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面对面】水哥:清华毕业就没上过班,女儿一学期只上半学期的课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1-28 19:00:24

图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最强大脑》第五季重装上阵,然而除了朝气蓬勃的百名学霸,观众关注的还有他:“王”者归来。王昱珩,人称“水哥”,他的大脑或许不是最强的,但在“最强大脑”这个江湖上永远有他的传说。


在观众心中,那个“微观辨水”“扇面识别”中的水哥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在前两期节目录制之后,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到了以“队长”身份亮相的王昱珩。38岁的他已经捧起了保温杯,字里行间他也流露出人近中年的“危机感”,但听他轻描淡写地讲述他的生活他的世界,天啊,这就是、仍是、一直是我们最想成为的那个人啊。


图片

 

哪有那么多“神”,

我不赞成记忆力的训练

 

1月5日,由《最强大脑》全新升级改造的大型脑力竞技真人秀《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登陆江苏卫视,跟前四季不同,新一季节目把目光对准14-25岁的少年,从全国十万选手中最终挑选出100位拥有最高智商的天才少年,再通过同题竞技选出最强的30人。


王昱珩与另两位传奇选手鲍橒和王峰一起升级为“队长”,将在这顶尖的三十人中挑选自己的队员,迎接团队战与国际赛。对于自己的“队长”身份,王昱珩有点儿感慨:“看这些选手,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己”。


 

图片

 

新一季节目节奏更快更紧张了,但目前几期好像还没发现像水哥他们那般“大神”级人物。“哪有那么多神啊”,王昱珩笑着说,不过他解释这跟技术和赛制有关,“其实百人大战对节目硬件的要求是非常高的,100个选手现场至少就需要100多个机位和100多个技术人员,这在电视综艺节目中是相当勇敢的大工程。其实百人淘汰赛是把前几季节目播出之前的最后一道海选程序可视化了,而这百人首先已经是万里挑一选拔出来的”。


华容道、层叠消融等挑战项目看起来好像没那么震撼,但现场的紧张感却让选手和观众都透不过气,而在国际赛上谈笑间樯橹灰飞湮灭的水哥却表示心理素质很重要,“有人说百人淘汰赛赛场公布时间和剩余名额太残酷太紧张,但痛定思痛,如果前几期这么简单的门槛都进不了80%,又有什么可惜呢。就像百米谁都能跑,但要在全世界面前跑进10秒的有几个人?基础并不简单,比如华容道何猷君用了21秒,你觉得快吗?其实台下能做到的甚至比这成绩好很多的人大把,但赛场上21秒只有他做到了”。


这一季的通关过程其实更注重对选手综合能力的考量,“以往可能更注重选手在某方面有极强的能力,比如某些记忆型选手完全靠强化的记忆训练,其实我是不赞成的,有些东西完全没必要去纯记忆。这一季要求选手更全面维度更高,节目后面也会越来越精彩”。

 

我的智商……还行吧

观察并不是我最擅长的

 

在五百杯一模一样的水中准确找出只看过一眼的那杯水,当年王昱珩凭借“微观辨水”一战封“神”,从此他成为观众心目中战无不胜的“水哥”。神一样的水哥智商有多高?


 

图片

王昱珩在节目中表演“微观辨水”


“我的智商……还行吧,一般,150,160。其实这个绝对数值是可以刷上去的,170的人也不少见,这要从综合性去衡量”。怎么个综合法?其实不管是看水还是识扇面,大家都觉得水哥的观察力简直是独步天下,但其实对于水哥来说观察力只是他擅长的项目之一,甚至不是最厉害的,“那些项目我的完成量远比电视上呈现出来的多得多。我最擅长的也不是观察,空间、推理、逻辑、数学、物理我都不差啊。我不执着于某个或某类项目,而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每个人思维方式不一样,一题多解我总希望尽量接近最优解,灵活很重要”。


水哥是极少数可以坦然表达自信又不会让人觉得冒犯的那种人,这除了他本人学术性的从容、反套路的坦承外,自然还源于其丰厚到吓人的知识储备及运用能力,这位不折不扣的学霸当年考取了清华设计专业第一名,专业成绩高出第二名40分。绘画及书法、设计及创意均属一流,会弹古琴还能写琴谱,擅打篮球清华MVP级的,养过的动物简直是海陆空全方位的,对植物的培植到了科学怪人的程度,喜欢搞机械自己做个机器人啥的手到擒来……


 

图片

种植物墙的水哥


他可以在家中自制生态系统打造一套震撼的“海底世界”,也可以在数十米高空种植一面几十平米的植物墙,而这些作品的价值除了生态学上的,更是美学的、哲学的。


只上半学期的课

当水哥的女儿是怎样的体验?

 

经常看水哥在微博上晒带着女儿全世界旅游的照片,一头短发的小姑娘笑得特别灿烂。父女俩的出行甚至经常在非寒暑假期间,难道水哥的女儿不用上学?我们都猜对了一半,“一个学期她基本有半个学期不在,一开始老师也担心她功课跟不上,后来发现也都补上了。她基本每次全班考前五名吧,我不要求她考第一名,第一名没朋友,保持在第一梯队就好。我跟她说特别不明白的题带回来问我,她说有些问题本来想问的,后来自己解决了。我说那就这么着吧,奖励你,再请一次假吧!”


 

图片

水哥和女儿


这也太任性了吧?不过对于大脑跟我们一般人不太一样的水哥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我觉得学校能学到的东西有限,学校能教的我都能教。而女孩的见识特别重要,一个女孩如果没有见识是挺可怕的事情。世界很大很丰富,见识多了她才会宠辱不惊,而不是随便哪个男孩给个糖就骗走了。在一个家庭里,媳妇、母亲、女儿是让一个家庭平衡的力量。男人是山,女人是水。可以一天不爬山,但不能一天不喝水”。


在他看来,学校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回到家里则需要平等地交流,而旅行不仅能长见识,也是让了解孩子、让孩子学会面对问题的过程,“一起旅行,面临天气、身体、意外等各种情况,甚至具体到摔跤、洗漱等各种细节。尤其通过跟孩子相处走进她的内心。我们家女儿,爷爷奶奶妈妈的话她也不爱听,但她听我的。因为你们讲100句有98句都是她不爱听的,我就说两句刚好是她能接受的。不是我有多聪明,而是我了解她”。


是不是特羡慕水哥女儿?但再往下听更多的是汗颜,“我最开心的是她喜欢阅读。10岁的孩子,她早就可以看纯文字的书了,二三年级已经看完全套《哈利波特》和《三体》了。我跟她说那你可以看言情小说武侠小说了。我给她买了金庸古龙,她会自己买书,前几天我看她已经自己下单看王国维、《雪国》、《时间简史》了”。水哥说自己家里到处都是书,每周都在买书,“房间里有两把小椅子,一个我的一个她的,我们经常一起看书,或者一起看动画片,前阵子我们看了800多集海贼王。朋友来说哪是你陪女儿玩,是女儿陪你玩”。

 

 

小时候觉得自己是天才

中年捧起保温杯感觉也挺好的

 

 

形容水哥这样的人,我们经常贫瘠地用到“天才”,这个词他也是从小听到大的,“小时候觉得自己是,后来见的人多了,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我能做到的,别人也许做不到,但也有很多别人能做到的我做不到”。王昱珩回忆,自己初中时老是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那些问题;到了高中开始玩,弹琴打篮球;到了大学想每天做一件新的事情,创作一个这世界没有的东西,每天都在头脑风暴……而现在,38岁的王昱珩变得没有那么的天马行空,“以前想着可以改变世界,现在更多地想慢慢可以改变环境,不断完善自己的主张见解和知识体系”,说着他颇有感触地念起了清华校歌中的那几句:“器识为先,文艺其从,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图片

 

 “到了我这个年纪,渐渐发觉自己特别多短板的东西。需要温故而知新,每天爆炸式的东西、名词、知识那么多,简直看不过来”,字里行间,38岁的水哥眼神中性格中那种“王之蔑视”的孤高越来越少,言谈也更加宽厚温和,甚至还捧起了“中年标配”的保温杯,不过他更多是为了环保,在微博上他也号召大家随身自带保温杯少用一次性饮料瓶。“保温杯用起来了,枸杞还没加”,调侃自己的同时,他也承认开始正视“中年”的问题,“以前真没考虑过。去年冯唐的中年油腻男理论出来后,我发现好像……真的,现在厉害的都是小孩子,的确是老了。当然这是自然规律,随着年纪手速脑速都会减慢,但智力没有。智商降了但智慧是增长的。挺好的,终于有一天可以看穿一切又要开始学习了,这种感觉特别好”。


你真的以为捧起保温杯的水哥终于平易近人得跟我们一样了?NO NO NO!夜猫子的水哥经常半夜还在种植物墙,问他几点起床,“我一般都睡到自然醒啊!”从毕业至今他一天班都没上过,所以他自认也不太懂得为人处世,更不会为五斗米苟且,“我从未有过领导和下属,既不愿意命令别人,也不愿意以任何人的命令为命令”。天啊,这就是大多数人都想过的生活啊,他想了想,“从这点来说可能是的,我对目前还挺满意的,这样的生活不好我为什么过呢!如果说有不满足,我对知识对书知道得太少了,如果能不吃饭不睡觉用来看书就太好了”。 

 

快问快答

问:说实话,“男神”这样的称呼对你来说会不会太俗气?

答:不会啊,现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所谓“男神”,网友还有人叫你“老公”呢,但下周“老公”就会变成别人,习惯就好。


问:你家里到底有多少书?

答:我有几处家,现有书柜不止10米,而且桌子上床底下也都堆满了书。我需要再买房子了,要有个地下室专门来放书。年纪大了我要把书重新梳理划分一下,方便以后我女儿看。


问:你是“书不外借”的那种人吗?

答:是。我和女儿看书都会把书皮先扒下来,怕弄脏了。有的书我会买两三本,一本用来看,另外的用来收藏或者表示对作者敬意。


问:你最近出书了?

答:是我翻译的国外版权的作品,去年和中国国家地理合作的两本很特别的书:《超级特工》《尼罗河探秘》。我喜欢收藏立体书,在国外看到了就会买。这个系列看似少儿读物,但其实大人看也特别有意思,而且可以让孩子更多参与动手,而不是只要一个答案。


问:你的眼睛受过伤,视力也只有零点几,现在有没有好转?

答:没有。前年还稳定了一点,去年开始又下降了。因为我右眼无法对焦,要把书放到一个特定距离上才能俩眼看清楚,所以我看书很慢很费劲,看时间长了会非常难受。


问:会因此焦虑或者减少用眼吗?

答:不焦虑。人体所有器官不管用不用,最后都得坏,趁还没全坏先用着,坏了再说。再说技术进步这么快,说不定哪天医学就解决了,着什么急。 

 

问:平时你是如何跟女儿讲道理的?

答:小时候她怕水,我劝她学游泳:游泳特别好,所有运动都在摆脱重力,只有游泳是和地球平行的。

 

紫牛新闻记者张艳

编辑万惠娟 陈迪晨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