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故事】“冰山之子”——对话全世界14座8000米以上高峰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7-12-15 21:06:41

 

图片

 

紫牛新闻记张毕荣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12月13日下午,苏州已经入冬,寒潮来袭。

 

可是他,却仅穿一件短袖T恤,与众人谈笑风生。

 

他笑着说,如果你曾经穿着短袖短裤在冰山上躲冰洞里熬了一夜,你也不会怕冷。

 

他仿佛一个常年游走在雪山里的精灵,用镜头记录下冰山大川极致的美丽。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14座8000米以上的世界高山都出现在他的镜头下。有人说:他是天生就适合极地的人。

 

他叫李国平,13日,他出现在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学院报告厅内,为学校师生讲述他这些年来高原冰川摄影的传奇经历,一起分享被誉为“中国第一高原摄影师”的他,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故事。

 

也正是因为他的执着,我们能看到这些大自然的传奇大美……

 

详细情况请戳

 

图片

【青海玉树州曲麻莱县巴干乡夏日寺的长江上游通天河干流,连续六个-回转湾气势恢宏】

 

图片

【藏南海拔4650米的哲古湖,蓝天白云倒映在湖面,美丽祥和,各种水鸟在湖面戏水,充满生机】


图片

【从左到右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8463米、第四洛子峰8516米、第一珠穆朗玛峰8848米、第六卓奥友8201米和第十四希夏邦马峰8012米,一字排开】

 


与摄影意外结缘:

他天生适合拍摄极地照片


 

今年已经60岁的李国平,身体依旧健硕,精神抖擞,喜爱穿颜色鲜艳的衣服。寒冷的天气里,许多人都穿上了厚厚的羽绒服,而李国平却一点也不怕冷,身上的衣服看上去显得有些单薄。

 

李国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平时非常喜爱锻炼,身体素质非常好,几乎从来不感冒。最早从事外贸工作的李国平,长期在西藏、新疆等地做松茸出口生意,需要在高原山区到处跑,所以对这里的地理地貌非常了解。

 

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工作人员要考察高原冰川,希望能够找个人做向导。当时需要前往三个冰川,分别是来古冰川、米堆冰川和绒布冰川。

 

李国平作为向导和司机,与考察团一起去爬山。在那次考察中,李国平发现了自己在户外生存的特殊能力,当别人高原反应特别剧烈的时候,李国平却一点状况都没有,第一次参加户外考察活动就担当起救援的角色。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主编单之蔷对李国平说:“你天生就适合做户外考察工作,特别是拍摄极高山照片,其他人想拍爬不上去啊。”

 

图片

翻越雪山


后来,李国平就真的爱上了高原冰川摄影。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高原冰川摄影有着无穷的魅力。

 

虽然,这个过程很辛苦。高原的高度让很多人都适应不了,更别说提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去拍摄。所以高原冰川摄影,其实更多的饱含着探险和挑战的意味。需要强大的内心、强悍的体能和坚强的毅力。比如去青藏高原,去喜马拉雅……

 

李国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许多地方不通公路,他都是徒步负重深入山腹去拍摄。很多时候去的是无人区,很危险,还经常会遇到凶猛的野生动物。但是,每每看到艰辛之后,来之不易的好照片,他都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一种真切的喜悦在他的心里升腾。

 

更有意义的是,无人区的拍摄,往往是填补了这些地方地理和科学的空白。而拍摄高原、雪山和冰川则是对环境最真切的关爱。雪山和冰川影响着全人类的生存,李国平常年行走在西部高原,高原环境的变化让他深有感触。

 

李国平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来冰川雪山的变换,以此唤起人们的关注。冰川是有生命的,冰川雪线会变化移动。如果冰全部融化了,青藏高原会面临沙化;如果长江也没有水了,那么就会海水倒灌……

 

珠峰冰川、长江、黄河、雅鲁藏布江等的源头变化都可以在镜头里,一一呈现。

 

图片

【世界第八高峰马拉斯鲁峰8156米】

 

人生中第一台相机

由报废品加工而成


 

1997年,美国探险家费舍尔考察雅鲁藏布江的时候,邀请熟悉四川地形的李国平当向导。

 

那一年,李国平第一次接触到相机。2003年,李国平的一个摄影师朋友带着他的相机产品到青海测试推广,但没想到有一台相机暗盒漏光,相当于报废品,就不要了,这台相机最后送给了李国平,李国平拿来后用黑色的电工胶布把漏光地方贴住,在网上花两千块钱买了一个只有光圈和快门的手动定焦镜头,又花两百块钱网购了一个相机后背,用橡皮筋把后背和暗盒绑在一起,就这么用了。

 

 

图片

【李国平的第一台相机】


大家或许不会想到,许多精美的照片就是用这台相机拍出来的,由于它上面没有刻度,李国平在毛玻璃上把成像调清楚之后,拿着皮尺实地测物距,在5米、10米、20米的相应位置画上刻度,用这个方法来调物距。所以这台精度不太好的相机,只有李国平能用,而且调试时间往往比拍照时间还要长。

 

图片

【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和第四高峰洛子峰】

 

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雪山的拍摄

他曾独自完成


 

2005年,李国平第一次去珠峰拍冰川。从那时起,他开始拍摄8000米以上的雪山,走完了整个喜马拉雅山脉、整个横断山脉、喀喇昆仑山脉,也就是说,围绕着全世界1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所在的山脉李国平都走完了。

 

8000米以上的山,中国独有1座,尼泊尔独有3座,巴基斯坦独有1座,中国和尼泊尔共有4座,中国和巴基斯坦共有4座,印度和尼泊尔共有1座,都在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

 

 

2013年6月,李国平在巴基斯坦把最后一座8000米以上的高山,也就是世界第十三高峰迦舒布鲁姆II峰拍完。

 

那一次,李国平把巴基斯坦境内的5座极高山都拍完了。至此,李国平成为国内第一个拍完14座8000米以上雪山的摄影师,而且每座山都去了不止一次,其中珠峰就去了20多次,喜马拉雅山南侧和北侧都去了。

 

图片

【在国道219线世界海拔最高最长的新藏线上,我的小宇宙才刚刚爆发】

 

李国平所拍摄的这些雪山大多是位于两国之间的界山,即使属于同一国独立所有,但在山那边的国家,仍能看见,而且景观和这边决然不同,于是,为了拍摄同一座雪山,他常常跑到不同国家,寻找最佳视角。

 

图片

【在蜀山之王贡嘎山对面的等待中,他玩起了国际象棋,写起了书法】


因为高原摄影对身体要求的特殊性,李国平每次都是一个人出发,一个人工作,不会像普通的摄影师那样有自己的助理。单人单车的情况下,最怕的就是车子出故障,一旦出什么大问题,基本就是等死了。

 

另一个困难就是什么事都是自己扛,比如去拍摄冰川,要走到无人区,攀登高原,忍受饥寒交迫。李国平曾经面临无数次的生死关头,最后都逢凶化吉。

 

后来,李国平单人单车开展“冰川之乡”专题考察,在波密拍摄完成了帕隆藏布江源头美西冰川、来古冰川、米堆冰川、朗秋冰川、古同冰川、噶瓦龙中国第三长海洋性冰川则普冰川等考察,还完成了对察隅阿扎冰川、中国第一长海洋性冰川恰青冰川的考察,其中许多冰川之前在科学考察上还是空白,李国平的考察刚好填补了这个空白。

 

尤其是现存的所有资料都标注着然乌镇来古村的来古冰川是帕隆藏布江源头,但实际上是不准确的,真正的帕隆藏布江的源头冰川,应该是从来古冰川再往东20千米的美西冰川。

 

李国平2012年6月和8月两次翻越雪山,从来古村直接穿越到上察隅的阿扎村,才发现帕隆藏布江的真正源头在美西冰川,这使得帕隆藏布江的长度延长了20多千米。

 

为拍摄冰川

短袖短裤躲冰洞里熬一夜


 

李国平告诉记者,在拍摄雪山的过程中曾经遇到过很多次致命的危险。

 

喜马拉雅生死一线


2010年7月,李国平和同伴一起去寻访喜马拉雅,路过通天河时,李国平背着沉重的相机、镜头和脚架去攀爬通天河附近一座高山以便拍摄。

 

在一处倾斜约50度的岩石坡,李国平突遇一场让人心惊肉跳的危险——当他一脚踏上一块碎屑石滩时,突然间,上下石滩整个往下滑落;无依无靠的李国平,身体跟着向下滑,却见下面的坡度越来越大,再向下去,就是接近百米的悬崖。此时,碎石组成的河流流淌得越来越快,直向悬崖奔去。李国平心里明白滑向深渊的结局将不可阻挡,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李国平感觉突然停下了!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块突出的岩石埂上停了下来,而前面三米处,就是悬崖!而碎石滩从岩石埂边继续滑落……

 

李国平从死亡边缘爬回来,又向着近70 度的崖壁上攀爬。

 

到达山顶时已是正午,没吃早饭的李国平早已饥肠辘辘,可是眼底却涌来无限风光,气象万千——在苍茫的群山之间,通天河宛若一支遒劲又柔软的画笔,画出数道360 度的美妙弧线!

 

李国平是第一位来到这里的外地人,同时也是第一个拍摄到如此壮观的“中国第一湾”的摄影师。

 

波密的严冬


2012年1月,李国平去拍摄波密的冬天,回来的路上,汽车的方向盘断了,撞在石头上,导致车辆损毁无法行驶,如果当时是右拐的话,下面就是悬崖。

 

图片

【西藏波密朗秋冰川空白资料考察,5000米片麻岩山头烧水野餐】


在波密拍摄冰川时,有一次去恰青冰川,李国平原定是当天回来,没准备在上面住,露营的东西没带,上去的干粮也就准备了中午吃的。上去之后天开始下雨,拍不了片子,但是如果下来,第二天就没能力再上去了,所以李国平决定不下去。

 

因为那个冰川在科学上很重要,是中国最长的海洋性冰川,属于科学和地理上的空白。当天上去的时候,李国平穿的是短裤和短袖,外加一件雨衣,雨衣还是薄薄的那种,李国平躲在冰洞里熬了一夜,实在冷得受不了的时候就靠跑步取暖。

 

李国平介绍,当时他去考察阿扎冰川,如果是有批文、边区通行证,正常的线路是:然乌湖——察隅——下察隅——上察隅——阿扎村——阿扎冰川。但他是走相反的路线,从然乌湖的来古村翻越两座雪山穿越三个冰川,直接到阿扎冰川。途中,李国平发现了一个未命名的冰川,后来这座冰川被当地政府命名为“李国平冰川”,就是美西冰川和阿扎冰川中间的那个连接冰川。

 

还有一次在西藏八宿,山上一块大石头掉下来,把李国平的车砸穿了,幸运的是石头砸在了后排座上,这让他非常庆幸。

 

图片

【2009年7月长江源格拉丹东主峰东侧尕尔曲途中,同事把车开翻到河里,海拔5200米】


学生时代丰富的爱好

让他享用一生


 

李国平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待在高原,而且大多数时间是孤身一人,享受孤独的同时却没有时间去寂寞。为此,李国平喜爱唱歌、写毛笔字、下棋。音乐旋律让他感到愉悦,有时独自坐在山顶,放声歌唱,音乐有时会让我受到鼓舞和感动甚至会独自流泪。而书法不仅是爱好,更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从小学写信就用毛笔,几十年来都是用毛笔写日记。

 

李国平说,唯有写毛笔字能让他万事皆空,心如止水,写起字来常常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吃饭睡觉,心在笔尖走,愉悦全身心。

 

此外,李国平喜欢体育运动、琴棋书画,他做过排球教练、体操教练、国际象棋教练,这是李国平学生时代吃苦和积累的结果,却让他享用了一生。最近,李国平的第三本书顺利出版,这是本记录攀登、拍摄8000米极高山过程的文字书《孤影八千》,还出版了两本画册《伟大的八千米》和《喜马拉雅孤影》。

 

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

并且义无反顾


 

13日下午,李国平来到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学院,与师生们一起分享了他和梦想、和自然、和生命的那些事,讲述他为了坚持梦想做出的准备,还有翻越雪山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经历,引发了师生们潮水般的掌声。

 

图片

【背着炮弹镜头在尼泊尔徒步去珠峰】


李国平认为,一个人一辈子,除了婚姻和家庭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也要干自己喜欢的事,适合自己的事,在坚持自我的道路上必定有舍有得,对于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并且不断坚持,义无反顾。他甚至曾对女儿立下遗嘱:“如果我在高原上没回来,你不要找我,你也没能力找我,我只是回到大自然的怀抱。如果我是死在城市,那么我身上哪一部分可用,尽管拿去。”“喜欢就要走出去,身体是一辈子都要用的。学习技能要广泛,除了满足生存,一定要去做喜欢的事,把喜欢的事做好了,才能在机会来临时抓住它。” 

 

李国平告诉记者,接下来会在苏州各大高校继续分享他的故事,他的影展将会在明年面世。李国平表示,如果自己的膝盖还允许,将继续爬山,把无限的风光带给世人。如果膝盖不允许,就继续潜心学习音乐、书法,读更多的书,写更多的字,听更多的音乐,举办影展让更多的人欣赏雪山冰川的美景。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