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面对面】张晴:告别舒适的象牙塔,进入狼性的世界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4-01 17:35:07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天见了5拨人,接受了1个小时的采访,不停地说了6小时的话,从上午5:30到现在,终于‘南京瘫’了。

3月27日晚,“一条”合伙人张晴在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图片

 

 

张晴此番来宁,是应扬子晚报《精品民宿》杂志以及“二十八宿”公号的邀请,参加“中国民宿全媒体共享平台”的创始筹备大会的。我们约在晚间的专访,一不小心就成了“放倒”女超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紫牛新闻记者并没有从张晴身上看出丝毫的倦怠。简约的白衬衫,搭配得体有型的藏蓝色外套,浅色牛仔裤,精致干练,却又不失时髦感。在长达一个小时的访问中,她始终保持着活跃的状态,思维敏捷,应答如流,体现出优秀的职业素养。


(采访视频↓↓↓)


这个曾在传统媒体从业20多年的资深媒体人,如今又站在了新媒体风起云涌的潮头。


在那条并不平坦的创业转型之路上,她是如何化茧成蝶的,其间又经历了怎样的苦痛挣扎?不免令人好奇。

 

 

 

 

 

 


01

从南京到上海,这个从业20多年的资深媒体人实现了人生一次又一次的飞跃 

 

 

 

 

 


张晴的职业生涯起步于南京,最初在《服务导报》从事突发新闻报道,是中国最早的新闻大特写记者之一,曾三次获得“江苏省好新闻一等奖”,其他大大小小的奖项更是拿到手软。1996年,她又担任了《东方文化周刊》新闻部主任,27岁时成为《江苏商报》的编委,是当时南京媒体中最年轻的编委。此后她随丈夫赴美读书两年,回国后加盟刚创刊的上海《第一财经日报》,2007年又加盟《外滩画报》,离开时已经是该杂志社的副总编。


当时《外滩画报》的资深编辑记者,都是其他杂志竞相挖角的对象,每年年底都会有人要跳槽,而张晴总是那个代表杂志社出面挽留的人。所以当她自己离开时,同事们非常意外,都觉得她应该是“最后一个离开《外滩画报》的人”。


2014年的《外滩画报》虽然没有鼎盛期红火,但依然是上海最有影响力的主流生活时尚类杂志之一,“当时的传统媒体是这样,如果你做到了行业前三,那么舒舒服服过上三年是没有问题的。”


图片

 

“那为什么会离开呢?”

“更多是因为相信‘老大’的眼光吧。”


张晴口中的“老大”,就是“一条”创始人徐沪生。这个上海媒体界的风云人物,曾是《外滩画报》的执行总编辑,创办过《上海壹周》,也曾是《第一财经日报》编委,是张晴10年的直接领导。


事实证明,在这个重要的人生关口,张晴的选择是多么的果断和及时。如今主打生活类短视频的“一条”,已经转型为单月销售过亿的电商平台,而且完成了C+轮融资,估值达到5亿美金;而曾经一纸风行的《外滩画报》,却于2015年底,宣布正式停止纸质杂志的发行。


“这对我们的震撼太大了,完全没有想到。”至今提起来,张晴的语气中还是充满了留恋与惋惜。 

 

 

 

 

 

 



02

从那一天起,从时尚的杂志社搬到破旧的小楼,每天面对两个字:“战斗”

 

 

 

 

 


创业之初,一切从简。


徐沪生骑着辆破自行车到处转,最后还是在《外滩画报》附近找了个老旧的写字楼,地点很好,就在巨鹿路,上海小资文青的打卡圣地,恰好与“一条”的美学调性相吻合。从没拍过一秒视频的张晴,很快就把办公室搬到了那个破旧的小楼里。


同一楼层的邻居是个保险公司,大门的一边贴着触目惊心两个大字——“战斗”,另一边则高挂着“耻辱榜”,上月业绩排在最后的几位员工照片,就这么明晃晃地贴在上面,被进进出出的人们一次次地“瞻仰”。


图片

 

“我当时是非常震撼的。以前一直呆在舒适的象牙塔里面,没有KPI业绩考核,没有任何压力,自我感觉良好。一出来之后,突然发现外面的世界真是特别的狼性,有时候狼性到就连基本的尊严都可能没有保障。”


从舒适的象牙塔一下跳进狼性的世界,张晴的工作节奏和生活节奏开始发生质的转变。


张晴2014年的个人年度榜单上,记录了她的年度现象级事件——“离开‘外滩’、‘一条’创业”;最抓狂的时期是六七月份,同时要面对五件大事;工作日每天工作10小时,甚至更多;5:40起床的天数有100天;旅行和年假都是O……


“从忙碌程度上看,我创业时的工作量大约是《外滩画报》时期的3-4倍,甚至更多。”张晴感慨。

 

 

 

 

 

 



03

每条10万+的背后,是15小时的素材剪成3分钟,是20000字的旁白精炼成800字 

 

 

 

 

 


2014年9月8日,“一条”正式上线,迅速引发了市场关注。短短15天之后,粉丝量就已经涨到了100万,“这是‘一条’标志性的时刻,充分印证了创始人的判断力和魄力,真的是非常佩服。”张晴终于放下了那颗始终悬着的心。


时至今日,“一条”已经拥有1500万粉丝,次年创办的“美食台”也已积聚了500万粉丝。有如此巨量的粉丝托底,让其他公号神往的10万+,在“一条”只能算是个基本要求,区别的只是阅读量到达10万+的速度,“最快的仅用了18分钟”。


图片


为了留住这巨量的粉丝,徐沪生制定了极其严格的视频标准,内容团队几乎是在以一种“自虐”的方式做每一条短视频:拍摄素材要达到15个小时,拍上600-1000个镜头,然后咔嚓咔嚓剪到3分钟;


旁白文稿得准备15000-20000字,最后精炼成800字左右;


“死嗑”标题,每个视频都要做100个题目,看哪一个能在0.1秒的瞬间吸引到自己。


……


“当时网上流行的东西,要么是屌丝的狂欢,要么是土豪的盛宴。而‘一条’追求安静的生活美学,我们开玩笑说是‘性冷淡风’,其实就是极简风。通常会采用单色背景,嘉宾穿着素雅,光打得特别高级,两个机位切换,镜头非常的舒缓。” 这种起初不被看好的高冷风格,却意外地使得“一条”在喧嚣热闹的网络世界里脱颖而出。


但是张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图片

 

从创业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2017年年底,张晴一直分管视频内容,那就是1000多个异常焦虑的日日夜夜。


“并不是说你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就可以躺在上面吃老本了。我在一条的每一天都是归零的,每天早上醒来都要重新开始,面对一场新的战斗,这可能是创业带给我最大的感受。”

 

 

 

 

 

 



04

就像马拉松有个32公里的撞墙点,之后每一秒都感觉生不如死,但只要多坚持一秒,就会走得更远 

 

 

 

 

 


巨大的成功,往往也意味着巨大的压力。

“你觉得自己的压力指数是多少?”

“七八十分吧,确实高了一点,但也没到不可承受的地步。”


“适度的压力是保持年轻的最好方式,你必须提着一口气,过紧一点的生活,否则整个人的状态是散下来的、瘫下来的,那种佛系的生活状态,我很不喜欢。”


在朋友圈里,甚至在首次谋面的记者面前,张晴从不讳言自己的年龄,说起42岁离开《外滩画报》的从前,显得极为坦然。这种坦然源于她不断挑战自我的年轻心态,也源于她猜不出实际年龄的身材和外貌。


因为职业的关系,日常的她大多以正装示人,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永远住着一个“攻气十足”的摇滚青年。


她是COLDPLAY(酷玩乐队)的十年粉丝,甚至会跑到东京去听COLDPLAY演唱会,并且激动地在朋友圈里写道,“每首都会唱,又叫又唱了整场已失声,搞得像我在开演唱会。音乐一响起,就泪流不止。这些歌每首我都听过500-1000次绝不夸张。”


她热爱运动,喜欢网球,有22年的球龄,但是最爱的还是马拉松,“跑马和创业基本上是同时开始的。以身体上的巨大劳累来减轻精神上的巨大劳累,是我的‘以毒攻毒疗法’。”


图片


“跑步是一件特别枯燥的事,需要近乎变态的坚持。跑全马的都知道有个‘撞墙’的说法,往往人跑到32公里处会精疲力竭,感觉体能耗尽,接下来的每一秒脑子里只有两个字‘放弃’。那时候我就会想,都苦了那么久了,我不要止损,一定要最后那个最有成就感的瞬间。坚持,就是比别人多跑1秒,然后再多1秒……”

 

在张晴看来,这是和创业一样的道理。


“前两天我偶然翻到创业时的一张合影,那时的我笑得那么灿烂,完全没有心理负担。如果我知道在这之后的四年中,每一天都是这么煎熬地度过,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创业的勇气。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比你想象的更坚强,所有的困难都是竞争门槛,只要你坚持往前再走一点,也许就能走出低谷。” 

 

 

 

 

 

 



05

这个“工作狂”加运动达人的背后,站着一位“学霸先生”,还有一个会教她弹吉他的小孩 

 

 

 

 

 


在‘一条’分管内容的3年多的时间里,即便每天工作10个小时,运动依然是张晴“永不放弃”的爱好。作为一个曾经“跑800米就能累成狗”的弱女子,她如今的全马成绩是4小时06分,如果算上年龄的因素,这个成绩已是相当难得了。


去年8月底,张晴还代表耐克队参加了世界最著名的长跑接力赛美国HOOD TO COAST,从美国波特兰的山顶,一路向西跑到海边的沙滩上,全程320公里。“每支队伍由12人组成,两辆车,总计36棒,每人跑三棒,日夜不停地交替,公路、乡间小路、高速路、泥路、山路、沙滩,在最美的风景里,一直跑到终点。”


在张晴的朋友圈里,类似这种跑步的记录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张晴曾经分析过自己的时间构成,其中有91%都交给了工作和运动,只有9%留给了家庭及其他活动。


幸运的是,在这个“工作狂”加“运动达人”的背后,站着一个始终支持她、鼓励她的好男人。


图片

 

 

张晴的先生也是从业20年的媒体人,与她曾是报社同事,在体育圈享有盛名,“名气比我大得多。”张晴当初就是作为陪读,跟着这个“学霸先生”去美国读书的。每当工作中碰到什么瓶颈,她的先生就是她最好的“精神导师”。

 


对于孩子的教育,两个人的观点也是特别的一致,“我们俩都不是那种为了孩子可以完全放弃事业的人。在我们看来,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父母的言传身教,我们对于工作的全情投入,我们在工作中体现的超级靠谱与认真的态度,本身就是对孩子最好的垂范。”


一贯实施“放养政策”的张晴自称是个“假妈妈”,有时候更像是儿子的好朋友,“我和他经常会给对方推荐自己新发现的音乐,儿子在音乐上的好品位,大多来自于我的影响。不过最近我也在向他学习,让他教我弹吉他。”


看来“炫娃”是普天下的妈妈最喜欢做的事情,连酷酷的“女超人”也不例外。

 

 

 

 

 

 

快问快答

问:什么内容最可能成为爆款?其中有规律可循吗?

答:我们2014年的爆款是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三天之后,它成了最不孤独的图书馆。2015年是陆川的自然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去年也是一部有关狼女的电影,讲述人与动物之间的情感。


爆款是不可预测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规律可循,那些能打动人心的、反映人间真情的故事,更容易成为转发率高的爆款。


问:在创业过程中,你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答: 最大的困惑是文科生如何在一个KPI(关键业绩指标)的世界里存活下来,有流量不一定是好内容,但没有流量,一定不是好内容。 


问:在巨大的压力下,你是如何保持年轻态的?

答: 朋友圈大多已是达到人生巅峰之后的四大皆空人士,而我还在费力地攀登。我曾经在朋友圈里说到我对自己的一个定位:还想要更多探索,渴望久别重逢,能多晚退休就多晚、适度的压力、运动、不贪吃、不做任何整容、不SOCIAL、早睡早起、不要把所有不良习惯都戒掉,至少保留一个——一个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人,根本不值得交往,因为实在是无趣到爆了。

 

 

 

 

 

 

 

紫牛新闻记者陆艳

编辑|万惠娟 陈迪晨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