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感谢贫穷”引争议 扬子晚报阳光助学小组走访寒门学子,听听他们怎么说贫穷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7-31 09:20:00

图片

李祥艳的家。王雷 摄

图片

李祥艳和爸爸。王雷 摄

编者按

  “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事业,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带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今年的河北寒门女孩王心仪以707分考入北大中文系,她写的《感谢贫穷》一文看哭了很多人。也有网友认为,一名家庭困难的高中生对贫穷能有如此的认识和理解,值得敬佩,但决不能因为家庭困难的王心仪考上了北大而感谢贫穷。苦难没有意义,战胜苦难才有意义。

  7月27日-29日,扬子晚报一考圆梦阳光助学行动直通车来到连云港赣榆区和东海县,随机走访了16位报名申领助学金的学生家庭。作为花样年华的少年,他们境遇辛酸令人落泪,然而面对贫困,他们却有着各自的解读。

  本版撰文 实习生 姚远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冯可

  感谢命运,让我成为爸爸的女儿

  李祥艳,连云港赣榆高级中学

  高考333分 录取:济宁医学院精神医学

  养父李吉太61岁,捡垃圾为生,养母精神残疾

  助学行动小组来到连云港赣榆区城西镇大高村时,见到一位明朗大方,个子高挑的姑娘,她就是我们要走访的寒门学子李祥艳。她带我们走进她的家,亲热地向我们介绍自己的爸爸妈妈。

  尽管提前对这个家庭的情况有所了解,但看到李祥艳的妈妈时,记者还是忍不住退后了一步。她盘坐在房间的一角,头发蓬乱,喃喃地自语,她的眼神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李祥艳的父亲李吉太今年61岁,他对我们说,自己一直是捡垃圾为生,到40多岁没有娶到老婆。后经人介绍,找了一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女人。由于不能生育,又捡了一个女婴,给她取名李祥艳。

  如今,李吉太和女儿分住两间平房,妈妈住在后屋。夏季的中午,室内温度比室外还高很多。李吉太带记者走到房顶上,带我们看他的“发明”。“人家扔掉的毯子,我捡过来。像这样沾上水,铺在女儿房间的屋顶上面,这样,她房间里稍微凉快点。”记者看到,李吉太自己那间屋顶上没有沾水的毛毯。

  谈到女儿,李吉太充满了骄傲,他甚至用伟大来形容女儿:“我的女儿很伟大,她是在苦难中锻炼成人了!”而李祥艳却说,父亲是我的精神支柱。他教会我诚实、正直、孝顺、乐观、不犯法、不骗人。

  李祥艳思维敏捷,很有自己的想法。记者了解到,今年高考后李祥艳高考志愿全部填的医学类,她非常想了解妈妈为什么会发病,希望能够弄清精神病的原理,造福这类特殊群体。

  谈及贫穷对自己的影响,李祥艳在思考后,给记者发来了一段自己写的感人肺腑的长文。

贫穷是一杯苦咖啡

  于我而言,贫穷不是结果,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承载着欢乐和泪水,痛苦与坚强,和太多太多的无法言语,太多太多的打击遭遇,我不能选择,也不能逃避,唯一能做的是迎上去,直面它。

  从小,我就知道贫穷的滋味。小时候特别烦人家谈起爸爸妈妈,他们会说妈妈做饭好吃,爸爸给新买的衣服,而我说不上一句话。不否认,那个时候我特别怨爸爸,为什么我要有个精神病的妈妈,为什么我不能像其他小孩那样开心玩耍。面对小伙伴的排挤,大人的指指点点,我永远都是逃避。我不敢主动和同学讲话,生怕她们会知道我的出身,我害怕那种被嘲笑的眼光。

  我只有在学习中找到自尊,而这种小小的自尊,又常常会被风言风语所击得溃不成军。直到六年级,我考上汇文双语学校,突然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我清楚地了解到,学习对于我来说,可能就是唯一的出路。

  初三那一年,我的心态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初三英语老师,她教会我自信自强,并不是表面的装作坚强。老师说人这一辈子总要经历酸甜苦辣,甜蜜的一面需要你自己去发现,而不是永远躲在苦涩里。渐渐地,我意识到,贫穷也许会是我的家庭给我最好的礼物,而不是我认为的冷眼与嘲讽。

  真正的长大还是在赣榆高级中学高二成人礼那次,那天我花光了所有的泪水与感动,它唤醒了我一直忽视的东西。我到高中之后一直都在努力给自己定位,努力追求自己的梦想,可是却忘记转身去拥抱这个一直在我身后为我默默付出的家庭。成人礼那天,班主任老师说,人的出身不能由自己决定,但未来可以。父母不能决定你的前途,决定前途的是你自己。就是那一天,我第一次拥抱爸爸,第一次对爸爸说我爱你,第一次看到爸爸流眼泪,第一次认真看那双布满老茧的双手,就是这么个瘦小的男人为我死撑起整个家,为我承担所有的重担。看着爸爸满含泪水的双眼,我第一次觉得是时候改变了,我不能那么自私,无视家人的爱。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爸爸,奶奶,妈妈这个家对我的养育之恩我无以为报,唯有为他们多做一点再多做一点才能填补我内心的愧疚。那天爸爸第一次给我写信,他在信里说:不求我大富大贵,不求成龙成凤,只求我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他说他知道我的想法,知道我嫌弃他这个爸爸,知道我不想有这样的家庭,知道他会给我丢脸……看完以后的我抱着爸爸哭了很久,从那一刻开始那些不堪的想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还有人说,我在这样的家庭委屈了我,可又有谁知道我爸爸倾尽所能给我最好的。家里目前的状况有很大部分也有我的责任,随着我学业越来越繁重,不仅不能为爸爸分担家务,反而学费生活费都成了爸爸繁重的负担。他身体不好却坚持着干活,有时候老毛病犯了也不去医院检查。我知道他都是为了我,他以我为骄傲,可是他不知道,在我心中,他这棵大树是多么伟大,尽管他现在容颜苍老,身体瘦小,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对我满满的爱。感谢命运,让我成为爸爸的女儿。感谢爸爸,您教给我太多的东西!

  去年11月份,奶奶去世了,我爸爸为了不影响我学习连奶奶出殡都没打算让我知道。当我得知消息跪在奶奶的灵堂前差点哭晕过去,我撕心裂肺地冲爸爸发火,他只是流着泪让我别哭别哭。

  现在的我依旧贫穷,但却真实,踏实,问心无愧。我有双手,我也有头脑,贫穷能限制了我的出身,却无法限制我对未来的期待。贫穷是一杯苦咖啡,开始苦涩,后来醇香。就像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虽然无法改变,但换一个角度品味,也许能有新的发现。贫穷,是我人生的导师,它教我珍惜,教我用信心和勇气去战胜困难,让我成长,助我成人!

  李祥艳


图片

  贫穷教会我:别人能行的,我一定行

  刘家文 连云港市赣榆高级中学 高考374分 录取南京医科大学口腔医学专业

  砖头垒成一间小矮房,门上方的墙面破了个大洞;屋顶的瓦片下面铺了一层芦柴,外面的光从瓦片的缝隙透进屋中;屋子进门是一张低矮的桌子,左右各一个小屋作为卧室;地面铺着红砖,屋里很是潮湿,一到下雨天,屋顶、墙面都会漏雨:这就是刘家文的家。连云港市赣榆高级中学的刘家文今年高考取得了374分,被南京医科大学口腔医学专业录取。

  家文的爸爸在她七岁时离家出走,再无音讯,留下妈妈、哥哥和她相依为命。哥哥和嫂子结婚后生下了小侄女,但是他却整日在外,几乎不回家。嫂子为了侄女没有离开,帮着妈妈照顾家中生活。也因为如此,家庭的经济重担全都落在妈妈身上。

  “妈妈给了我最好的,从来没有让我交不起学费。”谈到妈妈,刘家文止不住地流泪。家文的妈妈今年50岁,为了女儿,干着很多男人都干不了的装卸工的活儿。她早上四点钟出门,工作到11点半左右回家吃个午饭,下午从两点工作到六点半。她搬运的菌菇每车大概有三四吨,一天装卸三车,可以挣80元。

  家文自己和家里人都没有低保,因此高中阶段的有些资助她无法获得。而嫂子侄女都没有户口。刘家文说,“我小时候也没有户口,老师让我们核对身份证信息的时候,我核对的都是我爸爸的,特别自卑。我不想让小侄女也像我一样。”家文有两个最大的心愿,一是给嫂子侄女上户口,二是给家里盖一座不漏雨的平房。

  谈到贫穷,刘家文认为,贫穷带给了自己前进的动力和强大的克制力:“有人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但我觉得富裕也会限制人的想象力——他们可能不会知道,贫穷激发出的潜能,贫穷给人的动力,到底有多大。”在高三复习最辛苦紧张的阶段,刘家文一直用“别人能行我也能行”来激励自己。听到这,一旁的妈妈附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别人能干我也能干;别人累不死,我能累死吗?”


图片

  穷苦家庭出来的孩子,不怕吃苦

  杨路远 东海县石榴高级中学 高考302分 录取江苏科技大学苏州理工学院

  走进杨路远的家,满屋子都是衣架,上面挂满了衣服。杨路远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杨化猛已经56岁。杨路远告诉记者,由于不堪家庭重负,妈妈六年前离开了这个家,再也没有回来。邻居们看这家人辛苦,经常送点衣服给孩子们,渐渐地挂满了一屋子。杨路远的奶奶患老年痴呆,常常只是坐在门前的地上喃喃自语。

  杨路远的父亲一个人种了30多亩田地,大多数是租的。这30多亩地大约有20多块,有的小块只有二分地,分散得到处都是。

  每天凌晨三点,父亲就起床劳作。早上下河打水、浇地、薅草,然后回到家里做午饭洗衣服,下午接着在田里干活,还要接送两个上小学的孩子。尽管省吃俭用,家里还是欠了3万多元的外债。杨路远的学费,完全没有着落。杨路远说,自己会申请助学贷款,进入大学后,自己会尝试勤工俭学,去饭店刷盘子。“穷人的孩子,不怕吃苦。”

  扬子晚报一考圆梦阳光助学行动主办方、江苏长林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项国兴先生鼓励杨路远说:“我也是从困难家庭走出来的,在大学阶段,不要一味使蛮力。你首先要学好自己的课内知识,然后考虑通过自己的专业去挣钱,去减轻家庭的负担。贫穷,是你的财富,你要比你的同学更发奋、更努力。要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年轻就是你最大的资本,对未来和自己要有自信。”


图片

  学进去了心无旁骛,我就会忘记贫穷

  张强 连云港市赣榆高级中学 高考365分 录取南京邮电大学

  “不好意思,我刚才在里面背单词呢。”这是张强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他很喜欢学英语,已经开始提前背诵大学四级单词,还向记者请教大学学习的方法。

  张强现在随外公一起生活,白天的时候外公在外打工,只有他一人在家。张强的外公今年已经69岁,在外帮别人种黄烟,晚上七点半收工回家。张强的父亲是东北人,在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母亲因此受了刺激,精神上出现问题,常年在医院治疗。

  “我外公是一个朴实的人,不懂得照顾自己,所以肠胃不好。”张强这样描述外公,而他自己的肠胃也一直不好,为了赶时间学习,他经常吃得很快,长此以往形成了慢性胃炎。对于学习,张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爱:“我比较享受学习中那种忘我的状态,学进去了心无旁骛,我就会忘记贫穷,不会被家里的情况影响到。”

  从杭州赶来和记者一起走访的爱心人士王雷先生当场赠给张强三件礼物:一把雨伞、一个红包还有一则励志故事,希望这把雨伞能为张强遮风避雨。

  谈及贫穷,王雷说, 人们常讲“苦难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并以此励志;可是苦难并不是什么幸运的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起的。只有当张强战胜了苦难成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时,苦难才是他值得骄傲的一笔人生财富。

  记者手记

  为光脚奔跑者,送上一双鞋

  每年高考之后,都会出现围绕贫困学子升学问题的讨论。本文中的贫困学子,和北大学子王心仪一样,都在小小年纪经历了太多苦难。

  然而换一个角度,他们又是幸运的,通过努力抓住了改变命运的机遇。在他们的背后,还有更多成绩较差,受到贫困干扰,未能完成学业的孩子。媒体和社会在聚焦寒门逆袭的典型时,一定不能忘了更多因为贫穷而辍学的孩子。

  本报2016年阳光学子张利鹏,如今是河海大学大禹强化班的大三学生。昨天在与记者说起贫穷时,他打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方。两个人赛跑,一个穿鞋子,一个光脚。光着脚的,要么跑不到终点,要么跑到了也是花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受了更大的伤。除非他们先借一双鞋子跑到终点,然后再把鞋子还回去,或者为下一位光脚奔跑者送上一双鞋。

  是的,贫穷就像是光脚奔跑。对于寒门子弟来说,前行路上的荆棘,都是磨砺和鞭策。如果有更多的人伸出手,为他们送上一双鞋,那么他们的心灵会更加柔软,会感受到爱,前行的路上,不会那么痛。扬子晚报一考圆梦阳光助学行动,就是要唤醒更多的社会真情,为光脚奔跑者,送上一双鞋。冯可

  阳光助学行动报名截止 社会捐款仍将继续

  扬子晚报一考圆梦阳光助学行动由扬子晚报与江苏省慈善总会、江苏长林文化用品有限公司共同主办,通过集结社会爱心能量,为江苏省内家庭贫困、品学兼优的高考学子提供帮助。最终入围的阳光学子,将获得每人5000元助学金。

  今年5月31日启动以来,已收到申请材料800多份,7月31日,报名截止。社会捐款仍将继续,截止日期为8月10日。捐款截止后,本报将根据捐款总额,确定最终资助学生的人数,并在扬子晚报公示。欢迎社会监督。

  咨询电话:025-58681345夏老师

  58681350冯老师 (工作时间)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