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尖子生网贷筹学费,又盗窃还网贷,这个案子怎么办?检察官选择……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5-26 21:04:34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徐爱萍(化名)从小到大都是学校里的尖子生,高中毕业后,父亲卖掉家里唯一的房产供她去澳大利亚顶尖学府留学,姐姐和妈妈也视她为家里的希望。然而这样前途一片大好的徐爱萍,因为去年11月的一桩盗窃案,被南京警方提请批准逮捕。

原来她由于学业繁重,在学校挂了科,想要拿到学分必须缴纳不菲的重修费。家境普通的她自尊心极强,不愿加重父亲的负担,选择了网贷途径筹款缴学费,然而三个月50%的高额利息远远超过她打工赚钱的速度。被网贷公司逼的走投无路时,她选择铤而走险,在南京办理签证暂住时,利用房东的手机贷出5万元周转,第二天即被警方发现。

好学生触犯法律令人惋惜,不过她的人生轨迹将就此陨落么?近日,时隔半年后,徐爱萍又一次走进了澳洲的校园,在和南京的两位检察官姐姐的越洋视频中她说道“我正在准备考试,很有信心,希望你们也要相信我哦”。原来通过两位检察官的详细调查,找到了她的许多从轻情节,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判决。面临判处缓刑的她最终签订了帮教协议,用社区服务回报社会,并定期进行心理评估疏导。

盗窃5万元竟是为了交学费

2017年11月南京警方破获一起盗窃案,嫌疑人徐爱萍从房东的手机上偷偷申请了5万元贷款并转出,这本是一起平常的小案子。不过让办案人员没想到的是,徐爱萍竟是一名澳洲某知名大学的留学生,而作案动机是为了交学校的重修学费。

图片

【徐爱萍(化名)和两位检察官姐姐】

据徐爱萍说,她就读的专业要求非常高,通过率很低。四年下来,有四门考试没有通过,要想拿到学分,每门课必须交纳重修费用2万元,四门就是8万元。而她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本来就无法负担学费,每周她需要打工两三天才能维持平衡,这8万元的负担对她来说一时间无法承受。张凌燕检察官告诉记者,徐爱萍没有选择告诉家人,而是决定自己想办法。“她觉得自己一直很优秀,挂科让她非常不能接受。”

网贷借钱让她深陷漩涡

从小成绩优异的徐爱萍因为自尊,羞于也愧于向父母伸手,于是她向朋友、向多家网贷公司借钱,东拼西凑把学费先交齐了。徐爱萍趁学校放假回国,在南京某小区租了一间房,等待新的签证。一开始她觉得自己可以把钱赚回来,然而因为长时间未还钱,朋友不停地催促,网贷公司更是频繁地电话催款。

徐爱萍这下被逼急了,她把目光投向了同住的房东朱晓(化名)身上。因为之前借用过她的手机,知道密码,徐爱萍就趁朱晓洗澡之机,偷拿她的手机,修改了支付宝密码和支付指纹,申请了5万元网贷,并将5万元转到了朋友和自己的支付宝账户中。被害人发现钱款被盗后报警,公安机关很快查实了徐爱萍的犯罪行为,并将案件移送雨花台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和审查起诉。“我真的是被网贷公司逼急了,网贷公司说我不还钱,就找我爸妈,我不希望爸妈为我担心,就做下了错事”,22岁的徐爱萍在接受检察机关讯问的时候,失声痛哭。

法能容情?是否起诉让检察官犹豫了

这个案子犯罪事实清晰、证据充分,按程序来说,检察机关只需直接提起诉讼即可。按照法律规定和量刑规则,徐爱萍盗窃财物5万元,法定刑在三年有期徒刑,直接起诉对于检察机关来说简单快速。但是这样的方式未免太冰冷,正处于花样年纪的徐爱萍可能就因此次判决而陷入人生的深渊。“哪怕她被判缓刑,也就意味着没法办签证,没法坐飞机,更没法出国继续学业,那么她这些年的努力和家人付出的金钱就将全部化为乌有。”张凌燕检察官告诉记者。

到底哪种处理方式更符合刑法的价值取向,能更好地修复被破坏的社会关系,能带来更好的社会效果?为审慎做出决定,检察机关特别对徐爱萍的犯罪原因、家庭背景、学习经历、个性特点进行重点审查。考虑到徐爱萍是初偶犯、无再犯、逃匿等社会危险性,在审查起诉阶段,承办检察官就“是否要起诉徐爱萍”的问题犯了难。

检察官发现她从小就是尖子生

1995年出生的徐爱萍是连云港人,父母离异她被判给了父亲,母亲带着她同母异父的姐姐在香港生活。高中毕业后她考上了澳洲某大学就读的是世界排名前五十的应用金融专业。父亲为此卖掉了唯一一套房产,自己则租房居住,姐姐和姐夫也非常支持她,支付了她的部分学费,一家人虽然分开,但是都视她为骄傲。

图片

【徐爱萍(化名)的行为让父亲很伤心】

“我们检察官赴连云港调查发现,徐爱萍从小就是尖子生,中学基本上都是第一名,有时考试成绩甚至能比第二名高40多分。同时她一直是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可以看出来她的成绩一直十分优异。”张凌燕检察官告诉记者,她和另一位检察官翻阅了徐爱萍的聊天记录,基本都是和同学聊学习。“她在大学的成绩也很不错,很多同学过不了的课她都能过,但是老师要求非常严格。有一次她早上起迟了,没有按时到班上,老师直接让她挂掉了这门课。”

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

“公安机关报捕的时候,侦监科的同事认为她是初犯偶犯, 赃款已经全部退还, 没有再犯逃匿等社会危险性, 认为无逮捕必要,不批准逮捕。”张凌燕告诉记者,她和另一名检察官先和徐爱萍通过微信建立了联系,当面找她谈过两次做笔录,以姐姐的身份与她交流。检察官仔细查阅徐爱萍微信聊天记录、支付宝记录,确认其犯罪的真实原因、钱款去向。发现里面没有大额的消费,都是小型消费,证明她没有挥霍赃款,确实是为学业花费。

图片

【法官宣读不起诉决定书】

检察官表示,徐爱萍犯罪原因情有可原、认罪悔罪态度深刻端正、已经赔偿到位获得谅解,自幼表现和学习经历良好,有挽救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本着教育、挽救在校大学生的目的,检察委员会对徐爱萍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理。张凌燕解释说:“首先她第一时间退还了赃款,第二取得了受害人谅解,被窃的房东第一时间出具谅解书,表示不希望追究责任。具备多项从轻情节,这种处理符合不起诉案件的办理要求。”

签订帮教协议去社区做义工服务

 然不予起诉,但是检察院仍要求徐爱萍到养老服务中心进行社区服务,做进一步考察。“她的工作主要是帮助老人打扫,给社区老人送饭,以及各项公共事务,这是一种针对未成年人,在校生的服务令。”检察官张凌燕亲自送她去服务中心,中间还去看望她,向她的社区负责人了解服务情况。

图片

【徐爱萍(化名)签订帮教协议】

“他们对她评价都很好,计算机,英语能力强,为养老服务中心帮了很大的忙,中心还出了书面鉴定。有一个细节给我印象很深,她爸爸年龄很大,坐在沙发上咳嗽了几声,她立刻把爸爸包里的杯子拿出来出去打水,给爸爸喝,说爸爸你不要着急,请喝水。”同时检察院还邀请专业人士对徐爱萍进行专业心理评估和疏导,引导她放下心理压力,继续努力学习,也要敬畏法律,严格约束自己。 

删了她微信的家人终于原谅了她

宣告不起诉当天,庄严的国徽下,不起诉决定书宣读完毕时,徐爱萍和她的父亲都泣不成声,泪光中满满都是对检察机关的感激,徐爱萍表示一定会好好珍惜机会,坚决不再做违法的事情,努力完成学业,回报父母,回报社会。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真的不知道我家萍萍以后该怎么办?”这是在宣告不起诉时,徐爱萍70岁的老父亲含泪说下的一句话。除了伤了父亲的心,让徐爱萍更痛苦的是,远在香港的姐姐得知后气的删掉了她的微信。“姐姐对我期望很大,一直资助我,事情发生以后她到现在都不肯认我。”徐爱萍告诉检察官姐姐,而经过她们的共同努力,家人最终也原谅了她,还希望她毕业后能去香港读研。

紫牛新闻记者|刘浏

编辑|万惠娟 陈迪晨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