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石象路”还是“石像路”?看完此文有点明白了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16 14:27:52

    扬子晚报网11月16日讯(通讯员 王韦 记者 徐昇)提到南京赏秋最美的推荐地,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有“最美600米”之誉的明孝陵石象路。关于石象路的规范写法,是“象”还是“像”,在学界和市民中有不少的争议。在不少民国时期材料中,如傅焕光的《总理陵园小志》,就有“石像路”的写法。中山陵园管理局明孝陵博物馆研究员王韦撰文表示,如今官方名称是大象的“象”,理由要从明孝陵神道说起。如果您有不同的观点,欢迎您来电来函与我们交流。

图片

“石像”本意就是“石象”

   明孝陵神道以望柱分隔为两段,以现在的称呼,第一段称“石象路”,第二段为“翁仲路”。这种称呼的形成不晚于民国时期,因为在《中山陵档案史料选编》中“国父陵园主要道路名称表”中已有明确记载。不过,同一本书中,以及其他文献中也有写作“石像路”的,那到底哪种写法正确,或者两者是否可以通用呢?

    王韦说,“象”字到底有没有“亻”,让我们先从“翁仲”说起。翁仲原是秦始皇时的一名猛将,名叫阮翁仲。相传他身高1丈3尺,秦制一尺约今23.1厘米,折合3米高,这有点太夸张了。不过从秦俑武士个头多在1.8-1.9米看,他比姚明高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反正翁仲高大威猛、异于常人,即便是游牧民族都得仰视。于是他被秦始皇派去守临洮,令匈奴望而生畏。翁仲死后,秦始皇照他的样子铸了个栩栩如生的大铜像,置于咸阳宫城司马门外,用来震慑匈奴等有不臣之心的人。所以,后人把立于宫阙庙堂和陵墓前的铜人或石人称为“翁仲”。再后来,用来专指陵墓前面及神道两侧的文武官员石像,广义使用的话,除了人像,也还包括动物及瑞兽造型的石像。

   “翁仲”在明清直至民国的孝陵相关诗文中很常见。如沈德潜《过钟山》:衰草眠翁仲,西风赛蒋侯。周廷谔《谒孝陵戊子》:石马嘶风翁仲立,犹疑子夜点朝班。郑板桥《念奴娇·金陵怀古》:翁仲衣冠,狮麟头角,静锁苔痕绿。周宝偀《常开平王墓》:太平门外山盘踞,古冢沿山如割据。石麟翁仲半山腰,云是开平王葬处。等等。

   通过语境分析,不难发现诗文中的“翁仲”,用以专指“石人”,与今天“翁仲路”的所指一致。

   “翁仲”还有个称呼为“石像生”,但在明清明孝陵相关文献中未见使用过“石像”或“石像生”。1931年的《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报告》中《园林 甲 森林 行道树》倒有提及:“园内各路两旁已种树木者为墓道、陵墓大路、环陵路、明陵路、钟灵路、石像路、苗圃路、太平门路、委员会路、灵谷寺路、果园路、翁仲路、万寿寺路、附葬场路及新村各路,兹分述之如左”;“石像路自石像起,经五龙桥抵明陵大门”。在文中,“石像路”与“翁仲路”并列,表明是两段不同道路,而“自石像起,经五龙桥抵明陵大门”不经过翁仲路的话,指的就应该是现在自石头大象到孙权馆前,经金水桥到达文武方门的路。所以,这里的“石像”本意就是“石象”,“像”是“象”字使用不规范造成的。

图片

▲明清时期人烟稀少的石象路

1948年规范了“陵园道路名称表”

    傅焕光的《总理陵园小志》道路工程中也有“石像路”的记载:“明陵路中段(起点)——四方城(终点),长度0.61公里”,显然所指与今日石象路相同。但接下来的“蔷薇路:石象路中段(起点)——明孝陵(终点),长度0.51公里”,又写成了“石象路”,可见“像”与“象”使用的混乱。有意思的是,这条“蔷薇路”似乎就是《管理委员会报告》中的“石像路”。

   那如何看待民国时期材料中的两种写法呢?是因为景区道路的命名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直至规范定型的过程。《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报告》形成于1931年,尚处于陵园管理机构的初创时期,对于道路的命名同样处于草创初期,随着建设不断增多,路名也不断增加、调整。如“石像路自石像起,经五龙桥抵明陵大门”,和今天就不一致。傅焕光的《总理陵园小志》成书为1933年,较之前者增加了些建设新成果。如“蔷薇路”,应该是梅花山被辟为了蔷薇科花木区,于是用新路名替代了之前的“石像路”。而从明陵路中段到四方城的这段也被确定为了“石象路”,但作者一时习惯难改,所以存在混用的现象。

   另一方面,从开始“石像路”的本意就是“石头大象路”,只是当时没有规范的汉字用法,所以用了“像”,就像鲁迅文章按今天语文标准来看存在文字颠倒、字词错误一样。或许是有鉴于此,1948年“国父陵园第十四次常务委员会议”上,园林处厘定了“陵园道路名称表”,经过会议修正通过照办。所以,“国父陵园主要道路名称表”是民国时期集大成的统一规范,也是我们今天景区路名的基础。

   抛开历史沿革及文字不规范因素,可不可以用“石像路”呢?答案也是否定的。之前说过,“石像生”等于是“翁仲”,主要指石人。虽然也可以泛指石人及石兽,但在有“翁仲路”的情况下,再用“石像路”就含义重叠,指代不明了。如果狭指“石人”那段,则与“石象路”同音,说话时难以分别,也不可能这么用。如果泛指“石人”、“石兽”两段,也就是“石象路”与“翁仲路”的合称,这种用法未见之于从古到今的任何资料,只能是想当然。况且,以一个路名去命名两段不同方向的道路,无疑会产生混乱,不符合命名原则,使用起来更会有诸多不便。比如2006年前很长时间内,翁仲路为开放性道路,还有公交及社会车辆通行,而石象路为景区封闭道路,合用一个路名肯定是不现实的。

   其实,老路名或地名一方面是文化的一种载体和传承,另一方面也是人们工作生活中常用的一个内容。即便是前人弄错了,以讹传讹一旦变成了约定俗成,也还是照样延续下去比较好,最多搞清楚原来是什么就足够了,更何况前人纠正了错误并加以规范了呢。 

图片

▲这张英文老照片大意是“明孝陵的猛兽护卫路”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