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消费评审团|通过“58到家”请保姆,刚来一天就走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8-06 08:12:34

图片

 没有想到,在58到家APP平台花了4800元中介费请来的家政保姆,才做了一天活就离开了,这让消费者刘女士感到非常失望。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随后对包括58到家、好慷在家等主要家政APP平台的调查发现,由于家政人员信息不透明,上门的家政人员“好坏”要凭运气。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宋南飞

 

图片

  吐槽

  刚支付完工资,第二天就请假了

  在刘女士看来,选择58到家APP平台,就是冲着它的知名度去的,然而她的经历让她很失望。

  “这个保姆我是通过视频面试的。”刘女士告诉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记者,她在上个月,通过58到家平台讲述了自己需要家政保姆的需求,于是这个平台便通过视频的方式向她推荐了好几位家政工作人员,好不容易才挑到一个有眼缘的阿姨。

  “刚觉得还行,这平台的工作人员就要我把介绍费交了。”刘女士说,这让她感到有些反感,因为毕竟只是视频了解,人还没有见过,这么着急干什么呢?但是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好的家政保姆很吃香,如果不抓紧时间交完介绍费,那么这位家政人员很可能就会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在一番劝说之下,刘女士很不情愿地提前交了4800元的介绍费,8月1日的时候这个家政保姆来到了她家。

  “到了我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我先把第一个月的工资付了。”刘女士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这个家政服务员的要求让她有些不太高兴,这活儿刚刚开始,怎么就又提先交钱呢?但考虑到希望家政保姆能够好好干活,她也提前支付了工资。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政保姆只是刚刚干完了一天的活儿,第二天就以私人理由请假不来了。

  “熟练保姆”居然是没经验的服务员

  交了介绍费,又预付了工资,结果却等来了家政保姆的不辞而别。这么大名气的家政平台请来的保姆怎么会这么随意?这让刘女士失望又生气。

  随后,她致电58到家平台反映问题,并向对方提出退还自己预支的工资要求,对于刘女士的要求,对方一直在回避,只是表示再帮忙推荐好的家政保姆。

  “找到合适的保姆可不容易呀。”刘女士表示,自己请家政保姆的经历可不少,深知请到一位合适的保姆是多么难,而当初委托58到家平台来服务,就冲着这个平台名气大、资源多,但没想到最终的结果让人遗憾。

  刘女士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她还曾经通过一个家政APP平台找熟练的家政保姆,结果对方在她家待了一个月之后,他们发现在这个熟练工并不熟练,对方这才坦言自己原来是服务员,并没有家政服务经验。

  调查

  两大家政APP平台信息都不透明

  为了进一步了解家政APP平台消费的实际体验,扬子晚报针对市场上声誉较高的两大APP平台展开了调查,结果发现隐忧确实不少。

  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登录了好慷在家的APP平台。该平台给消费者提供了诸多家政服务套餐,只要付费,家政人员就可以上门提供服务。

  记者向平台的客服人员提出想给老人预约家政服务,希望对方能够提供资质或是评价好的家政服务人员。该平台客服人员先是没明白记者的意思,记者随后再次解释,想知道如何判断上门的家政服务人员的资质。客服人员对此表示,记者可以先下单接受服务,如果不满意,可以帮记者将保洁员拉黑,不再为记者服务。

  记者随后问,在提供服务之前需不需要签订安全协议,例如如果家中物品受损等情况出现后怎么赔偿等,对方明确表示没有协议,如果发生纠纷,可以找客服反馈,会进行登记和处理。

  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记者登录了58到家APP,点击进入该平台,里面的内容相当丰富,保洁清洗、保姆月嫂、搬家运货、房屋维修等服务都可以在平台中找到。记者点击进入“保洁清洗”一栏,点击“日常保洁”,栏目内除了表明相应的时间和服务价格之外,强调自己的服务团队是“菲佣培训 精细服务”。平台自称自己“非中介,自由培训基地,保洁师均经100课时国际菲佣标准培训,4轮严密考核,仅10%通过率,只为给你更优秀的服务者”。

  随后记者按照程序准备购买保洁服务,在输入地点时间之后,并没有出现相应的上门保洁人员的介绍信息,只是被告知“我们会为您指派当前地点和时间最优质的保洁师”。很显然在这个平台,你在付钱之后并不知道登门为你服务的保洁师的信息。

  另外,让记者有些不理解的是,明明记者的订单将在该平台上完成支付,但是在订单下面该平台特别列出了“温馨提示”,内容写着“58到家是服务平台,暂不支持开具发票,如有需要请与劳动者协商”。

  有请大众评审

  只要收费就应该开具发票

  南京市玄武区消协秘书长孙育浩表示,在接受服务之前消费者应该与商家签订服务合同,这样可以保证双方的权利和义务,避免发生服务纠纷。而就目前家政APP而言,因为属于新生事物,同时家政领域本身对于资质的取得也有多种渠道,这也为消费者在选择和评判的时候带来了一定的困扰,因此明确监管部门和服务的标准显得非常重要。他因此建议,相关家政行业的主管部门应该对该行业加强监管梳理,让方便消费者的家政APP趋向规范,同时也还消费者一个明明白白的消费环境,让每一位上门服务的家政人员信息都应透明,保证被服务者的安全。

  北京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曹义怀指出,从记者所调查的情况来看,两家家政平台是直接收取了消费者的费用,因此消费者和平台是直接形成了消费合同关系。而记者所调查的问题,也折射出了通过APP提供家政服务亟待加强管理。而在发票开具方面,只要平台收了费,就应该开具发票。

编辑:杨子梦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