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故事】穿越时空的“芳华”:老兵遗愿寻女战友,其子终于找到当年女学生军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1-29 20:48:41

 

 

 2018-01-29 紫牛新闻 扬子晚报

图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一则寻人启事,经过众多志愿者不懈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让人们拂去历史的尘埃,重现了80年前的一段关于“芳华”的故事……


那时,两位故事主人公正年轻,在抗日救国的战线上贡献着自己的芳华岁月,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和微妙的情愫。可是,命运让他们天各一方。


他再也没见过她,惟有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深情回忆。


她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时,已经是80年后,当年15岁英姿飒爽的学生军“女娃娃”已经是耄耋老人。可惜的是,他已经在多年前去世了。


80年啊,多少代人的光阴逝去了,可是我们今天述说着他们的故事的时候,依旧能真实而深刻地勾勒出他们烽火连三月的芳华岁月。

 

 

 

近日,在南京民间抗日战争纪念馆馆员、关爱老兵桂林志愿者的促成下,贵州退休教师吴永成先生终于完成父亲吴绍文的遗愿,找到父亲在抗战时期的女战友、抗战老兵许良能(当时名叫许天盈)老人。22日,59岁的吴永成专程从外地赶到桂林与96岁的许良能老人见面,两人素未谋面,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切感。吴永成称她为许妈妈,带着父亲的回忆录,与她共同回忆80年前的往事。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通过对人物的寻访,感受到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两位抗战老兵在当年为了抗敌救国建立了深厚的情谊,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又天各一方,为了国家他们献出了自己的芳华。若干年后,吴先生的父亲临终留下遗愿要找到当年的女战友,吴先生辗转十余载终于完成了父亲遗愿。 

 

图片

【许良能年轻时候的照片】

为抗日14岁女生瞒报年龄参军

 

吴永成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父亲在回忆录中提到了许天盈,并且在临终前嘱咐他要找到许天盈。“这十几年,我也是到处寻找线索,通过网络发帖,通过在寻找抗战老兵的群里发布消息,终于有了消息。”吴永成说,在见到老人后,老人就拉着他坐在沙发上滔滔不绝说起当年的事情。

      

许天盈1923年出生在湖北襄阳。1937年,年仅14岁的她亲眼目睹了侵华日军暴行,父亲被日军杀害,尚在襄阳第五中学读书的她便瞒报年龄加入了学生军,成为22集团军45军127师政治部的一名政工队员,参加武汉外围要塞保卫战,随后到鄂北抗战前线阵地救护伤员。

 

“我们从阵地上抬回来的伤兵,许多满脸是血,有的半边脸都是焦糊的,我们给他们清洗、擦血、消毒、包扎,有的伤员在转移的路上就牺牲了,他们把战士的肩章撕下来带回部队。”许良能老人拉着吴永成的手说起战争最残酷、最血淋淋的场面。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老人说那时她不到15岁,最初见到这个场面吓得一直哭,没有勇气继续呆在前线。一个十几岁的女学生置身枪林弹雨不免害怕,是师长给了他们鼓励:“小鬼莫怕,我们是为了抗日,什么都不怕。”战士们英勇的表现也给她无穷的力量。

 

图片

吴永成(前左二)与许良能(前左三)老人及家属合影

同台演出宣传抗战结下深厚情谊

 

1938年秋天,部队退守到河南南阳整补,她就在河南淅川加入了13军110师战地服务团。就是在这里,15岁的她遇到了27岁的吴绍文。“当年我的父亲虽在110师担任战地服务团团长,但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共地下党员。”吴永成说。

       

吴永成的父亲吴绍文生于1911年,是共产党早期的地下党员,一直以抗日救亡为己任,一手创办了《青年文艺》杂志,吴绍文的胞兄吴绍周是国军抗日名将。

 

1938年,文艺青年吴绍文到吴绍周中将所辖部队110师担任战地服务团团长,从事抗战歌咏、抗战戏剧的组织编导工作。就在那一年,27岁的吴绍文与15岁的许良能相遇了,高挑、美丽的许良能给吴绍文留下了深刻印象,两人作为男女主角共排演了3部话剧作品。“在一部话剧里,他演一个农村的小伙子,我演一个农村的女孩子,我们一起去参加抗日。”许良能回忆说。


吴永成说,父亲在回忆录里说,许天盈当年因年纪最小,团里的人都称她为小鬼,也很照顾她。在共同回忆到当年“小鬼”这个称呼时,许良能老人有点害羞地说:“当时我也回他们,我不叫小鬼,我都这么大了。”

 

阴错阳差从此天各一方

 

吴绍文和许良能平时常在一起排练,共同演出,成为亲密的战友,相互之间也渐生好感。但是在残酷的战争面前,二人只能暂时把儿女情长放在一边。在1940年后,许良能离开110师去了老河口,加入第五战区政工队,退伍后就生活在桂林当老师。听完许良能的回忆后,吴永成显得感慨满满,他说父亲在回忆录中说,1940年之后也去找过几次她,但都没见到。他说,父亲在抗战胜利后回到了贵州,之后的几十年时间一直在寻找她。

        

图片

吴绍文70岁时期的照片


失去联络,从此以后天各一方,他们只得各自组建了家庭生儿育女。吴绍文在抗战胜利后回到了老家贵州黔东南州天柱县,解放后历任天柱县副县长、黔东南州政府副秘书长、州人大常务委员会副主任直至退休,2002年病逝,临终前他还留了话给吴永成,让他找到许天盈的下落。

         

“战争结束后,父亲总感觉许阿姨会过得很艰苦,所以一直想找到她,帮助她,直到临终前也给我留话要找到她。”吴永成说。

 

子承父愿,十几年的寻找终遇转机

 

十几年来,吴永成一直都在寻找这位父亲曾经的女战友,也曾上网发了很多寻人启事,但在茫茫人海中,仅凭一个名字、一段曾经的抗战经历找人何其之难。在吴永成的坚持下,事情终于在最近出现了转机。

        

胡洪崧是桂林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同时也是南京民间抗日战争纪念馆馆员。自2009年起他就开始寻找着桂林健在的抗战老兵,并且每周都去探访老人们,因此对老兵的情况比较熟悉。

 

图片

 【许良能、吴先生和志愿者合影


“最开始是河南的一位志愿者发了信息给我,说有一个人在找第13军110师健在的老兵,刚好我们这有两位。”胡洪崧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把老人的名字、部队番号以及简单的抗战经历发了过去之后,那个人特别高兴,激动地询问13军政工队的老兵现在的情况。而这个人便是一直在寻找父亲曾经战友的吴永成。

 

吴永成随即发了一份带有名字的名单给胡洪崧,让志愿者帮忙问老人还记不记得这些人。几天后,胡洪崧和卢兰志愿者一起来到许老太太家中,“我把名字一个个念给老太太听。老太太听了以后,听到其中一个叫许天盈的名字,她就乐了,她说许天盈啊,以前我也叫许天盈。”

 

跨越800多公里相见,亲切地喊一声许妈妈

 

在知道许良能老人曾经叫许天盈后,远在武汉的吴永成十分高兴,立马给志愿者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我先视频问她是不是曾经叫许天盈,她说是的。那时,我才确定我找了十几年的老兵找到了。”吴永成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当我把父亲照片发过去后,老人对我说,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呀?我那一刻太激动了,说马上安排行程。”

        

1月22日,吴永成坐上了南下的火车,从武汉赶到了桂林。“见了面,她就问我,你就是吴团长的儿子啊,拉着我的手。”吴永成说,见面的那天,他把父亲回忆录的内容念给许良能老人听,而老人边听边回忆,说起曾经到过的地方、排练过的话剧......从许良能老人口中说出的这些往事,像一帧帧电影画面,把大家拉进那段充斥着战争却也饱含着梦想与希望的芳华岁月。

     

图片

  【吴先生带着父亲的回忆录与老人回忆往事


交流之后吴先生才知道许良能老人的丈夫已经离世,虽然两人未曾谋面,但是许良能老人是父亲亲密的战友,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吴先生便亲切地喊许良能老人为“许妈妈”。许良能老人开玩笑地说,“你父母亲都走了,没有牵挂负担了。你现在来找我这个妈妈,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做嘛。”吴先生说,“我愿意找这个妈回来养。”

        

许良能老人年事已高,但身体硬朗、思维清晰。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与她电话交流,遗憾的是,她的听力不好,很难在电话里交流。

 

通过许良能老人的孙子询问老人为何要改名字。老人说,她不喜欢以前的名字,也不想人知道她在哪里,不想有人来打听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问,是什么原因让她想“隐姓埋名”,她说,自己喜欢许良能这个名字。而吴永成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这次见到许良能老人之后,他也问过她为什么要改名字。经过多番询问,记者了解到,许天盈是在1943年改名为许良能的,改名的初衷里或许隐含着一种矛盾心理,她既怀恋过去,又觉得很痛苦,所以改名想要释怀过去的时光吧。

紫牛新闻记者任国勇

紫牛新闻实习生殷嘉惠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