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20岁的哥哥牺牲在远离家乡的土地上,父母再也没有谈起过他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7-23 16:35:38

那是一段四十年前的往事,却依旧让如今居住在南京浦口区的58岁老人曹先生,说起来心情沉重。曹先生的哥哥曹林,70年代的时候作为铁道兵,参与了修建内地到新疆的铁路,在新疆和静县的崇山峻岭间,年仅20岁的曹林,永远地长眠在了那方远离家乡的土地上。因当时条件困难,牺牲的战士只能就地埋葬。也因交通不便,很多远在他乡的亲人,数十年来满载思念,却都未能去战士们埋葬的地方看一眼……

近几年,在当地民政部门不懈的努力下,许多战士们的英魂被迁入了当地新的烈士陵园。为让这些长眠在祖国边疆战士们的家属能前往祭奠,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联合新疆《巴音郭楞日报》,寻找当年的3位江苏籍烈士的家人。

7月2日,紫牛新闻顺利找到了原南京六合县六城公社冶浦大队屈宝玉烈士的哥哥屈先宏 (详情请戳【紫牛新闻】十八九岁的他们长眠在祖国边疆,40多年了,亲人啊你们在哪里?)而近日,原南京市浦口区大桥四处桥工新村曹林烈士的弟弟也接受了紫牛新闻的采访。

说到自己的哥哥,曹先生心情沉重:“哥哥的牺牲是一家人一直不愿言及的痛,直至父母相继离世,都是心头遗憾。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哥哥的遗骸迁葬至南京,告慰已经故去的父母……”

图片

 新疆和静县人民烈士纪念碑

弟弟深情回忆,

哥哥是个文艺好青年

根据原始资料,烈士曹林,男,汉,原89322部队3分队战士,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大桥四处桥工新村人,1958年4月出生,1978年3月入伍,1978年7月2日牺牲,年仅20岁。

原浦口区大桥四处桥工新村此前属于浦口区,区域调整后,又被划归江北新区。在江北新区公安分局民警的配合下,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顺利联系上了曹林烈士的弟弟曹先生。曹先生十分感慨,他称自从哥哥牺牲后,父亲和母亲以及自己再也没有谈起过哥哥,那是一个深深的伤痛,谁也不敢轻易提起。

“我母亲是1989年去世的,父亲是2015年去世的。”曹先生拿出一本泛黄的相册说,这是他父亲整理留下来的,里面有一家人过去的老照片,尤其是哥哥的照片,一张也没有丢,这也反映了老人在内心深处对这位牺牲在外的儿子的深切思念。记者看到,这本相册是手工制作的,制作精致,干干净净,从中也可以看到这个家庭的和睦幸福。

图片

 曹林

据介绍,当时修建南京长江大桥时,曹先生的父母作为大桥的建设者,从外地来到南京,隶属于大桥四处,并居住在浦口,一家四口,其乐融融。1976年,曹林高中毕业后,响应号召作为知青插队到原江浦县种子大队。因为曹林在知青点表现很好,1977年年底,曹林被推荐参军。“我记得当时是年底招兵,我哥哥匆匆回来拿了一些物品后就去参了军,是从南京到新疆的,而此后我们就再也没能相见。”曹先生说,哥哥是个文艺青年,兴趣爱好广泛。

“那时我们家庭是双职工,应该说当时条件算不错的。”在曹先生的记忆里,哥哥曹林那时喜欢唱歌、看书,还喜欢打篮球,人缘非常好。曹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哥哥曹林在插队时,跟当地桥梁厂一帮小伙伴关系很好,还顺便跟他们到济南玩了一趟。

图片

曹林爱看书,爱打篮球,是个文艺青年

谁知,1978年7月份,家里就接到电报说哥哥出事了。

那时曹先生的父亲调到了大桥三处了,母亲仍然在大桥四处,而三处位于山东济南,父母俩分居南京和济南两地。曹先生说母亲接到电报后,又联系了在济南的父亲,父亲从济南直接到新疆处理哥哥的后事。

“当时我在家照顾我妈妈,她太伤心了。父亲回来后,大概跟我们介绍了一下哥哥的后事处理过程,然后又匆匆去济南上班了。”

曹先生说,自从曹林牺牲后,父母两地分居,父亲一直到1995年退休后才回到南京定居;家里人聚少离多,所以此后极少提起哥哥。“我在哥哥牺牲后不久,被分配到南京桥梁厂上班,后来又到高校深造,父亲一直在济南上班,母亲在南京上班,还是住在桥工新村,但我们一直回避谈到哥哥的事情。”曹先生一家一直生活在当时的厂区大院里,而自从哥哥牺牲后,一家人一直想搬离大院,离开这个圈子,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知道这一段令家里人都十分伤痛的往事。

3年前联系上了哥哥的战友,

退休后想去祭奠哥哥

曹先生说,直到3年前,一位如今在派出所工作的哥哥当年的战友,联系了他,说他哥哥的遗骸已被迁葬到新疆和静县的烈士陵园。

那时曹先生的父亲还在世,他询问父亲的意见,是否将哥哥的遗骸迁回南京。父亲深思了一下说,还是让他跟他的战友待在一起吧。

曹先生说,自己最早了解到哥哥被埋葬在他牺牲位置的不远处,但父亲没有明确提及细节,后来哥哥战友的描述让他萌生了寻找哥哥墓地的想法。按照哥哥战友的指点,曹先生从当时铁道兵报上查到了当时发布的消息,又与和静县民政局联系上了,表达了想要迁回哥哥骨灰的诉求,对方答应帮他查询相关的政策,但无奈一直没有回复,他也请紫牛新闻记者帮着询问一下,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再过两年我就要退休了,也有时间去新疆了,一直想去哥哥的墓前祭奠一下,如果有可能,我想把他的骨灰迁葬回南京,不知有没有这种可能。”

“想让哥哥回南京,毕竟我父母也在这里,也可以让家中晚辈将来祭奠,算是一个心愿吧。”曹先生说。

烈属祭奠差旅费有补助

烈士骨灰原则上不可迁回

曹先生的想法能否实现?巴音郭楞日报记者汪涛说,他与各地媒体联动寻找到烈士家属,也有一些烈士家属有同样的想法,对此,他咨询过和静县民政局双拥办干部。双拥办干部曾表示,能理解烈士亲属们的想法,都是期望着烈士能最终落叶归根,但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如果烈士已经在异地的烈士陵园安葬,亲属迁走烈士的遗骸或骨灰,手续复杂,审核严。

例如亲属希望迁走和静县烈士陵园内安葬的烈士,必须经过和静县、巴州、自治区三级审核,同时,内地的亲属也需要经过三级审核,就是县、市和省。此外,还要先征求那边烈士陵园同意。这一说法,紫牛新闻记者也向江苏省民政厅相关人士咨询,答复也是如此,如果已经安葬在异地烈士陵园,原则上不可迁回。

根据《民政部关于做好烈士亲属祭扫接待工作的通知》民电〔2010〕30号,民政部门做好烈士祭扫组织接待工作,烈士亲属祭扫烈士墓,分有组织祭扫和自行前往祭扫两种形式。烈属范围,烈士的父母(抚养人)、配偶、子女、兄弟姐妹。组织祭扫的,由烈属户口所在地县级以上民政部门负责,原则上每三年一次,每位烈士前往祭扫的亲属及陪护人员限三人以内。烈士亲属因故不能参加有组织前往的或当地民政部门因工作因素不能组织的,经烈属户口所在地县级以上民政部门出具介绍信,也可以自行前往祭扫。

民政部门组织祭扫的,烈属差旅费由负责组织的民政部门负责,烈士安葬地民政部门负责提供食宿及当地交通工具;烈属自行前往的,原则上由烈士安葬地县级民政部门接待,负责每位烈士三位亲属的食宿费用,并视情给予适当补助,对于超出人员或不服从民政部门统一组织接待的,民政部门可不予接待。

新闻延伸

南疆铁路背景介绍

当年修建难于上青天

巴音郭楞日报记者汪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南疆铁路,东起兰新铁路上的吐鲁番站,向西穿越天山山脉经库尔勒、阿克苏、阿图什到达我国西极新疆喀什市,为新疆的主要铁路干线,全长1446千米(吐鲁番至喀什段)。

图片

铁道老兵重走南疆铁路 汪涛 摄

南疆铁路由海拔800米升高至3000米再降为1200 米,形成最大坡度为千分之二十二、长240多公里的连续大坡道,它在中国铁路建设史上是极少的,全线隧道总长33公里,其中咽喉地段的奎先隧道修筑在海拔 3000米的冰达坂上,长达6152米,是中国海拔最高最长的隧道之一。

南疆铁路建设者之一的徐立汉曾在《新疆日报》撰文描述,从鱼儿沟进入天山,翻越奎先达坂到和静县南山口的200公里,是南疆铁路全县海拔最高、施工最艰巨的区段。

1974年铁道兵进驻山区后,夜以继日奋战在几十个隧道,大桥和高危项目工地上。如今,兵团的施工队伍也陆续进山,除修筑路基外,还承担一部分中小桥梁与隧道的施工。这里果然是山高坡陡,地势险要,线路11次横跨水流湍急的阿拉沟河和乌拉斯台河,因而高桥林立,隧道成群。从鱼儿沟至奎先达坂的高差达3000米,而我国双机牵引的铁路坡度不得超过千分之二十二,于是多条长大道只能采用螺旋套线展开设计,即大车从下洞口钻进去,在山体隧道内以千分之二十二的坡度盘旋行驶二三千米后,再从上洞口钻出来。

此处的上下洞口处于同一垂线,但火车已爬升了几千米。这种上下两列火车立体交叉行驶的壮观景象,在国内也是不多的。交给兵团施工的隧道中,难度大的是位于奎先达坂的乌斯托隧道和扎亥萨拉冰碛垄隧道。这里终年积雪,气候寒冷,正如唐诗“胡天八月即飞雪”所述,有时夏天也下雪,因而棉衣终年不离身。由于高寒缺氧,人们经常感到头疼、恶心、乏力,尽管如此,在便道未修通前,大量的施工器材、物资全是靠人背、肩挑、抬运上去的。

图片

 还有一位江苏籍烈士朱阿才的家人没有找到,

他在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的墓碑

通讯员江景轩

紫牛新闻记者|梅建明 任国勇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梅建明 任国勇 摄、巴音郭楞日报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