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生死相随只为吃上“霸王餐” 句容老农跟麻雀“斗”了10年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8-05 16:40:37

  扬子晚报网8月5日讯(通讯员 董旺轩 记者 张凌发)近日,句容市后白镇东湾村的六旬老农解白根又摊上烦心事了,上千只麻雀在他的农田里肆无忌惮地破坏,把部分成熟的水稻吃的只剩下杆子,损失惨重。其实这已经不是老解第一次遭遇到这种尴尬事了。遗憾的是现在的麻雀已经不是当年的“四害”,想杀就杀了,如今也作为野生鸟类之一纳入国家保护,到农民田里饱餐几顿不给钱,还真一点办法没有。

图片

  2008年,解白根返乡创业,租赁农田搞生态农业。为了适应市场,解白根用优选法,自己培育早熟粳稻品种,每年3月份就开始育秧,4月份插秧,将水稻的最早上市季节由8月底提到了7月底,比普通水稻上市要早三个月。不过这三个月的时间差没有给他带来好的收入,却引来成千上万的麻雀军团围攻。因为他的稻成熟时,周边的水稻还处于秧苗状态,也只有他家有稻吃。

  更加要命的是,似乎连麻雀也知道他的水稻与众不同,对他的水稻情有独钟,即使周边的水稻成熟了,麻雀到他农田的数量也远远超其他农户。解白根一直很郁闷,整整十年了,却总是被麻雀盯着,为了和麻雀斗争,解白根差点搭上了自己的生命。

2008年刚开始种水稻时,麻雀还不是太多,那时候种的是常规品种的稻,和普通群众一起插秧,一起成熟,一起收割,麻雀吃一点,那时候解白根还觉得没什么。到了2009年,解白根开始尝试加大早熟品种越光稻的种植面积。7月底,解白根的水稻进入成熟期,而周边的农户水稻还没抽穗,麻雀光顾他农田的几率自然很高。望着自己示范田里沉甸甸的稻穗逐步被麻雀军团蚕食,解白根终于忍不住了。焦急之下,他把二圣集镇的所有“二踢脚”(鞭炮的一种)全部买来,每隔几分钟就往麻雀集中的地方放去,以此来驱赶麻雀。

图片

  考虑到“二踢脚”的杀伤力比较大,且有的只有单响,容易炸到手,解白根便自制了一个近2米长的铁筒,把鞭炮放半截里面,带引信的半截放外面,以解决鞭炮炸手问题。俗话说有一好没二好,这一年的8月12日,就在燃放“二踢脚”时,由于铁筒经过几百次燃放之后,铁皮再也承受不住鞭炮的压力,一起炸了,高速飞出的铁片,沿着解白根的肋骨往下切了近10公分,幸亏肋骨挡住了铁片,否则将穿心脏而过。经过这次受伤后,解白根对用鞭炮来驱赶麻雀有了后遗症,而是买来麻雀网将核心区域的水稻给保护起来,放弃一片近5亩的水稻田任由麻雀去吃。

2009年水稻收割以后,解白根盘算了一下被麻雀蚕食所造成的损失,大约减产2000斤,几乎占到前期水稻收成的15%,市场值约2万元,超过了病虫害所造成的损失。解白根决定加大防鸟投入。2010年,他花了1000多元买来了几十张麻雀网,每块田都放上几张网,这下麻雀遭殃了,不少麻雀陷到网上出不去,最后活活晒死和饿死。这一年有几十只麻雀死在了防雀网上,也许麻雀尸体震慑了其它的麻雀,只要张麻雀网的地方麻雀基本就不敢来,解白根的损失有所减轻。但解白根考虑到麻雀属于保护鸟类,如果加大麻雀网使用量,必然会造成更多的麻雀死亡,有点于心不忍,于是他放弃了麻雀网防鸟的办法,又积极探索其它的防雀办法。

  2011年,解白根从镇江农科所那了解到用防鸟网防鸟的办法似乎不错,可以减少麻雀伤亡,但就是要人工撑网和收网。解白根投入3000元从常州购买了30多亩的防鸟网。2011年7月,麻雀再次来临时,这些防鸟网被派上了用场,只见解白根抽穗的稻田上空布满了橘红色的天网,给麻雀造成了心理恐慌,起初几天麻雀还真不敢下来。但这些已经与解白根打过2年攻防战的麻雀,似乎智力比其它鸟类要发达些,几天后个别贪吃的麻雀试着靠到网上,从网孔中探头下去吃稻,竟然得逞,很快其他麻雀都开始效仿,水稻又遭殃了。

图片

  解白根发现后立刻改变策略,把网撑高,让停在网上的麻雀吃不到。不过很快这个办法又被麻雀给破解了,这些麻雀学会了分工,一批负责停在网上利用群体重量把网压低,另一批低头下去吃,依照此办法,循环轮换着吃。而且用防鸟网防麻雀人工成本还特别高,布网需要大量的人工,收网同样需要的人工,这些人工成本都够免费请麻雀吃一星期“霸王餐”了。同时网每两年就要更换一次,成本开支同样不少,总体而言不合算。

  解白根见防鸟网不能一劳永逸,他又让人去网上调查其他防麻雀的办法,最后找到了用老鹰叫声来吓唬麻雀。于是他把家里的音响设备搬到了农田,加配了两个高音喇叭,从网上下载了老鹰叫声,尝试新办法驱赶麻雀。刚开始一两个小时似乎有效,麻雀听到声音后撤离到农田周边的电线杆和树林上,不敢下来吃稻,但2个小时后,一切又开始恢复原样。也许这些麻雀根本就没见过老鹰,更没听过老鹰叫声,所以并不清楚老鹰是自己的天敌,不知自然就不怕,甚至还不如人叫声或鞭炮声管用。一年下来,防麻雀的效果没怎么见到,高音喇叭倒烧坏了两个。

  盘点这十年来麻雀造成的损失,除了解白根胸口一条长达近10厘米的伤疤外,每年被麻雀吃掉的稻价值都超过2万多元。这种损失还是在积极防御的情况下,如果放任麻雀吃,每年估计要损失水稻10亩以上,年损失产值将超过6万元。现在的解白根也想通了,自己已60多岁,慢慢开始种不动田了,吃就吃点吧,惹不起还躲得起,只要水稻熟到可以割,就立刻抢收,就是这样,他的第一批水稻的产量损失也都在15-20%之间。

  遇到吃定老农的麻雀,解白根能说什么呢?他只想,假如麻雀也会人的语言,跟他们好好沟通沟通,那该多好呀! 编辑:王育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