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故事】妻患流感昏迷一月,为筹款抢时间,徐州汉子果断联系卖房找直升机
来源:紫牛新闻 2018-02-28 20:08:00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那天在家打扫卫生的时候,王女士开窗透了一下气。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竟让她染上了流感,之后病情急转直下进了ICU。妻子持续高烧昏迷,情况危急,差点进了鬼门关。丈夫在得知妻子病倒之后,当机立断,一面联系卖房筹款,一面为了抢时间联系直升机为妻子转院,所幸最终在徐州和南京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下,妻子终于从鬼门关前捡回性命,这是一个生命的奇迹,而家属在她病危时候表现出来的果敢、全力以赴也颇让人感动……

偶然开窗透气,几乎进了鬼门关

徐州的王女士今年40多岁,1月19日,她和往常一样在家里打扫卫生,当时感觉有点闷,就开窗透了一下气。那天下午3点左右,她觉得浑身不舒服,开始发烧,晚些时候,王女士赶到医院挂水,本以为没什么事了,可回到家以后,又开始咳嗽,折腾了一夜都没有睡觉。

王女士患有肌无力,所以对健康问题比较敏感,突然发起烧来,她不敢硬扛,第二天8点多就在丈夫王先生的陪同下,到被称为“二院”的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因为怀疑这个病是肌无力引发的,所以进的是神经内科。

随后一连几天始终高烧不退,用了冰毯、降温药、退烧针、冰块都没有效果。王先生说:“一开始都以为发个烧挂个水就好了,(住院)前面4天最辛苦,她住院不能躺着,都得扶着她,才能呼吸顺畅,4天没有睡觉了,她不睡,我就不能睡。”

1月23日凌晨,王女士的呼吸情况不太好,吸过氧后血氧饱和度一度跌至65%,而正常人的血氧饱和度在95%—100%之间,王女士的血氧饱和度几乎是正常人的一半,血压的低压更是降到40多。当时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她高烧说胡话,渐渐失去意识,被送往神经内科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进行抢救。

二院急诊ICU的李聪主任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王女士原来患有重症肌无力,当时考虑可能是重症肌无力引起呼吸衰竭,所以先进的神经内科ICU。但对她的病历进行分析后,判断应该是甲流导致的重症肺炎,这时候,神经内科ICU建议他们转院或者转科室治疗。

这次确诊非常关键,如果没有及时查明病因,后果不堪设想。李聪说,“这个病人的介入治疗时机还是比较早的,病情虽然很重,但是病历分析比较早,可以有很多机会进行治疗。”

从后楼转到前楼,人都差点没了

王女士的姐姐说,起先联系的是二院的重症ICU,但预定转病房的时间过后,还没有人和他们联系。25日中午11点多的时候,他们打电话询问,得到的消息是重症ICU不接收王女士。ICU在接收病人之前,可能会做评估和风险预测,不接收,意味着情况不乐观!

王女士的姐姐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听到这个消息后,她一下子就慌了,赶紧让妹夫打电话询问。这时候,她看见妹夫拿手机的手都在发抖。她心想,“坏了,妹妹马上要没命了。”

当时有人建议把王女士转到另一家医院,他们坚持不转。王先生迅速联系熟识的人,经过紧急努力,二院急救ICU表示愿意接收病人。随即,他们将王女士从神经内科ICU转入急救ICU。

神经内科ICU在二院5号楼的8楼,急救ICU在急救中心的5楼,两栋楼间距只有20米,然而转移过程却惊心动魄。王先生说,“我们从8楼ICU转急救ICU,两部电梯等着,我在拉着车,往前跑,她的脸都憋紫了,等到进入急救ICU上呼吸机,血氧已经只有30%多。等个电梯的时间,人都可能没有了,因为大型设备供氧和那种移动式的小型机器供氧,效果不一样,血氧‘刷’的一下就降下去了。”

李聪主任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当时觉得这个病人的希望不大,她的病情发展非常快,转过来的时候情况就非常差,血压血相都不好。那天晚上非常关键,如果没挺住,估计当时就不行了。”

图片

守候在ICU门外,4天5夜没合眼

在进入急救ICU治疗后,王女士就陷入了昏迷,这一昏迷就是将近一个月。期间病情一直不乐观,即使后来转院到南京,也需要睡冰床,直到2月15日才退烧。
进入ICU的前一天,王先生打电话给远在澳大利亚上学的女儿,喊她回来。王女士的姐姐说:“我们24日把外甥女喊来了,因为太危险了,恐怕赶不上见最后一面,那孩子不是一辈子遗憾嘛,就让她请假从澳大利亚回来。”

一段时间后,因为呼吸机插管时间太久对病人肺部的伤害较大,医生对王女士进行了气管切开术,用尽一切可行的办法,将王女士的生命体征维持在一个比较平稳的水平。

王女士在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ICU的那段时间,一家人都不好过,王先生就一直待在急救ICU外面等消息,买了张折叠床凑合着休息,连腿都伸展不开,刚开始时4天5夜没合眼。回忆起那段日子,王先生说,“有人几天几夜不合眼完全不是瞎说,只要有精神力量支撑着,就不是问题。”

王女士的姐姐说,“我们前几天就是一直蹲在ICU门口,既希望有人叫我们,又怕被喊到。门只要一开,头就伸过去看,一开始我们是不睡,后来是睡不实,有时候ICU门一开就察觉到。”

王先生说,“最后我连医院里哪部电梯门开了,一听都能知道。”

听说转院进ICU要50万元现金
丈夫果断把房子挂出去

在ICU中抢救了那么久,王女士的情况虽然稳定下来,却没有较大起色,王先生开始着急了,他到处打听,准备将妻子转去更好的医院治疗。后来有专业人士告诉他,南京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的ICU在全国ICU中都是很有名的,而且那里有俗称人工肺的ECMO,建议他们转去南京中大医院试试。

更好的医疗条件也就意味着更高额的治疗费用,经过查询,王先生了解到,ICU的治疗费用有时候一天就有可能达到十几万,未来的治疗费也许要高达数十万或上百万。他们听说,想进ICU,预先得准备50万的存款才行。

王先生在徐州是一家公司高管,家庭情况还算不错,但当时已经在ICU抢救了好多天,钱花得比流水还快,再拿出50万元现金,还是不太容易。然而,什么也没有妻子的命重要,王先生经过考虑,把家里的一套房子挂了出来,准备卖房救命。“正常的家庭,可能谁也没有那么多现钱。但生病了没钱很可怕……(我)就算房子卖了,只要有命,可以从头再来。”

图片

【中大ICU外等候的病人家属】

所幸ICU要求50万元准备金的消息并不是真的,房子一时半会也没卖出去,不过王先生说,“把房子挂出去,也表示出我们的态度,什么都没有人重要。”

想用直升机送妻子转院
遗憾航线最后没批下来

王女士的情况虽然还算比较平稳,但这样的长途跋涉,随时都会出现危险,而且王女士平时身体底子就不好,人也长得比较胖。王先生咨询医生,医生说路上可能会十分凶险,但最后他还是打算拼一次。

考虑路上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王先生想用最快的方式把妻子送到南京,因此想使用救援直升机。他说,“当时(直升机)最多是5万元,120(救护车)是5000元,但我们家属的意见都是统一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救命。”

他联系到连云港的医疗救援直升机,所有的手续都已经提交上去。遗憾的是,直升机的航线到最后时刻没能审批下来。

没有办法,王先生只好又找了辆条件比较好的救护车,1月31日下午2点从徐州的医院出发。所幸一路非常顺利,晚上6点多到达中大医院,住进重症ICU病房。

李聪主任说,二院给王女士打的基础还是不错的,“从我们这里走的时候,相对来说已经比较稳定,去南京的路程比较长,病情稳定不下来,也不可能转过去。”

王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从进入中大医院起,医护人员就开始进行抢救,一直忙碌到第二天凌晨3点58分。”医护人员如此敬业,让他非常感动。

一天去一趟鸡鸣寺,为妻子祈福

王先生虽然是公司高管,自从妻子这次住院后,他就丢下工作在医院守候。转到南京来后,ICU病房不能随便探视,王先生每天就从中大医院附近租住的房子步行到鸡鸣寺,为妻子祈福,来回7公里从未中断。他说,“医护人员用他们的专业知识抢救我爱人,我做不了其它的,就用自己的心来祈祷吧。”

2月19日,王女士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20日已经可以用手机发微信,彻底清醒过来,他们都很激动。上周日起已经转到普通病房。

王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妻子醒了以后有20多天没有任何记忆,前几天还不能说话,可以说话了以后,就问医生发生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这20多天是怎么过来的。

2月28日,紫牛新闻记者见到王女士,她说:“我在徐州二院的时候,前两天还有印象,进ICU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时候转到南京也不清楚,直到一周前才有意识。一觉醒来,他们告诉我春节都过去了,我一听都愣了。”

一路闯过来,想到的都是感恩感谢

前段时间有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网上流传,引起很多人的关注。紫牛新闻记者问王先生对这篇文章的看法,他说,“那个文章里的病人和我们差不多,连受凉都一模一样,不过他们的就诊途径有问题,开始的时候耽误了。如果不耽误,找到正确的医院,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案,也不会有问题。虽然在北京那个地方,还是走弯路了,主要是谁也没料到流感会这么严重。”

王先生说,那篇文章虽然非常长,不过很多地方并不详细,比如夜里在ICU外等候的情况,基本上就没有。那种经历,没有亲身体会是很难了解的。

李聪说,流感转重症肺炎的病例虽然为数不多,不过这样的患者预后都不是很好,在王女士之前和之后住院的有些患者就没能坚持下来,王女士能挺过来,是非常不容易的。

图片

【医生要求记录饮食和排泄时间】

南京和徐州的医护人员都说,“王女士是他们的一个作品。”她自从清醒过来,几乎一天一个样,开始时只能站立一会,现在已经可以走一段路了,医护人员也感到欣喜。医生说她原来危急时就像毛毛虫,经过精心救治,终于破茧成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到了可以离开ICU的时候,他们对于回徐州治疗,还是在中大医院再住一段时间,曾经有过犹豫。ICU的一位医生就批评说:“我们好不容易把你从鬼门关抢回来,干吗急急忙忙回去?”

谈及这一两个月“劫后余生”般的日子,王先生是感叹良多,他说现在的感悟,就是一路走来都是感恩,感谢徐州和南京医护人员认真负责的工作,感谢亲人和朋友的支持与帮助。原来的希望很渺茫,如今回想起来也很可怕。

王女士的姐姐也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我们就跟过电影一样,一路懵着走到现在。现在想说的只有感恩感谢,感谢每一关给我们帮助的人。”

王先生表示,对妻子和自己来说,这场经历都可以称作脱胎换骨。以前总觉得工作重要,现在体会到生命是最重要的。
 

专家科普流感:
正常人不用恐慌,有病及时治疗

紫牛新闻记者2月27日与李聪主任联系时,他对王女士目前的情况和治疗方案都很熟悉。

李聪说,从去年12月份以来,收治的重症流感病例比较多。他说,这种流感病毒之所以出现,可能与药物滥用有关,把耐药病毒筛选出来了,它们不断进行复制和更新,对目前的药物不敏感,很容易进行传染。

他说,“甲流导致的重症肺炎,患者原先一般都会有一些疾病。健康人患甲流,一般来说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如果有慢性基础性疾病、高龄、儿童、孕妇等等,患上甲流,容易出现重症。重症患者的预后一般都不太好。”

最近有消息说,3月可能会出现新一波流感。李聪表示对具体的日期无法预知,但从专业角度说,不存在3月份或5月份这样准确的数字。之所以发这样的预警,可能与3月份气候转暖,感冒病人会增加有关。但气候不变暖,这种病毒也会存在。只要有高危人群在,有病毒的生长环境在,就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病例。

李聪主任特意表示,要借助扬子晚报科普一下流感。

他说,患上流感首先不用恐慌,这个病不像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就是一个普通疾病,正常的健康人群不用太过担心。即使患上,早期服用奥斯他韦等药物,很快可以康复。正常人患上流感也不一定是坏事,因为体内会产生抗体,增强体质。

不过高危人群要注意,不要去温暖潮湿的地方,如超市、影院等人员聚集、空气不大流通的地方。想玩可以去公园、游乐场等空旷场所,减少被传染的几率。有问题,早期吃药。

李聪提醒说:“这种病以后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今年是甲流,明年也许会是另一种流感,因为抗生素遭到滥用,以后可能会不断出现较为顽固的病毒和细菌。但也不用恐慌,这不是很恐怖的病。但有病就要及时吃药治疗,不能硬拖。等到病情严重时再去医院,医生也很难办。”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紫牛新闻实习生|李佳玉 张运玥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