岁,那时正在徐州韩桥煤矿当工人。1971年我初中一年级就以半工半读的名义早早进入了矿工行列。17岁高中没毕业就继续留在煤矿,做了一名机械工,这期间,听着皮带运输机的巨大噪音,耳朵失聪,加上药物反应,链霉素打多了,耳朵留下了后遗症。

    那时,我们全家6口都生活在煤矿,全家的固定资产不足人民币三百元,其中最大的一笔资产是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价值人民币156元,是我和父亲一起去买的。我父亲感慨地告诉我:这是他一生中花费最大的一个关于固定资产的“巨额”交易。家中的家具全是向矿上租用的,大床8分钱,小床4分钱,吃饭的桌子是用木箱子代替的。那时,我喜欢写作,却连一张最基本的书桌都没有,书架是我用矿上的钢筋和水泥打造的。

    我的文学梦也是在那深深的矿井里萌发的。是那片默默无言的煤海和满脸煤灰、汗流浃背的父老兄弟给了我最初的创作冲动。一次,我从废品收购站得到了一本残缺的《巴尔扎克传》。巴尔扎克在拿破仑像下写了一句话:“你用剑征服世界,我将用笔征服世界!”这句掷地有声的话,激励着我。于是就利用工余时间写了第一部长篇小说习作《煤乡怒火》,被大伙儿争着传阅。

    改革开放刚起步,整个社会出现了一个现象,工人们开始学技术了,而我却鬼使神差地一心想当作家。文学创作对我的家乡来说,简直是个笑话,都说那小子疯了,居然把人生目标定在巴尔扎克身上。其实机械安装工在煤矿是个非常不错的工种,不好好学技术,整天想着写东西,是不务正业。创作之初,发表作品绝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只听工友们经常喊我的名字,稿子一篇篇被退了回来。

    1978年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我的第一篇用铅字发表的作品就刊登在1978年的《新华日报》上,记得题目叫《家庭新话》,现在来看惨不忍睹,还不如现在中学生写得好。我记得稿费是7元左右,拿到手高兴了一个多月。那时每千字才2元,最高也就10元吧。

    处女作发表的消息,像地震般地在煤矿迅速传开了,我感到无比振奋。一边工作,一边写作。煤矿工人每天工作说是8小时,其实都在14小时以上,6点起床,到工地开工前会,然后下井。因为经常熬夜写作,睡眠严重不足,把身体搞垮了,有时扶着工具就能睡着了。

【收获】

矿区留下的楼成了周梅森文学馆

    当年赫赫有名的煤矿,现在荒废了,谁也没想到,留下了一座办公大楼,现在成了周梅森文学馆。这也许是个传奇。后来,矿里领导每次见了我都表示愧疚,是他们没有安排好,委屈了我这么多年的创作时光。

    记得辛劳一生的父亲去世那年,我从北京开会期间匆匆赶回老家处理丧事。想起父亲有一段时间曾想让我接他的班,做一名井下巷道测量工。我拒绝了。父亲为此撕毁过我的稿子,怕我乱写,心里好像也不承认写作是一种劳动。直到我成名后,他的观念才渐渐改变,经常把我写的东西拿给别人看。

    离开煤矿的时刻,我也记得非常清楚,是1979年的11月,《青春》杂志刚刚创刊,黄蓓佳他们都去上大学了,那时编辑人才十分缺乏,我被临时抽调到杂志社当了一名文学编辑,因此,《青春》成了我的大学。

    1983年,我27岁,在《花城》发表了成名作《沉沦的土地》,收到文坛的关注。五年后,我调入江苏省作协,做了专业作家,从此实现了我的文学梦。我的人生道路,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的今天,可以说,我是改革开放坚定的拥护者。我的作品也一直以反映这个时代的巨大变化和深刻的矛盾为重要内容。

    创作初期,我的兴趣是写历史小说,比如《黑坟》《军歌》《英雄出世》,出了七八本书。1992年,我回家乡,家乡正热火朝天地集资建三环路。当时家乡还比较闭塞,老百姓对修路的意义不大了解,还有人告主要领导的状。一个偶然的机会,那位领导和我谈了话。这次谈话,使我认识到改革的艰难,不仅改变了我对官员的看法,也改变了我的文学道路。不久,我接到邀请,到徐州市人民政府挂职当副秘书长,对官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1995年,我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部政治小说《人间正道》。其后仿佛是掘开了一口富产的油井,不可遏止地喷发出直面现实问题的作品,《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梦想与疯狂》《人民的名义》等一大批长篇小说问世,因此也被誉为“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这批作品几乎全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热播,一时形成收视热潮。

【责任】

《人民的名义》后再写《人民的财产》

图片

《人民的名义》封面。

    《人民的名义》之后,我又用一年的时间创作了《人民的财产》,准备拍成60集的电视剧。这部作品描写的是国企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所经历的种种故事。

    《人民的财产》在我心中酝酿了多年,一直想动笔写,只是考虑从什么地方入手。故事还是发生在汉东,拍摄地点依然选在南京。《人民的名义》在南京拍摄,给南京旅游带来了很大提升,东郊国宾馆挂起了牌子,吸引许多游客前去参观,甚至有的观众寻找剧中所有的拍摄地点,前去拍照留念。

    有人说周梅森不写历史写政治,可惜了,也有人说这样写下去,每年写一部,是不是批量生产?是时代赋予了我各种可能。每天都在创造,一生从事这个工作,我感到非常的幸运。我不会重复自己,眼下社会生活如此丰富,如果仅仅写我自己的感受,写生命的哀叹,那早就枯竭了。

    读者要问,作为作家怎样看待政治小说的概念?我认为,政治小说首先应该力求写一个“大中国”的故事,这个大中国正处于一个千古未有的大变局之中,我们应当写成就,也写问题。《人民的名义》电视剧播出后,我没想到过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尽管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但《人民的名义》不仅在国内影响巨大,在海外的翻译版本输出也已经全面展开,10月份我将去日本参加日文版的新书首发式。

 

【现在】

仍和40年前一样忙碌

图片

2018年的周梅森。蔡震/摄

    我对改革开放充满真实的感情。40年的改革开放是一个神话,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们每一个个体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

    回望40年前,煤矿生活一直扎根在我的心里。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了丰富的物质生活,我的家乡如今不是江南也胜似江南。早先的煤矿所在地,一条像样的道路都没有,到处是塌陷的废坑,经过多年的建设,现在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潘安湖景区,成为旧工业改造的生态示范区。前后对比,就像是一个神话。

    40年造就了一个国家,也造就了我。

    2018年,我62岁,已经从事文学创作40年,著有中长篇小说、影视文学剧本60余种,约1500万字,因具有二级教授职称,仍在岗工作。我仍和40年前一样忙碌,《人民的名义》小说、电视剧完成后,《人民的财产》在紧张创作中。

    编辑:小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