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故事】南京长笛少女成德国名校最年幼学生,教授惊叹:为什么她每天能练10小时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3-09 21:31:55

 图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年3月4日,南京的张玲女士在朋友圈晒德国弗莱堡国立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收到满满的点赞和祝福。让她自豪的是,她的女儿刘若予今年才16岁,学了11年长笛,这回专业考了满分,成为该学院史上录取年纪最小的学生。2017年8月,她就独自一人来到德国斯图加特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准备参加音乐学院的考试。都说学音乐的孩子没有童年,可见成长道路之辛苦。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这个家庭,揭开小小年纪留学海外的音乐少女寻常与不寻常的生活日常。 

来自南京音乐世家

无师自通唱起曲子

 

刘若予来自南京音乐世家,妈妈是南京市越剧团副团长,爸爸刘兵毕业于南艺音乐学院。刘若予爸爸在省戏校做辅导员时,妈妈张玲还曾是他的学生。

 

面对记者的镜头,刘若予的爸爸很羞涩,说让妈妈“代言”就好。妈妈张玲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起女儿为什么会学长笛,还是受到爸爸的影响。那会儿刘若予的爸爸带很多学生,经常有学生到家里上课。2岁的刘若予便老爱搬个小板凳在爸爸的课堂上“旁听”,而且不哭不闹。那些学音乐的孩子离开时,她总是依依不舍地和他们说“下次再来玩哦”,每每这时,妈妈张玲总觉得孩子还挺有趣的。

 

“一开始也没把女儿对长笛的兴趣当回事,直到偶然在饭桌上听见女儿边敲桌子,边唱起爸爸上课时教的曲子,我俩忽然吃惊起来,这曲子她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呢?”张玲说,记得那首曲子是《自由射手》的前奏,那会儿也才慢慢意识到这就是常说的耳濡目染吧。


“后来想想,她在我肚子里的时候,胎教的内容就是听爸爸教长笛啦!”张玲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发现孩子的喜好后,他们也努力往长笛的方向培养她,爸爸甚至放弃多年专业,专心教女儿。


张玲说:“所以说起来,女儿学长笛也是她自己决定的,并不是我们代替她做的决定,当然我们也觉得学长笛挺好。艺术也是相通的,吸取了戏曲艺术的精华,对她将来的成长也是有好处的。”除了长笛,其实刘若予也会像妈妈一样唱越剧,小时候参赛也获过奖。她也喜欢画画,动漫人物画得很好。

 

图片

6岁独自去军训

不喊辛苦还给爸妈带吃的

 

张玲说,越剧演员年轻的时候为了保持身材,都不愿意早生孩子,自己也是到了高龄才有了刘若予。当时张玲非常瘦弱,只有80多斤,婆婆也委婉地劝说她要吃胖一点,但就是怎么吃也不胖。对于这个迟来的孩子,全家都很小心。但对女儿的宠爱和操心,大家都比不过老爸。


刘若予2岁时,张玲要出国去意大利、法国演出一个月,当时夫妇俩就考虑把孩子送去苏州外公外婆家寄养。“孩子送去后,开始挺失落的。爸爸就说,还是把妞妞接回来吧,我一个人带。时至今日我还能时常想起那个画面,爸爸一个人去把她扛了回来。”张玲说,后来爸爸就一边在家给学生上课,一边带孩子。

 

刘若予5岁开始正式跟随爸爸学习长笛,进行系统而严格的训练。妈妈团里工作很忙,爸爸便一边照顾女儿的生活,一边辅导她的专业。学管乐,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体能,爸爸为了给女儿补营养,每天都要买二两河虾,剥壳将虾肉剁碎了,和鸡蛋一起蒸,作为女儿下午的点心。在爸爸的精心调养下,女儿从小体能就好,很少生病。

 

幼小衔接时,为了更好融入小学,适应环境,夫妇俩送女儿去汤山参加封闭一个星期的军训。那会儿正是8月份,南京很热。女儿一去,爸爸便开始担心。“女儿才6岁,是里面年龄最小的。天这么热,我们在家都吃不消,赶紧去接她回来吧。”跟妈妈商量后,爸爸就跟部队联系,找到女儿。

 

爸爸十分关切地对女儿说:“你要是不能坚持就回来。”

 

但女儿告诉爸爸:“我可以的。”

 

于是,他们就让女儿在汤山继续军训,军训的日子很艰苦,没想到的是女儿不但坚持了下来,还拿回来了优秀学员、宿舍代表等三个奖状。

 

张玲笑着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特别有意思,教官很喜欢她。还要走了她胸牌的照片,说要留个纪念。后来还特意打电话来说请她吃肯德基。”

 

图片

刘若予和爸爸的合照


经历这次军训,爸爸妈妈第一次感觉到了女儿具备很强的抗压能力,这大概也是她能坚持不懈在长笛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的原因之一吧。

 

军训期间,最让妈妈“窝心”的,还是女儿带回来的一包东西。“里面有6瓶矿泉水和6个面包,这是发的东西,但她没有吃。她说这水要给爸爸喝,爸爸上课会口渴,面包可以给妈妈当早餐。”稚嫩的几句话,让爸爸妈妈开怀大笑,但眼睛里隐隐有了感动的泪花。

应对各种挑战和叛逆

父母有“绝招”


 

五六岁的孩子学习长笛,其中的挑战,常人难以想象。“妞妞也想跟楼道里的孩子一起玩,但她常常没有时间。”虽然老爸的专业“陪跑”给她打下了扎实基础。但孩子的注意力只能集中10到20分钟,为了延长这段时间,爸爸妈妈想了各种办法,最后使出了“绝招”:把谱架放高。孩子够不着高的谱架,就要站在小板凳上练习。这样能让她更加集中注意力,分心就有可能摔下来。这种方法能保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集中注意力练习。

 

开始文化课学习后,刘若予每次练习长笛都会让家里“如临大敌”,就像打仗一样安排日常生活。“必须要在学校完成文化课作业,这样才能节省时间回来练习,保证每天晚上一到两个小时。”7点开饭,吃完饭五分钟休息,准时开始练习。与生活上的无微不至相比,爸爸对女儿练习的要求是十分严厉的。

 

“有次我出差回来,看到女儿站在门外,就是因为她老是吹不对。我觉得她早上五六点还要起床上学,就劝爸爸还是让她去睡觉吧。当然严厉归严厉,我们也会调整方式方法,然后咬紧牙关陪着女儿一起坚持。如果家长选择放弃,孩子怎么可能坚持下来?”妈妈张玲说。

 

琴童家庭最知道,学音乐的孩子是没有童年的,很多孩子都会遇到艰难的瓶颈期。刘若予也有过叛逆期,“她那会儿告诉我们,说想画画,不想练长笛了,我们也知道这确实很苦,我们就努力地与她沟通,开导她,也尝试着去理解她,我始终觉得,叛逆期是正常的,说明孩子在成长。但不能让孩子的叛逆发展过度,导致伤害自己,也伤害父母。”


在刘若予学习长笛最艰难的岁月,父母一直努力地陪伴她,所幸,她慢慢地走过了那段日子。回过头来,张玲说:“其实学音乐让刘若予有了很好的记忆力,也有了很强的自制能力和规划能力,这对她到德国学习语言,安排自己的生活是很有帮助的。”


张玲还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学长笛的时候孩子一直把画画当成最好的减压方式,如果女儿实在不想学音乐,学画画也挺好。但是,他们最注重的还是学习的方法和过程的培养,希望女儿在学习中收获快乐。


现在女儿已经习惯了在音乐中收获能量,一天不练,她还会感觉在犯罪。德国音乐学院的教授都奇怪,为什么她能做到一天练10个小时?妈妈说:“因为我们一直灌输给她的理念是,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练习是在为梦想积蓄力量,才能向着未来扬帆起航。”


 

图片

 

 

德国是音乐学子的天堂

弗莱堡国立音乐学院长笛专业很强

 

2013年,刘若予以长笛专业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附中,跟随马莉老师学习。2016年12月21日,刘若予长笛独奏音乐会在南艺音乐厅上演。高一学生首次挑战个人音乐会,曲目众多且不乏梅尔卡丹特的E小调协奏曲等高难度曲目,殊为不易。在老师眼中,刘若予的刻苦十分惊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也很优秀。


 

图片

【专业老师马莉和刘若予

 

2017年8月4日,刘若予去德国斯图加特音乐学院,先读1年预科,再考音乐学院。今年3月4日,刘若予成功拿到了德国弗莱堡国立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为何要去德国留学呢?从实际情况来看,钢琴和小提琴教育在国内普及度相对高,而长笛还是小乐种,普通乐队里只有两支长笛,人才需求量也有限。

 

而在国外相关专业更多,也拥有更好的发展。相比较中国有9所音乐院校,德国音乐院校众多,也出过那么多著名的作曲家,对要学习原汁原味西洋音乐的中国学生来说,以体系完整,涉及面广,独具吸引力。像这次刘若予考取的德国弗莱堡音乐学院其长笛专业就很强。长笛家汉斯·马丁,指挥家和作曲家汉斯·泽德,钢琴家贝恩德·格瑟,作曲家迪特·施纳贝尔,小提琴手Daishin Kashimoto(柏林爱乐首席)都是这所学校毕业的。

 

德国是中国音乐艺术类学生一直神往的地方,其高等音乐学院的数量有目共睹,全国共有数十所公立音乐学院。德国的每所音乐学院都有着它悠久的历史,像莱比锡“门德尔松”音乐学院,德累斯顿“韦伯”音乐学院,魏玛的“李斯特”音乐学院等等,都是由这些音乐大师们参与创建,并在此任教过的。每所音乐学院的师资都非常的雄厚,他们拥有自己的音乐厅,图书馆,专门的琴房楼,为学生们提供了非常优越的学习条件和环境。音乐学院还为学生们提供了许多在著名乐团实习的机会,学生们有机会与世界著名指挥家和音乐家合作,获得宝贵的学习机会和演出经验。

 

由于德国的公立音乐学院都设有入学考试,对于申请者的德语(德国的音乐学院都是使用德语教学的)及专业水平有一定的要求,需要学生亲自到德国参加考试,没有充分准备的学生很难被理想的音乐学院录取。而德国学校的入学考试通知书通常在考试前3 周左右才寄出,中国学生很难从容地进行考前准备。

 

与国内不同,在德国音乐学院,研究生和本科生一起参加考试,拥有同等机遇。马莉老师介绍说,在承认学分的前提下,现在有不少人选择在国内读完大学再去德国留学。由于老师也会优先考虑招收已经跟随自己学习的学生,因此“裸考”的学生面临更大的考试风险。

 

而专业优秀的刘若予被老师鼓励参加名额更少、挑战更大的春季考试,其实对她来说,没有那么大压力,春季不行,还可以秋季再考,毕竟年纪还小,没到上大学的年龄。但刘若予迎难而上,最终让爱才的音乐学院为她拿出宝贵的入学名额。特别巧合的是,考试是2月20日,第二天恰好是刘若予的生日。外籍考官笑说,明天你才17岁。后来她拿到了专业满分24分,年龄在50名来自各国应试学生中是最小的。

异国他乡求学

小女孩变成坚强宝宝

 

之前在预科班,刘若予过着往返于琴房、语言学校、租住的公寓,三点一线的生活。

 

去超市购置生活用品,跟老师同学打交道,获取信息报名考试,去学校踩点,订机票和旅馆,这些事情没有人帮忙,都要自己动手。“第一天来到陌生的城市,真是两眼一抹黑。太苦了,真是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在德国,求学的孩子很多,要获得机会就要很拼”,刘若予说,没有了父母的帮忙,也一下子觉得自己长大了。“当然也会出现有意思的事情,从超市出来,公交司机看我拎着那么多东西,说这么小的孩子不容易,不用付钱了。”刘若予说。

 

在德国的6个月时间,刘若予最苦恼的是觉不够睡,早上五点起床练习,半夜三更才回来,连下包方便面的力气都没有了。由于时间紧,啃面包是家常便饭,实在太饿才吃顿德国猪手改善一下伙食。另外,比较苦恼的是,由于未成年,上网流量限制,总是要靠蹭网,刘若予也无法跟父母视频通话。

 

事情多,压力大,也不耽误刘若予逢年过节给自己的老师们发祝福信息。马莉老师说,收到信息还是很开心的,也会担心这个在国外打拼的孩子过得怎样。

 

妈妈张玲说,“我们也面临周围的质疑,这么小的孩子,你们怎么能放心?心也太大了吧?其实我们觉得,学音乐的孩子要早点出去,你无法估量孩子的潜能。但你也要做好准备,也可能100%的付出,只有1%的收获。”

 

图片

不要盲目“小别离”

要进行风险评估


 

电视剧《小别离》就是讲孩子小小年纪留学的,留学前后复杂曲折的故事引起了不少家长的共鸣。南艺附中葛海燕老师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一般来说,其实我们并不赞成孩子盲目出国,要对风险进行合理评估。“现在确实也有家长是盲目让孩子出去,对孩子的专业和抗压能力不够了解。一些能够学好专业的孩子,必须拥有很强大的毅力才行。”学西洋乐的孩子出国寻求专业提升,以精益求精,这样的不在少数,而适应能力强的孩子更拥有优势。葛海燕老师说,家长的鼓励,老师的专业指导,同专业同学之间的良性竞争,这些都是帮助孩子度过心理关的重要因素。

 

图片

【电视剧《小别离》剧照】

 

 

紫牛新闻记者张楠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