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面对面】“拯救不开心”的路人甲大鹏,想做“星爷”接班人?
2017-11-12 19:05:19
 图片

图片

两年前的暑期档,《煎饼侠》意外地把新导演大鹏送进了“十亿票房俱乐部”。今年国庆档,他的第二部电影《缝纫机乐队》上映,口号是“继续拯救不开心”。国庆期间,大鹏来到南京,不仅为《缝纫机乐队》路演,也带领这个走到线下的正式乐队,参加了南京森林音乐节,在江北的大舞台上唱了不少歌,包括电影中的《不再犹豫》。


 

图片

 

紫牛新闻记者孔小平

编辑万惠娟  陈迪晨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作品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很多人说,无论是大鹏的电影,还是大鹏之前的节目,讲的都是小人物的逆袭。对此,大鹏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专访时说:“我也反思过,为什么大家给我的作品做出了这样的总结,后来想明白了,影视作品透露的都是导演的气质,而其实我就是一个特普通的人,从小城集安出来,北漂10年,有机会当上了导演,很努力,为了实现一个梦想。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

    

1

 “在作品中给观众一个惊喜礼物,

是我的一个小趣味”

 

国庆前,他的电影《缝纫机乐队》就已经在网络话题的风口浪尖上了,他发在朋友圈的话被人截图发到了微博,而他自己也在微博上公开表明了一些态度和想法。


 

图片

《缝纫机乐队》海报


那天,在南京,紫牛新闻记者在酒店会议室外的走廊等他们一行,一群人走过,记者愣是没看出来最后一个是大鹏,是进了会议室,才想起来,哦,最后一个穿一身黑色休闲运动服,在慢腾腾走路,埋头在手机上敲字的人就是他,个子不高,低着头看不清脸,真是路人一个。


而到了会议室,他依然还在奋力整理微博,终于弄好了,这才抬起头,让助理去安排发布,然后对着会议室的长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正对着记者说:“开始吧,随便提问,随便。”他特别突出了“随便”二字,想必有不少想法也想通过媒体去传递。


因为今年这部电影跟音乐有关,而记者也了解到,大鹏对音乐的热情要早于电影。大鹏心里有深深的音乐情怀,高中、大学都组建过乐队,2006年还推出过单曲。于是我们就先聊了音乐。


他说,2015年《煎饼侠》上映之后,广电总局安排徐峥、管虎、韩延、李玉和他五位导演去美国学习交流,参观了派拉蒙全流程的好莱坞电影制作。在混音棚里,美方向大家展示了一段正在制作中的黑人音乐电影,短短的五分钟开场却让大鹏特别激动,“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在大银幕上感受到了音乐现场演奏的震撼。我没在中国看到过这样的电影,当时我就在随身携带的本上写下,我要拍一部音乐电影。”


13岁时大鹏就有自己的音乐理想,高中时便组建了自己的乐队,在家乡吉林省集安市最大的广场上开过演唱会。这个集安就是电影里的集安,所以后来有网友戏称,这一波之后,全国人民都知道集安了,集安的特产中应该增加一个大鹏。


 

图片

年少组建乐队时的大鹏


后来他在大学又组了个乐队叫“天空乐队”,自己和键盘手是核心人物。记者问他,那为什么这次没有驾轻就熟地演片中乔杉饰演的胡亮这个角色呢,他说:“我想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当年的自己。”


中学时代,大鹏最喜欢的乐队就是beyond,“他们每一首歌我都会唱,因为我家乡实在太小了,市区内只有5万人口,是个很闭塞的山城,能够接触到的摇滚也就是beyond乐队,我没有受到欧美摇滚乐的任何熏陶。beyond是我青春期的主旋律。”


这样一来,在影片结尾,beyond现成员的出现不仅是给摇滚乐迷的一个惊喜,其实也是大鹏给自己的一个礼物,圆了他的摇滚梦。其实这跟《煎饼侠》结尾“古惑仔”的集体亮相,带来了差不多的热泪效应,很多观众说,看到这一段时,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因为激动。


 


对于这个,大鹏说,“这其实是我的一个小趣味,就是要有趣,希望观众看我的作品,能得到这种突如其来的快乐。“

 

2

“喜剧一定要认真演,

越认真,就越好笑”

 

在《煎饼侠》成功了之后,大鹏在筹备《缝纫机乐队》的同时,也陆续参演了好几个大腕导演的作品,包括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王家卫监制的《摆渡人》,徐克导演、周星驰监制的《西游伏妖篇》,而且基本也都是喜剧类型片。


于是演员兼导演大鹏也跟记者探讨起来他所理解的“喜剧”。他说,中国有很多喜剧演员和喜剧导演,大家形成了不同的喜剧流派。虽然在《缝纫机乐队》里面,他所扮演的经纪人程宫,一头灰白头发,甚至头发的造型都酷似“星爷”周星驰,也有影评人说,这是大鹏在致敬星爷,也许想做“星爷”接班人。大鹏说,他确实跟周星驰有接触,未来可能有合作,“但其实对于我来说,我还在摸索,我才拍了2部电影,虽然很多人看了我的电影会开心。但我还是觉得我需要重复证明,才可以将我的风格固定下来,我还在继续实践当中。”


 

图片

《缝纫机乐队》中大鹏的形象


他坚持认为,喜剧对于大多数主角来讲,是他们的悲剧,“我们产生笑的原因,是笑故事里的人物遇到了矛盾冲突,比如在《缝纫机乐队》,胡亮组建乐队时遇到很多困难,衣服被偷,摔倒在地,这些都让大家发笑。他的悲惨,让大家笑了出来。”在大鹏的认知里,喜剧片中,主角经历过了悲剧,就希望在结尾时可以有“回暖”和向上的一面,自己喜剧作品的结局还是想带给人希望。


如今电影市场中的喜剧电影非常多,毕竟老少咸宜又合家欢。但大鹏很理智地认为,喜剧表演跟其他表演是一样的,并不是独特的演法,不需要夸张的肢体和台词。说到这里,他还特别夸张地捏着喉咙来了一段表演:“哈哈,大家好,我是大鹏,很高兴接受采访。”尖尖的声音把记者都逗乐了。他正色地说,如果这样算喜剧表演的话,那就太表浅了,其实就是正常地去塑造,相信它真实存在,剩下的喜剧元素就交给编剧和导演,交给专业人士去设计,就可以了,“其实喜剧一定要认真演,越认真,就越好笑!”

    

3

“刚来北京的时候,

感觉这个城市可以把我吃了”

 

大鹏在采访中说了好几次:“我就是个普通人,北漂10年,才有机会当上导演,自己的路,就是一条逆袭的路。所以自己的作品气质才一直在重复这个主题。”


2004年4月17日,大鹏带着音乐梦想,带着把吉他卖给学弟换来的启动资金,开始北漂。


大鹏刚到北京的第一印象是:害怕。因为火车站周边的建筑都是四方形的,看起来很“粗壮”;而在老家集安,大多数是板楼,比较“瘦小”。

走在北京的街上,感觉随时就会被那些建筑吞噬。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了一句,“那是我特别深刻的印象,觉得这个城市可以把我吃了”。


想留在这个“随时可能被吃了”的城市,非常不容易,去参加主持人海选,因为没带英语四级证书和学历证明,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想去酒吧驻唱,因为外表不摇滚而被拒绝。


最后进了搜狐,成为一名音乐频道的实习编辑。当时领导黄洋对他说:“想当年我也和你一样要当歌手,像我们这样的人,北京少说有几万。别想那么多了,踏踏实实工作吧。”没想到,大鹏很“踏实”,在搜狐待了十年。


 

图片

 

不过这些,为他以后的创作,倒是带来了很多灵感和“爱好”。比如,他特别喜欢把朋友们“搬”进自己的剧本里,这次他在电影里演的程宫,现实中是搜狐网站的摄影师,是个小胖子,他特别喜欢摇滚,跟大鹏共事很多年。而胡亮呢,是北京唐自头影棚门口小卖店的大爷,就是个帮忙看店的,那会大鹏在那边参演《奇门遁甲》,认识了这位大爷,拍摄间隙,大鹏就爱找这位大爷聊天,“那个胡亮是我见到过最快乐的人了,他60多岁了,特别喜欢跟我开玩笑。”而胡亮大爷也不拿大鹏当明星,俩人经常一起逗闷子,“胡亮也不拿我当回事儿,他说我在这儿看到那么多明星,哪有人像你一样,你是不是明星,你到底是不是?”大鹏觉得这个大爷是个特别开朗的人,所以在创作角色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起了他,便用了这个名字:胡亮。

    

4

 “摇滚”地面对

争议和不理想的票房

 

当时紫牛新闻记者问了一个“不开心”的问题,因为这次《缝纫机乐队》的票房成绩,没能复制《煎饼侠》,口碑上也是争议不少。记者问他,电影打出来的口号是“继续拯救不开心”,可你自己面对票房、排片还有网上话题,有没有不开心?


有意思的是,大鹏在回答这个问题时的态度“非常摇滚”,他说对电影的完成和上映本身,他是非常开心的,但面对外界的争议,他选择用“摇滚”的态度来面对。应该就是一种淡然和不争吧。


他说,他会勇于面对争议和不理想的票房,不会从其他角度找理由,这样的自己比较“摇滚”。“拍摄《缝纫机乐队》,我很投入,小到每个物料怎么摆放,都在我的具体工作范围内。有人觉得它不好看,那么目前我没有办法使它更好,不过2年后,也许我看它就跟现在看《煎饼侠》一样,能找出可以进步和提高的地方。”       


 这部电影去了36个城市路演,可见他在尽心尽力为这部电影争取,到南京时已是收官,“真累了,每天早上五六点出发,乘坐交通工具,来到另一个城市,进酒店,换衣服,就接受媒体采访,或者进影院跟观众互动交流,在每个城市的流程几乎都一样,我精神上有一根弦,身体也绷着,累。”

图片

 

《缝纫机乐队》南京路演照


不过他也认为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就算排片少,那也是尊重市场规律,“不抱怨,不卖惨,那样做,‘不摇滚’。”


他敬佩自己的团队,他们都很“摇滚”,“电影开场时的那个吉他雕塑建了3个月,组里有一个工作人员,3个月里,每天无论刮风还是下雨,都要从天亮拍到天黑,每隔一小时就要定点拍一张照片,后期体现在电影里就是延时摄影的12秒。”所以大鹏告诉记者一个秘密,他的电影海报上从来不写“大鹏作品”,他只是导演,而电影这个作品是团队上千人的共同成果。

 

图片

《煎饼侠》海报


甚至也有网友说,《煎饼侠》不好看,还挣了那么多钱,下面大鹏的电影,都不看了,等等。对此,大鹏再次对记者说:“我真的就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从一个普通岗位出发,有机会成为导演拍戏。现实中的我呢,生活很普通,家庭很普通,收入和影响力都很普通。所以我的作品在现阶段呈现的样子就是这样的。就像大家总结我的电影说的那样:小人物在很努力地实现一件事,这是我的真实写照。我接下来的梦想,是继续通过作品,与观众对话,让大家认可我作为导演拍摄的电影。”

 

1、这次请来这么多摇滚老炮客串,费劲了吧?

答:有点遗憾,黄家强没能来,但对这部电影来说,没什么遗憾。我都没能让他们三个同框,我觉得未来他们也不太可能同框出现了。

 

2、现在流行说明星间的友谊都是塑料花,你和乔杉经常合作,你们的友谊用什么来形容?

答:我与乔杉的友谊,像仙人掌。

 

3、这次电影中,乐队中小女孩一角,为什么没有让你女儿演,好像她曾说过也想红。

答:啊,没有这个说法吧。我女儿今年8岁,我尊重她的选择,她喜欢画画,也在学钢琴,现在吧,学钢琴简直是小孩子的标配,我不逼她学,除非她喜欢。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