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我在改革开放大历史中”口述史丨 范明:这人生啊,爬坡到中年,也应锐气不减
来源:扬眼 2018-09-08 12:01:57

 “我在改革开放大历史中”口述史

 范明:这人生啊,爬坡到中年,也应锐气不减
想都不敢想的从工人到如今在电视剧里演男主角

    采访时间:
    2018年8月7日下午

    采访地点:漫咖啡
    本期人物:范明,1964年10月12日出生于江苏徐州一个军人家庭,国家一级演员,导演。从小爱好唱歌跳舞,高中毕业后进入徐州市电解化工厂当上了一名工人。1985年,范明进入江苏省连云港军分区业余演出队。他利用空闲时间学了编导,导了一些小品。1989年,进入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1995年,参演首部电视作品《七战七捷》。2003年,凭借情景喜剧《炊事班的故事》中的副班长“老高”一角,获得第十六届金星奖最佳男演员奖。 2005年在《武林外传》中饰演刑捕头。 2010年,凭借《手机》获得安徽卫视国剧盛典现场-最佳男配角奖。 2013年,主演电视剧《美丽的契约》。 2014年,主演电视剧《老爸太囧》。 2015年9月9日,出演的都市现代励志剧《真心想让你幸福》 2016年,主演都市情感轻喜剧《主妇也要拼》。
    本期采写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孔小平  

    1978年的我
    因为身体原因,高中肄业在家,是个待业青年,刚好父母工作忙,弟弟也小,就在家带弟弟。

    2018年的我
    这几年拍了多部都市剧,演戏不会丢,但积累这么多年的经验,也有梦想做做艺术监制或者导演。 


    话剧《于无声处》席卷全国2700多剧院
    又遇上启蒙老师,立志以话剧为职业

    1978年时,我因为有点肺炎,刚好弟弟也才3岁,父母工作很忙,所以我就休学半年,把弟弟带到上幼儿园。这期间呢,我也没闲着,我去学唱歌、跳舞和朗诵,还有打乒乓球。怎么说呢,我其实特别感谢我父亲,他对我的教育一直是反着来的,他看我学这些:“你别整那个朗诵唱歌什么的,没用,你呀得学个手艺,木匠挺好,好生存。”我真去木工坊学木匠了,后来还给工厂打了椅子和五斗柜,所以拉锯、推板、划线什么的,我都会。
    进工厂做工人期间我爱上了话剧。这要特别感谢我的母亲,我家从小就有那种苏联进口的收音机,从小我们就学样板戏,能唱完整的《沙家浜》。我母亲认为我是个了不起的儿子,一定能成为样板戏里的那种偶像。
    所以在我家,母亲一直鼓励我,而父亲一直打击我。父亲觉得我长得也不好看,怎么可能当演员?但话说回来,他又一直不停地帮我交学费,帮我买录音机,给我添设备。
    那会全国的演话剧的氛围就很浓,像《一双绣花鞋》《于无声处》等,在徐州这样的三线城市也可以看到很多话剧作品。尤其话剧《于无声处》,上海工人文化宫业余话剧队排的,它表达了对解放思想、冲破禁锢的强烈愿望,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共鸣,那会全国各地的小剧团都去观摩,有的直接带个录音机就来了,用相机把舞台布景拍下来,后来全国有2700多个剧团都排演了这部话剧。那会话剧市场就挺繁荣。
    我那会最喜欢去文化宫看徐州话剧团的剧,那会是几毛钱一场,后来慢慢跟工作人员熟了,就在那边兼职,帮忙拉大幕,这样就可以免费看剧了。现在想想,那会的我还真是执着。
    在这里,我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刘华山,这也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他在文化宫辅导话剧,生活中跟我们说话就非常有舞台腔。虽然他是自学成才,但朗诵却非常有韵味。应该说,是他点燃了我的演员梦。真的,我爸就认为我是在做梦。
    那会我基本上就像个跟屁虫一样长在他家,听他讲那些戏剧台词,比如那种低沉的男中音的“吃了吗”,就连笑声都像是舞台上的那种,那会我就觉得刘老师太有魅力了。
    现在回忆起来,这些好像是那个年代搞话剧的人的日常,就是别人听着觉得奇怪别扭,但那个音容笑貌真的就让你觉得这就是艺术家的状态。后来早起的综艺节目不也这样嘛,“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晚上好”,特别有舞台腔调。我回家也这么练,比如练高尔基的《海燕》,张开双臂,特别有气场地念着“高傲的飞翔”。邻居孙大爷看到了就跟我爸说,你儿子老守在话剧团,都守神经了。
    现在回头看,多亏了这种坚持,让我有了最初的梦想。
    对了,那会我们还看很多外国译制片,上海译制厂的居多,比如《王子复仇记》,日本电影《追捕》等等,所以话剧之外,我对配音也很感兴趣。为了学习配音,我还专门去过上海,记得特别清楚,住在一个叫花园酒店的地下室大通铺,当时我在上海译制厂门口埋伏了两天,瞄准了领导后,我就给领导打电话,我说我热爱配音这门艺术,想考你们厂。虽然对方给了我展示的机会,但那会这种编制都只招上海本地户口。

图片

图片

    这人生啊,就像爬坡
    两级跳后终于进入南京前线话剧团

    这期间我虽然还一直在工厂上班,但一心想脱离这种生活,梦想把话剧作为自己的职业。1985年底,遇到了我的好朋友张乐,他是我人生中的第二个转折点。他在连云港当兵,跟我说可以去部队,去江苏省军区业余演出队,这一下子就点燃了我。
    后来我就去了这个演出队,那会全国有很多个这种演出队,经常要下基层慰问演出。要说这吹拉弹唱吧,我除了乐器不行,其他又跳又唱什么的,我都是一脸热情,敢折腾。这期间当过演员上舞台,也当小品编导,还主持,经常参加基层演出,就这样我在舞台上开始摸爬滚打,面对观众时不再紧张。
    命运再次出现转机,有一次我被派去给一个军事演习做解说,我当时还挺不乐意的,但去了后还很机智地用舞台上的那一套进行了解说,也就是说,把这场解说变成一个很有氛围的“战场”,现场听解说的人都能感受到了战场上的那种快速反应的气氛,我这样的二度创作,当时惊呆了参加部队演习的领导。大家都没想到,解说还有这种操作,为此我还得到了部队嘉奖。

图片
    后来我们到南京汇演,心中就又生出了另一个梦想——到省城生活。不得不说,这人生啊,就像爬坡,从徐州工厂到连云港当兵,再到省里。现在想想,我那会给自己设计的每一步目标都挺扎实的,而且我也很无畏,根本不怕失败。总结下来就是,梦想要敢想,你去做了,就算没成,你也不难受。
    其实也差点没能来南京,那会面临转业,到南京的机会很渺茫。无巧不巧,我被派遣去盐城做接待,大家起哄让我给首长表演诗歌朗诵。真的要感谢前面所有的积累(前面演示朗诗时,范明还是坐着的,这会他一激动就站起来表演,大声朗诵,引得咖啡店其他客人一通侧目),我当时就征服了所有人。这给了我考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信心。
    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考试的题目——演绎《三次拿笔》。我是这样的,第一次,谈恋爱写情书;第二次,亲人动手术,怎么签字。第三次,怎么拿,这个最难。其实我还是要感谢部队经验,我演的是“上前线写血书”,演得超热血,然后我通过了。
    不过到了前线话剧团后,我长期间都在跑龙套,经常演尸体,没有台词,但还是很自豪。毕竟前线话剧团在全国都是一流的。但是我觉得,人有逆境不是坏事,那会好多人都不信我能在前线话剧团待着,很多人都跟我说,别硬撑,别等被淘汰了再走。别人觉得我不行,反而给了我一个反推力。
    这七八年的时间里,我就认真看专业老师表演,也搞小品,1994年时还在中央台拿了个小品比赛的奖,奠定了在团里小品演出的位置,那会我有了“笑星”的称呼。2000年的时候,我开始转编导,也辅导业余演出队,浙江、福建等地都去了,也下海岛演出。
    其实,一直以来,部队文艺都带了好头,在全国蓬勃发展的文艺演出中都是突出的。

图片

    《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传》后
    属于我的影视春天终于到来了


    随着1990年《渴望》的热播,中国电视连续剧进入了持续接近大众的情境,大众文化盛行,大众通俗剧观念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电视连续剧开始占主导地位。
    2000年9月我接了一部电影《我和连长》,记得特别清楚,千禧年我女儿刚满月,导演舒崇福的电影《我和连长》要找一个喜剧演员,因为里面的连长是个身上有喜感,唱歌跑调的角色,他想到了我,虽然其他人都反对,舒崇福导演还是用了我。我凭这部电影拿到了一个电影奖,这是我的第一个影视奖也让我突然觉得“我行”。
    再后来,2002年,尚敬执导的《炊事班的故事》找到了我,这是中国第一部军旅情景喜剧系列,证明中国喜剧创作开始为老百姓所接受和欣赏。这样一来,我的影视春天也到来了。
    这是尚敬导演的第一部室内军旅剧,当然就6个演员,也没什么钱,就一点补助。其实我当时编导工作的收入还不错,但导演的才气和能力征服了我。还有就是,这真是命运给我的一个机遇呀。我进组才发现,他的第一人选不是我,我是候选的第四位,前几位是高亚麟啊林永健,因为他们都没档期,才落到我身上。
    拍影视剧时,我深刻认识到,之前在话剧团跑龙套,做小品做编导的实践,都是在给我打基础,给了我很多养分。在这部剧里我打开了自己,我才知道原来我有演戏天分。
    康洪雷导演的电影《民工》又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捶打,为了体验生活,我们去农村学割麦子,去民工工地体验生活,这是一次震撼回归,拓宽了我的戏路。
    这之后是2006年尚敬导演的《武林外传》,其实一开始我也犹豫,虽然也是室内局,但是古代剧,从来没接触过,毛孩他就没去。当时拍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啥意思,但是一拍之后吓人了,我非常得心应手,而且跟导演很默契,我找笑点特顺手。哎吆,我现在回头去看这部剧的剧情,我感觉我演不出来了。
    然后我就进入了预料中的瓶颈期,大量室内剧找来,很多电影的配角找来,然后那会最活跃的综艺节目是民歌大会,各个卫视都会做,我们也去参加做嘉宾。
    打破我瓶颈的是2010年的电视剧《手机》,我在里面演“黑砖头”,成为了一匹黑马,还拿了个奖,也顺带把我从配角扶正为主角,特别感谢陈道明和王志文,这又是我一个转折点。这几年我还演了不少都市剧,都是男主角了,而且也参加了很多热门综艺节目。
    随着影视市场格局的改变,顺应市场变化,我也准备两条腿走路,演戏是肯定还要接着演,我喜欢演戏,演适合我年龄的戏,但下面也准备往艺术监制或者导演的路上去。我这几年常跟女儿说这句话:“人到中年,锐气不减。”
    很多人说范明咋身体这么好呢,也不累。其实不是的,让我跑步,20分钟我就累趴下了,但是我觉得“热情别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一点也不累。面对新的影视市场,要敢改变。我一直在考虑,监制或者导演,一定要做一个,也一定能做成,积累的经验告诉我可以去做了。

 (照片由范明提供)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