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带父亲上大学的故事在延续:你让我站起来,我陪你到老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9-26 20:14:31

小时候,父亲带着生病的儿子四处求医,十几年的坚持,耗尽积蓄终于治好了孩子的腿,孩子能站起来正常行走了! 

长大后,父亲忽然患病了,病情恶化,一双曾经撑起一个家的腿僵硬了,走不动路了。儿子说:“我要照顾父亲,一如他当年照顾我一样”。

于是,去上大学的时候,他带着父亲,照顾他;毕业了工作了,他依然带着自己的父亲,虽然蜗居在自己仅有的小小宿舍里,但他觉得,能和父亲一起走下去,就很好。

“这个冬瓜咬得动吗?”9月26日中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儿子赵德龙的小屋里的时候,他正在喂父亲赵汉坤吃午饭。这位曾因带着父亲上大学而名声大噪,如今再次带着父亲启程的年轻人对紫牛新闻记者说:“由于父亲和社会的关爱,我的生活其实没那么坎坷,看到的、遇到的都是好人好事,现在照顾父亲是我的责任。”

3岁时候患小儿麻痹

父亲为他四处求医

赵德龙的老家在三门峡市灵宝市城关镇东关村,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他的母亲精神状况不太好,仅能照顾好自己的吃喝,管不了家里的事,所以家庭的重担都在父亲赵汉坤身上。

3岁那年,赵德龙患上小儿麻痹症,两条腿不能动。父亲赵汉坤便带着儿子四处求医,一直持续了十几年,赵汉坤从未放弃,为了儿子的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赵德龙上初三那年,父亲带着他到洛阳的医院做了一台手术,主要是为了矫正腿部,当时的赵德龙,从脚脖子打石膏打到腰上,整整三个月动不了。父亲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到赵德龙快开学的时候,遇到了难题:开学了该怎么送孩子去上学呢?

为了不耽误儿子的学习,赵汉坤借来一辆轮椅,每天早上推着轮椅把他送到学校,放学后又接回家,单程步行距离大约有一公里,回想起这段日子,赵德龙说:“当时感觉自己坐着轮椅上学很尴尬,学校门口好多人看到,可是现在想想,却是满满的感动,那时候父亲还靠开摩的挣钱,刮风下雨都不能休息,可还是要按时接送我。”

赵德龙说,那时候的自己还有逆反心理,可是因为父亲的坚持,他突然间好像长大了:“我忽然觉得,自己要赶快成长起来了。”

儿子的病治好了

父亲的脑血栓却被耽误了

父亲赵汉坤十几年如一日地为儿子奔波,终于,赵德龙的病慢慢好了起来,他可以正常行走了,但赵汉坤自己的脑血栓却被耽误了治疗。

赵德龙说:“家里基本上是靠低保生活,妹妹初中毕业后出门打工,我上高中时学校和社会都有资助,上了大学以后,学校也有奖学金和助学金。”

2014年,赵德龙被河南科技大学录取,只身赴洛阳求学;次年8月底,父亲赵汉坤的病情突然恶化,危及生命。赵德龙从学校赶回家,陪着父亲住院治疗,就像当年父亲陪着自己一样。

经过治疗,赵汉坤的病情稳定了下来,但双腿开始僵直,无法正常行走,生活无法自理。

9月中旬,赵德龙开学了,但他始终牵挂着家里的老父亲。于是10月5日,他从村里借来一辆旧轮椅,推着父亲坐上了开往洛阳的火车。在学校附近,他租了一间出租屋,把自己宿舍里的东西也搬了过去,和父亲一起生活。

在学校的时候,一有时间,赵德龙就会推着父亲到校园里转转,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光 。有课时,他将父亲安排妥当后再赶到学校;休息时,他会一直陪着父亲,定时给他抻抻腿,扶着他在屋里做些康复训练。尽管是在一间不大的出租屋,屋里只有一些简陋的家具,在平日里,赵德龙和父亲也只能挤在屋里唯一的一张床上,但父子俩的生活过得其乐融融。

“我们两个人每个月的开支在一千元左右,除去五百元的房租,伙食方面一开始是我自己做饭,后来就从学校打饭回去,打饭的时候每天的伙食标准大概二三十元。”赵德龙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图片

 赵德龙和父亲

 

自写《陈情表》:

学业不可废,家父不可弃

赵德龙对父亲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吃过早饭,他便会扶起父亲,让他靠在床头上,又给他盖上毯子。由于当时住得离学校较远,他还专门花400元买了辆二手电动车。

提到儿子,赵汉坤脸上挂满笑容说:“他上高中时,三天不见,我就想他。现在好了,有他一直陪着,我心里咋能不高兴咧!”说完,父子相视而笑。

虽然如今父子相伴也算其乐融融,赵汉坤的心里却藏着一些无奈和担心:“要不是这病,我一个人在家没法过,才不想来这儿耽误孩儿学习。我希望他能考研,将来找个好工作。”趁着赵德龙上厕所的时候,老人悄悄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话刚说了一半,老人的声音哽咽了,“我让他把我送到养老院,他死活不同意”。

不过,让赵汉坤没想到的是,儿子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我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能陪爸的日子却没那么多。趁着现在,能多陪爸一天是一天,要是等到有一天连孝心都尽不了,那我还能算儿子吗?”赵德龙认真地说。

虽说他每天都要把大量的时间放在照顾父亲上,但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不仅如此,他还经常外出打工挣钱给父亲看病、买药。十分热爱古文的他曾在自己的QQ空间里,依照《陈情表》写了一篇日志,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携父上学,是以学业不可废也,家父不可弃也。”

说起3年多来的大学生活,赵德龙特别激动:“这几年,特别感谢学院老师和同学的照顾,不仅给我和爸爸安排了一间免费宿舍,还经常在生活上帮助我们。”赵德龙说,在他心里,学校早已成了他和父亲的第二个家。

毕业了的大男孩

带着父亲继续走
毕业后,赵德龙在溧阳找到了工作。谈及工作,赵德龙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没有经历应聘、被拒绝这个痛苦的过程,“去年溧阳万盛铸造有限公司到我们学校去校招,董事长也是我们老师的同学,我正好也学的是铸造,于是被邀请到溧阳这边企业里参观,来了以后感觉这里的环境和气候都很好,加上董事长还特意做了安排,所以我最终决定来溧阳工作。”

 

工作后,毫无意外地,赵德龙把父亲接到了自己的身边。他向公司申请了一小间双人宿舍,把父亲安顿在宿舍里,方便自己照看他。

不大的一间双人宿舍,墙上挂着液晶电视,书桌上有电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进入宿舍时,赵汉坤老人正在看电视,“午饭有同事帮忙打上来。”赵德龙告诉记者,安排父亲吃完饭后,他才会下楼吃饭。

正说着,同事将一份打来的午餐放到屋里的书桌上,赵德龙一边打开饭盒一边笑着表示,其实父亲自己能吃饭,尽管这么说,他还是坐在对面的床上给父亲喂饭,动作不方便,他又立刻坐到老人的身边,用汤匙将饭菜舀起来送到老人嘴里,“来,吃一块鸡蛋。”吃了几口以后,他会很仔细地用纸巾将父亲的嘴擦干净。

“父亲没有倒下之前,生活在他的坚持中继续,现在,生活就要在我的坚持下继续前行。”赵德龙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带着父亲刚来到溧阳不久,“他已经习惯了跟我在一起的生活,等这边稳定下来,我也摸清楚环境了,就要带着父亲去溧阳的景点转转,看看溧阳的山水。”

图片

赵德龙喂父亲吃饭

溧阳万盛铸造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博雄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从赵德龙目前的情况看,学东西上手很快,而且因为在校时各种校外拓展活动也参加得比较多,因此组织协调和沟通能力都很不错,更重要的是,陈博雄认为赵德龙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特殊情况向公司要求更多的特殊照顾,“他是个有担当的人,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希望提供一个供父子俩一起生活的宿舍,除此以外没有了,工作中也是,他的腿脚不方便,但是上班很准时,严格遵照公司的规章制度,工作时间也没有像别人一样玩手机的情况。”

乐观小伙参加支教:

做个对社会有担当的人

尽管父子俩都是残疾人,但为人热情的赵德龙大学时期还参与了一段时间的山区支教工作,“一直以来,学校和老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这让我非常崇拜老师,我也想做老师,去做支教教师,某种程度上也是满足了这个心愿。”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是老师,我会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孩子们,要学会感恩,在遇到挫折的时候,不要只看到灰暗的那一面,要学会在生活里看到美和善良,要在坎坷里保持那一份善良,因为我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好人好事远远多于不好的,可以这么说,我的成长,一部分来源于父亲对我的爱护,还有一部分就来自社会各界对我的帮助和关爱。”

对于未来,赵德龙感觉还没有想得太远:“先要解决好自己的家庭问题,等到有能力了,也可以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做一个有担当的人,首先要成为家庭的担当,然后要为企业担当、社会担当。”

紫牛新闻记者|毕俊星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 记者拍摄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