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调查】170多名中国游客日本机场遭“软禁”?航空公司态度恶劣引冲突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1-26 20:24:51

 图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暴雪侵袭东北亚,东北亚航空服务大受影响。一架原定24日晚从日本东京成田机场飞往上海的捷星日本公司的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24小时,170余名中国游客被滞留,与机场方面发生冲突,一名中国乘客被警方扣押。关于导致这起事件的原因,众说纷纭。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提醒出游公民,遇突发情况请理性看待,避免过度维权或卷入不必要的法律纠纷。


 

图片

日本东京成田机场飞往上海的

捷星日本公司的航班,延误24小时

 

临登机取消航班,

中国乘客与航空公司发生冲突

 

 

涉事的航班属于捷星航空的日本分公司,航班号为GK35。

 

捷星航空是澳洲航空旗下的一家全资子公司,属于廉价航空公司。该公司的GK35/36属于红眼航班,其中GK35在周日、一、 三、 五从东京飞往上海,具体时间是22:15 起飞,第二天00:40到达。然后航班号变为GK36,2:05 起飞,6:10回到日本东京成田机场。

 

这个航班原定于24日晚9时45分登机,共有175名中国乘客和5名日本乘客。乘客们通过安检和边检,进入成田机场第3航站楼一楼的“出发巴士搭乘休息室”后等了30分钟,航空公司广播说因为天气原因,飞机将延迟24小时起飞。

 

日本中文媒体“东京新青年”说,捷星日本公司只带走、安顿了5名日本乘客,对其余175名中国籍旅客置之不理,并拒绝安排会中文的工作人员到现场进行沟通,“只是一味的用非常恶劣的态度要求175名旅客领走自己的行李自行解决住宿等问题,并对中国旅客用英语说‘get out!’”并威胁要切断候机室的供电和暖气。甚至有妈妈想给孩子拿的尿布和奶粉,都被“非人道拒绝”。

 

图片

【现场图】


双方僵持不下,捷星日本就把这个候机室的门关上。25日凌晨,有中国乘客因饥饿,想到二楼的自动售卖机购买食品,但他一出门就遭到捷星工作人员的阻拦,导致乘客情绪火上浇油。随后,部分中国乘客和在场的工作人员起了争执,最终演变成肢体冲突。

 

其中一位中国乘客马女士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我们一直以平静的心态来跟他们交涉,当时没有起任何冲突,他们最后也同意我们留在登机口这边,就是把我们那扇通往楼上的门关掉之后才起的冲突。”

 

图片

 

而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说,警方称25日凌晨3时许,一名龚姓中国乘客欲从登机口走向摆渡巴士等待处,因该区域是限制区,航空公司两名职员上前阻止,一名36岁女性职员被推搡,导致左脚扭伤。

 

图片

【现场图】


“东京新青年”则报道称,捷星日本航空的那名女职员是自己倒下去的,没有与中国乘客发生身体接触。

 

机场警察接报后到现场处理,龚先生否认自己与女职员受伤有关,并且要求中文翻译。但警方强行将他带走,在此过程中,龚先生的衣服被撕破。

 

图片

龚先生的衣服被撕破

 

使馆连夜紧急介入

捷星态度180度大转变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26日发布公告说,获知这个消息后,使馆连夜第一时间紧急介入处理。经使馆协调,部分旅客听从引导由航空公司介绍附近酒店入住休息,另有100余名旅客坚持在登机口附近等候,期间一名旅客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成田机场警察到场处理并带走该旅客。

 

经使馆紧急交涉,警察承诺保证当事人安全并提供翻译。使馆还紧急联系律师,派员与律师一起赴80公里外的成田机场,与机场当局及该航空公司进行交涉。经反复协调,航空公司承诺妥善对待滞留旅客,发放就餐补偿并安排下一个航班运送旅客。经努力,滞留旅客已于26日凌晨顺利返回上海。我馆还同时派员探望被警察带走调查的中国旅客,要求警方依法公正处理、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马女士说,捷星工作人员和机场安保起初拒绝中国乘客离开一楼的候机室,但是后来大使馆的人来了之后,态度就发生180度的大转变。“之前跟我们讲话站都没个站像,脚交叉往后一靠,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之后就站的很好,态度口气也改善了,而且答应25日一定会飞,说我们只要换好新的机票,就可以自由上下楼了。”

 

她说:“到了早上,捷星航空的经理就过来说,给我们每人1000日元的餐券,可以在二楼的咖啡店使用。”

 

焦点问题调查 


不退改签不补偿

廉价航空限制多

 

 

这个消息在网上传开后,受到一些网友的质疑。

 

有人指出,捷星属于廉价航空公司,这样的公司特点是机票比较便宜,但提供服务与传统航空公司比起来较少,如坐椅狭小、没有免费餐食、托运行李需要额外收费等。

 

廉价航空的限制也比较多,大部分舱位的机票接受退票或者改签,不提供转机服务,如果遇到班机停飞、延误,不提供食宿补偿等等。

 

马女士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捷星航空有三种票,一种是不含行李的,不可以退改签,还有两种含行李的,可以退改签,不过这次被滞留的大部分中国乘客订的是不能退改签的机票。

单次签证过边检后

不能再离开机场入境

 

另外,由于中国乘客所持的签证基本上都是单次的旅游签证,并且当时出了边检关口,等于已经离开日本,签证此时已经作废。如果要安排酒店住宿,需要重新入境日本,在手续上存在很大的麻烦。理论上,他们出边检口后到登上离开日本的飞机这段时间,只能待在离境候机厅。

 

那位中国乘客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被滞留的中国乘客所持的确实大都是旅游签证。他们大部分是自由行,另有20多人是在旅行社订的机票。

 

因此,捷星日本拒绝中国乘客的要求虽显冷漠,但他们能为自己找到充足的理由。

被取消的不只是GK35
有中国乘客飞机上被困10小时

 

 


另外据日本媒体报道,东京自22日起遭遇罕见大雪,降雪量达到20厘米,成田机场关闭了2条跑道,200多个航班被取消,上万名乘客受到影响。

 

有的飞机已经在跑道上等候起飞,结果被取消,很多乘客在风雪中被困在飞机上。而机场内挤的都是人,没过边检的乘客即使想离开机场找酒店住宿,也因为道路被大雪封住,只能在机场打地铺,成田机场犹如“高级难民营”。由此来看,受到影响的的航班不只是24日的GK35。

 

一位中国乘客就表示,24日当天她也在成田机场,登上飞机后,坐了10个小时没有起飞,最后航班被取消。她持的不是单次签证,可以入境日本,但也是排一个小时的队,直到凌晨4点才出来。航空公司没有给补偿,没有安排住宿,只发了睡袋和饼干,在机场里睡地板,第二天没增派班机。于是她就到东京市区继续玩了一天,第三天才回到成田机场乘坐飞机离开。

 

5名日本乘客是自费坐车回家,

地勤帮忙把他们带出去

 

 

有报道说,事发后捷星日本航空寻找并带走了5名日本籍旅客,对于剩余175名中国籍旅客置之不理。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26日表示,这5名日本籍旅客是自行离开机场。

 

马女士对此有不同意见,她说当时就站在柜台旁边,两名捷星工作人员说航班取消后,很快在一张纸上写下“在留”两个字举起来在广播中喊,大致意思是寻找“在留”的人,就是主动寻找日本旅客,安排他们离开。

 

不过日语“在留”的意思是“逗留,居住,侨居”,单写这两个字,懂日语的人也很难明白是什么意思。捷星也可能在寻找不存在单次签证问题,能够离开机场去市区休息的乘客,协助安排。

 

专业航空自媒体人士FATIII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通过日本方面的消息了解到,那5名日本乘客根本也没有得到航空公司的安排,他们只是决定自费坐车回家,地勤把他们带出去而已。

 

成田机场夜间有宵禁

但“软禁”中国乘客太粗暴

 

 

捷星日本劝中国乘客离开候机室未果,就把门关上,中国乘客形同软禁,这是一个争议焦点。

 

中国大使馆在26日的公告中说,该航空公司要求旅客离开登机区域,但并未用中文说明机场规定该区域23点后将关闭,导致中国旅客不接受航空公司安排。

 

FATIII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成田机场有宵禁规定,事实上全球很多机场都实行“夜间宵禁”,原因一般是为了避免噪音扰民,或者缺乏夜间安全起降设备。

 

根据成田机场的规定,宵禁期间不仅停止航班起降,在候机楼内也有很多限制,安检口外的指定区域24小时开放,但是通过边检进入候机区后,登机口并非全天开放。

 

在成田机场的网站可以明确看到,在3号航站楼,只有2楼安检前的区域是24小时开放的,GK35航班的候机室位于一楼的“出发巴士搭乘休息室”,每日23时航班结束后会进行清场。

 

但是,捷星日本没有对这一情况进行充分说明,中国乘客拒绝离开这个候机室后,他们把门关上,以宵禁为由禁止中国乘客随意离开,形同“软禁”,这种做法明显不妥。

捷星服务问题多

中国使馆提醒慎选廉价航空


 

马女士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捷星在25日增开了一次航班,他们已经在26日凌晨2时左右抵达上海,不过那名被警方扣押的乘客没能回来,还在接受调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联系,想了解被扣乘客现在有没有获释,使馆方面表示已知的情况都在公告中发表了,关于那位乘客的个人情况,不方便透露。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26日拨打捷星航空公司客服电话,询问此次航班滞留的情况。工作人员说:“这种问题我们这边是不接受采访的,但是可以留下相关诉求和联系方式。”

 

26日晚8时左右,捷星给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发来邮件,邮件中声明:捷星为受影响的旅客提供了餐券、睡袋、饮用水及饼干;航班等到次日晚上天气转好后才能起飞,部分旅客对此表示失望。在这个过程中,其中一名旅客行为过激,警察到场处理并带走该旅客。日本当地警察仍在调查这起事件。

 

紫牛新闻记者表示想了解由日本成田机场飞往上海浦东机场的捷星航空公司Gk35次航班造成乘客滞留情况,以及处理结果。该接话员表示:“将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回复。”

 

而马女士对捷星的处理方法非常不满,她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直到24日22:19,她才收到捷星航空发送的航班延误通知邮件,而飞机的原定起飞时间是22:15。

 

对于天气原因的解释,也难以让人接受,因为25日的天气更恶劣,那天却能安排飞机起飞,24日却不行,她说:“其实我们到现在,对这个原因都不是很能接受。”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则提醒说,廉价航空公司属低成本运营,事先与乘客签署相关免责协议,因为成本原因及运力人力有限,经常出现无法及时改签航班、不负责乘客食宿等情况,公民在购买机票时应仔细阅读购票协议,遇突发情况请理性看待,避免过度维权或卷入不必要的法律纠纷。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紫牛新闻实习生徐梦云 艾陆琦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图片来源东京新青年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