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高云翔涉嫌性侵案保释遭拒,著名华人律师:原因有四,仍可上诉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4-10 19:54:42

 【中国演员高云翔涉嫌性侵案在澳大利亚再次开庭】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天,中国演员高云翔涉嫌性侵案在澳大利亚再次开庭,庭审中,被告人被指与受侵害人发生过性行为,但由于有两位被告人,具体情况如何尚不得而知。一名女士愿意为高云翔和另一名被告人王晶(音)各提供40万澳元(约194万元人民币)保释金,但是保释的请求被法官拒绝。高云翔将继续被关押,等待下一次开庭。澳大利亚著名华人律师所AHL法律首席律师沈寒冰针对此案进行直播,并且在直播后为紫牛新闻读者进行了解析。

事件回放

2018年3月29日,网络曝出中国演员高云翔因被控在悉尼一间香格里拉酒店内与另一男子王晶性侵一名女子被逮捕,两人均被控性侵犯罪名。据了解,受害女子为悉尼当地华人,十年前曾移民到澳洲居住,现在是一名已婚妈妈,与丈夫和孩子定居悉尼。该受害女子向警方描述,她当日与高云翔、王晶二人进入香格里拉酒店房间后被性侵。

3月29日下午1时33分,微博账号@高云翔工作室发表声明称“近日,本工作室艺人高云翔在澳洲工作期间接到合作方某负责人相关指控,网络上随即出现诸多与之有关的不实消息,目前澳洲警方已经介入核实情况,请大家在警方给出定论前不要擅加揣测。”随后高云翔的妻子董璇也在微博转发该声明,并表示:“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我相信他。”

图片

4月5日,高云翔涉嫌性侵案在澳大利亚悉尼中央地方法院第一次过堂审理,高云翔通过视频出庭,其妻董璇参与旁听。紧接着另一涉案嫌疑人王晶也通过视频出席,同样被告知休庭至4月10日,二人均未被保释。

法庭爆满,高云翔视频出庭

北京时间2018年4月10日早6时30分,高云翔涉嫌性侵案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第二次提堂,此次参与旁听人数超过50人。

 图片

【地点:澳大利亚悉尼中央地方法院三号法庭】

当地媒体@今日悉尼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此案吸引了不少人前往旁听,以致法庭无法容纳,人们甚至挤到了门外走廊上。高云翔妻子董璇等家人也来到法庭旁听。由于今天到庭人数众多,法庭不得已出动庭警,拒绝更多人进入。去得稍迟的一些媒体已经无法进入法庭,只得在庭外等候。

悉尼中央法院是澳洲的一座古典建筑,在当地有100多年的历史。当地法庭一般很少有这么多人去旁听一起案件,估计这么多人去旁听,法官也是始料未及。

图片

【法庭外面】

早上10点25分,高云翔案审理正式开始,不过跟国内刑事庭审不同的是,高云翔本人并未到庭,而是通过视频方式出庭,他仍旧穿着绿色的囚服。

为何高云翔本人不到庭?沈寒冰律师解释说,此举是为了避免安保措施带来的压力,也有当地州政府节约资源的考虑。不过在他本人代理过的保释案件中,他一般建议被代理人衣服穿戴整齐,最好穿着西装到庭,而不是穿着囚服出现在视频上。但每个律师有不同的处理方式,高云翔此次代理律师是一位名气很大的律师。

 图片

图片 

【董璇全程用伞遮脸】

庭审概要:被指控罪名严重,不准保释

@今日悉尼、@微悉尼等当地媒体报道,该案件的检控官提供了一系列证据,在酒店房间内发现血迹和精液的照片,指控案发当日嫌疑人和受害人有性行为,但由于有两位嫌疑人,目前暂时不知具体情况如何。

目前,高云翔被指控两项:严重性侵、团伙犯罪!沈寒冰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个罪名比他原先预想的要重,按照当地法律,两个人及以上共同犯罪就是团伙犯罪,最高可判无期徒刑。不过此次庭审,并非针对定罪量刑,当日庭审的重点是高云翔是否可以保释。

当日,一位短发女士进入证人席。据了解,该女士为某集团市场总监,其公司是做外汇服务的,和高云翔有一个共同好友,但与高云翔只见过数次,也不是很清楚案件细节,当被问及是否了解高云翔与王晶二人时,该女士表示:“还可以。”并且愿意为高云翔和王晶各提供40万澳币的保证金,而这80万是她向公司借的。

但是最终,保释的请求被法官拒绝。

高云翔工作室发声明

4月10日下午,@高云翔工作室再次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理解法官的担心,且高云翔自始至终强烈否认任何指控,并已委请律师尽快向最高法院提出保释申请。声明中还写道,部分媒体及网络用户发布了“高云翔和被害人有过一次性交”的失实内容,工作室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并予以澄清。随后董璇在微博上转发了高云翔的工作室声明,称:“一切消息以我们的官方出口为准,新的进展会在第一时间告知大家,感谢。”

图片

为什么提供巨额保证金仍被拒绝保释

AHL沈寒冰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据他分析,法官拒绝保释的原因有多方面的。

一是提供保证金的那位陈女士资金来源不清,而且与高云翔仅仅见过几次面,不是那种“强有力”的朋友关系。很难相信一个普通朋友关系会自己掏出这么多钱为被告人保释。而且这笔钱虽然确实是陈女士所在公司账上,但无法证明是公司营业利润,法官有理由怀疑这笔钱是来自高云翔本人。

二是中澳两国没有引渡条约,如果保释的话,一旦高云翔回到中国可能会拒绝回到澳大利亚接受审讯。

三是公诉方的案件有合理强度(reasonably strong case),虽然公诉方的证据主要来源于受害人的证词,但是还有其他独立来源的证据与受害人的报案陈述吻合度极高。

四是高云翔如果保释出狱,有可能有对受害人行为造成干扰的风险。

庭审为何不说明关键的细节

令人不解的是,这次庭审虽然提到检控方指证被告人与被侵害人发生了性行为,那为何如此含糊不清,没有说明到底是谁呢?

沈寒冰律师解释说,此判决只是针对保释而做的,不会涉及实体案件的证据细节。高云翔和王晶仍然可以向新南威尔士州高等法院对保释决定提出上诉。

“性行为”一词在上述判决中被提到,但是没有说明(也不需要说明)具体细节和具体人,目前只是在提到“案件证据的强或者弱”的时候提到了王晶。还有一个问题,“性行为”的发生,受侵害方是否不愿意,这点控方需要证据加以证实。

紫牛新闻记者|陈迪晨
紫牛新闻实习生|艾陆琦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部分视频图片来自今日悉尼、微悉尼、新浪图片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