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视频】李白笔下的“青梅竹马”讲的是南京故事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6-07 19:50:26

扬子晚报网 6月7日讯 (实习生 张馨 记者 郑幼明)成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特色,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古代相承沿用下来的,往往代表一个故事或者典故,可以说是汉语和汉文化的活化石。而这其中,有不少是成语出自南京或是成语典故发生在南京,如凤毛麟角、画龙点睛、入木三分、才高八斗、天花乱坠、破镜重圆、解铃还需系铃人、天上人间、不堪回首等。从本期起,南京眼周刊推出“韶韶‘出自南京的成语’”栏目。我们将探访成语典故发生地,并拍摄视频,并用南京话解读成语,带大家一起“走读南京”。   
千百年来,人们都以“青梅竹马”和“两小无猜”来表明天真、纯洁的感情长远深厚,以“青梅竹马”指小时候玩在一起的男女,尤其指之后长大恋爱或结婚的。你或许还不知道,这两个有名的成语就出自南京,与中华门外的古长干里密切相关。

图片

典故:
两成语出自李白诗歌,地点在中华门外
        “青梅竹马”和“两小无猜”的典故出自唐代诗人李白的《长干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这里的青梅指的是青的梅子,竹马指的是儿童以竹竿当马骑,形容小儿女天真无邪玩耍游戏的样子。李白的这首《长干行》,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两个成语得以流传千年,也让中华门外的长干里闻名于世。
        李白笔下的长干里在哪里?据史料记载,古代的长干里就在南京,范围在今天中华门外,外秦淮河以南及雨花台一带。“干”是南京古代地方话用字,意为山陇之间的长条形平地地形;有大长干、小长干和东长干之分:大长干即石子岗(今雨花台);小长干为石子岗以北,外秦淮河以南,雨花路以西的地带;东长干则指在外秦淮河以南,雨花路以东地带。“里”则是古时居民区名称的通名。
探访

图片
东干长巷公园有“青梅竹马”雕塑
       如今,“长干里”的遗迹已难寻,只有明城墙与秦淮河之间的东干长巷公园内,建有“青梅竹马”雕塑。记者日前在公园里看到,雕塑表现了一群孩子玩游戏,有的在抓蝴蝶、有的放炮仗、有的躲捉迷藏、有的粘知了、有的解绳结……其中一个男孩做着骑竹马游戏的动作,旁边还有个女孩,表现的就是“青梅竹马”的主题。这组雕塑形象生动,表情丰富,尤其是他们玩的那些老游戏,能勾起人们特别是老南京人对童年时光的美好回忆。
       在雕塑周围休闲健身的多是老人,也有的市民推着婴儿车经过,偶有一个蹒跚学步“不解风情”的小宝宝,在家长的搀扶下与雕塑擦肩而过。

图片
疑问
“长干里”怎么变成了“干长巷”
      细心的读者也许会发现,出了中华门就是“长干桥”,其西侧还有增辟城门“长干门”,该门也是因其附近处于古“长干里”而得名。但
是,建有展示“长干行”主角“青梅竹马”雕塑的地方,却叫“东干长巷”,对面还有“西干长巷”。
对于“干长巷”的由来:一说“干长巷”一带以前有很多烧窑的,烧出来的水缸一个连一个排在一起,周边居民便称之为“缸长巷”,后来演变成“干长巷”;另一说民国时期出版的《首都志》记载为“中华门有干长巷”,因时间已久,也就一直这么叫了。
东、西干长巷过去还有个名称:下放户新村。说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南京许多下放农村的居民回城后,因没有地方住,就在东、西干长巷搭披屋或棚子临时栖身。

图片
延伸阅读:
范蟸筑“越城”开启南京建城史
      早在春秋战国时代,长干里一带人烟稠密,交通便利。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令范蠡在此筑城。《至正金陵新志》:"长干里,在秦淮南,越范蟸筑城长干。"史称“越城”,也称“范蠡城” ,越城遗址在今雨花路西边西街的口头。当时越城的城周只有“二里八十步”,相当于现在的942米,占地面积只有6万多平方米,但它却是南京地区有确切年代可考的最早古城池,是南京建城史的起算点和南京城市的雏形。

图片
南京最早寺庙“建初寺”位于此
古代长干里物产丰富,交通便利,人口密集,同时,这里有山水卫护,攻守皆宜。秦、汉、六朝时期,长干里是南京最繁华的地方,是著名的商业区和货物集散地。
       长干里之所以著名于世,还由于它是南京的佛教中心。南京最早的寺庙建初寺就位于此。它建于录吴赤乌四年,目的在于安置西域僧人康僧会和他带来的佛骨。建初寺中的阿育王塔,就是放置佛顶骨舍利的地方。
张昭和陆机、陆云曾住长干里
    《三国演义》中,孙策临死时对孙权说:“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时为东吴的谋臣张昭,就住在长干里。据南朝山谦之《丹阳记》云“大长干寺道西,有张子布(张昭)宅,在淮水南,对瓦官寺门,张侯桥所也。桥近宅,因以为名。”张侯桥就在今天长干桥以南的地方。此外,东吴大将陆逊的两个孙子——西晋著名的文学家陆机和陆云兄弟,也住长干里的越城附近。

图片
《长干行》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