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观点)律师骂法院受罚引法学专家热议:批评监督和辱骂是两回事
2017-09-12 21:36:06

图片

  昨天紫牛新闻刊登了南京一律师因在诉状中用“垃圾”、“狗屎”等字眼被法院罚款5万元的报道。此事亦引起了北大法学教授何兵的关注,何兵认为,国家机关作为公法人并不享有名誉权,公民有权批评,这种批评并没有对错之分。这起事件中当事人仅仅是对法院和法官进行批评吗?国家机关有没有名誉权? ——紫牛新闻记者 宋南飞

  对此,紫牛新闻(微信号:yzwbznxw)记者采访了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立法发展研究所所长刘克希。刘克希并不完全认同何兵的观点,他认为,宪法和民法调整的范畴不同,公法人在涉及民法调整的事项上仍然享有名誉权。公民有批评、建议、申诉、控告、检举的权利,这毋庸置疑,但上述权利的行使,绝不能和侮辱诽谤划等号。他坚决反对这种辱骂法官和法院的行为,同时希望广大律师能够严格自律。

北大教授何兵:国家机关无名誉权

  昨天,北大法学教授何兵在个人认证微博上就秦淮法院处罚律师一事发表个人观点认为,民法不调整非平等主体间的民事关系。民法赋予民事法人的权利,作为公法人的国家机关,并不当然享有。国家机关不得在享有公权力的同时,主张自己享有与民事法人平等的、民法上的私权。因此,国家机关没有名誉权。认为国家机关有名誉权,将实质性地废除宪法41条赋予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批评建议权,必然推导出人民只能正确批评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权利。一旦错误批评,轻则民事赔偿治之,重则以罚款甚至侮辱诽谤罪治之。

  何兵举例说,比如民事法人可以享有专利权、商标权,而机关法人,不享有这一权利。将机关法人混同于民事法人,就无法解释,当国家造成他人伤害的,为什么不适用侵权责任法,而适用国家赔偿法?更无法解释国家机关故意或过失造成他人死亡的,为什么不按照故意或过失杀害或伤害他人论罪,而以滥用职权论罪?

刘克希:民法从未排除国家机关的名誉权


       对何兵的观点,刘克希并不完全认同。“何兵教授说宪法保护公民的批评、建议等权利,并不分对错,这是对的。因为每个人的受教育程度、认识水平有差别,对事情的认识存在差异,再加上存在信息不对称等情况,批评、建议难免有错误,所以公民即使批评错了也不用承担责任。”刘克希认为,但此案中封先生在上诉状中的言论,已经不是批评错了的问题了:“‘垃圾’、‘狗屎’这样的字眼,还有更多难见报端的字眼以及捏造的事实,能说是批评吗?这是侮辱,是诽谤。一名法官‘一年判了三百多个冤假错案’,这可能吗?一年才两百多个工作日。有证据吗?能把这些冤假错案摆出来吗?这是批评吗?这是诽谤。批评和侮辱、诽谤性质是不同的,二者是有界限的。”


          在厘清批评与侮辱、诽谤的前提下,刘克希对法院是否享有名誉权也进行了阐述。刘克希认为,就我国的民法规定来看,无论是《民法通则》、《民法总则》,还是最高法的“民通意见”,从来都没有把国家机关享有民事权利,包括名誉权等权利排除在外。“公权力”和“权利”是两个完全“不碰头”的概念。法院在进行庭审、判决、裁定等工作时,行使的是“公权力”,而如果法院盖办公楼,和建筑公司签建筑工程合同,或者采购桌椅电脑,和供货商签供货合同,这时法院和建筑公司、供货商就是平等民事主体:如果电脑质量有问题,法院可以告供货商;如果法院拖欠工程款,则建筑公司可以告法院。


        “同样的,如果有人用‘垃圾’、‘狗屎’等字眼,以及更下流无比的字眼肆意辱骂法院,法院是可以维护自己的‘权利’的,这和‘权力’没有关系,这是两个完全性质不同的概念。”刘克希说,反过来讲,如果认为“垃圾”、“狗屎”等字眼是批评而不是侮辱,那么,今天可以说法院和法官“垃圾”、“狗屎”,明天是不是可以说法院是黑社会?某某法院的法官全部是讼棍?“所以,辱骂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能用宪法关于公民的批评权的规定来进行调整,而可以适用民法、民事诉讼法的规定。”


       记者了解到,现实中确有国家机关打名誉权官司胜诉的案例。如,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诉《南方都市报》侵犯名誉权案、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诉《民主与法制》杂志侵犯名誉权案。


律师违法也一样要受处罚


        “我学习法律近四十年,法律界的怪异奇葩现象见过不少,但这次的例子是我见过最极端的。”刘克希说,他对此表示十分愤慨,也坚决反对。“我觉得难以置信,这与律师的身份相去太远。”刘克希认为,这份民事上诉状极不严肃,不符合法律文书的基本规范,是不合格的。“以法律为职业的人,更当严格自律。这种亵渎法律的行为,连普通农民和市民都不如。”刘克希举例说,因乘车受伤坚持13年索赔的大丰农民朱德广,和同样因乘公交摔伤抗争7年才得到公道的南京市民王新宏,这两个人在漫长的维权过程中,都没有任何违法悖德和不文明的行为出现。而反观现在律师群体中的个别人,其行为就令法律人蒙羞。“我前两天看到一个律师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把他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关于《江苏省物业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的立法审查建议发出来了。”

       刘克希说,发建议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个律师居然起了这样一个标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物业管理委员会职责的规定违反物权法,应予撤销。”刘克希认为,这样的标题确实吸引眼球,但就非常误导人,冒号后面既可以理解成对自己提交人大常委会的立法建议的概括,但更容易被理解成全国人大对物业管理委员会的职责作出了违反物权法、应该撤销的定性。“《立法法》规定,自然人提出立法审查建议,唯一可以用的身份就是公民,而这篇文章里把自己律师证照片附在后面,强调自己的律师身份。玩这样的噱头,说白了,不就是想搏个出名吗?这种行为也太不负责任了。”


       “还是那句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介草民也好,当官的也好,律师也好,违法了,该受何种处罚就要受何种处罚。绝对不应该因为其有某种身份就可以逍遥法外。”刘克希表示,当然也不能用极个别律师的行为来否定整个律师群体。要看到律师群体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公民合法权益、制约公权力、推动社会法治进程发挥了重要作用。“法官、检察官、律师,是一个法律共同体,法治进步需要大家共同推进。”

 

图片

  嘉树2011 : 批评机关可以,辱骂法官自然人不行。连法官都可以指着鼻子骂的人能把你放在眼里?

  三世辰缘:应该厘清的是批评的尺度和边界,如何界定造谣诽谤与建议批评之间的差别。当然也赞同权力机关不享有与民事法人同等的名誉权利,因为其权力必须接受监督与批评的制约,面对质疑应更加的开放与宽容。

  沙木研:本案中的法院依据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一条决定处罚,该条本来就不是民事实体法中对于侵害名誉权的规定,而是对于妨害诉讼的处罚——如果你觉得辱骂、诽谤法官不算妨害诉讼,那我无话可说。至于决定书里出现的“名誉权”三个字,那是原来原被告双方的案子,审题要仔细啊。

  ………

 

紫牛新闻专属爆料平台,
长按二维码,
一经采用有奖哦!

图片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