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面对面】没有“王子病”的“锡剧王子”—— 周东亮:下一站,百老汇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5-20 16:38:16

 (采访视频↓↓↓)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锡剧王子”周东亮和“经典锡剧”《珍珠塔》又获奖了,而且相当炫酷时髦——上月,锡剧电影《珍珠塔》在美国荣获了第15届世界民族电影节“最佳音乐电影”奖,接下来,《珍珠塔》的灵魂人物周东亮还将带着这台中国的传统戏曲登上全世界戏剧的圣殿百老汇。日前,紫牛新闻记者独家采访了周东亮,这位演了超过2000场《珍珠塔》、被叫了20年“锡剧王子”的偶像派艺术家。 


这部拿了国际大奖的《珍珠塔》,

周东亮演了20年,2000场

 

“你帮我,我帮你,真呀真正好”……当穿着西装的周东亮,在“世界民族电影节”的红毯上,唱起锡剧传统名段《双推磨》时,现场的外国观众都给予了长时间热烈的鼓掌,尽管听不懂唱词的具体含义,但他们为“东方歌剧”婉转的音色唱腔和优美的肢体语言所深深着迷。

 

第15届世界民族电影节于今年4月在美国洛杉矶南海湾举办,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多部优秀电影参加展映和交流,由江苏省演艺集团锡剧团出品、周东亮主演的锡剧电影《珍珠塔》荣获了电影节“最佳音乐电影”奖。

图片

  

锡剧电影《珍珠塔》源自锡剧的当家传统戏《珍珠塔》,描写的是方卿和陈翠娥之间的爱情故事。这也是锡剧舞台上最为常演不衰的经典剧目,周东亮回忆自己从1997年首次排演《珍珠塔》开始,已经演出该剧不下2000场,“《珍珠塔》是我演出最多的戏,而且排演了很多个版本:无锡版、省锡版、简化版、经典版……我对这部剧已经形成了惯性记忆,我的脑子里对它的存储简直就像电脑,今天演什么版本?拿起来就演,一点不会有差”。

 

至于戏迷为什么如此钟爱这部剧他笑称自己一度难以置信,“比如我们常受邀去外面演出,经常是某个地方去年刚演了《珍珠塔》,今年还指名要《珍珠塔》,我开始还搞不懂:又要《珍珠塔》?后来演得越多,我也逐渐领悟:这就是经典戏传承的价值和永恒的魅力所在,而且经过我们每一代戏曲人的努力和提炼,这些看家戏将会保留传承下去”。

图片

 

他感慨美国观众也很喜欢这部戏曲电影,“这故事本身讲的也是最朴素的价值观,嫌贫爱富这种现实题材一点都没有过时。”


曾“出走”三年,后因“爱”归来,

他曾是歌舞厅最红的“阿东先生”

 

周东亮出生于名副其实的梨园之家,父亲周林华也是著名的锡剧表演艺术家,“我父亲在江阴当地很有名,大家提起来都称他‘江阴王彬彬’。我小时候就在剧团长大的,刚开始我父亲随便教教我,三岁我就能唱上两段。五六岁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爸爸到哪儿演出,门口买票排队、送花送礼物的戏迷都多的不得了,真的不亚于现在的粉丝追星。那时候就觉得,我长大也要唱戏,也要像爸爸一样风光”。

图片
不过从小学戏、为锡剧而生的周东亮坦言自己曾经“动摇过”,比如20岁出头时自己曾做过歌舞厅红极一时的驻唱歌手“阿东先生”。

1989年戏校毕业出来的周东亮进入了省锡剧团,开始了每个月拿固定工资的专业戏曲演员生涯,“当时没演出,工资就死巴巴每月70块钱。不排戏不练功也没人管我们。待了半年我待不住了,闲得发慌啊。我妈说:要不,你回来唱歌吧!”

上世纪90年代初的江阴已经有30多家歌舞厅,并且生意相当好,每天各家歌舞厅里都有驻唱歌手演唱周华健张学友刘德华等港台明星的当红流行歌曲,“我嗓子好,唱得也用心,歌唱出来还挺有味道,很快就小有名气,大家叫我‘阿东先生’,我觉得阿东也蛮好的,所以每次上场我都会自我介绍‘今天阿东给大家唱一首《吻别》……’”。

当时驻唱一天80块钱,几乎抵得上在剧团一个月的工资,“因为唱得好,其他歌舞厅也都请我去串场。江阴就那么大,我骑自行车就过去了。串场一晚50块,最多的时候我一晚串5个场。我唱的好了人家点歌送花我还有提成……”
这样的日子周东亮过了三年,收入的确是比剧团要高得多,但最后他还是放弃“阿东”的生活回到了锡剧的世界,“那时候天天吃了晚饭去上班,晚上唱完快凌晨一点了,再跟乐队朋友一起喝酒吃宵夜打80分打到天亮,天亮吃个早饭回家睡觉……长期黑白颠倒到了一个极致,每天重复行尸走肉一样,钱是有了,但我觉得看不到光明,开始怀疑人生:我的人生价值在哪里?”刚好那一年举办江苏省青年汇演,“毕竟学了这么多年戏,我感觉到自己内心还是无法割舍对锡剧的热爱,听到了召唤一般,我报名了……后来我的两个剧目都获奖了,于是我又回来了。”

图片
没有“王子病”的“锡剧王子”,

喝茶唱戏,平生就这两大爱好

 

身为江苏省演艺集团副总经理、江苏省锡剧团团长,如今周东亮已经拿下梅花奖、文华奖、白玉兰奖、曹禺戏剧奖等几乎所有戏曲最高奖,因其唱腔醇美、扮相英俊、文武兼备,更是被叫了20年的“锡剧王子”。

对于这个相当有偶像气质的头衔,周东亮很喜欢但也很清醒,“这么多年喊下来了,我知道这是戏迷对我的一个爱称,我已经习惯了。其实王子不王子的是次要的,作为演员,有这么多观众给我欢呼肯定我、喜欢我,这就足够了”。

尽管周东亮的粉丝相当多且“长情”,他在戏曲界绝对是流量级偶像,但他这个“王子”完全没有王子病,“我们和明星不一样,年轻偶像脸蛋漂亮声音不错就可以,一首歌唱红了就红了,甚至卖卖萌都能吸粉。戏曲演员不行,必须要有‘功’。戏曲人苦,往台上一站身上有没有‘功’内行一眼就看出来,戏迷也懂的很呢!没有功你自己也没底,即使人家捧你也没用,你最多就是个大票友”。

这么多年周东亮始终保持早起练功,平时演出多就“以戏带功”,没有演出的时候就到团里排练,直到现在每天如此。为了保护嗓子他不抽烟不喝咖啡,唱戏之余,他就爱喝喝茶,“我就好两件事:戏和茶。这两件事有很多共通点,比如都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传统,比如都能帮我解压。喝喝茶舒缓心情,而唱戏更是,一场戏演完了,在舞台上体验完喜怒哀乐悲,体力上累了,但心理上很轻松很过瘾,整个人像排毒一样。我一台《珍珠塔》唱下来,里面的水衣要换三套,全汗湿了”。

 

周东亮喜欢喝茶,也喜欢收藏各种普洱茶和紫砂壶,他的办公室里随处可见这些东西,“壶要养,用茶养它你可以看到它细微的变化,这儿亮了这儿厚了……这个是有点儿年份的茶砖,99年的,我收藏就是想尝尝20年的茶是什么味……我这个花盆、画筒也都是紫砂,墙上挂的是紫砂做的陶版画,多雅多好看……”

 
自带“奶奶灰”的时尚特效

跟女儿合唱《凉凉》也是棒棒哒

当了20年的“锡剧王子”,所有人看到周东亮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简直冻龄啊”“还是这么帅”,快50岁的他看上去还是一身帅帅的小生气质,甚至发型都是时下最为时尚的“奶奶灰”。

图片
周东亮坦言自己除了唱戏长寿、普洱养生这样“保养哲学”,真的没什么窍门,“我真的不保养,你看我这头发其实不是染的,是自然色。我去香港人家问我在哪里染的,其实刚好现在时髦这个奶奶灰,我这头发颜色比较自然,自带奶奶灰的特效”。

 

周东亮一直强调外形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心态。其实看到周东亮和24岁女儿周亦敏的相处模式就能发现“心态”的重要性。周亦敏继承了梨园世家的优秀传统,现在是上昆的一名昆曲演员,“倒不是我从小教她唱戏,我是随她,不过她刚好遗传了我的艺术细胞有艺术天分,加上环境耳濡目染。小时候也没刻意给她学,她8岁那年突然唱了一首《宝莲灯》,竟然把我唱哭了,这孩子天生是吃这碗饭的”。

 

不过在周东亮“放养”的教育理念下,周亦敏被培养成了一个多才多艺的古典美女,除了昆曲、古筝、舞蹈这些“艺术正业”,周亦敏还是个游戏高手!甚至在上海的电竞选手中是排名领先的“电竞明星”。

除了唱昆曲,周亦敏也跟老爸年轻时一样喜欢唱流行歌曲,古风类歌曲随手拈来,去年父女俩还合唱录制了一首《凉凉》,效果相当惊艳!周东亮为了配合女儿现学现卖,“从学到录花了一天时间,这可是捡起了我20年没唱的‘阿东风格’呢”。

 
戏曲传承需要“产业立体化”

下一站,高大上的百老汇

4D、大片、大IP……面对影视剧越来越高的技术含量和越来越快的生产节奏,慢悠悠的传统戏曲如何传承、创新成了所有戏曲剧种面临的难题,对此周东亮感慨在这条路上既不能冒进瞎改也不能停滞不前,“现在有的传统戏曲好多编曲作曲把本剧种编得都不像本剧种了,这肯定是错的。我对锡剧的传承创新的理解还是要在锡剧传统基础上,先把基础扎实学好了。然后在唱腔等细节处可以借鉴一下其他剧种的唱法做一个拖腔之类的,只能这种小改革,不能大改。大刀阔斧一改就四不像,吃力不讨好。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的唱腔你不能动他,经典的东西这不是我们能动刀的”。

图片
周东亮表示最应该创新修改的是戏曲的节奏,“以前听戏怎么也要三四个小时,越长越好。但现在观众的审美习惯跟节奏不一样了,有些转折过度交待一句话大家就懂了,没必要唱半天。我们要在有戏的地方延伸做足了,没戏的地方一带而过,让年轻观众感觉到戏曲也在快节奏,其实也蛮好看的!”

除了演出本身,周东亮还坚持锡剧的“产业立体化”,除了日常演出,他还坚持在全省50多所小学设立了锡剧兴趣班,“这是个一举几得的事:兴趣班办了10年了,每年每学期的学生不断更换,已经培养了无数年轻戏迷,孩子学了,父母跟进,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一个孩子至少带动8个戏迷,有了雄厚的观众基础我们就不怕传承不下去”。此外锡剧团还拍戏剧电影,“戏剧电影比较冷门,不赚钱。我不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传承”。


此次锡剧电影《珍珠塔》在国际上获了大奖也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效应,这不,周东亮透露,《珍珠塔》下一站就是百老汇,演出事宜已经敲定。在此之前,中国戏曲只有李树建携豫剧《程婴救孤》登上过美国百老汇的舞台,再往前追溯,就是大师梅兰芳了。

快问快答

问:作为一个拿奖拿到手软的戏曲艺术家,你在舞台上遇到过意外或者失误吗?

答:当然有,印象比较深的有两次,都是演《珍珠塔》。一次是病毒性感冒,唱到中途高音上不去,那时候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演出合同是之前就签好的,我在台上中途鞠躬跟观众道歉,请我徒弟来唱,观众也给予理解。还有一次因为长期演出疲劳导致唱到最后一句高音把声带撕裂了,接下来的两天两场演出我立即进行调整,把调门降下来。

 

问:20多年前在歌舞厅驻唱时你最拿手的有哪些歌?

周:都是当时最流行的,《吻别》《祝福》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舞月光》《亲亲我的宝贝》……我都唱得不错。

 

问:您现在也带徒弟,对年轻演员你会有哪些建议和指导?

答:我每个学期都会去戏校看那里的孩子,给他们上课,然后尽早规划哪个适合小旦、哪个适合老生……他们都是江苏省锡剧的未来和希望。对于徒弟我除了演戏也会有一些做人、生活习惯方面的建议,比如少抽烟、多练功,年轻演员不能闲,一荒废“功”就没了,“气”就没了。

 

问:从演员到团长,身兼管理者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还是以身作则吧,平时私下里我都笑嘻嘻的没什么脾气。但一旦拍戏上场我非常严格,对自己也是一样。有一次演出话筒中途不响了,开始我以为是舞美没开,后来发现是我自己换装时关了忘了开,我主动提出当天演出费全部扣掉,这个事情必须要带头。

 

问:培养出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儿,您的最大经验是什么?

答: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去强加给孩子,一是他适不适合,二是他喜不喜欢。很多家长怕孩子玩游戏,其实主要是如何正确引导。我女儿现在是电竞高手也是小时受我影响。以前我喜欢玩打坦克游戏,她就在旁边,我就让她帮我看着找坦克,主要是让她学会找到乐趣、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紫牛新闻记者|张艳

编辑|万惠娟 陈迪晨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