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调查】“野鸭村”的尴尬:“枞阳万只野鸭被贩卖”举报调查
来源:扬子晚报紫牛新闻 2017-11-11 22:05:03

图片

11月10日,动物保护志愿组织“让候鸟飞”爆料,称在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姚岗村发现数千只野鸭,大部分为死体,还有上万只野鸭失踪。呼吁全国媒体关注铜陵野鸭村,并称当地批证部门只管批证,不管监督,当地养殖场非法收购捕猎野鸭,以养殖“洗白”出售。紫牛新闻记者立即与正在当地的志愿者取得联系,并赶往枞阳县姚岗村进行了调查,真相到底怎样?

紫牛新闻记者 梅建明 陈勇 编辑 张冰晶 陈迪晨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作品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记者在姚岗村分别发现大中小型三家野鸭驯养厂,三家均有《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紫牛新闻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在圈养的三个厂区里,总共涉及驯养野鸭及疑似野生野鸭数量5000余只。

对于志愿者所称的一万只野鸭失踪一事,目前尚查无实据。枞阳县森林公安局除对圈养的野鸭活体分类登记外,被志愿者质疑且已被宰杀的野鸭尸体也取样15份,准备送往南京进行种类鉴定。不过,当地警方对紫牛新闻记者坦言,圈养的野鸭无法检测它是野生的还是驯养的,这也是警方难以处理的尴尬之处。

紫牛新闻记者赶到现场进行了调查

图片

 

 

志愿者爆料称

“寻找消失的一万只野鸭,

地窖内野鸭尸体戴环志”
 

“让候鸟飞”的公益环保微博从11月9日至10日相继爆料,称他们收到当地志愿者提供的线索,在铜陵市枞阳县姚岗村有三家非法的所谓野鸭养殖基地,其中有一家据可靠消息称有总计一万只野鸭发往上海,现场还有数百只非法圈养的野鸭和许多鸟毛,以及捕猎工具;养殖场的院子里架设了捕猎网,多个电捕工具、下湿地的皮裤水叉、屠杀车间地窖里都是死去的野鸭。

 图片

紧接着,该微博发出的【呼吁全国媒体关注铜陵#野鸭村#,地窖内野鸭尸体戴环志】里,志愿者们称姚岗村存在非法收购捕猎野鸭,以养殖洗白出售一事。志愿者与中科院的鉴定人员发现,一处养殖场的地窖内有众多野鸭尸体,包含翅膀戴环志个体。并称,“再来看繁殖许可证上的经营物种,几乎可断定绝对无法实现人工繁殖。”“批证单位只管收钱给证,不管监督违法?!”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志愿者,他告诉记者,赶到当地的一共有5位志愿者,他们先是向当地110报警,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后,将这一案件移交给了枞阳县森林公安局,民警找来野生动物保护站的工作人员,结果对方一进门还没有任何查看、调查,就说是养殖的。不过,“让候鸟飞”的微博中称目前该养殖场老板已被控制,但拒不承认一万只野鸭非法交易,(野鸭)极有可能已经被杀掉交易。

 图片

图片

【志愿者给紫牛新闻记者展示被剪去翅膀的野鸭】

 

 

现场调查:

万只野鸭没得到证实

养殖场共5000多只,都有经营资质

 在志愿者提供的定位指引下,记者驱车200多公里,于昨晚6点多到达枞阳县当地一家大型野鸭养殖企业——安徽祥飞枞阳媒鸭养殖有限公司,此外,该公司还有安徽省畜禽遗传资源保种场和(安徽)省农科院畜牧所枞阳媒鸭保种及稻鸭共生示范基地等名头。基地大门紧锁,一名工作人员站在门前,枞阳县森林公安局多位民警与多名环保志愿者站在门外。当记者提出进厂查看一下时,工作人员有些为难。

图片

【驯鸭厂展示的证件】

“刚刚他们都看过了,我们是做种鸭生意的,证件齐全。现在厂里有媒鸭4000多只,还有一些宰杀了。”这名年轻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老板不在这里,他只是赶过来配合调查。至于为什么要宰杀上万只鸭子?他说,他们厂为一些养殖户提供媒鸭种鸭,有些农户将野鸭养大了后,他们会收过来,直接加工再售卖给有需求的消费场所。“什么,杀掉一万只野鸭?不可能,我们没有这么大的加工能力。”面对记者的询问,这名年轻人有点惊讶地说。

在现场,枞阳县森林公安民警及志愿者均向记者证实,这家基地确实证件齐全,有育种鸭及驯养、销售的资质。现场的一位环保志愿者向记者坦承,这个相对大型的驯养场,确实没有一夜之间屠宰一万只野鸭的能力。

随后,记者又和志愿者及民警一起,赶到枞阳县老洲镇的姚岗村。据称,这里两户同属姚姓且相邻的居民家后院,都圈养了数量很大的野鸭,与前面基地只有媒鸭一个品种不同,这两家可谓野鸭种类繁多。现场两位志愿者早将车停在这两户门前,略显疲倦。“主人都没呆在家里,我们昨晚睡在车里守着,就怕老板将证据转移走了,我们就希望将这些可能是被收购过来的野鸭解救出来,因为很多被剪翅膀了(就是剪掉长羽毛)。”一名志愿者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昨天(11月10日)上午,志愿者及警方都已到这两户家后院清点过了。

不巧的是,记者来到姚岗村时,全村都停电了,家家户户陷入黑暗之中,只有路边的太阳能路灯闪出微弱的光。“两户主不敢再来了,我打电话他们也不接。”姚岗村村部的姚书记对紫牛新闻记者提出再进去看一下的要求这样回应道。姚书记向记者提供了其中一户姚乔飞的电话,让记者自己联系,他又联系了另外一家。就在记者拨通姚乔飞电话时,他答应马上过来,配合记者再看一下现场。一旁的姚书记正好挂断电话,他联系的人也答应前来。

十多分钟后,一名抱着几个月大孩子的年轻女子赶了过来。孩子见不了这么多的陌生人,“哇哇”大哭起来,在她家后院里,养了几个品种的野鸭,数量约在100多只。而姚乔飞的父亲也赶了过来,他说儿子的身体不太好,吩咐他打开四个圈养的院门,供记者查看。他家总共养了800多只,其中一个院子里圈养了约17个品种的野鸭。当地森林公安民警则向记者出示了这两家的经营许可证复印件,以证实他们是合法驯养。

质疑求证:

 

 

疑问1:野鸭翅膀上的环志代表什么

回答:是防止近亲繁殖,驯养品种并未超范围

“这三家驯养野鸭的厂区里,都存在不同的疑点。”现场一位环保志愿者向紫牛新闻记者说,并展示了他们在祥飞枞阳媒鸭场一个地窖里掏出来的一只死野鸭,翅膀上还佩戴一枚铝质环志,上面还有“2600”的标号。志愿者们怀疑这家养殖场从野外捕猎野鸭,冒充人工繁殖对外出售,而这个环志可能是用于科研的标志。

图片

【野鸭身上的环志】

对此,紫牛新闻记者求证该公司的工作人员,他称,这个不是地窖,可能志愿者们弄错了,其实是对死掉的养殖野鸭进行无公害处理的池子。今天上午,枞阳县森林公安局的朱警官告诉记者,他们在对养殖场的问讯中确定,志愿者发现的这个环志,是该公司为防止野鸭近亲繁殖而特别做的标记。“因为他们是为客户提供种鸭,这种做法完全是合理的。”朱警官说。

疑问二:野鸭翅膀被修剪,是否证明是野生

回答:驯养的野鸭也有较强飞行能力,养殖户防止野鸭飞走

同样,紫牛新闻记者在姚岗村两户圈养院子里看到,上方均罩有黑色的网,捕捉一只野鸭后检查,能发现翅膀的长羽翼经过了修剪。“这些可以作为它们是野外捕猎来的证据。”志愿者向记者解释,野生的野鸭具有较强的飞行能力,为了防止它们飞离,养殖户在上面罩网子,又剪掉它们的翅膀。

谨慎的姚岗村姚书记对记者解释说,“驯养后的野鸭二代、三代,甚至四代都有较强的飞行能力,剪翅膀和加网子确是为了防止它们跑掉,也可防止它们飞上去被网挡住后摔下来受伤。”姚书记对过来开门的两位户主都低声交待了一番,他说他熟悉村民们养鸭的流程。

 

 

解救野生野鸭的难点:
野鸭只能鉴定品种,无法鉴定是否野生

“我们坚决要求将这些野鸭封存,进行鉴定,这里面明显有很多是野生的,他们涉嫌非法捕猎后,送进养殖场洗白后出售牟利。”在现场,一名志愿者这样向民警陈述自己的观点。“拯救那些被捕获且圈养在厂区里的野生野鸭”,这是志愿者的诉求。然而,现场的民警多次解释,这与他们的执法程序存在冲突。问题出在哪里呢?

枞阳县森林公安局的胡局长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时说,他们应志愿者的要求,对姚乔飞养殖的野鸭活体进行分类登记。

“每一种是什么名称,有多少只,都登记了,志愿者和我们都签字了,这个事实姚乔飞是改变不了的。”胡局长说,又对宰杀的部分野鸭尸体进行了取样,共取了15份,并进行了封存,这个将送到南京去鉴定是什么品种。“因为毛拔光了,志愿者及他们带来的专家无法判定种类。我们送去检测,待确定种类后,我们再对比他经营许可的范围,如果超过了范围,那我们会按照相关的规定,严厉处罚。”胡局长说,警方在现场查到的驯养野鸭中,所涉及到的品种均符合经营范围,这一点也得到了志愿者的证实。

对于现场及养殖场冰柜里存储的数十只已被宰杀的野鸭,记者发现,从警方提供的资料来看,至少其中两家公司有销售这一项,也就是说,用于销售时,宰杀可能是合理的。

在面对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胡局长显得有点无奈。他称,对于志愿者举报的有可能从外面捕猎或者收购过来野鸭,要求他们就是否是野生进行鉴定一事,他们也没有办法。“目前的检测手段,只能鉴定是属于哪一个品种。至于是否是野生的,尚无法鉴定。”胡局长说,如果他们养殖的野鸭都在经营范围之内,又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圈养的野鸭并非人工养殖而是捕猎来的,那警方既无权处理企业主,也没法没收或者扣留这些野鸭。“只有抓现形,看到有人捕猎野鸭,被公安机关人赃俱获,才可以进行处罚。”胡局长说。

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得知,目前面临的尴尬是,即便驯养场老板捕猎或者收购野鸭,然后圈养进厂区里,确实会如志愿者所说的,会“洗白”后进入合法流通渠道,获利了结。“如果警方能提前介入,获取捕猎至销售中的一个链条,获取确凿的证据,这样的尴尬才能破解。”随行的一位志愿者这样说。

姚岗村野鸭有几百年历史

 

 

曾经家家饲养,户户闻鸭声

“我太祖父就是捕野鸭的,后来驯养野鸭。”紫牛新闻记者在姚岗村采访时,一位村民说,他太祖以上三代都是捕野鸭的,当地姚姓族人捕野鸭成风,后来国家禁止捕捉,而且捕捉违法,渐渐捕的人少了。“一只野生的鸭子可能卖到100元上下,到季节了还是经常会有人偷偷地捕捉,他们都有自己的渠道,卖了换钱用。”姚岗村一位村民私下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总有胆大的村民,有祖传的技艺,还进行革新,做这些违法的事。

“我们村里有3个人因为非法捕野鸭被抓了,而且都是在你们江苏境内。现在干这一行的人少多了,大多出去打工了。”姚岗村的姚书记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其实在姚岗村驯养野鸭的历史有几百年,现在成了一大特色——姚岗媒鸭。

记者查询关于这一特色的介绍时,当地宣传文章中称,“据传在明朝末年,姚氏先祖怀揣张网捕鸭的绝技,乘一叶扁舟顺江直下,不料在老洲湾水域遇险,遂系船登岸投宿。见沙洲宽阔,人烟稀少,树木蔽天,泽地杂草丛生,湖滩芦苇无际,百鸟翱翔。姚氏先祖便在此地择地定居,捕捉野鸭为生。捕鸭技艺系姚姓家族绝技,传子不传婿。又因陈瑶湖流域系天然的鸟类越冬地,且野生动物捕之不尽、逮之不绝,故姚岗野鸭享誉朝野。”此后,“姚氏先贤把捕获售之有余的野鸭放在家中喂养、家驯、孵化,经百年嬗变,驯化成姚岗独特的地方鸭种,始称‘媒鸭’。”且家家饲养,户户鸭声。

“我们从来不会对这种非法捕猎的行为姑息,一直加大打击力度,前几天还抓了一个74岁的老汉,他非法捕捉野生动物。”枞阳县森林公安分局的胡局长说。

截至发稿前,枞阳县政府新闻办给紫牛新闻记者发来一篇声明,就“野鸭村”事件做了情况说明,枞阳县森林公安局已受案调查。

 

县政府新闻办

关于对“姚岗村破坏野生动物”的情况说明

 

 

近日,部分媒体和网友反映我县老洲镇姚岗村有破坏野生动物现象存在,我县高度重视,立即成立由森林公安、畜牧、老洲镇等部门人员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赴实地展开调查核实。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媒体、网友反映的“有一万只野鸭外运和数千只尸体”问题,经现场细致排查,查无实处,且所谓“地窖”是媒鸭保种场对病死禽进行无害化处理池。对“有3家非法收购野生动物”问题,经查实,其中安徽祥飞枞阳媒鸭养殖公司是2016年经省农委批准的枞阳媒鸭省级保种场,一直从事枞阳媒鸭保种工作。姚某飞、姚某胜两家公司分别是于2014年、2016年经县林业局批准从事野鸭驯养繁殖销售的,在养赤麻鸭、翘鼻麻鸭等活体鸭均在驯养繁殖许可证范围内,对发现的死体已封存待检。反映鸭子翅膀上佩戴“环志”的问题,实际上是安徽祥飞枞阳媒鸭养殖公司为了防止种鸭近亲交配繁殖而定制的,通过翅号可以发现母子关系。另外,对反映发现有“大量电捕工具、鸟网”问题,我县目前试验推广稻田养殖“枞阳媒鸭”生态种植结合技术,围网用于在稻田中分块养殖媒鸭,电捕工具用于清理池塘杂物,便于养殖龙虾等。

目前,县森林公安局已受案初查,待鉴定结果出来后作进一步处理。下一步,我县将加大执法力度、扩大宣传效果,积极做好枞阳媒鸭品种保护和开发工作。

据《安徽省志·农业志》记载,枞阳媒鸭产于长江北岸的枞阳县一带,有700多年饲养历史,系猎户捕获野鸭或收集野鸭蛋由鸡孵化长期驯养而成,是特有的国家级地方品种。2009年入选《中国畜禽遗传资源品种志》,2013年被国家质检总局注册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按照省级保种场标准化要求,我县建立了严格的生产管理制度,年外销枞阳媒鸭30万只。驯养繁殖野鸭和保护开发媒鸭为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带动就业及脱贫攻坚作出了积极贡献。

来源:扬子晚报紫牛新闻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