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海陆空”春运大片昨天上演,一个个故事让记者感动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2-08 00:22:13

图片

“再远的路我也要回家!”在西安打工的王师傅辛苦一年,揣着工资兴奋的在镜头中告诉我们的直播记者;而在另一端的江苏海警总队的旗舰艇——2304舰上,直播记者却意外得知这里已经有一位连续三年没有回家的新郎官;在飞往云南的飞机上,我们知道了“他们”为何要反复经历春运------昨天扬子晚报和腾讯大苏网联手推出的“海陆空”看春运故事直播活动,吸引了超百万人次的观看,一个个踏上回家或是还在岗位上的普通人的普通故事都令人感动和回味。策划统筹 陈 郁

飞机上,老板为打工仔买了回家机票

地点:深航南京往返云南的航班

特派记者:张可文摄

飞机飞行在万里高空之上,我们的采访却刚刚开始,一番交流自后,一个个温情的小故事早已将记者所感动,我们遇到了老板请客坐飞机回家的幸福小俩口;护送“大孩子”回家,反复往来春运路上的收容站护送人员-----

故事1:

护送“大孩子”回家,收容站护送人员年前要反复经历“春运”

深圳航空公司南京飞往昆明的航班上,有三名特殊的乘客,起飞前,他们那里传出了哭闹声,引得其他乘客朝那里看去。哭闹的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戴着眼镜,180多的个头,面色白皙,他的举动并不与他的外表相符,更像一个幼儿。空姐听到声音连忙赶过去,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你要乖哦,不哭马上就能回家了”。“眼睛哥”看着空姐,认真地点点头,摘下眼镜,用力地抹掉眼泪,身边的两位中年人连声致歉。

图片

南京收容站的工作人员老范护送“眼镜哥”(左)回家

两名中年人老王、老范,是南京市收容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此去昆明,是专程护送“眼镜哥”回家的。老范告诉记者,“眼镜哥”是由警察送到收容管理站来的,从他的表现看,心智明显与常人不同。据警察说,他在南京还打了一段时间的工,最后成为了“流浪儿”。经过种种努力,他们终于找到、并联系上了眼镜哥的家人。“我们和昆明收容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联系好了,他们来接机,我们把小伙子交给他们,昆明方面再把他送回家。”老范告诉记者,虽然“眼镜哥”很难和他人正常交流,但对“回家”这件事却非常的兴奋,整个飞行过程中,他们专门让“眼镜哥”坐在靠窗的座位,看着家乡一点点接近。

每年的春节前夕,对于南京市收容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来说,同样要经历一次次“春运”——他们都是南京本地人,却要一趟趟奔赴天南海北。“今天我们去的是云南,就在同时还有其他3组同事,分别前往黑龙江、广东、河北,将已经联系到家人的收容人员送回家,后面可能还要再出去,每年收容所里大约80%的人员可以赶在年前送回家。”老范告诉记者,每逢年前,都是他们最忙的时候,梳理线索、寻找家人、安排行程,大家总想着尽可能赶在过年前,将这些流落在外的人送回家,让他们踏踏实实在家里过个年。

故事2:

老板掏钱买机票,心怀“江苏梦”的打工小两口提前回家

图片

邓先琼的一家三口,故乡在云南昭通的他们,希望未来在江苏安家

对于大部分江苏人来说,位于云、贵、川三省交界的昭通是个陌生的城市,而在邓登贵、邓先琼夫妇心中,昭通是他们的故乡,而江苏则是他们这个小家庭梦想构筑新家的地方。而在当日的航班上,小夫妻带着儿子在万米高空上,向记者讲述自己正在一步步实现的“江苏梦”。

7年前,刚刚结婚、都是二十出头的两人来到南京打工,“一开始日子很辛苦,打过零工,”后来他们进入工厂成为一名工人,这两年他们从南京前往扬州的宝应,在一家玻璃制品厂担任技术工人,几年的“苏漂”经历,小两口从白手起家的年轻人,一点点积累着自己的家业。“我们夫妻俩都在一个单位,现在两个人的月收入都有1万元。”说到自己收入,邓先琼没有一般人的遮掩和含蓄,话语中透着丝毫,这是年关将至,劳动者对自己所收获发自内心的自豪。

看着6岁儿子乖巧的样子,邓先琼说,他们两口子正准备在宝应贷款买房。“说实话,在江苏打工,收入那肯定比老家多,但我们更希望孩子能得到更好的教育。”邓先琼告诉记者,家里有个亲戚,以前就是在江苏打工,从老家走出来,孩子最后在江苏考上了大学,这在整个家族里都是一件轰动的事。除了孩子的教育,江苏最吸引邓先琼的这里温润的风土人情。“我们厂里一般大年二十五、二十六才停工放假,老板知道我们俩路程远,就提前让我们回家,而且我们两口子的机票都是老板掏钱买的!”她告诉记者,无论是现在的宝应、还是此前的南京,他所接触的老板对员工从来都是照顾有加,这与他们来之前对所谓“城里人”的种种猜想截然不同。

故事3:

老公留在家里等儿子,妈妈带着家乡味道去南京陪女儿备孕

图片

赶去南京照顾女儿备孕的傣族阿姨金咩月相

每年“春运大潮”中,多见的是儿女们不惧千山万水,赶回老家与父母团聚,但也有一些老人,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儿女的在他乡的新家过年的。在昆明飞往南京的航班上,记者遇到了53岁的傣族阿姨金咩月相。金阿姨的肤色黝黑,头上别着花饰,见人就笑,得知记者的来意,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

“我以前叫金小娥,现在的名字‘咩月相’是傣族话,意思是‘月相的妈妈’。”是的,金阿姨这趟旅程,就是去南京和月相小两口过年。“我和老头子已经商量好了,兵分两路,他在云南德宏的老家和儿子过年,我去南京和女儿过年。”金阿姨说,去年春节,她也是去南京和女儿过年,而她的家“就是你们电视上看到的傣族村寨,欢迎你们有机会去做客!”

金阿姨告诉记者,女儿月相2岁的时候,被气球炸伤眼睛,不幸失明,而女婿也来自云南,也是一名视障人士,他们都在南京的盲人按摩院工作,已经在南京生活了三、四年了。前两年要了几次孩子,都是宫外孕。小两口一路走来很不容易……说起这些曾经的坎坷,金阿姨脸上却是微笑。这次去南京除了过年,还有就是女儿月相马上准备住进鼓楼医院做试管,做妈妈的要去照顾女儿。“我专门带了老家的西西果和饵丝米线,给孩子尝尝家乡的味道。”金阿姨笑言,南京房子太贵了,老家已经给小两口准备了房子,什么时候都能回来。聊着这些家事,金阿姨还热情地给记者手上塞了几个西西果,这是她家乡的特产,这咬一口青涩中带着丝丝甜味,在这味道,就像母女俩对幸福的憧憬。

故事4:

最远只到过蒙自的苗族阿姨头回坐飞机,是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图片

苗族阿姨第一次坐飞机,专门穿上了民族服饰

在从云南飞往南京的班级上,一位苗族阿姨戴着民族特色的头饰和裙饰。“你们那个地方没有人穿嘛,我就穿啦,人家看见就会说云南省的人过来啦!”阿姨今年56岁,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她说,自己不识字但通过看电视学会了说普通话,以前只听过“南京”这个名字,还不知道是什么。苗族阿姨来自云南文山,以前最远就去蒙自,连昆明都是第一次来。

虽然这位苗族阿姨,第一次出远门,但这一趟却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女婿给我们打电话,说机票已经在手机上买好了,很方便,也没什么准备,直接就出发啦。”她告诉记者,女儿出嫁已经是20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去她生活的地方,但他们生活很好,所以也很放心。女婿是安徽马鞍山人,两口子在南京打工,虽然年级不大,但他们俩的女儿都已经生了孩子,56岁的苗族阿姨已经是曾外祖母了。

此行也是苗族阿姨第一次乘坐飞机,“第一次看到飞机,原来飞机这么大,以前在地里干活看天上的飞机就跟你手里的电话一样大。”多么朴实的话语,全是团聚路上的幸福。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可 文摄

列车上,记者寻到了列车中妈妈的味道

特派记者:薛玲

地点:奔驰的动车上

小时候,年的味道是满桌的丰盛菜肴;长大后,不论离家有多远,妈妈都会拖着重重的行李,坐汽车、搭火车、乘飞机,送上记忆中那最浓郁的年的味道。我们的记者在昨天一早登上了从南京站开往上海的动车,记录下了列车上一个个温情故事。

故事1:

拖着三个大行李箱去探儿

图片

前往加拿大探望儿子的郑先生和陈女士

2月5日上午9:15,扬子晚报记者登上了这趟动车,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拖着三个大行李箱的郑先生和陈女士格外引人注目。“我们要去上海乘飞机。”陈女士告诉记者,儿子远在加拿大,春节眼看就要到了,她要和爱人赶到加拿大陪儿子过春节。

郑先生和陈女士预定的是晚上6:00的飞机,但他们早上7:00就从家出发了,“先乘高铁到上海,接着坐大巴到浦东,飞机上还要呆上13个小时。”旅途的劳顿可想而知,但他们的脸上却充满了期待之喜。记者对行李箱内的物品充满好奇,陈女士笑着说,都是儿子喜欢吃的东西,“他从小就喜欢旺旺大礼包,虽然现在大了,我这次过去还是给他带了一包。”在陈女士看来,这一份份精心准备的食品也许并不金贵,但却满载了父母的心意,而准备的过程也充满快乐。

故事2:

为孩子带来最新鲜的蔬菜

图片

带了许多土特产的张国秀

在南京站的接驳车上,左一个拉箱,右一个拎包的张国秀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你年纪这么大,怎么出门还带这么多东西啊?”在众多热心人的帮助下,张国秀的大包小包这才得以搬上接驳车,老人一边道谢一边如数家珍般介绍说,自己不仅带了30斤花生、30斤黄豆,自家种的青菜、菠菜、香菜,还有现榨的菜籽油,在家做的干面饼,洗碗的丝瓜瓤……

听说70岁的张国秀和老伴也是到南京的儿子家来过年的,众人善意地打趣,老太太这是把家都搬过来了。30斤的花生和30斤黄豆用蛇皮袋装好后捆扎在一个小拉车上,即使拖着行走都有些吃力,但老人却没有觉得丝毫困难,“我这个花生是现炒的,干面饼也是自己家大锅做的,好吃着呢。”

故事3:

毛竹杆里挑着“家”

图片

挑着蛇皮袋的陈衍祥

在南京站,到处都是匆忙赶路的身影。在许多拎着手袋,拖着拉杆箱的旅客中,一根毛竹杆挑着两个鼓鼓囊囊蛇皮袋的陈衍祥走在人群中很是醒目。“老婆在常州打工,她要带些东西回老家,我特意从南京过去拿的,下午搭老乡的车送回安徽老家去。”

“你这里面装了什么好东西啊?”面对记者的提问,陈衍祥腼腆地笑着说,“都是老婆收拾的,没有什么好东西。”蛇皮袋口能看到一个大玻璃瓶,陈衍祥说这个带回去可以腌咸菜,玻璃瓶的下方则是一个涂料桶,“带回家可以拎拎水。”而另一个蛇皮袋里,则是陈衍祥爱人收拾的衣物,“这些先带回老家,以后都用得上。”

陈衍祥老家在安徽,和爱人常年在外打工,几年前家里翻新房子花了不少钱,两人以前打工的积蓄基本上都花进去了。前年儿子结婚,陈衍祥又借了十几万块钱,“侄子在南京做物流,我就到他这边来帮忙搬搬货。”对于50多岁的陈衍祥来说,这份工作并不轻松,但他却笑着说,“再苦几年把债还了就轻松了。”对于即将到来的春节,陈衍祥表示会到常州和家人团圆,“也无所谓在哪里,反正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就好了。”扬子晚报 全媒体记者 薛玲 文摄

海警船上,久未回家的官兵令记者动容

特派记者:焦哲

地点:江苏海警总队2304舰

昨天上午,我们的记者来到南京江心洲某码头,登上江苏海警总队的旗舰艇——2304舰。据了解,当天是该舰服役以来,首次停靠南京。在海警船上,我们见到了父亲刚去世却不能回家陪母亲过年的90后小伙徐来福,还有连续三年不能回家过年的新郎官汪鹏飞------

故事1:

父亲刚去世,今年却不能回家过年的“90后”

图片

徐来福

2304舰上的舱段兵徐来福是全船年龄最小的人之一,出生于1997年的他,刚刚20岁。用他的话说,舱段兵的工作特点就是一个字——“杂”。船上的发动机、锅炉、空调、电灯、马桶是他们管护,还要负责执行舰长的命令,对舰船的航速进行操控。

徐来福年龄不大,却是一个已经熟练掌握各种技术的业务能手。要不是他亲口说出,记者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工作勤奋肯专研、态度认真负责的“业务能手”,在来舰上工作之前居然是一个高中换了两三所学校的“问题少年”。

徐来福来自一个福建明德山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在工地上做事,母亲做保姆。上中学时,正值叛逆青春期的他曾经是一个调皮、厌学的“问题少年”。一所学校念不下去了,就换另一所学校。父母对他苦口婆心的教育,当时的徐来福根本听不下去。换了几所学校之后,父亲找他谈心,希望他能够端正生活的态度,将来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

父亲建议他去部队锻炼、提高,正好徐来福小时候就很向往部队,就听从了父亲的建议。服役一年之后,就上了2304舰。

在部队里,他好像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个人好像变了一样。但是命运弄人,就在徐来福收获“新生”的同时,他父亲的生命却即将走向尽头——其实在小徐入伍当年,父亲有一次感冒久治不愈,后来去医院检查,确诊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当徐来福得知这个消息时,曾经动摇入伍的念头,但父亲却十分坚定地告诉他,一定要去部队里锻炼,并一再叮嘱他好好表现,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养病。

徐来福听了父亲的话,在部队刻苦训练、努力学习。最后一次和父亲通电话时,父亲跟他说“我现在身体好多了,你要好好表现,等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能来部队看你了。”然而,一个月后,徐来福却收到了父亲去世的消息。

小徐告诉记者,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他好像在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自己想通了很多事情:人,只有经历磨练才能成长。现在的他成熟多了。他说,自己正在加倍努力地工作,以完成父亲的心愿。母亲和姐姐曾经多次提出,要来部队看望他,但是他都拒绝了,不希望她们来。他说,自己现在状态很好,虽然心里也很思念母亲和姐姐,但是害怕见到她们之后会自己会割舍不下这份思念,不能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见不到亲人,小徐有时候心里也不太好受。但是他说“不能忘了自己为什么来当兵”。现在他正在做的事情,只是父亲心愿的一半,还有另外一半要在将来完成——把母亲和姐姐照顾好,做起这个家庭的顶梁柱。

今年春节,小徐因工作不能回家陪母亲和姐姐过年了。但是他说,现在2304舰就是一个大家庭,战友就好像亲人一样。

故事2:

三个春节没回家的“新郎官”

图片

汪鹏飞

2304舰上的船务部门负责人汪鹏飞是甘肃天水人,1990年出生的他,是在位于江苏淮安的淮海工学院上的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就来到江苏海警总队工作,现在在2304舰上做船务工作。

所谓“船务”,有点类似于普通单位的办公室,属于后勤保障部门。有过工作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看似轻松,实则工作繁琐、压力很大的部门。每年,大约有一半的时间,2304舰要离开基地,出海去执行各种任务。茫茫大洋上,不比城市里,后勤保障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说白了,这份工作干得好不好,直接影响全船官兵的生活质量。

汪鹏飞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很大,他也很努力的工作。有一次出海执行任务刚回来,工作很多,他忙起来有一段时间没顾得上给家里打电话。没想到接到哥哥的电话,告诉他,母亲独自在家干活时因高血压病发作晕倒了,是靠微弱的气力爬到门口呼救,才被好心人送到医院抢救过来的。王鹏飞的父亲在当地走街串巷做木工,哥哥姐姐在西藏打工,甘肃老家就他母亲一个人在家。

得知这个消息,汪鹏飞内心感到非常自责。但是如果他请假回家探望,手头的工作就没人处理,他没有回去。但时常通过电话关心母亲。“有一次我打电话给她,她始终没接,后来打到第五个电话,她终于接了,但是说话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原来,妈妈又犯病了,王鹏飞赶紧打电话给邻居,将母亲送到了医院。现在,汪鹏飞妈妈的病情相对稳定了。

2个月前,汪鹏飞和经人介绍认识的女友,领证结婚了。结婚前,他把爸爸妈妈接到江苏来,好好玩了一玩,算是弥补一下亏欠多年的亲情。当兵4年了,除了第一年春节他回家了,第二年和第三年都没有回家,今年春节也不能回家过了。

汪鹏飞告诉记者,全船70多人,每年能回家过年的人大概只有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每个人每三年才能回家过一次年。就是在不出海执行任务的情况下,舰上人员家在太仓的,也是每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平时吃住都是在船上。所以他这些事情都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因为整艘舰的人都是这样。

汪鹏飞的妻子对他的工作很理解、很支持。他说,这一点显得难能可贵。因为结婚两个月了,他还没有时间来操办办酒席。小夫妻俩刚刚买了一套二手房,装修工作基本上都是妻子一个人忙前忙后,刚刚搬进去,他自己一天还没住过,就出任务到南京来了。

虽然心系祖国的海防事业,但2304舰上的官兵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大家对亲人的思念都会放在内心深处。记者采访时得知:每次出海执行任务,因没有信号,2304舰上的官兵动辄几个月不能和家人通上电话。除了船只靠岸补给的那几天,就只有一个机会能打电话。不过这类似于买彩票,要靠“撞大运”。这就是船只如果经过岛屿时,会有不太稳定信号“飘”过来。这时,只要有一个人发现手机有信号,消息很快就会在全船传来,一时间大家都会忙着给家人打电话。因为船只并不会因为信号而停止正常任务,很快就会驶出该区域。有时候,说着说着,电话就断了。大家习以为常,又藏起对亲人的思念,投入到工作中去。扬子晚报 全媒体记者 焦哲 文摄

资深春运记者南京南站候车室直播暖心故事

"再远的路也要回家"

地点:南京南站

视频直播:徐媛园

图片

扬子晚报记者正在南京南站进行直播

昨天,扬子晚报的一直播平台上,围观扬子晚报和腾讯大苏网南京南站直播区的网友,每小时人数已经过万。扬子晚报记者当场不仅解答了网友们的疑问,还现场发放了上百张特制的可直接寄送的新年贺卡。

“再远的路也要回家”

王师傅在西安从事装修工作,辛苦一年,揣着工资终于可以回家了。“再远的路,也要回家!”说这话时,王师傅有些激动。王师傅家在福建泉州,这一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真的,特别想家”。他在西安从事装修工作,刚刚把春节前最后一个活儿交工,算下来,“今年赚了8万块,不算多,但也知足了”。

工友们陆陆续续返乡,只有他拖到了最后,跟往年回家相比也迟了些,西安直达福建的车票售空,他就选择中转南京,路上的时间多了,但思乡的心情却一点都没减少,“恨不得马上飞回去,无奈带的东西太多”。王师傅指着随身携带的六七个包细数起来:有给正在读大学的大儿子带的礼物,有给12岁的小儿子买的学习用品,妻子、父母,每个人都有,“出来一年了,他们也盼着我回去,总不能空着两手吧!” 王师傅说:“下午3点的高铁,我9点就到了南京南站了。”他需要在候车室坐6小时,但对他来说,在家里等着不如在火车站,因为心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虽然一路辛苦,但心里是幸福的,他知道家人早盼着重逢的时刻。

南京特产成箱成箱往家搬

春运期间,车站的年味总是很浓。很多旅客都会拎一些礼盒回家,让接站的亲人也感受到过年的喜气。沈阳来的刘先生一家来南京旅游一周了,这次回家过年,他特地计算了家里的“人头数”,给“七姑八大姨”们全带了特产。“几十口人呐。”老刘掰着指头数。的确如此,他的行李在南站堆得高高的,成箱的夫子庙特产、礼盒装的盐水鸭………,老刘说,过年必须要有礼物发,没有就少了不少年味。

直播小贴士:南京南站“儿童乐园”可托管儿童

在春运直播中,不少网友也给记者提问:“准妈妈”带孩子去车站,但是南站的卫生间内好像没有母婴室?大包小包到南站,有没有可以邮寄行李的地方?……在直播中,南京南站值班站长喻斌告诉记者,今年春运,南京南站有一项特别的举措,南站在158工作室旁,设置了一个大玻璃房,里面除了全部软包的设计外,还有组合滑梯、儿童桌椅、摇摇马等儿童玩具。这就是南京南站的“儿童乐园”。“如果有家长带孩子来,但自己突然有事要办,可以先把孩子托管在158的儿童乐园里,由我们的工作人员代为看管。”记者看到,在“儿童乐园”对面,就是母婴室,里面空间很大,各种“准妈妈”们的需求也一应俱全。而需要乘坐扶梯、使用轮椅的“准妈妈”或残疾、老年等旅客,也可以通过南站158的微信、微博进行服务预约。

关于邮寄行李,记者也在直播中了解到,今年南京南站与顺丰快递合作,推出了邮寄业务,不过价格上并不便宜,与顺丰快递价格大致相同。此外,记者还在南京南站内看到,站内还设置了照片打印、自助充电、按摩椅等各种设施设备。 实习生 高铭君 沈晨鹿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徐媛园 文摄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