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杀妻藏尸冰柜案”明宣判,父亲的哀伤:乖巧的女儿婚姻选错了人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8-22 21:13:34

备受关注的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在第一次开庭后,历经八个月,将于2018年8月23日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获悉,此次开庭后将宣判。22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先后来到位于普陀区桃浦镇的死者杨俪萍的娘家以及位于虹口区广中支路某小区的婚房(案发地点)探访。

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刚从警察岗位正式退休,紫牛新闻记者在普陀区桃浦镇某小区的杨家见到了他。60周岁的杨敢连因昨夜迟迟难以入睡,脚被冷气吹得抽筋,一时难以站立。在交谈中,他猛烈地抽着烟,神色焦虑,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有六七根烟头。杨敢连年轻时从部队转业后当警察,在基层多次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却没想如今自己成为受害者家属。

案情回顾:

丈夫杀妻后将妻子冻在冰柜105天
2017年2月1日,大年初五,是杨俪萍父亲杨敢连的虚60岁生日。上海人有虚岁整数生日请客的习惯,而在这一天,孝顺的女儿却一直没有出现,这加重了他不安和怀疑。

其实,从2016年10月中旬开始,女儿就没回过娘家,一直用微信和他们交流,解释说手机听筒坏了。

2016年圣诞节家庭聚会时,杨俪萍说在无锡旅游。年夜饭没有回来吃,她说正在香港玩,初一晚上回来。年初二拜年,还是没回来,微信与她多次联系,回话“飞机延误,我也不想的,对不起嘛”,终是没有露面。

“你老爸2月1号过生日你有空来吗?”杨俪萍的母亲有点生气,初五做寿,所有家人都要到,女儿马上回复“当然”。

但是这句“当然”却永远无法兑现了,这一天的傍晚6点,杨敢连接到了令他一生中最为悲痛的一个电话。上海虹口警方在电话里告诉他,他的女儿出事了……

图片 

杨敢连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

当天早些时候,他的女婿朱晓东已在母亲的陪同下向警方自首,而他的女儿杨俪萍,已在冰柜中被藏尸105天,杀害他的,正是她的丈夫朱晓东。

图片 

朱晓东与杨俪萍

时间往前四个月,2016年“十一长假”,朱晓东与杨俪萍邀请双方父母在上海虹口区商业一村的家中吃了顿饭。而让杨敢连与妻子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他们最后一次与女儿相见。

十几天后,29岁的杨俪萍被朱晓东杀死并藏尸冰柜。由于尸体在冰柜内冰冻时间太长,法医无法鉴定出死亡的准确时间。关于具体死亡时间,朱晓东一开始供称是10月18日,但在本案2017年11月29日开庭审理时,律师用提供证据推翻了这一说法,朱晓东承认杀人是在17日。

关于动手原因,朱晓东称是因为10月15日到外地旅游时,因住宿、购买车票等原因两人发生争吵。

杨敢连称,他们发现女儿通过微信与他们联系时与平时不一样了,显得不对劲。

图片 

朱晓东冒充杨俪萍与他人的聊天记录

据了解,朱晓东与杨俪萍于2013年开始恋爱,2015年领证,并于2016年5月置办了酒席。

事实上,从杨俪萍死亡后,朱晓东就一直冒充妻子的身份与外界联系,伪造出杨俪萍仍在世的假象。除了冒充妻子的身份与亲戚朋友在微信上联系,他还模仿妻子的说话习惯发布朋友圈。

但是遇到电话、语音聊天等,朱晓东则以手机故障等理由进行敷衍,而对于家人要求见面时,他也冒充妻子以在外旅游的借口进行推脱。

朱晓东在母亲陪同下自首后,2017年8月3日,其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同年11月29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

杨敢连说,11月22日,他收到了网友发来的短信:开庭时间和地点公布了……

让人唏嘘的是,杨敢连收到开庭通知的那一天,本该是杨俪萍的虚三十岁生日。

过度悲痛靠亲戚陪伴了半年

22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来到普陀区桃浦镇某小区,杨俪萍的父母就是居住在这个小区。这是一个老小区,杨家两室一厅,一进门后,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坐在木沙发上,没有起身。他向记者解释道:“一夜没睡好,燥热,脚吹冷气时间长了,有些抽筋,一时站不起来。”杨妈妈拿了鞋套给记者套上,一只棕色小狗向陌生人狂吠一通被杨母喝止。

图片 

杨俪萍的母亲

交谈中,记者留意到杨俪萍的父亲烟瘾很大,大约一个小时抽了六七根香烟,神情显得很焦虑。客厅里的一张餐桌是带有麻将机功能。记者就好奇地问他们是不是平时打麻将。杨敢连说,这个麻将机是去年刚买的。“亲戚们看我们太伤心了,劝我们买的,平时亲戚也陪我们打麻将分散注意力,她的姐姐(杨俪萍姨妈)去年在我们家里陪伴她长达半年。”杨敢连说,若不是最近几天连续有记者来访,平日他们俩基本也不再说女儿的事情,因为一说起难免就掉眼泪,有时悲痛情绪难以控制。

图片 

杨敢连一家三口旧照

杨俪萍出嫁前居住在北卧室,面积不大,主要家具有书桌柜、衣橱和床,主色调为粉色。

图片 

杨俪萍的房间

“这些家具都是她自己挑选的,她下葬后,一些春秋装已经烧掉,现在衣柜换季的冬装还在。”杨妈妈说着又坐在女儿的床边一页一页地翻开相册端详,以及翻看女儿从小到大获得的一张张奖状、证书,那只棕色小狗也跳到床上陪在一边。

图片 

杨俪萍的母亲在端详相册

图片

杨俪萍从小到大获得的一张张奖状、证书

受害人家属希望解开一些疑惑

住宅楼下面的停车位上停着一辆白色小汽车,洗得干干净净,四轮用三合板遮挡。杨俪萍父亲说,这辆车原本是停在杨俪萍朱晓东婚房的楼下的,女儿被害后这辆车一直没有开过。

图片

 杨俪萍朱晓东婚房楼下的白色小汽车

“案发几个月后,杨俪萍的爷爷让我们去那个小区做法事,把她的魂魄引回家,老人们信这个,我们也照办,当时在婚房楼下的一棵树下看到女儿的轿车,车上沾满灰尘和落叶,后来与警方协商,把这车拖了回来。”杨敢连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觉得女儿那辆沾满灰尘的轿车当时停在楼下几个月,难道同住在小区的朱晓东的家人就看不见吗?他觉得这点很可疑。杨敢连说,女儿被害之前,两家人来往很热络,经常聚,案发后,两家人再也没联系过,电话也打不通。至今,朱晓东的父母没有任何形式的致歉。

杨敢连说,女儿的遗体被冷冻在冰柜,一些线索被破坏,法医出具的报告中,死亡时间是10月18日左右。他认为,“左右”一词模糊了时间,也让他疑惑,担心女儿的死是否还有一些隐情。

对于被告在第一次庭审中辩解说自己是激情犯罪,杨敢连说,在购买冰柜前,朱晓东还曾在夜里购买《死亡解剖台》,书中详细阐述杀人后如何处置尸体以及冷藏尸体,之后还购买了冰柜;在杀害杨俪萍后,朱晓东并没有停止自己的享乐和自由。杨敢连说,朱晓东在庭审时的笔录材料中提到他在杀了杨俪萍之后,还用杨俪萍的身份证在大酒店几次与不同的女性开房。朱晓东还在阳台安装了摄像头对着冰柜,随时监视。甚至在“自首”前夜,他还坐在那台冰柜旁彻夜打“王者荣耀”,可见他杀人后的淡定。

案发后,杨敢连先后接到过蚂蚁借呗,招商银行以及南京的一家网贷平台借款催债。他说,这些是杨俪萍被害后,朱晓东用她的名义借款,总共债务高达20多万用于最后的享乐,但这一说法,记者尚未得到权威的证实。

记者与受害人家属面对面

杨敢连说,平时他和妻子很少会谈到女儿,想女儿也闷在心里,生怕说出来又伤心。为了避免想女儿,他们尽量迫使自己早些睡觉。不过这些天,当得知案件将再次开庭,特别随着开庭日期的临近,杨敢连说,自己晚上又睡不着了。

记者:此案中你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杨敢连:我们始终是三个诉求。第一,请求法院判朱晓东死刑。因为这个人犯下的罪行对社会危害相当大。我看到微博上,很多小姑娘都表示看了很害怕。朱晓东这个事造成的社会影响相当恶劣,所以我们被害人家属要求这样的人必须要根据我们国家的法律进行严惩,必须要制裁。第二个诉求,就是查明事实真相。一直到上次开庭,事实真相还不大明了,当时我们的律师在庭上说他不是激情杀人,但暂时没有证据,有些证据已经让朱晓东毁灭了,没法恢复事实真相。包括当初法医出具的死亡证明,上面女儿被害时间的结论是2016年10月18日左右。法医解释是女儿的尸体被放在冰柜里冷冻时间太长了。我们想了解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第三个诉求就是查明是否有同案人,包括他母亲是否有包庇嫌疑。
记者:第一次开庭后,你们这一方有什么进展?
杨敢连:一个星期前,我们和律师又碰了一次头,商讨了23日宣判的相关事宜。我们问了律师,一审以后的8个多月,法院方面有什么新的进展。律师告诉我们,法院方面估计没有新的东西,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律师没有接到信息,我们家人也没有接到。

记者:明天(8月23日)就要开庭了,今天还有什么安排?
杨敢连:今天就是准备准备东西,今天我们商量,准备明天宣判之后,到女儿的墓地去一次,今天早晨我们准备了一点给小孩烧的纸,晚上再买点鲜花。去的目的就是拿到判决书后,告诉女儿一下。
记者:从案发到现在,朱晓东的家人跟你们有联系吗?
杨敢连:案发以后,朱晓东的父母,包括他家的其他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电话。本来两家经常有联系,2016年2月1日之后,两家交往就断掉了。
记者:在您这位父亲心目中,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儿?
杨敢连:很乖巧,不要人操心,很听话的。她对自己还是比较负责的,想不到最后在婚姻上对自己不负责任。

(据介绍,2016年5月28日,杨俪萍与朱晓东结婚,婚礼当天,甚至没有精致的婚纱照,只有6桌亲友宴席。杨俪萍穿了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这一切都是因为朱晓东家境不好,拿不出那么多钱,作为父亲的杨敢连自然不希望掌上明珠的婚礼如此寒碜,虽然有意见,但是最终也没有反对,因为怕女儿不高兴,只好和女儿说:这是你自己选择和接纳的,以后不要怪我们父母。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

记者:你们夫妻两人现在在家还会谈起女儿吗?
杨敢连:基本上不谈,一谈不是又要揪心一次吗,我们都尽量回避这些问题。我们连说话都很少,就怕一说话,又说到女儿身上……想嘛,总归会想的,我闷在心里,她也闷在心里。平时说事也尽量注意,尽量回避,不说,一说又是伤心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女儿,养了这么大……

案发的婚房常年拉着窗帘

22日下午,紫牛记者来到杨俪萍与朱晓东婚后的住处,也是案发现场——广中支路上的一处老小区。
这处住房位于四楼,在朱晓东结婚前曾是他与母亲的住处。记者来到南面楼下。一位骑车路过的中年女子停了下来问道,你们是来看房子的吗?

这套房子的阳台此时被窗帘遮住,中年女子指着阳台说,自从警察来过后,这里的窗帘就没有再拉开,房子里也没有人再来过。“听说这两天又要开庭了,应该有个结果了。”

中年女子对曾经居住在这里的杨俪萍与朱晓东有印象,“男孩子漂亮的,那个女孩子也挺漂亮的。”

图片

 婚房即案发地点所在小区

随后,紫牛记者进入北面的楼道,发现里面是木质楼梯,走在上面嘎吱作响,安装在墙面上的各种管线显得很是零乱。据小区里的一位居民说,这栋楼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

图片

 案发的婚房

这套房子正对着上楼的楼梯,记者看到房门上还贴着一张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市区供电公司电费核查通知书,落款时间为8月14日。

图片

 案发的婚房大门紧闭

紧闭着的房门后面,是一套三十平方米左右的住房。在杨敢连看来,女儿在这桩婚姻中做出了很大牺牲,这套住房就是其中之一。杨敢连,女儿考虑到对方的条件,购买家电上也很节省,他们结婚时购买的电视,和自己家中8年前购买的电视尺寸差不多,只有三十英寸左右。

被问及两人的情况以及发生在屋内的命案,相比于小区里的其他人,楼道里的邻居显得更加谨慎。一位邻居没有回答,另一位年级较大的邻居对记者说,现在楼道里的人家相互之间也不是很熟,与他们见面也只是点个头客气一下罢了。

本案为何审理期长达八个多月?

从2017年11月29日第一次开庭到明天再次开庭,经历了八个多月时间,在杨敢连看来是一段漫长的等待。他曾在微博上多次因未等到再次庭审的消息而表达焦急的情绪。

一些网友也表示疑问,为什么此案的审理期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对此,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江苏金协和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常璇律师。

常璇介绍,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二条:“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本案被告人朱晓东涉嫌故意杀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且案件情节复杂,社会影响较大。因此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为了查清事实、保证审判结果公平公正、罪刑相适应,审理期一般会适当延长,本案的审理期属于正常范围。

此外,在一般的刑事案件中,管辖变更、补充侦察都有可能导致法院审理时间变长。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如被判处有期徒刑或拘役的,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记者了解到,杨俪萍年逾九旬的外婆在得知再次开庭的消息后,向家人表示自己一定要去法院旁听,但因年龄实在太大,而且担心其受到心理打击,被家人劝止。

对于明天的开庭及可能进行的宣判,杨敢连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我绝对相信司法的公正,绝对相信。”

杨敢连表示晚上准备去买点鲜花,等开庭结束后带到女儿的墓地上,希望能把宣判结果告诉女儿。

紫牛新闻记者|任国勇 万承源

紫牛新闻实习生|谢好祺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记者拍摄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