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共享单车川藏线上骑行2000多公里,疯狂小伙:我是被逼的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8-31 17:41:12

共享单车如今成了人们一个重要的短途交通工具,可是你尝试过用共享单车骑行几千公里吗?而且是在骑行难度极大的川藏线上?

扫一辆共享单车骑去雅安天全,本想找“驴友”徒步进西藏,不料天全没有固定还车区域,因为不愿意随意丢弃车辆,成都小伙蔡振锋阴差阳错骑着这辆共享单车去了西藏。这位成都小伙刷新了共享单车骑行新高度,就这么一路骑啊骑……

一路上他顶烈日,冒风雨,上高山,下大坡,吃了不少苦头,但同时也一路饱览了川藏线的美景,终于在8月底来到了拉萨附近。这一路大概骑行了2000多公里。紫牛新闻记者多次追踪采访了这个执着而又勇气可嘉的成都小伙,今天他成功抵达拉萨,打卡布达拉宫。

图片

他成功抵达拉萨,打卡布达拉宫


为圆“徒步进藏梦”,买了40斤装备

出发那天发现背不动

紫牛新闻记者第一次联系到蔡振锋的时候,他已经沿318国道川藏线骑行了接近2000公里,抵达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的工布江达县,刚找到旅馆住下来。

工布江达县距离拉萨只有288公里远,沿318国道骑行大约还有3到4天左右的路程。从7月23日骑车从成都出发那天算起,这个小伙子已经独自骑行了一个月零六天,现在眼看“胜利在望”了,但面对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蔡振锋由于路途疲惫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喜悦之情。谈起自己这次意外的骑共享单车进西藏之旅,蔡振锋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从头说起。

20来岁的蔡振锋1.75米身高,中等身材,体型壮实。和现在许多年轻人一样,都有“西藏梦”,但苦于平时工作太忙一直未能成行。今年5月份时,蔡振锋所在的公司资金链出现了一些问题,他索性直接辞职,有了时间也有了契机,他决定出来转一转,借此圆自己的徒步进藏梦。因为了解过此行路途遥远,西藏海拔又高,蔡振锋从五月底开始就在家锻炼起身体,希望能够增强体力,同时还购买了所有徒步旅行需要的装备:睡袋、帐篷、防潮垫、登山杖……一应俱全,但等到一个月后真正出发的那天,蔡振锋才发现了一个问题,“买的东西太多了,加起来有四十斤吧,我自己一个人徒步根本背不动啊!”最后经过借鉴网上“驴友”们的经验,蔡振锋只带了洗漱用品、换洗衣服和登山杖轻装出发。
原计划徒步进藏

阴差阳错被逼骑共享单车

出发之前,蔡振锋心里对独自徒步进藏还是有些没底,于是约了两个朋友一起旅行,不巧的是,几个人的时间怎么也凑不到一起,蔡振锋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先出发,“我毕竟都锻炼一个月了,再拖的话半年时间都要浪费掉。”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开始准备先骑车到雅安,因为大多徒步进藏的旅行者都是将这里作为起点的,这样在路上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也可以搭伴前行。

7月23日,蔡振锋骑着共享单车从成都出发,第一天骑到蒲江后已经感觉身体很疲惫,“骑了有大概70多公里,路上喝了20多瓶水,那时候天气特别热,一出门就一身汗,真的太累了。”他说,自己在网上看骑行“驴友”的经验帖,大多人都觉得最开始三天是很辛苦很累的,因为不适应这样高强度的运动,但蔡振锋也咬牙坚持了下来,第二天一鼓作气骑到了雅安,想在当地找个徒步进藏的同伴。

出乎意料的是,当时蔡振锋遇到的进藏旅人都是骑行者,一连等了两拨人,都没等来一个徒步的人,他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准备继续自己的进藏之路。当时雅安有共享单车的还车点,但蔡振锋查了地图后发现,天全县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那不如骑去天全还好了。”抱着这样的想法,蔡振锋又骑去了天全,到达目的地之后,他惊讶地发现由于这个县城人口太少,连共享单车都没有。这个朴实负责的小伙子不愿意将共享单车随意丢弃在这里,于是干脆直接骑车上了318国道,这才有了他骑共享单车进西藏的故事,这完全是没法还车给逼出来的。

图片

带上装备,蔡振锋出发了


四千多米的高原小城

想借力摩托车却狠狠摔了一跤

作为初次骑单车外出旅行的蔡振锋来说,他骑行的经验并不丰富,在路上的第十天就在理塘摔伤了。理塘是一个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小城,在藏语里是“平坦如铜镜的草坝”的意思,他说,这里的风景特别美,有一望无际的草原和娇艳的花朵,这样的风景是城市里难以遇见的。

但草原上天气多变,蔡振锋骑行时看见了局部下雨的景象:“远处能看见乌云,乌云底下在下大雨,我当时要骑车穿过下雨地带。为了速度快点,我找了个摩托车在前面带路,用一根绳子拴在单车前面的挂钩上,把我的车和摩托车连接在一起,依靠摩托车的动力带着我的车往前走。结果路上有一个急弯,摩托车在前面迅速刹住了,但我的自行车是刹不住的,一下我就摔出去了,裤子和膝盖都摔破了,手腕扭伤,到现在骑车都有点隐隐作痛。”

图片

把共享单车系在摩托车上“借力”

 

从共享单车上摔到地面后,蔡振锋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完了,这下人要摔坏了。”不过幸运的是,除了一些皮外伤,身体没有大碍,如果当时造成骨折,他的“进藏梦”早就提前夭折了。不过,直到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他时,他说他的手腕还有些肿痛,估计是软组织挫伤。

 

图片

蔡振锋的膝盖在理塘摔伤


遭遇“乱石路”——

扛起共享单车往山上走

 

骑车进入318国道后,蔡振锋看见了很多和他一样骑车进藏的人,“但大家骑的都是专业的山地车和公路车,只有我是共享单车,引来了许多好奇的目光。”他笑着说,进入新沟镇后,当时天气恶劣,大雨滂沱,路上积水也很多。虽然路途艰辛,但由于骑行伙伴很多,也并没有感觉到孤单,反而特别有意思。

蔡振锋坦言,看见这一路上的环境后,自己渐渐也没了要徒步走去西藏的想法,“我们一路上骑车都非常累,如果换成走路肯定身体上更吃不消,反正周围也没有还车的地方,那不如就继续往前骑吧。”然而,山路的崎岖还是超过了蔡振锋的想象。骑出邦达前往业拉山的路上,一次道路选择失误,使他差点想扔掉共享单车。

“业拉山的上山路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走小路,就是徒步者或者牧羊人踩出来的野路,另外一种就是走公路。但公路需要绕很大一圈,小路我看着可以一眼看见山顶,相当于抄近路,所以当时就选择了小路。”回想起自己这个决定,蔡振锋苦笑着大呼愚蠢。

“那个路看着就两公里,我想着不远车可以推上去,结果上山了才发现小路上都是乱石,自行车根本推不动。”实在没办法,蔡振锋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先背着包往山上走20米,再下来扛着车往山上走30米,这么循环交替,两公里的路途足足走了三个小时,那个时候他第一次产生了想放弃这辆单车的想法:“我身体消耗太大,走完这两公里我就把包里所有带的补给都吃完了。”走完这两公里后,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蔡振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公路推车上去,再也不敢抄小路了。

最终下午一点多登上了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顶。此刻他已经精疲力竭,看见山顶上有个倒在地上的路牌,他想也没想就枕着背包躺在路牌上睡了过去,直到有路过的人看见坡子上停着共享单车后询问车主,蔡振锋才被惊醒。一看时间,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了。

图片

蔡振锋一路骑着的共享单车

 

图片

业拉山口,蔡振锋躺在路牌上休息


怒江72拐一路滑下来

磨破一双鞋

 


一觉睡醒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蔡振锋开始他的下山之路。尽管沿途风景秀丽,山峦绵延叠嶂,天空湛蓝深邃,但这条路也是318国道上最陡峭最著名的路段——怒江72拐。蔡振锋骑着单车一路从山顶下来,沿路的风呼啸而过,由于速度过快,他只能在下坡时依靠双脚不断摩擦地面增大阻力来减速,两只鞋子成为了刹车工具。蔡振锋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我不敢完全捏紧共享单车的左右两个刹车,因为毕竟不是专业的山地车,况且这个车最开始在成都骑出来的时候大概七八成新,我不清楚车辆的耗损情况,中途也没换过车,生怕万一‘捏死’刹车会对车子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中途损坏。”

 

 

图片

蔡振锋走过怒江72拐

 

在这段堪称惊险的路上,蔡振锋同时用车刹和“脚刹”,一口气“滑”了三个小时骑下了山,他粗略地算了一下距离,从业拉山顶到怒江江边大约四十多公里,他笑言:“说是怒江72拐,真正一路骑车滑下来何止72拐啊!”就这一趟下山路,蔡振锋唯一的鞋子也给磨破了。因为沿路很少有商店,一直没有机会换掉磨破的鞋子和裤子。偶尔遇见一家有裤子卖,但店主不让试,只能放弃购买,现在他还穿着之前才在理塘草原时摔破的裤子。

 

他有些无奈地说:“我也想换的,但是不给试也不敢买,现在就这么将就穿着。”


然乌到波密

一天骑了130公里

 

过了怒江后,越往后面的路途,需要翻越的山坡也越来越多,蔡振锋每天的骑行路就是在不断登山和下山,他回忆自己行路最多的一天是从然乌镇骑到波密的下山路段,路途130多公里,当天海拔从3900多直降到2700多,一边是万丈悬崖一边是奔腾而过的江水。而在然乌镇之前,攀登安久拉山的路途一路以上坡为主,蔡振锋花了整整三天。也就是花三天时间上山,一天就滑下来了。

 

 

在此之前,蔡振锋还看见了红色的澜沧江,后来有“驴友”告诉他,因为前一天从如美镇到觉巴山发生了泥石流,山体滑坡导致携带有大量红土泥沙以及石块混入江中,把澜沧江水染红了。

 

 

图片

318国道的险峻路段

 

图片

318国道沿途的风景


虽然“自讨苦吃”但并不后悔

 

共享单车是为城市道路短途骑行设计定位的,并不适用于野外。骑行318国道这种野外长线最好是专业的公路自行车或山地车,因此蔡振锋的选择可以说真有点“自讨苦吃”。小蔡很无奈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大的感觉就是不能变速,不能分配体力。上坡骑不动,下坡骑不快。背着行李负重骑行又加剧了这个劣势。

 

共享单车“升级”当公路车使用,还有一个先天缺陷:刹车太弱。特别是下坡时不敢使劲刹,生怕刹车线断掉引发危险。下怒江72拐大急坡时,蔡振锋不得不借力“脚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别人一天能骑上百公里,我最多就七八十,速度比别人慢,却比别人体力消耗更大。”但蔡振锋表示,这一路虽然“自讨苦吃”但并不是很后悔。毕竟验证了自己的体力意志和胆量,318国道沿途的美景也时不时让他“大饱眼福”。这里可以套用一句俗语: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

 

像小蔡这种无后援骑行川藏线最担心的就是遇上恶劣天气。29日傍晚,紫牛新闻记者接通蔡振锋手机时,他正在赶往松多镇的路上,当地此时大雨倾盆,根本没法骑行,小蔡只能推车走,但是他告诉记者“再累也不敢休息,怕赶到住宿地太晚路上遭遇危险”。当时距离松多镇还有30多公里,当晚到达松多镇时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

 

30日傍晚,蔡振锋也是九点多钟才赶到拉萨郊县墨竹工卡县城。这两天里多次遇到大雨和冰雹,全身被淋湿6次,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到达县城时终于雨过天晴,加上目的地近在眼前,蔡振锋可以说心情超爽,暂时忘记了赶路的疲乏,看县城傍晚的天空感觉美得令人窒息!

 

藏地风情让蔡振锋大开眼界

图片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

图片

图片

图片

 

专业选手:川藏线骑共享单车太“厉害”

一位网名为“非飞”的专业的骑行选手,得知小蔡的“壮举”后连夸“厉害”。因为共享单车与专业公路自行车相比,自重大很多,风阻也大,安全系数低,制动系统差。小蔡能将川藏线骑下来除了年轻体力好以外,个人意志力顽强也是个重要因素。为了方便读者做比较,这位专业人士还举例:专业公路自行车时速可达25公里左右,川藏线骑行时间最短的记录是运动员孙晖创造的,他在一次极限挑战赛中,骑行川藏线全程2160公里,用时仅6天17小时39分。


没有优惠卡,骑行费用近2000元

蔡振锋此次川藏线骑的是某品牌共享单车,记者联系了该单车的运维部门,想了解他这次骑行费用共多少钱?

该公司回复称,由于川藏线路况复杂,从用户骑行安全的角度考虑,不建议用户使用共享单车进行超长时间骑行,同时也希望该用户注意安全,安全抵达目的地。

该单车的骑行费用与骑行时长挂钩,每半小时一元。目前,除了全国无门槛免押金外,还推出月卡、季卡、半年卡、年卡的限时优惠活动,如果用户购买了优惠卡,可以免费骑行单车。记者了解到,小蔡并未办理任何优惠卡,从7月23日到8月31日,骑行时长为40天,每天48元,骑行费用约1920元。

紫牛新闻记者|杨志敏

紫牛新闻实习记者|艾陆琦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