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最烂影片奖首个大腕来领“金扫帚”,王宝强发言引网友点赞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3-26 21:56:08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3月26日,第九届“金扫帚奖”暨“2017年度华语十佳”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作为“金扫帚奖”23位评委之一,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当天全程见证盛况。

“金扫帚奖”自创办以来,年年以评选电影圈“最令人失望奖”为己任,可谓鞭挞烂片不留情面,被网友们称为是中国的“金酸莓奖”。当天,该奖奖史上出现了创纪录的一幕——身为一线艺人,王宝强当天作为“最令人失望导演”和“最令人失望影片”双料“奖项得主”,亲自到场领奖,他还举着“奖杯”对观众表示道歉,他说,“其实我觉得自己能够站在这里还是挺荣幸的,我也知道‘金扫帚’不是一个很光彩的奖项,大家也都知道,但是它可以鞭策你进步”。

去年这三部电影最烂
郑恺、刘亦菲最让人失望

由《青年电影手册》发起并主办的“金扫帚”奖,可谓是现今中国电影圈的一股清流。它创办九年来,因为坚定秉持专业公正的评选标准,每年邀请独立影评人、学者、编剧等为当年度银幕作品评选出“最令人失望”的作品,从而无形中成为了令很多电影创作和明星艺人感到“头疼”并“避视”的奖项,该奖历史上也从未有一线明星去领奖。但是,也恰恰是因为这份难得的客观公正态度,此奖越来越受到普通观众和网友的支持与关注,近些年来声势越来越大。昨日,创始人程青松对记者表示,创办“金扫帚奖”初衷是因为热爱中国电影,通过这样的评选,希望能够起到鞭策警示作用,促使中国好电影越来越多,烂片越来越少。

颁奖名单显示,刚刚过去的2017年似乎“烂片”特别多。最具分量的“最令人失望影片”当天颁给了三部“实至名归”的作品,它们分别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闹天竺》、《纯洁心灵·追梦演艺圈》。据了解,毕志飞执导《纯洁心灵·追梦演艺圈》豆瓣评分仅2.1分,在四万多人参与打分中,98%以上的影迷给出了1星,刷新了豆瓣历史。 王宝强和毕志飞均为本届金扫帚奖“赢家”。首执导筒的王宝强不仅收获了“最令人失望导演”奖,其执导的影片《大闹天竺》也获得“最令人失望影片”,毕志飞同样“斩获”双奖,此外《大闹天竺》的编剧束焕、丁丁还获得了“最令人失望编剧”。演员郑恺凭借《降魔传》和《临时演员》的糟糕表现以绝对优势获得“最令人失望男演员”。曾多次获得金扫帚奖提名的刘亦菲今年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烽火芳菲》被评委推选为“最令人失望女演员”。

王宝强亲自来领奖
向观众说声“对不起”

当天“金扫帚奖”的颁奖礼来了诸多电影教授、名人演员、作家编剧等,包括陶红、田海蓉、郭晓东、吴毅、张亚东、崔永元、陈德森、程青松、文隽、吕中、潘婕、田歌、虹影等。本来众人都认为这又将是一届无得奖者前来领奖的“寂寞”活动,然而,让大伙儿惊喜而且赞赏的一幕出现了——“得奖人”王宝强现身颁奖现场,亲手领下了这个被称为是“烂片奖”的奖杯——一把小扫帚。

图片


在颁发“最令人失望导演奖”时,王宝强大步走上舞台,在众人的惊呼中领了“奖杯”,台下一时沸腾,所有的目光和掌声都指向了这个知耻而后勇的“得奖人”。王宝强一如继往质朴地笑,他说,“我台上一看,下面全是朋友啊,好多老师都在。”说着他不好意思地举举手中的扫帚,“我觉得其实我还是挺荣幸能站到这里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奖每年竞争特别激烈(台下笑),热门电影比较多。今年颁给我一个,挺难得的,非常的不容易(台下笑)。我知道这个奖不是很光彩的,大家也都知道(台下鼓掌声)。但是它会鞭策我进步。”

至于为什么来领这个“不光彩”的奖,王宝强表示,“我必须要亲自来接受大家的批评。是因为我爱电影,尊重电影、尊重观众、尊重在座的电影前辈们。我第一次当导演,确实欠缺经验。自己知道有不足的地方。我相信经过自己未来的努力,不断的学习,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导演。”最后,他笑着再举了一下金扫帚,“这一次来领奖,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挺感谢金扫帚,借着这个机会,我想对观众说声‘对不起’,在我心里一直想对观众说这一句,特别对不起观众,我觉得欠了观众一次。我要努力不断的进取,相信一定会成为合格的导演,合格的电影工作者。”最后,这位大气的演员和导演,还祝愿金扫帚奖能够继续办下去,“越办越精神”。

图片


第一个一线艺人来领奖
网友一片支持与喝彩

当天王宝强的真诚和虚心,不仅赢得在场电影人的掌声,其“勇敢”的行为,在网上第一时间曝光后,更引爆网络,网友纷纷对王宝强竖起大拇指力赞王宝强这份拳拳爱电影之心。颁奖人田海蓉更表示,“王宝强是强者,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敢正视自己的弱处。”据了解,这一幕对于“金扫帚奖”来说,也是分外重要的——九年来首现一线明星前来领奖。值得一提的是,王宝强曾凭借《Hello树先生》和《泰囧》连续两年获得《青年电影手册》华语十佳“年度男演员”殊荣,并且曾公开承诺如果有一天他获评金扫帚奖,一定会来领奖。此次王宝强兑现承诺,亲临现场领取“最令人失望导演”奖无疑是业界表率。

据了解,在往届金扫帚奖颁奖典礼上,《疯狂的蠢贼》制片人李明阳曾现身领奖,并向观众鞠躬致歉;《致我们终将到来的爱情》导演郑来志亲临现场,勇敢地领取“最令人失望中小成本影片”奖项;《河东狮吼2》的导演马伟豪则派助理前来领奖,并带来了获奖感言;“最令人失望男演员”得主小沈阳曾在微博上发表获奖感言,表示“虚心接受”。往届获奖者充满自嘲和正能量的表现非但没有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反而得到广大影迷和网友的肯定。

美国“金酸莓奖”创办38届鲜有领奖人现身,而“金扫帚”从导演派人代领到导演亲自领取,再到一线明星亲自登台仅用了九年时间,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电影和中国电影人的一个巨大的进步。王宝强此举,堪比好莱坞的桑德拉·布洛克和哈利·贝瑞。2005年,哈利·贝瑞凭借《猫女》获评第25届金酸莓奖“最差女演员”,她亲临颁奖现场,一手提着此前获得的奥斯卡影后小金人,另一只手举起了金酸莓奖座。2010年,桑德拉·布洛克因为《关于史蒂夫的一切》获评第30届金酸莓奖“最差女主角”,她也亲临现场领取了该奖项,而转身回到奥斯卡颁奖现场,她又凭借《弱点》举起了奥斯卡影后奖杯,成为史上第一个在同一年内同时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和金酸莓奖最差女主角的明星。

新闻链接
第九届金扫帚奖颁奖词


最令人失望男演员--郑恺

郑恺作为后起的演员新秀,在喜剧表演风格上可谓是别开一面,这是值得肯定的地方;但是,2017年郑恺主演的颇多喜剧作品中,他以不挑食的方式让自己彻底沦为烂片的代名词;而其演技中痞里痞气的俚俗,更加深了闹剧对观众智商的侮辱程度;郑恺是一个放得开但收不住的喜剧演员,他急需一些优秀的喜剧电影对其进行重塑,不然,其将彻底沦为影迷心目中的喜剧小丑。

最令人失望女演员刘亦菲

无论在《烽火芳菲》还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刘亦菲都在以一种假装文艺真装蒜的方式掩盖自身演技上的捉襟见肘;这种沉闷的所谓文艺范,让刘亦菲面部表情上的一潭死水呈现出假想的波澜不惊,实则,她真的是无法用自己的演技泛起任何的波澜;而对《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类烂片的接拍,更加深了影迷对刘亦菲面容苦情、演技绝望的主观印象,她很好地代表了部分小花小鲜肉的基本特点。

最令人失望导演毕志飞

《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作为毕志飞的处女作,看似讲娱乐圈的潜规则,实则是对这种现象的乐此不疲。一个以追梦为主题的故事,观影过程如同遭遇噩梦。面对观众的劣评,毕志飞始终坚信自己拍的不是烂片,而是危机公关能力不足,只能说他对导演能力缺乏自知之明,对观众的批评缺乏反省精神,而我们的评委,则把最令人失望导演的第一名投给了他。

图片

【毕志飞微博回应】


最令人失望导演王宝强:

作为导演的王宝强,怀抱着很大的梦想,却把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拍成一团浆糊,豪华的客串阵容没有为影片增加光彩,无趣的模仿让电影看上去令人相当尴尬。《大闹天竺》是一个演员跨界当导演然后失败的案例。不抛弃不放弃,依然让我们对好演员王宝强充满期待,而对你导演的第一部作品的失望,同样是源于对你的期待。在此我们由衷的提醒跨界的宝强,请珍惜观众给你的喜爱。
最令人失望编剧
——束焕/丁丁

《大闹天竺》,两位编剧用这部电影成功地证明了什么叫“吃老本”。整个影片的叙事架构几乎是《人在囧途之泰囧》的低配版。如出一辙的公路片模式、异域文化与反差化的角色搭配,展现的是编剧的不思进取、投机取巧。虽然两位编剧试图打造现代版《西游记》,对其叙事走向与人物关系加以现代演绎,然而脸谱化的人物、毫无逻辑的情节、粗暴生硬的异域文化展示与低级恶俗的笑点让这部电影毫无亮点可言。更为致命的是,在拆迁/反拆迁所刻意营造的贫富对立的故事里,编剧并没有注入真正的现实温度与人文关怀。

最令人失望电影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版存在的最大价值是原著粉丝通过这部影片原谅了电视剧版。这部电影尴尬的演技、辣眼的造型、标本特效和莫名其妙的情节都让人对这部散发着浓浓塑料味的“大IP+流量明星”组合再次引发偏见。然而这些都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本片主创的核心叙事完全是婚庆级的。大量逻辑混乱的桥段加杂着跟诸多好莱坞大片似曾相识的画面,再佐以通篇的执行导演式零调度控场分切方式,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年度烂片就此诞生!

最令人失望电影
——《大闹天竺》

《大闹天竺》是一部混乱古怪的大杂烩作品,动作、奇幻、喜剧、穿越、歌舞甚至一点点科幻,任性地想到什么就拍什么,故事逻辑全部不在线,最终的成品就是一个三流闹剧,天真混乱的剧情连小孩子也哄不了。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之一,就是要划出自己的底线,明白能演什么,不能演什么,不要轻易僭越本职去跨界做导演,以实现自乐自嗨。

最令人失望电影
——《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

《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在剧本创作层面,烂俗桥段毫无新意,冗长对白丝毫没有编剧对电影叙事节奏的任何把控,导演不仅在镜头语言方面需要从最初级阶段重新进修,而且在画面美术、灯光布局甚至演员的着装走位等多方面,都十分的业余。面对这部影片的无知无趣与无所畏惧;我们只能为该片送上金扫帚,以示最后的人道主义关怀。

紫牛新闻记者|张漪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