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人物】南京名家制作了上合峰会国礼,原型是家藏千年古琴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6-24 18:35:55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日前在青岛举行的上合峰会上,一床古琴被作为国礼赠送给俄罗斯总统普京。

这床古琴的斫制者,是“隐居”在南艺的著名琴家广陵、诸城两派传人茅毅。而这床作为国礼的古琴,是他根据家传的一把距今已有千余年历史的北宋古琴所制。

图片

图片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茅毅家中,见到了这床千年古琴以及一床与国礼完全相同的古琴。

中国民间流传有春秋末期铸剑师干将与妻子莫邪合铸宝剑的传说,茅毅斫琴有夫人的协助,也是一段佳话。

 (视频↓↓↓)

 

国礼

仲尼古琴的模板有千年历史

 能在上合峰会这样的场合被选做国礼,自然具有不一般的文化内涵。

 国礼古琴的斫制者茅毅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这床琴是以宋元佑四年苏轼监制的玉涧流泉琴的拓片为模板,而琴的音色则是根据家传的一床名为“松雪”的古琴调制的。

图片

  【茅毅家传的北宋古琴“松雪”。万承源摄】

 松雪琴为北宋咸平二年所制,距今已有1019年的历史。对于这一珍爱之物,茅毅很少示人,他笑称此琴“不对外开放”。

 而记者则经过茅毅的朋友介绍,亲眼见到了这床千年古琴。

 关于古琴的形制,有“唐圆宋扁”之说,这床古琴琴身显得比较扁,比较宽大。因为当时距北宋开国仅四十年左右,所以在其身上还能看见唐琴遗风。茅毅说,这床古琴拥有一种“男人式的秀气”,线条非常劲挺。他随即在松雪琴上弹奏了一段古曲,声音厚重而有风骨。

 因为其中加入了绿松石、青金石、珊瑚、金银粉等“八宝”颗粒,松雪琴的灰胎非常坚硬,因此尽管时隔千年,这床古琴漆面上的断纹相比同时期的古琴较少,通体呈“大流水断”。

 茅毅又拿出一床古琴对比弹奏,此琴与上合峰会国礼为同一批制作,完全相同,用料为桐木,长约120厘米,宽约19厘米,线条俊朗明快。在记者听来,两床古琴音色极为相似。而茅毅则说,因为是新制的,所以声音还不够“松透”,弹奏两年后此琴的音色将与松雪琴更为相似。

图片

 【北宋古琴“松雪”(左)、元代古琴“松涛”(中)与国礼同批古琴“小仲尼” 万承源摄 】

 

古琴按形制分为伏羲式、仲尼式、神农式等不同的种类,选做国礼的那床古琴属于仲尼式,被称作“大仲尼”。

 而另一床琴身更为秀气的古琴“小仲尼”,则是茅毅按照家传的一床元代松涛琴所制作的。聆听弹奏,可以感觉到松雪、松涛两琴音色有所不同。

 为什么选择仲尼式古琴作为国礼?茅毅说,仲尼式古琴的特点是风格端庄大方,体现了儒家文化,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特点。相传仲尼式古琴是孔子发明的,也不排除是后人托孔子之名所作,孔子是鲁国人,这次上合峰会是在山东青岛召开,因此用这种古琴作为国礼又多了一层意义。

  

学琴

师从一代大师,苦学三十载

 茅毅对古琴的偏爱,直接原因是从小受到家庭的影响。

 茅毅现任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理事,同时在国内多所高校担任客座教授。他祖籍山东济南,家里曾是济南四大望族之一。茅毅的祖母高松如师从古琴大师詹澄秋先生,是诸城派第五代传人,也是茅毅的古琴启蒙老师。他的祖父是章太炎的弟子,父亲是当代著名音乐美学家、教育家,母亲师从吴昌硕的弟子画家王个簃。

 虽然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但他儿时最早学习的却是小提琴和钢琴。因为在家里人看来,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学习这样的乐器也许将来能谋到一份更好的生计。

图片

 【茅毅祖母、诸城派古琴第五代传人高松如。茅毅提供】

 毕竟耳濡目染,尽管祖母担心学古琴“没有饭吃”曾多次拒绝教他,但茅毅心心念念的仍是古琴的雅韵。

 十岁那年,在茅毅的一再要求下,祖母终于同意试试看。茅毅悟性很高,一下午就学会了古曲《良宵引》,祖母觉得他确实是个可塑之才,茅毅至此开始了学琴之路。

 茅毅18岁时,祖母年事已高,他转而拜在广陵派第十一代传人,一代大师梅曰强门下,刻苦学习20多年。在此期间,他还得到了多位大师和老先生的指点。

图片

  【年轻时的茅毅跟古琴大师梅曰强学习。茅毅提供】

 一些传统曲艺有“门派”之争,那么同为诸城派第六代传人和广陵派第十二代传人,茅毅对此有什么看法呢?他告诉记者,从自己的经历来说,先把一派的东西学透、学好,再学其他派别,两者并不冲突。就好比研习书法,把欧体写好,再去学习草书或学习篆书,这样融会贯通,并最终形成自己的风格。

 

斫琴

尝试制作200多床后驾驭琴音

 自牛新闻记者了解到,从学琴到制琴,最初的念头源于上世纪80年代在杭州参加的一次“雅集”。

 因为家学渊源,茅毅得以有机会弹奏宋元明清各朝代的古琴,这其中有家藏的、老先生家的、朋友家的,甚至是琴贩子手中的。到如今,他亲手抚过的民国早期以前的古琴有500多张。加之当时的工作和之后的深造都与乐器调律有关,因此他对古琴的音色极为讲究。

 1988年,茅毅参加了杭州的西湖琴社,发现中国美院一些年轻人有学琴的热情,但用的琴却很糟糕,而当时做琴的人非常少,这让他萌生了自己斫琴的想法。

 虽然那时候他对古琴的弹奏已有了不少积累和心得,但尝试自己制琴时,却仍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茅毅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演奏有传承,但斫琴没有传承,当时几乎没有精通斫琴的人,没有人教你怎么做琴。”而翻阅寻找到的古籍,发现里面的记载非常简洁,一个步骤常常一两句话概括。而且记载的大多是古琴的样式、材料等,声学方面几乎没有涉及。

图片

 【茅毅用北宋古琴“松雪”弹奏古曲。万承源摄】

 好在他当时是钢琴厂的调律师,之后又去日本专门学习调律专业,在南京艺术学院教授相关课程,对乐器构造与声学的关系有比较深的研究。

 古时的琴全由手工制作,可以说每一把琴都是不一样的,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如何才能让木材发出最好的声音?茅毅不断尝试,反复推敲,直到2002年,在斫制了200多床古琴后,茅毅掌握了成熟的斫琴技艺,能够驾驭那无形无迹,却又高古苍劲的琴音了。

 

不易

完成一床古琴需用五年时间

 
西汉刘向《列士传》道:干将莫邪为晋君作剑,三年而成。实际上,制作出一床好的古琴,时间甚至要比这更长。

 茅毅斫制一床古琴,一般要花上五年时间。他介绍,一床古琴的斫制,粗分有十几道工序,细分则有几十道。选好的木材要先在水里泡两年,定型需要一到两年,其后还需要制形、修琴面、挖槽腹、合琴、裹布、刮灰胎、上配件、上表漆、揩清、推光、上弦……

 而在这其中,每一项里又分为若干个工序,每个工序需要反复操作多遍。比如灰胎要刮五六层,每一层胎刮完以后都要等干透,然后打磨找平。等到整个灰胎全部平了,摸起来非常润的时候才能够刷漆。就这样,每个工序短则几天,多则要几个月。

图片

 【茅毅正在制作古琴。茅毅提供】

 而揩清与推光是非常重要的步骤,能够褪去琴身浮光,使古琴的漆面散发出内蕴之精光。这个步骤,需要极其细腻的手法。

 与干将莫、邪夫妻铸剑一般,这道工序是由茅毅的妻子完成的。妻子的一双巧手,让古琴显得更加深邃而具内涵。

 如今,除了弹琴、斫琴,茅毅一直在坚持古琴的推广,他创办了云雪堂古琴传习中心,此后又在北京、上海、江苏、山东等多地设立了古琴推广中心。

 在茅毅看来,学习弹奏古琴,绝不是对旋律进行标准化的演奏,因为即便是大师,随着年龄与心境的不同,每一次弹奏的琴音也是不同的。他认为,古琴易学难精,除了坚持之外,更重要的是对传统文化与综合修养的积累,这才是学习古琴的本真之意。

 紫牛新闻记者|万承源

紫牛新闻实习生|管筱

编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