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面对面】张晴:告别舒适的象牙塔,进入狼性的世界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4-01 17:35:07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天见了5拨人,接受了1个小时的采访,不停地说了6小时的话,从上午5:30到现在,终于‘南京瘫’了。

3月27日晚,“一条”合伙人张晴在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图片

 

 

张晴此番来宁,是应扬子晚报《精品民宿》杂志以及“二十八宿”公号的邀请,参加“中国民宿全媒体共享平台”的创始筹备大会的。我们约在晚间的专访,一不小心就成了“放倒”女超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紫牛新闻记者并没有从张晴身上看出丝毫的倦怠。简约的白衬衫,搭配得体有型的藏蓝色外套,浅色牛仔裤,精致干练,却又不失时髦感。在长达一个小时的访问中,她始终保持着活跃的状态,思维敏捷,应答如流,体现出优秀的职业素养。


(采访视频↓↓↓)


这个曾在传统媒体从业20多年的资深媒体人,如今又站在了新媒体风起云涌的潮头。


在那条并不平坦的创业转型之路上,她是如何化茧成蝶的,其间又经历了怎样的苦痛挣扎?不免令人好奇。

 

 

 

 

 

 


01

从南京到上海,这个从业20多年的资深媒体人实现了人生一次又一次的飞跃 

 

 

 

 

 


张晴的职业生涯起步于南京,最初在《服务导报》从事突发新闻报道,是中国最早的新闻大特写记者之一,曾三次获得“江苏省好新闻一等奖”,其他大大小小的奖项更是拿到手软。1996年,她又担任了《东方文化周刊》新闻部主任,27岁时成为《江苏商报》的编委,是当时南京媒体中最年轻的编委。此后她随丈夫赴美读书两年,回国后加盟刚创刊的上海《第一财经日报》,2007年又加盟《外滩画报》,离开时已经是该杂志社的副总编。


当时《外滩画报》的资深编辑记者,都是其他杂志竞相挖角的对象,每年年底都会有人要跳槽,而张晴总是那个代表杂志社出面挽留的人。所以当她自己离开时,同事们非常意外,都觉得她应该是“最后一个离开《外滩画报》的人”。


2014年的《外滩画报》虽然没有鼎盛期红火,但依然是上海最有影响力的主流生活时尚类杂志之一,“当时的传统媒体是这样,如果你做到了行业前三,那么舒舒服服过上三年是没有问题的。”


图片

 

“那为什么会离开呢?”

“更多是因为相信‘老大’的眼光吧。”


张晴口中的“老大”,就是“一条”创始人徐沪生。这个上海媒体界的风云人物,曾是《外滩画报》的执行总编辑,创办过《上海壹周》,也曾是《第一财经日报》编委,是张晴10年的直接领导。


事实证明,在这个重要的人生关口,张晴的选择是多么的果断和及时。如今主打生活类短视频的“一条”,已经转型为单月销售过亿的电商平台,而且完成了C+轮融资,估值达到5亿美金;而曾经一纸风行的《外滩画报》,却于2015年底,宣布正式停止纸质杂志的发行。


“这对我们的震撼太大了,完全没有想到。”至今提起来,张晴的语气中还是充满了留恋与惋惜。 

 

 

 

 

 

 



02

从那一天起,从时尚的杂志社搬到破旧的小楼,每天面对两个字:“战斗”

 

 

 

 

 


创业之初,一切从简。


徐沪生骑着辆破自行车到处转,最后还是在《外滩画报》附近找了个老旧的写字楼,地点很好,就在巨鹿路,上海小资文青的打卡圣地,恰好与“一条”的美学调性相吻合。从没拍过一秒视频的张晴,很快就把办公室搬到了那个破旧的小楼里。


同一楼层的邻居是个保险公司,大门的一边贴着触目惊心两个大字——“战斗”,另一边则高挂着“耻辱榜”,上月业绩排在最后的几位员工照片,就这么明晃晃地贴在上面,被进进出出的人们一次次地“瞻仰”。


图片

 

“我当时是非常震撼的。以前一直呆在舒适的象牙塔里面,没有KPI业绩考核,没有任何压力,自我感觉良好。一出来之后,突然发现外面的世界真是特别的狼性,有时候狼性到就连基本的尊严都可能没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