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尘封80年的秘密:一对日军性暴行受害者姐妹首次诉说伤痛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7-22 00:13:22

图片

彭竹英

  扬子晚报网7月21日讯(通讯员 凌曦 李凌 王诗婕 记者 于英杰)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中国至少有20万女性被日本侵略者强征为“慰安妇”。2012年,全国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只有32人。2014年,变成22人。截止到2018年7月18日,全国仅剩14人。

  7月19日,两名老人首次站出来公开自己“慰安妇”经历。她们是一对同月同日生的亲姐妹——姐姐彭仁寿与小她四岁的妹妹彭竹英。这对姐妹除了都是“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之外,都还有着另一重身份。姐姐彭仁寿参加了抗日组织,而妹妹彭竹英则也是细菌战受害者。

图片

 

1为了守护选择隐瞒

  “你们走吧,没有这种事!”这是当地志愿者询问彭竹英老人关于她被日军抓走的经历时,老人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对于妹妹的否认,姐姐彭仁寿坦言道:“被日军抓去(糟蹋)的事,连已故的妹夫都不知情。”

  即使那段无比恐惧的经历宛如石头般一直压着她们喘不过气来,但姐妹俩彼此却默契地将这段噩梦深埋在心底。彭仁寿老人的弟弟是军工厂的职工,是个公家人,在当地也算有头脸。“顾虑着弟弟呀,姐姐们的事太丑了,传出去他没面子的。”老人彭仁寿缓缓地说道。

图片

彭仁寿

  2018年7月19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及分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的工作人员们去看望行动不便的彭仁寿老人时,她住在一家福利院里。七张床位、七位行动不便的老人,同住在一间不足20平米的房间里。大部分老人的一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闷热与不通风的环境使屋里充斥着潮闷味儿。

  因1938年日军在岳阳投放细菌武器而双目失明的彭竹英,独自住在距福利院一公里外的平房里,日常生活都是在双手一点点的摸索中完成的。

  虽然与姐姐相隔距离不远,但由于行动不便,使得她们一年中相见的日子屈指可数。

  长期的精神压抑使“日本”两个字成为了彭仁寿脑中始终紧绷的一根弦。谈起日本人,彭仁寿老人一改刚才的慈祥模样,怒不可遏地反复说道:“坏人!绝对不原谅!”

  没有亲人来陪她说说话,一腔愤慨的彭仁寿老人就与福利院其他人聊天,她常常说起自己十四岁时,为了救排形李家屋的五十多位百姓被日军抓走,百姓们下跪感谢她的经历。

  但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经历,福利院里的很多人都把她当成精神病对待。

  彭仁寿老人提起妹妹时满眼笑意,温柔地重复着说:“我很想念她。”

图片

彭仁寿

2为了正义选择公开

  去年夏天,彭竹英老人在家中中暑休克,幸好救助及时,保住了性命。弟弟心疼二姐,给彭竹英买了台空调。只是没想到,这台外壳上印着粉红色花瓣的空调,成了弟弟留给姐姐的最后一件礼物。

  弟弟的去世对彭竹英影响很大。曾经宁愿将真相埋藏心底也要守护的人,在2017年11月离开了。

  尘封了80年的秘密如同石头一般堵在这名90岁的瘦弱老人心头,在纪念馆工作人员、当地志愿者、邻居以及姐姐彭仁寿的多次鼓励下,彭竹英勇敢地迈出了新的一步,堵在胸口的石头终于可以卸下了。

  她选择将这段尘封的经历公之于众,但这其实比她想象中还要艰难。

  日军的摧残,不仅使她们失去了生育能力,也给她们姐妹的身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对于这段经历,彭仁寿老人回忆起来总是克制不住地流泪,彭竹英老人在叙述时双手一直紧紧攥着椅子腿。

  在记录口述证言的工作人员不断的鼓励、安抚下,两位老人第一次将自己的经历全盘托出。

彭仁寿:既是“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也参加与了抗日组织

  这一位勇敢站出来控诉日军当年性暴行的老人——受害幸存老人彭仁寿。今年94岁,湖南岳阳人。

  1939年秋,彭仁寿在上山砍柴的路上遇到了日军和维持会的人。日军认为她长得好看,就要抓她回去。彭仁寿跑回家躲了起来,日军追至排形李家屋,她们找不到彭仁寿,就将认为是彭仁寿躲避的房子浇上油,威胁要把房子烧掉。

  与此同时,日军将排形李家屋的50多位百姓(包括彭仁寿的父亲、弟弟和妹妹)抓到一处,朝天鸣枪,威胁她如果不出来就把这些乡亲全部杀掉。在日军的威逼和维持会汉奸的劝说下,为了保住大家的性命,彭仁寿走了出来,当即被日军捆住双手带走。临走时,50十多位乡亲下跪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彭仁寿和其他年轻妇女一起被日军抓到慰安所。慰安所在郭镇乡,是一处日军强占的民房,她被单独关在一间房子里,外面有大门,日本士兵轮流站岗。

  彭仁寿当时只有14岁,被抓进来后非常害怕,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看,日军对她一点没有心慈手软。彭仁寿说,日军除了不断地蹂躏她,在里面只要不服从还会遭到日军的皮鞭抽打。

  因为不懂日语,她经常遭到日军打骂。在慰安所里,每天吃的,都是些剩饭剩菜,为了活命,她被迫忍受这种非人的生活。她还经常听到其他妇女被日军打骂哭泣的声音。

  大约半个月后,由于被日军野蛮糟蹋,彭仁寿下体发炎,无法满足日军的需求,于是她被扔出了慰安所。附近的村民发现后,把她送回了家。这是彭仁寿第一次被日军抓去。

  不久后,彭仁寿再次日军抓走,带到另一个慰安所里。前一次的惨痛经历使得她更加恐惧,而这一次她受到了更加残忍的对待。

  像上一次一样,由于彭仁寿未能满足日军的兽欲,日军残忍的用刀刺进了她的腹部,伤口长达10公分。当时的彭仁寿血流如注,昏死过去,她被日军扔了出来。

  人们都以为她死定了,可是她的父亲还是把她背回了家。父亲用草药敷在彭仁寿的伤口,向邻居借了米熬粥精心照顾她。就这样,父亲把彭仁寿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今天仍然能在老人的腹部看到一条深深的伤口,触目惊心。她自己也说,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脱离了日军魔窟之后,怀着对侵略者的仇恨,彭仁寿加入了当地的抗日组织——黎自格便衣队。在一次行动中,彭仁寿带领游击队员们走小道,成功炸毁了日军的一处碉堡,并击毙几名日军。游击队把其中两名日军吊在树上。

  当天晚上,父亲知道了他们的行动后,叫彭仁寿赶紧逃跑,说日本人肯定会报复的。果然,这样的行为激怒了日军,日军采取疯狂的报复行动。

  在 “洪山惨案”中,日军残忍屠杀了一千八百多名无辜百姓。在屠杀期间,彭仁寿也度过了一段胆战心惊的岁月。

  “枪炮声响个不停,被杀的老百姓的鲜血,把河水都染得一片鲜红。”对于当年屠杀的场景,彭仁寿老人依旧历历在目。

彭竹英:不仅是“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也是细菌战受害者

  这位首次站出来讲诉自己“慰安妇”经历的老人名叫彭竹英。

  她不仅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也是细菌战的受害者,更是上一位勇敢站出来控诉日军性暴行的受害幸存老人彭仁寿的亲妹妹。

  1938年日军在岳阳使用细菌武器,导致9岁彭竹英双目失明。

  1944年5月,日军开始进攻衡阳。汉奸带领日军来到排形李家屋扫荡,日军一来,老百姓都逃走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留下下来看家。日军将百姓的鸡、猪及其他值钱的全部抢走。

  彭竹英正是在此时被日军从家门口带走的。虽然当时彭竹英已经双目失明,但是日军并没有放过她。据彭竹英回忆,关她的地方有很多日本兵。根据推测,彭竹英应该是被抓进日军的据点,是设在军营里的慰安所。

  因为她双目失明,又听不懂日本话,所以常常遭到日军的打骂。在慰安所里,彭竹英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每天都要遭到多名日军的蹂躏,少则两三个,多则四五个。和她一起被抓的都是附近乡镇的年轻妇女。

  大约一个月后,日军从据点撤退,附近百姓去据点拿日军丢弃的东西时,发现了彭竹英,并将她送回了家。

  因为日军的野蛮蹂躏,彭竹英的双脚浮肿。家人误以为是得了肾炎,就不让她吃盐。后来身体慢慢恢复过来才知道是由于日军的强暴导致的浮肿。老人每每回忆起这些,都皱着眉头,双手紧紧攥着椅子腿。

3为了真相不断寻找

  岳阳市的志愿者从未放弃过对在世受害幸存者的寻找。当地志愿者在医院陪同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汤根珍老人看病的时候,机缘巧合下得知,在福利院有一名老人亲口说自己被日军带走过。

  当地志愿者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当天便登门拜访。

  志愿者在福利院见到了彭仁寿老人时,开朗的老人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强烈要求把她的经历公之于世,并告诉志愿者自己的妹妹也是日军性暴行的受害者。

  但志愿者去拜访其妹妹彭竹英老人时,老人十分谨慎,反复向志愿者强调“没有这回事!”

  在志愿者确定信息基本属实后,当晚将这个消息告知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及分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们第二天即刻动身前往岳阳。

  经过馆方工作人员们、志愿者、邻居以及姐姐彭仁寿的多方开导、鼓励,勇敢的彭竹英老人愿意站出来将这段经历告诉更多的人。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当你面对受日军性暴行摧残,并梦魇缠身一辈子的受害者,你就明白正义需要多少代价,正义需要多少勇气。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内心的爱。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前进的脚步以及和平的阳光。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