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谈
年轻人可以没房没车 但不能没有健康与生活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9-06 08:40:52

   近日,一名阿里巴巴员工在租住了自如公寓后,罹患急性白血病去世,该公寓随后被测出甲醛超标。此消息在年轻人中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面对严峻的健康威胁,许多平时连多吃一顿火锅都舍不得的年轻人,不惜出大价钱请来专业的甲醛检测团队。他们想知道,自己的健康是否在出租屋里受到威胁。

 
  就在这些年轻的租客为了自己的健康而忧心忡忡,和自如公司纠缠不清的同时,另一群人的际遇,也引起了舆论的关注与骚动。9月4日,一篇题为《通勤,正在“杀死”1000万北京青年》的公众号文章,在各大平台上得到了成千上万的转发与评论。这篇文章用“人们平均每天要走26.4Km上班”的数据,指出了一个“戳心”的现实——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在上班通勤的路上耗费了太多的时间,这不仅让他们筋疲力尽,也让他们失去了工作之外的个人生活。
 
  飘荡着甲醛的自如公寓,与漫长而艰难的通勤路途,共同占据了“衣食住行”四大要素当中的两端。在两者的“夹击”之下,不少无房无车的年轻人,恐怕都是有苦难言。他们不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美居华宅,但至少不想住在“有毒”的公寓里与甲醛共生;他们或许乐于骑着共享单车,用健康环保的方式出行上班,但谁也不愿在漫长的通勤道路上耗费大好年华。
 
  其实,对于年轻人而言,单纯的“穷”,从来都不是真正的问题。少年人穷志不穷,年轻时相对贫苦,随着奋斗而日益富裕起来,是绝大多数人的人生轨迹。今天那些坐在社会金字塔中上层、有房有车、家庭美满的中年人,也同样有过清贫简朴的青春年华。但是,年轻人可以没有房、没有车,却决不能没有健康、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没钱没车没房的年轻人,可以用拼搏与奋斗,换来自己想要的生活与梦想,可如果没了健康,这一切都无从谈起,而如果没了自己的生活,一个人又和机器有什么区别呢?
 
  甲醛超标的自如公寓也好,漫长艰难的通勤路途也罢,这些之所以令人痛苦与反感,是因为它们正在成为年轻人健康和生活的杀手。社会或许没有责任让每个年轻人都轻松过上理想中的日子,但是,社会理应坚守一条底线,这条底线就是,让那些为梦想奋斗的年轻人不因为一些本可避免的原因失去健康与生活。
 
  作为长租公寓领域的龙头,自如或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因为一个住客的病亡,而遭受如此之多的攻击和非议。但事实上,年轻人的愤怒,针对的并不仅仅是一两起极端个案,而是这一代人的发展空间。他们可以用更努力的工作回应房租上涨,也可以通过个人奋斗在未来实现买房的梦想,但他们永远找不回因不负责任的公寓运营商而受到损害的健康。这样的痛苦,本不该由他们承受,他们也承受不起。
 
  而让年轻人头痛不已的通勤问题,考验的则是政府的施政智慧。如今,许多大城市都出现了大规模的“城区工作,远郊住宿”现象,通勤有着明显的潮汐性,“日城”“睡城”界线分明。这些现象,正是导致通勤痛苦的直接原因。对此,政府一方面需要治标,通过更健全的公共交通和轨道交通建设,让人们的通勤之路更加轻松快捷;另一方面也更需治本,通过改善城市规划、调控地区房价的方式,让人们能够在离住处更近的地方办公,在离公司更近的地方生活。
 
  十几年前,曾经有人“预言”,80后和90后从小娇生惯养,走上社会之后一定缺乏抗压能力。但今天,80后和90后们已经证明了这种“预言”的荒谬。事实上,今天的年轻人,一点也不缺少抗压的能力,他们可以孤身一人背井离乡,在陌生的大城市努力打拼;他们也可以为了事业燃烧青春,在办公室忙碌到凌晨三点;他们能够躺在狭小的斗室之内,希冀着能有一天放飞心灵和梦想;他们也能吃着便宜的外卖,给自己规划出一个富足而美好的未来。
 
  面对这样一群年轻人,社会不应该对他们有所辜负。保障他们最基本的衣食住行权利不受损害,应当是社会各方的义务。人们期待那些向年轻人提供“毒公寓”的企业受到应有的制裁,也期待年轻人的通勤道路能够不再漫长。如果每个年轻人都能在安全、友好、向上的社会环境之中,自由自在地为梦想而奋斗,那么,我们的社会就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中国青年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