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故事】快看,长江上空有个人在 飞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7-11-28 21:30:16
图片

紫牛新闻记者刘浏

实习生李绮琪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作品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我们生活的城市里,总有这么一些人,他们看上去和我们一样平凡而普通,但是和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们内心狂野,他们有着狂热的追求,他们的灵魂似乎要脱离身体破茧而出……

 

比如

 

图片

图片

 

 

再比如

 

图片

 

当然,像超人和蜘蛛侠一样的人,只能存在于科幻电影里。但是,这并不能阻挡这样一群人的想像和追求。

 

南京有一个孩子,他从小就想像蜘蛛侠和超人那样在天上飞。

 

于是,他大学毕业后参了军,成为一名伞兵。

 

退役后,他还是想飞,他做到了。

 

现在每个周末,他都会飞离地面,在100多米的空中,自由飞翔,以我们常人无法企及的视野,俯视这座熟悉的城市,感受风一样的自由。

 

脱离地心引力,是他的骄傲!

 

图片

 

 

长江大桥以北的一片江滩上,一个年轻人戴着头盔、护具,拼命奔跑,身后几束绳索的另一头是一张巨大的滑翔伞。人类对飞翔的尝试从未停止,他也正像无数前辈一样执着,迎着风向用速度拖带起伞身,掌握好平衡后一跃进入蓝天。孙哲是南京为数不多的动力伞爱好者,很多人眼里这项运动罕见,且与城市天然绝缘,但他每周都会喊上朋友来到城市周边,在楼宇和长江的背景中低空翱翔。孙哲眼中,蓝天是一种痴迷,和风融为一体会让人上瘾,紫牛新闻记者跟随他近距离感受了这项都市极限运动。

 

 

他们翱翔在青奥公园上空

 

 

很多人心中都曾想过,像鸟儿一样在空中自由飞翔的感觉。尽管现代飞行器可以把人载到万米高空,但是要真正让自己能够投身蓝天,纵情飞翔,滑翔伞仍是最好的选择,也是目前世界上最轻便的单人飞行器。航空运动在国内本就罕见,能在城市周边翱翔天空更为罕见。南京有这样的飞行爱好者,每周都会来到青奥体育公园,江边的空旷沙地上尝试飞行。

 

图片

 

Paramotor (动力伞) 源自英文 Paragliding(滑翔伞)和motor(摩托)。顾名思义,动力伞是在滑翔伞上加配了动力装置。这项运动70年代起源于欧洲,80年代末传入我国。动力伞爱好者孙哲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动力伞算是现代的新兴产业,在国外是成熟的一套系统,但从传入国内至今,我们国家的动力伞飞行运动还不成规模。全国范围内考取资格证的人只有一千多人,而在南京玩动力伞的不超过二十人。”

 

周末的下午,记者在长江大桥以北名为大外江的一片空地上见到了孙哲。这里临江,一面是鳞次栉比的楼房,另一面是南钢的工业厂区,空地方圆几公里,非常适合飞行。“我其实学会动力伞也就一年,水平属于刚入门吧,很多东西也还在摸索,这时候属于瘾比较大的时候,每周都会找地方飞。动力伞活动的区域一般在150米以下,根据不同的水平还可以考专业的从业证,我现在也在考证中,有了执照就可以当教练,在空中从事更专业的活动。”

图片

【孙哲背着设备走向理想的起飞地点】

 

 

 

想飞伞先要做个识风者

 

 

飞翔除了和地心引力做斗争,最大的伙伴和敌人都是风,有经验的动力伞飞行者对风特别敏感。普通人可能对风的理解并不深刻,但对于和风打交道的人来说,一点点的乱流都可能引起危险。“早上10点以前和下午3点以后的风是比较适合飞行的,因为中午温度高,地面的风和高空会产生对流,早晚的相对静稳一些,所以我们一般都在下午晚些时候飞。”起飞前,孙哲要详细研究风向,精确的话需要风向仪,不过一般根据地面上的草和自己的经验就能判断个大概。

 

图片

 

“有些专业的特技表演者会在城市里进行商业飞行,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楼宇对气流的影响随时可能带来预料外的气流。我之前在青奥公园一带飞,也发现经常有旋风,风的脾气都是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孙哲说,其实玩航模这么多年的经验,对南京周围的风已经有了一些基础的认识,也是根据这些经验,找到了几处适合动力伞飞行的空旷地,但是自己飞上天时,又完全是另一番感受。

 

图片

一套动力伞相当于一辆车

 

 

孙哲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一套动力伞的价格大约在十多万,基本上相当于一辆车,核心部件除了滑翔伞,还有背在身后的一套动力装置。他打开后备箱,里面整齐地堆放着伞包和各种机械装置,记者看到这套动力装置其实就是一个光溜溜的发动机加上螺旋桨。“这台发动机大约170cc,连接着一整套支架,下面是一个邮箱,一次大约可以在空中飞十多分钟。”记者看到,发动机支架上连接的背带让孙哲可以把装置背在身后,而下方的尼龙软座椅让他可以在空中坐姿飞行。

 

图片

【动力装置其实就是一个光溜溜的发动机加上螺旋桨】

 

兑机油、启动热机、检测油门,大约下午3点,孙哲严谨地做着一步步的准备,最后开始寻找风向,做起飞路线的规划。“每一次起飞都是复杂的过程,必须规划好路线,远端不能有乱石和芦苇,起飞的距离也就几十米,但是也要细细检查。”计划好路线之后,他开始打开伞包整理滑翔伞,套上各种锁扣准备起飞了。随着发动机的轰鸣,马力开到最大,孙哲被猛地向前推去,而身后的滑翔伞也直直地升了上去。起飞过程比记者想象的快得多,仿佛一个风筝被扬起来那样,孙哲同他的滑翔伞已经在远处楼宇间的夕阳里了。

  

图片

【起飞过程比记者想象的快得多】

 

 

 

这是项危险的运动

采访时亲见他栽了下来

 

 

滑翔伞虽然基本上平稳灵活,但还是会忽上忽下地飘动,如同一片落叶,让记者也不由得为他捏了把汗。而就在这时险情发生了,眼看着他高度降低,却没有爬升上去,而是转了一个弯向地面飞去,同去的朋友都惊呼起来。这时孙哲飞快地划过不远处的芦苇尖,消失在地平线,只扬起一阵尘土,几位朋友连忙向他的方向跑去。还没跑到跟前,便听到他在喊“没事!没事!”一边检查身上的设备。跑到跟前才发现,动力设备的保护架撞弯了,螺旋桨的叶片也碎了。看到他没事,所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紧张地检查完设备,孙哲这才冷静下来。“还好,损失不大,这个要修一下,不过这两个星期肯定没得玩了。”

 

事后孙哲有些后悔“当时爬升的过程中,心一狠其实就上去了,但是犹豫了一下做了一个盘旋,这时候侧面来了一阵风就失速了。”孙哲告诉记者,这时候他立即决断要进行降落,选择了一片沙地降下来。不过由于速度很快,他果断地做了一个伞兵训练时的着陆动作,侧身向前一滚,身体没有受伤。玩航模的人,对于飞机坠毁有一个专业的名词叫“炸机”,孙哲笑称自己也算是亲自“炸机”了,不同的是这回自己在天上。 

 

图片

航模玩了十几年

为了爱好去当伞兵

 

 

“我从小学开始就对飞机很感兴趣,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上手工课,用橡皮筋、木头、kt板做飞机的模型让我开始想去了解它,觉得这个东西很酷炫。后面开始接触航模其实和飞机是有很大关联的,因为航模可以让我更好地了解到每个部件的位置和作用,所以从高中开始玩航模到现在十几年都没停过。很多人跟我说玩动力伞不理解原理,就是因为他们之前什么都没接触过就开始飞动力伞,这让他们很容易受伤。

 

大学毕业后,孙哲没有像很多人一样走上职场,而是投身部队当了一名伞兵。“参加空军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想从事跟飞机相关的工作,就是因为想‘飞’才到空军做伞兵。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退役之后没有再从事和飞行员相关的工作。”孙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正因为在航空方面有特别的爱好,所以从接触动力伞开始,就对这个目前人类可以掌握的最轻的飞行项目很感兴趣。从小就热爱航空事业的他,在不断地扩大自己对航空领域的了解和认识,现在通过动力伞飞行这个运动,与天空有个更近距离的接触。

  

 

图片

没了动力还要飞

蓝天让人上瘾

 

 

动力装置的损坏并没有让孙哲打消热情,他卸下装备沉思了一会说,“没事,我还能飞!”套上绳索,他开始尝试无动力起飞,一般来说无动力起飞需要至少400米的海拔,平缓的坡度。在江滩上起飞有着非常大的难度,控制伞的方向,起飞的速度都有要求。于是他开始了靠自己的两条腿不断地向前从而起飞的尝试。

 

图片

【孙哲尝试无动力飞,一次次奔跑】


“没办法,就是想飞,这个太上瘾了。”孙哲后来告诉记者,他对“飞”天这件事有着自己的执着和热爱。“虽然家人担心玩这个项目会危及到生命安全,都不太支持,但是当我真正飞上天空一两百米高的时候,那是种很震撼、自由、无法形容的感觉。平时我们看到的楼房,长江总感觉很远,但是当你在天空中飞的时候,飞快的速度让你觉得它们就在身边,随时可能擦身而过,非常刺激。”孙哲眼中,其实飞行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难,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它只是人类挑战自然的一个运动。

“现在由于国家的法律政策限制,空域管制比较严格,各类空中的运动项目普及和开展都比较困难。不过近年也能感受到国家在这些方面不断改进,日后如果开放低空空域的话,滑翔伞等空中运动将会有非常好的市场。”

 

(危险运动,请勿盲目模仿)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