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江苏
6万借半年就损失30万 泰兴警方揭密“套路贷”中的“套路”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9-06-05 09:44:48

不久前的一天,泰兴市人民法院门口,一名刚参加完开庭的男子被早早等在门外两名男子死死扭住,一路拉扯着来到了辖区派出所。三名男子分别是开个体服装加工厂的吴先生、小额贷款公司的李某和无业人员丁某。吴、李二人称丁某骗了他们的车和钱后玩“失联”,1月5日就报过案了;丁某却矢口否认。究竟谁在说谎,为了弄清其中的疑问,值班民警随联系了泰兴市公安局“扫黑办”民警。昨天,泰兴警方解密一起“套路贷”中的“套路”。

 饭桌上首次见面就借到6万
吴先生经营着一家个体服装厂,厂里10多名职工负责服装的初加工,每年的净利润大概十来万元。去年8月,吴先生在经营中遇到困难,急需周转金10万元。他向银行申请贷款,但因厂里的设备“资不抵债”,其本人还有4.7万元的汽车贷款没有还完,银行的贷款风险评估没有通过,贷款申请失败后经朋友介绍,结识了丁某。
吴先生回忆说,首次见面地点定在一家高档酒店,丁某一身名牌,拿着某品牌的手包,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聪明,不差钱。饭桌上,丁某介绍了自己的“老板”赵某。提到借款,丁某十分爽快地当场转给他6万元,说不要利息,也不用着急还,有钱就早还,没钱就迟还,写张借条就行。
素昧平生,首次见面,就无条件地热心相助,吴先生心生感激的同时,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只借到了6万,还差4万。当天晚上,他又联系上朋友,请他再次帮忙跟丁某说说能不能再借点。
正在浴室泡澡的丁某、赵某接到电话后,欣然同意,请吴先生到浴室谈。谁知,噩梦就此开始了。
 
转手3次,车辆从江苏卖到了山东
在浴室里,丁、赵两人了解到,吴先生有辆开了两年的私家车,登记在他妻子名下,当时购车时花了近20万,在银行还有4.7万元的车贷。
两人告诉吴先生说,可以先帮忙还清车贷,然后帮他办理车辆抵押贷款,除去4.7万元的车贷外,大概可以拿到7、8万元,加上之前的6万可以到手13、14万元。
吴先生回家说服妻子后,第二天丁某让吴先生的妻子在《车辆转让协议书》、《委托书》等材料上签字,随后一行人去银行还清了贷款,在车管所顺利拿到了《机动车登记证书》(以下简称《证书》)。但丁某和吴先生一起去办理抵押贷款时,因对方的放贷额度低,没有达成一致,丁某借机把《证书》留在了自己手中。
第一次抵押贷款虽然未果,但提醒了吴先生。事后,他以《证书》丢失为由,补办了《证书》,从泰州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借到8万元,约好一周后归还。
一周之后,吴先生未能如约还款,被小额贷款公司上门催讨,无奈之下,他又请丁某出面帮忙,给小额贷款公司写下了一张8万元的借条。
之后,丁某拿着原始《证书》和吴先生去无锡一家贷款公司办理抵押贷款,被贷款公司查询发现《证书》已失效,遂认为二人有诈骗嫌疑,扣下了吴先生妻子的身份证。
回到泰兴,丁某立即就让吴先生的妻子补办了一张临时身份证,拿着这张身份证再次以丢失为由,补办了《证书》。
有了《委托书》、《车辆转让协议书》、《证书》和车主的身份证等,一切就绪,只欠车辆这个“东风”了。
11月初,丁某到吴先生厂里,借故请他用车送自己回城区,途中将吴先生骗下车,自己驾车离开。事后,电话告之吴先生“拿钱赎车”。
吴先生东拼西凑了6万元还给丁某,钱一到手,丁某立即“失联”,携带相关材料,以9.5万元的价格将车转手卖给了泰兴的一位二手车经营业主,10多天后,该车又经两次转手,分别以10万、11万的价格卖到了山东,并重新上牌。
蒙在鼓里的吴先生还了钱,没有拿到自己的车,情急之下,他通过朋友找到赵某,欲请赵出面,帮忙要回车辆。赵某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并表示只要再给5.7万元,还清垫付的车贷,再给1万元出场费,他保证“钱到车到”。
走投无路的吴先生找到李某,以车相抵,欲借5.7万元,并与赵某约定1月5日在泰兴某商贸广场见面,一手交钱,一手取车。见面后,李某向赵某转帐了5.2万元,赵某归还了吴先生签字的材料后,借故离开,也玩起了“失联”。当晚,吴先生和李某到派出所报案。
民警给吴先生和李某做了详细询问笔录后,因为一时无法联系和找到丁、赵二人,调查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直到今年的2月27日,吴、李得知丁某当日在法院出庭参加诉讼,随到法院门外守候,待丁某一出大门即被两人扭送到了派出所。
 
抽丝剥茧,警方“零口供”破案
面对民警的讯问,丁某始终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且拒不交代同案犯罪嫌疑人赵某的下落。
为突破此案,泰兴警方调集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全力攻坚。
民警以吴、丁二人的资金往来为突破口,从银行的资金流水帐单中发现了二人的借、还款记录,证明了吴、丁二人之间存在借贷关系;
通过车辆抓拍系统,民警调取了丁某骗车当日涉案车辆行进沿途的监控截图,照片显示车辆先由吴先生驾驶,丁某坐在副驾位置,但过了高速公路出入口后,驾驶员变成了丁某,而吴先生不在车内,由此证明丁某事实上取得了车辆实际控制权;
民警从机动车登记平台下载了去年11月份涉案车辆从江苏到山东的三次转手记录,经物价部门评估,涉案车辆价值10.5万元;
民警走访了1月5日陪同吴、李二人与赵某见面还钱的三位市民,三人均证实赵曾多次表示“钱到车到”,结合车辆转卖登记的时间,民警认定赵某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存在欺诈的故意。
民警介绍说,吴先生被“套路”的调查卷宗多达10本,摞起来有20多厘米高。在调查的同时,警方顺藤摸瓜,先后从江苏、山东、广东的数家银行调取、下载了多达1000多页丁、赵二人的银行资金流水记录。在“零口供”的情况下,通过大数据平台,串并同类型案件8起,查清了其中的5起,涉案金额超过50万,另有6起案件仍在调查中。
本案中,吴先生自打从丁某处借到6万元起,不到半年的时间,先后又背上了13.2万元的债务,还损失了一辆估价10.5万元的车,总计损失29.7万,警方正在网上通缉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赵某。(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通讯员 陆裕顺 扬子晚报/扬眼 记者 王国柱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