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五龄童双腿遭大货车碾压,这个医生手术很“粗鲁”:双手硬拉将断裂血管接上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9-04-15 22:14:41

 五岁涟水男孩乐乐(化名)在一起两死一伤交通事故中,双腿被10吨大货车碾压,右腿开放性骨折,左腿特别严重,骨头、血管已被压断。送到当地医院抢救,医生称,保腿,乐乐会没命;保命,就得截肢,况且当地医院还不能为其手术,便建议将乐乐送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骨二科左文山主任医师处。“都保”!左文山的回答让乐乐家人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保?左文山首先用最原始也是最粗鲁手段:将乐乐断裂的左腿血管用手硬拉接上,以保证左腿的血液流通,然后再进行手术。在乐乐住院过程中,左文山还是很粗鲁的“质骂”事故发生时照看乐乐的奶奶:“你就是罪魁祸首”,吓得奶奶再也不敢见左文山。15日,记者在该院采访时,面对左文山的“粗鲁”,乐乐父母非但没有责怪他,而且还满怀感激,因为,经过先后8次大大小小的手术,再过半月左右,乐乐将康复出院。

图片
左文山在查看孩子恢复情况。
 
图片
X片显示,五岁乐乐的双腿布满钢钉。
 
“粗鲁”的手术:硬拉接上孩子断裂血管
 
从救护车里抬进急诊室时,孩子腿上已分不清哪是衣服,哪是腿了,尤其是耷拉下来的左腿,只靠血肉模糊的软组织连接。提及今年1月24日下午刚看到受伤的乐乐时,左文山说他很是心疼。在急诊室等了经一个小时后,乐乐被送到。脸色苍白,血色素只有4克(正常人12克),腿脚冰凉,说明腿部血液不通,更为严重的是,乐乐已处于休克状态。
 
不但要保命,腿也要保。左文山告诉记者,面对乐乐家人“保命,哪怕是截肢也要保命”的请求,他只能用这句话安慰。输血,差不多将乐乐全身换血,大约2 个多小时后,发现乐乐血压平稳,生命体征上升时,他果断的决定将乐乐通过绿色通道直接进手术室手术。按照以往常规,乐乐要先送到病房观察,再进行手术,但是根据以往经验,往往许多伤者就是在此过程中丢了性命。左文山告诉记者,该院成立的创伤中心省去了该环节。
 
开始的手术有点粗鲁,左文山笑着告诉记者。据其介绍,乐乐的命暂时保住了,要想保腿,就要将断裂的血管连接上,时间不允许他再做更细致的手术。将断腿弯曲,用手硬拉,将断裂后间距3公分左右的血管接上,再用钢架固定,尽管粗鲁,但不适用于所有患者,那是因为乐乐年龄小,血管有一定的韧性,长的快,如是成人,很可能在拉的过程中再次断裂。
 
“粗鲁”的质骂:孩子奶奶就是罪魁祸首
 
乐乐腿上血管接通后不久,双腿就开始逐渐红润,左文山告诉记者,这说明,腿部血液开始流通,双脚摸上去也有温度。10天后,乐乐全身血液开始正常循环,这说明乐乐体内没有形成血栓。当初那句“不但要保命,腿也要保”安慰话现在成了他的动力,左文山说,总不能让5岁的孩子以后拄着拐生活一辈子吧。
 
缺血造成乐乐腿部大面积软组织坏死,这就要从乐乐头部取皮进行移植,腿部骨头外露,需要清创、牵引,在骨科、神经科等各大科室的全力协作下,乐乐目前已做了大大小小8次手术,再做一到两次手术,小乐乐即可出院。左文山告诉记者,当初他看到乐乐的伤情既心疼又气愤,在孩子生命体征平稳后,他才从乐乐奶奶口中得知事情经过,为此他还当面气愤地质骂孩子奶奶:“你就是罪魁祸首”。
 
原来,乐乐的父母都在苏州打工,乐乐在涟水老家由奶奶照看,事发当天的交通事故共造成两人死亡,乐乐还是奶奶从10吨大货车车轮下抢出来的。得知乐乐受伤经过后,左文山很是生气,质问乐乐的奶奶“你是怎么看孩子的,孩子受伤你就是罪魁祸首”。乐乐父亲郑成告诉记者,确有其事,他的母亲被质问后,回家心生内疚,也曾寻死觅活,现在到医院都不敢见左主任,但是,包括母亲在内,他们一点也不怨恨左主任的“粗鲁”,反而要感激他为乐乐所做的一切。
 
真心的感激:既保命又保腿已很满足
看到儿子,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即便命保住了,双腿也至少也得截肢一条。郑成告诉记者,接到家里的电话,他正在苏州,吓得自己都不敢开车回来。
 
说句实话,开始我们也不怎么敢相信左文山,毕竟孩子的伤情比较严重。郑成告诉记者,为此他与妻子还四处托人到上海、北京等大医院了解情况,得到的结果是“孩子在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这个医生要不大胆要不就是庸医”,而且花费要在100多万。但现实是,孩子命保住了,双腿也保住了,这说明左主任确实是个大胆的人,但绝不是个庸医,而且目前只花了20多万。到今天已住院81天了,郑成说现在回想起来,在开始的前7天里,他都记不得与妻子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看着儿子病情一天天好转,他现在晚上也偶尔出去喝两杯酒,放松一下心情
 
在病房,记者见到躺在床上用手机看动画片的乐乐,双腿都被钢架固定,因头部植皮到腿部,乐乐头上裹着纱布。乐乐母亲潘丽春告诉记者,植皮的成活率现在已达到80%,儿子以后腿部不会留残疾,她很是感激左文山主任,一个楼层,住了五六十个病人,为了乐乐,左主任每天下班时都会到病房与他们沟通乐乐的治疗方案。潘丽春说,左文山主任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甚至有点不近人情,其实心还是蛮细的,是个有担当的医生。
 
如果当天左文山主任出差不在淮安,如果没有相信左主任的话选择转院,郑成告诉记者,太多的如果他不敢想,他只知道这次相信了左文山是正确的,他们全家从心里真心感激医院所有医护人员。通讯员  王树文  王玉玲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朱鼎兆  文/摄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