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皱巴巴的深山来信让“准教师”泪奔:这是节日最好的礼物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9-10 21:26:57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每一期暑假都放弃个人时间来帮助我们,使我们变得更聪明更让人喜欢……我想把这种爱传递下去,我以后一定会把我学到的知识给予更多的人。”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白纸,一面用过,折叠之后,显得皱巴巴的,字迹也显得笨拙,却让收到信的樊鑫锴感动得流泪。樊鑫锴是个来自南通海门的姑娘,在扬州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读大二。

 

这个读师范的“准教师”,因为自己暑期25天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今年教师节,对她这样一个大二学生来说,提前感受到了“教师”这个职业沉甸甸的分量。10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准教师”樊鑫锴暑期当“孩子王”的经历,了解她从学生到老师身份转变后的心理变化,也通过小樊老师联系上写信的大山里的孩子。

 
学生化身“老师”的“初体验”:

醒来发现身下太多“被压死”的蚊虫

质朴的感谢信,是从安徽深山里寄来的。临近教师节,安徽省金寨县梅山镇龚冲村龚冲小学五年级的卢文冰小朋友特地写了这样一封信,感谢他的暑期老师们。在当地龚冲村、袁冲村和黄梁村,有许多和卢文冰一样的孩子。“卢文冰们”和祖辈生活在远离城市的农村,一年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便是春节了。每年支教团老师的到来,就会使他们枯燥的暑假生活变得多彩斑斓起来,这也是他们一年中除过年外最开心的日子。

图片

 安徽省金寨县梅山镇的小朋友们

 

今年夏天,扬州大学阳光协会支教团的小老师,和他们一起朝夕相处了25天。这25天里,每一个鲜活绚烂的日子里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每一天认真准备的课程,都夹带了太多的辛劳、汗水和困难。但对于每一个支教的老师来说,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笑脸、收到他们稚嫩的来信,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扬州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一直重视师范生的教育教学实践能力。每年暑假的支教,都是在校生锻炼自身教学技能和经验的好时机。今年暑假的支教之行,是该院2017级学生樊鑫锴的第一次支教经历。也是她人生中化身“老师”的“初体验”。

图片

 

 

“准老师”樊鑫锴

 

到乡村支教对于刚入大学一年的樊鑫锴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对于早已习惯了城市舒适的生活环境的樊鑫锴来说,在看到当地的住宿环境时还是有些犯了难。由于地处偏僻的乡村,团队成员们甚至没有一件专门的住宿房间。一开始,他们只能白天上课,夜间则将课桌拼在一起当做床睡。后来尝试了搭帐篷,最后则干脆铺上防潮垫席地而眠。农村多蚁虫,常常咬得人痛痒难忍。第一晚,领队的男生和队里的一个女孩子就被当地的蜜蜂蜇出大包,晚上各种蚊虫“络绎不绝”,早上醒来总会发现身下有很多“被压死”的蚊虫。不过这些,都未能动摇她坚持支教的决心。


施展“爱的魔法”

让小调皮们变成“小天使”

环境的艰苦只是其次,最难的挑战其实是走上那三尺讲台,为孩子们传授知识。渐渐地,她能够镇定自若地面对一群求知若渴的目光,能够流畅地进行课堂教学。在和孩子们日复一日的相伴中,她也渐渐走进了这群孩子们的心里。“这群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长期与父母的分离,使他们内心脆弱但又总是强装坚强。就像有的孩子,越喜欢一个老师就越是在他(她)的课上捣乱,他们心中希望被关爱,却学不会表达自己对别人的爱。”小樊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图片

樊鑫锴和被她“捯饬”得漂漂亮亮的“山里娃”

 

“最深刻的事情,是我上了一节以‘感恩’为主题的班会课,然后我哭了,孩子们也哭了。有孩子喊‘老师,你别哭了’。下课前我和他们约定,下课抱一抱大哥哥大姐姐,回家悄悄凑到亲人耳边说一句我爱你。然后下课他们就跑过来抱我,还偷亲我,对其他队员也是。有个当天去别的村支教的女生回来后感动不已,问我施了什么魔法,到底对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怎么今天都是小天使了?”樊鑫锴说。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给孩子们上的第一节课是英语课,樊鑫锴攥紧笔记、鼓足勇气站上了讲台。由于专业知识的欠缺,她对孩子们的学习情况知之甚少,导致频频尬场。用樊鑫锴自己的话说:“我手足无措,愣愣地站着,期待他们哪怕一点点的响应。大概是心有灵犀,他们这些‘捧场王’啊,总舍不得让小老师难过。即使是最简单的词汇,也努力构思着,想要贴近老师的思路。他之间的默契,就这样悄悄萌了芽。”

渐渐地,“师生”们的默契度就如有神助般飙升。樊鑫锴和小老师们也吸取教训,做足功课,努力为孩子们呈现一堂妙趣横生的古诗早读课。樊鑫锴在和队友们回忆起当时上课的场景时不禁感叹:“你们啊,就是群小傻子!我说什么都工工整整地记下来;我说读诗,就铆足了劲,大声朗读;我说背下来,就摇头晃脑地强记,争先恐后地示意我抽背……可我,就是无法自拔地喜欢你们这股‘傻劲’!”


孩子们送她“嘿嘿姐姐”称号

来信画出了“心中的爱”

“严肃?这辈子都不可能严肃的。我一直在想,也许是我过分可爱,导致每次在声嘶力竭整治纪律,自以为自己可凶了之后,总有小傻子跑过来,一脸天真地对我说:‘嘿嘿姐姐(孩子们送我的称号),你好温柔,你和别的老师不一样,你从来不发火’,搞得我哭笑不得,却又私下暗喜。”樊鑫锴笑着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回忆,他们喜欢叫自己嘿嘿姐姐,而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个称呼,“喜欢下课时,孩子们三五成群扑向我、抱抱我、亲亲我;喜欢家辅时,你们等在门口,老远就跳着招手;喜欢你们为争我的在乎度,嘟嘴怄气;喜欢早晨接你们时,一个暖暖的拥抱,放学回家时,一句甜甜的再见;喜欢你们投入地听我讲故事,下课缠着我要书看……”

图片

 樊鑫锴给孩子们上课

 

和卢文冰的信一起寄来的,还有几封其他孩子的信,一个名叫张梦蝶的小姑娘,则画了一幅画《我爱嘿嘿》。孩子用最简单的笔触,描绘着她心中美好的世界:晴空万里、绿树成荫。看完这些信后,樊鑫锴给孩子们写了一封回信。在她的回信中,重点说到她会怀着满腔热忱与期待,和大家共赴“2019盛夏之约”。

 

图片

山里娃的画作《我爱嘿嘿》

 

回忆起暑假里和孩子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樊鑫锴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感叹:“其实我们能力有限,能够给予孩子们更多的只是陪伴而已,有些孩子的内心真的是需要你去触及的,但和孩子们成为好朋友,其实真的很简单。”


“特殊来信”意义非凡

大学老师点赞“为师初体验”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在报考志愿之初,教师这个职业就已经在樊鑫锴的心中有了一个雏形。这些最初的印象有些来自于书本上“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诗句;有些来自于每天为自己讲课批改试卷的任课老师;有些来自于社会各界对教师这个职业的不吝赞美。怀着对教师这个职业的向往之情,她填报了扬州大学文学院的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在成为一个老师的道路上坚定前行。

图片

图片

孩子们写来的“皱巴巴”的信

 

在这里,她收获了一群心怀炽热梦想的同学好友。当她收到孩子们从安徽寄来的感谢信时,周围的同学们也不禁心生感慨、深为感动。比樊鑫锴大一级的崔雨婷同学不无遗憾地说:“如果不是暑期留校实践,我一定也是你当中的一员了!”与她同级的同学们也各有感叹。隔壁班的郭雅慧同学告诉记者:“看到这些孩子的来信,我就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童年。小时候我也是和奶奶留守在家中,所以孩子们的心情我感同身受,我总是在想,如果我小时候也有这样一群大哥哥大姐姐来到我的身边,这一份记忆我一定会永远记住。所以高考之后,我就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师范专业,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可以给孩子们一份爱的人。”

采访中扬州大学文学院辅导员李悦老师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培养文化涵养深厚、师范技能过硬的师范生,一直是学院的一项重要工作,从引导专业归属感到说课、讲课、“三笔一话”专项技能训练,从专业见习到师范生实习,从课堂到社会实践,学院就是想要不断磨练师范生意志,锤炼师范生本领,培养出站得稳,干得好的老师。“最近收到的这些来信,令这个专业的学生格外兴奋,大家对此议论纷纷,这样一封来自‘学生’的信,意义非凡,由此产生的成就感与获得感,就是他们的为师‘初体验’。对于这些‘准老师’来说,这个‘教师节’属于自己!”李老师说。

通讯员 沙钰彤

紫牛新闻记者|陈咏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沙钰彤 摄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