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老师“逼孩子喝开水”?托儿所里摔打幼童,两起事件让人揪心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5-07 21:12:15

 【两起案件让家长着实揪心】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天(5月7日)早上,一则江苏南京某幼托机构老师粗暴对待小朋友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身穿黑色毛衣的女子将幼童粗暴按在床上,用手指指着他。随后又走到另一名幼童床边,将枕头拿起来向幼童砸去;而就在不久前,在江苏扬州也发生了一件令很多家长痛彻心扉的事情,扬州市一幼儿园女老师被指逼孩子喝开水,造成了孩子咽部红肿。

两起事件,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稚嫩的幼童在本该受到良好教育与保护的幼托机构里,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着实让家长们心有余悸。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先后去到事件发生地,位于扬州的耶鲁富川幼儿园和位于南京的爱家暮童服务中心,调查了解了两起事件的发生经过。

扬州一老师“逼孩子喝开水”
造成孩子咽部红肿?

近日,扬州一位家长反映该市一幼儿园女老师逼孩子喝开水,造成孩子咽部红肿。这一事件引发网民关注,警方目前已经介入调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扬州幼儿园老师被指“逼孩子喝开水”一事,发生在4月26日上午9点多钟,到现在已有10多天时间。该幼儿园名叫耶鲁富川幼儿园,位于扬州市开发区扬子江南路富川瑞园小区附近,是一家民办幼儿园。涉事老师姓周,是大班老师。

图片
【涉事的扬州耶鲁富川幼儿园】

孩子妈妈李女士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孩子是2012年6月出生的,5周岁,上大班。4月26日下午,放学回家后,儿子不愿意吃晚饭,并且说喉咙疼。第二天,经医生诊断,孩子吞咽受限,咽部红肿,咽峡部有疱疹。“我和小朋友讲话,老师就罚了我们几个小朋友喝开水,要我一二三快点喝完。我喝不完,太烫了,老师就罚我喝了四杯,其余小朋友各喝了一杯。”孩子告诉妈妈,当时自己真的不想喝,喝着喝着就哭了,还喝吐了,但老师不答应。记者看到,幼儿园监控视频显示,现场有几个小朋友喝水,涉事老师站在一旁。但小朋友喝下的是否为开水,监控视频无法显示。

图片
【监控视频截图,绿衣服的是当事男孩】

“我之前去过孩子班上,知道电水壶里的水是很烫的,直接倒到杯子里,别说孩子,大人也吃不消。”李女士说,27日晚上,周老师给她发短信,想到他们家当面道歉,但自己拒绝了。据幼儿园称,周老师已经离职,这几天自己去幼儿园,确实没有看到她,但是否真的离职,并不知道。李女士说,除了警方,自己也向开发区教育部门反映了此事,目前教育部门也在调查。

7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这家幼儿园。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向幼儿园保安师傅说明来意,并出示证件。对方表示这事“要汇报”,要经过幼儿园领导同意才能采访。几分钟后该保安师傅对记者说,幼儿园领导称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他们会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不能接受采访。记者随后拨打该幼儿园公布的电话,接电话的女子表示,她是幼儿园“前台”,不是老师,更不能代表幼儿园讲话。对于记者提出的查找幼儿园负责人电话的要求,该女子称,幼儿园负责人没有办公电话,手机号涉及到个人隐私,不便告知。紫牛新闻记者尝试拨打了当事老师的电话,可惜一直无法接通。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幼儿园附近发现,大门旁边聚集了不少接孩子的家长。对于老师被指“逼孩子喝开水”这件事情,家长们都表示知道。记者随机采访发现,家长对此大致有两种看法。一是认为老师不可能给孩子喝开水,这违背常理。“就是大人也喝不下开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将开水喝下去?而且还是4杯,这是不可能的。孩子咽喉红肿肯定有其它原因,家长不能偏听偏信孩子的话。”一位女性家长说。

另一种观点是孩子不会说谎,老师肯定这样做了。“大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孩子,孩子天天跟老师在一起,谁愿意投诉老师,给自己孩子找不自在?本来好好的,从幼儿园回家咽喉就红肿了,而且说得也在理,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一位男性家长表示。采访中还有家长认为,也不排除有这样的情况,老师“罚”孩子喝的未必是开水,但也比较烫,到了孩子嘴里就成了“开水”。至于孩子咽喉出现问题,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导致的。

扬州开发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士表示,事情如果真的像家长反映的那样,该幼儿园老师“虐待被监护人”的行为就不只是要受道德谴责,还可能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属地扬子津派出所正在调查取证,还没有形成结果。警方介入调查必须严谨,要查清楚老师是否逼孩子喝了开水,孩子的伤情到底如何,老师的行为和孩子的伤情是否产生必然关联,其行为是不是达到了违法犯罪的处罚标准等等。警方表示,会第一时间将调查结果告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南京“粗暴对待幼童”视频网上热传
孩子回家称脸疼才被发现

无独有偶,南京也发生了这么一件让人揪心的事情,5月7日,家住南京市玄武区的汪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的儿子4月份刚刚过完3周岁生日,2017年11月1日进入了这个服务中心。汪女士回忆说,当时这个托班在周围小区人气很高,加之离自己的住处非常近,于是就把孩子送了过来。“开始孩子非常喜欢这里。”汪女士称,每天下午接孩子放学的时候,孩子都会主动告诉她校园里的事,并表示自己在这里非常开心,就连周末都想去托班和其他孩子一起玩。

事情在2018年3月后有了变化。汪女士称,当时托班换了一个代课老师,原来的代课老师是刘老师,新来的是俞老师。这个服务中心的老板周总还特意向家长说明,这个俞老师是高薪从鼓楼某幼儿园聘请来的,教学实力很强。汪女士告诉记者,现在想想看,就是从换老师以后,孩子的表现逐步开始反常。具体表现为:以前孩子会迫不及待说在学校很开心,后期要家长问几遍才勉强挤出来“开心”二字,还说的那么不肯定的感觉,到再后来事发前干脆闭口不讲话。另外,汪女士的孩子以前是主动想去托班,后期变成去上时拖拖拉拉,不情愿去,最后就发展成孩子三番五次主动跟家长说“妈妈我不想去幼儿园”。

不过,这些表现都是汪女士得知孩子在托班被粗暴对待后,联系孩子之前的表现想出来的。以前,孩子有这些表现的时候,汪女士完全没有想到,孩子竟在班级里会被老师粗暴对待。

直到时间来到了4月27日。当天下午,汪女士像往常一样来接孩子放学,那天她主动捧着儿子的脸颊,问他在班级里表现如何。正因为这一捧,她看见了儿子眼角残留的泪水。“当时儿子情绪沮丧,看到我以后什么都没说,就要求赶紧离开班级,赶紧回家。”汪女士称,儿子连鞋子都没换就要往外走。一路上,汪女士察觉到孩子不对劲,可怎么问,孩子就是不说。一到家孩子看到了熟悉的外婆,于是一下子扑到外婆怀里,哭得稀里哗啦。汪女士觉得奇怪,这时孩子才说自己脸疼,脸被老师打了。

汪女士和儿子的外婆都不相信老师会打孩子,可是儿子洗完澡后又再次哭着说脸疼。汪女士这才意识到,孩子在班级里肯定是发生什么了。于是,汪女士立即和托班周总取得联系,周总当时的答复是“不会有老师对你孩子做出什么”。当晚,在汪女士夫妻二人的坚持之下,经过双方协商,周总同意由之前退出的刘老师到学校调看监控。汪女士称,4月28日,她接到了刘老师的电话,于是赶到学校看到了监控画面。

看到监控画面简直气得吐血
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在汪女士像记者展示的众多监控画面中,汪女士指出就在4月27日孩子午睡期间的15分钟左右,孩子就被粗暴对待了三四次。汪女士像记者展示的一段视频中,记者看到,当时孩子正坐在床上,俞老师从后打孩子的后脑勺,力道大以至于孩子的头部向前冲撞到自己的膝盖。另一次是孩子看到俞老师走来赶紧趴在床上后,老师见其不动点了他的头,孩子抬头看了她以后,右边脸和太阳穴被连打两次,额头也被老师临离开前钉了“毛栗子”。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打人老师转身对坐在床上的小孩实施猛拽后领往床上掼了四次。随即又对另一名躺在床上的小孩,抽出其枕头砸在小孩的脸上,然后离开。

汪女士表示,5月5日当晚,他们夫妻二人就向属地的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孝陵卫派出所报案。随后,派出所民警就给她做了口供,也传唤了服务中心老板周总和当事人俞老师。孝陵卫派出所回应称,说接到报警后,就立刻对当事人做了笔录,并找到托儿机构负责人、俞老师和家长三方详细了解情况。目前查明涉事机构在玄武区民政局领取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经营范围为“开展老年文体服务”和“为社区提供家庭成员托管服务”。目前相关案情正在调查中。


疑问一:老师为何要粗暴对待孩子?
老师短信回应:教育方式和家长不一样

在采访中,有家长向记者提供了俞老师跟他的短信对话记录,短信中,俞老师也对她的行为做了初步的解释:“洋洋爸爸你好,昨天没有接到你的电话实在抱歉,后来周老师和刘老师都发了截图给我。对于孩子被打,事情原委是洋洋睡觉的时候,我看到的时候被子已经掉到地上,然后我让他睡下去,他没听。我先把他摁在床上,拍拍他的额头。等转过身再去吃饭的时候,他又坐起来,我第二次过去拍他的额头,有的时候我也会边吃饭边陪他睡觉。还有洋洋哭其实我不是不去安抚他,因为在幼儿园我们发现安抚他,结果他哭的声音更高,如果不去安抚他反而过会就好。”“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不一定听进去我的解释,不过我确实没有你想的那样去对待小孩,或许还可以有更好的方式去教育孩子。主观上我真的没有恶意,可能还是方式方法不妥,我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据了解,涉事的俞老师在1997年就取得了幼教资格证书。对于俞老师这样的说法,家长表示不能认可。

疑问二:这个服务中心为何在周围如此受欢迎?
5月7日中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小卫街社区二楼的这处服务中心。此时,这处服务中心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记者看到这是一处大约百十平米的房间,房间中一小部分被隔开用作办公室,其余部分摆放了部分餐桌。空下的部分平时用来给孩子活动,午休时就摆上小床给孩子睡觉。装修和设施均一般,然而就是这样一般的服务中心却在周围小区很受欢迎。据了解,目前这个服务中心收1200元/月的学费,外加一些伙食费。

记者走访了属地的小卫街社区,社区张书记告诉记者,这家服务中心是当时响应政府号召,2014年来到这里。孝陵卫街道民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崔科长告诉记者,从资质上,这个服务中心在民政部门申领的托老和托幼的资质,属于非营利性组织。现实操作层面主要是在托幼。崔科长称,这个服务中心主要解决了周围市民的实际需要,像这样的服务中心,在这个街道还有七八个。

另外,还有学生家长告诉记者,这家服务中心的老板周万珺女士很有本事,她经常会对外宣传,只要上了她的托班,就能直升玄武区一些有名的幼儿园。听到了这个传言,很多家长甚至舍近求远,来到这上托班。

疑问三:爱家暮童服务中心到底是不是托班?
此处肯定不是幼儿园,以托幼为由头行小托班之实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爱家暮童服务中心在南京市玄武区民政局领取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经营范围为“开展老年文体服务”和“为社区提供家庭成员托管服务”。在采访中,家长都认为他们把孩子送到这里是给孩子上了小托班。那么,一家服务中心和小托班究竟是不是一个概念呢?

许多家长告诉记者,这个服务中心里有教学老师还有生活老师,并且每年收取学费,对外招生时也表示这里是一处小托班。那么,这个服务中心是否有小托班的资质呢?记者采访了南京市玄武区教育局社会教育科,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可以确定这个服务中心肯定不是幼儿园,因为幼儿园需要到教育局申请办学许可,这个服务中心没有。相关人士称,按照相关规定0-3岁的孩子由卫计委管理,国家也没有相关规定小托班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从这个服务中心所具备的资质看,是可以托幼的。再一个就要检查老师是否具有教学资质。另外,家长在选择托班时也要注意,究竟要给孩子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上学。

专家呼吁,给老师多一份信任和包容

记者采访了南京资深幼教专家,她认为个别幼儿园孩子被粗暴对待,甚至出现“虐童”事件给幼教行业抹了黑,但不应影响大量幼教工作者勤恳工作的形象。

“近年来民办幼儿园开放后,出现了师资紧张的现象,同时现在幼师工作压力也比较大,可能是类似事件频发的原因。”作为国内最早的幼教专业科班出身老师,她告诉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幼师专业的生源非常好,很多都是成绩拔尖的,因为家庭生活压力选择去当幼师,但是如今相关专业生源质量确实有所下降,同时需求量是在不断增多的。“目前南京的公办园老师都是要经过考试的,有编制并且薪酬水平要高一些,这样还是会觉得人才不够,也会去外地招一些老师。而民办幼儿园人才缺口更大,很多老师不是学幼教的,能有相关的美术、音乐的都不错了,一些并不对口的专业老师也非常多。”

记者了解到,相比公办幼儿园民办园的老师收入不高,任务也重,同时老师的流动性也很大。“如今家长对幼儿园老师的要求越来越高,孩子都很宝贝,和以前的要求也不一样了。以前送过来都会要求老师严加管教,而现在哪怕摔了一跤有的家长也会找来,说影响孩子当空军、当演员,这些确实可以理解,但是无形中对老师的精神压力也在增加。而民办园的投资人不能不赚钱,所以可能会在师资力量上出问题。”专家认为,现在舆论发达也让类似事件造成了一些家长的不信任感。不过这些事情仍然是极个别的显现,民办园中也有办得非常好的,希望家长能对幼师这个行业多一份信任和包容。

紫牛新闻记者|季宇轩 陈咏 刘浏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