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谈
不愿与自闭症为邻?唯共情能宽容
来源:人民日报评论 2018-08-06 01:25:07

 相信大家一定记得,一年前“小朋友画廊”风靡朋友圈:只要掏上一元钱,就能买一幅自闭症患者的画,这些色彩大胆浓烈、充满想象的画作,于无声处彰显别样生命力。虽然这一活动在操作上引发了一些争议,但画廊在朋友圈中延伸,人们通过购画、分享,也表达了对自闭症患者的关注与同情。

 

 

 

然而,对大多数自闭症患者而言,人生要真如画,却很难,要被社会真正的包容与接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近,深圳某小区向优抚和残疾人配租房源24套,因为告示了其中17户为“精神残疾”人士,引发了“一墙之隔”的小区住户们的抗议,患者还被住户们公布了身份信息。原住户们认为:双方共用公共空间,小区里老人小孩多,“不速之客”是巨大安全隐患,甚至在网上发出“小区房价7万5,搬进来17个精神病人,咋办?”的帖子,在小区打出“罔顾潜在危险,危害家园校园”的标语。

 

为人父母,下意识地为孩子健康安全“锁好门”,可以理解,但如此愤怒与排外,值得商榷。一方面,自闭症虽被归入精神疾病,但与住户理解的“精神病”迥异,患者多为语言障碍、社交障碍、刻板行为与智能障碍,而非伤害他人;而另一方面,小区边配建的公租房有中低收入群体入住,本就是有预期的制度性安排,而中低收入群体中,因病致贫者不在少数。何况,在这个案例中,公租房与7万5的高端小区间还有一道铁栅栏。

 

 

 

作为个体家庭,寻求一个不被打扰的港湾,购买一种高端的居住体验无可厚非;但作为一个社会,恰恰需要过滤无端的“排斥”、拆掉过高的“栅栏”,提升整个社会的包容度。最简单的道理是,一个群体再弱,全社会总要有接纳他们的地方。如果自闭症患者无权住进某幢楼,那么学校是不是同样有理由拒他们于门外?父母是不是可以弃之不顾?歧视的链条,可能会无限延伸。现实中,一些已在接受积极治疗的患者遭遇的“闭门羹”依然很多,这也正是深圳能为患者家庭提供廉价公租房的可贵所在。

 

患者有没有居住权?背后是一种文明的思索。自闭症患者已生活在精神的孤岛,所在家庭经受日复一日的煎熬,如果周围环境继续“以邻为壑”,无疑会造成心理的二次创伤。这不是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道德高标,无非是一种将心比心。据报道,我国自闭症发病率呈快速增长的趋势,有一种推算,目前中国有超过1000万的自闭症患者。不幸的概率,有可能落到每个家庭,这正是共情的一个逻辑起点。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求同”或许是一种本能。但是文明,却是存异;更高的文明,是同情与帮助弱者。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反思“强者的幸运”,同情“弱者的不幸”,才是促进社会融合、推动文明进步的应有的姿态。因此,比起网络上“一元买画”献爱心,真正筑牢日常的关爱空间更可贵也更重要。

 

当然,面对较低的社会包容程度,公共政策恰恰需要提升细致程度。就像故事开始的案例中,如果政策的发布者能够注明其中的大多数精神疾病患者属于自闭症,或许可以减少焦虑导致的排斥。同样的,如果升学过程中能不歧视残疾人,道路上有更多见得到的盲道,全社会宽容的道路也会拓宽。毕竟,人产生了文明,而共识性的制度文明,同样更会塑造人心。

文 | 何鼎鼎)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