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烟弹也是香烟,空少疯狂代购,被抓前默默辞职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9-28 19:21:17

说到空少,不少人会想到经典港剧《冲上云霄》,英俊潇洒,帅气多金仿佛成了空少的代名词。90后男青年张志强便是这样一名空少,两年前,他“过五关斩六将”被选拔进入了深圳某航空公司,担任机组安全员,开始了令人艳羡的在国内外飞来飞去的生活。

虽然工作光鲜体面,薪酬较高,但对张志强来说,想要在深圳买房子定居,还是囊中羞涩,怎么办呢?作为跟得上潮流的年轻人,张志强在时下流行的IQOS电子烟里发现了商机,IQOS电子烟风靡日韩,在国内也非常流行,但是国内没有正规购买渠道,不少烟民对这样的产品有较大的需求。因此,张志强信心满满地做起了电子烟代购……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代购之路让他一步步走向深渊,丢掉了原本待遇丰厚的工作,等待他的将会是法律的裁决。

 
“空少”搭上文玩店老板

电子烟代购来钱快

张志强是个北方的小伙子,后来去深圳应聘,过五关斩六将成为深圳某航空公司的机组安全员,本有着较高的薪酬,也谈了一个女朋友,大约是想尽快在深圳买房,所以一心想做代购挣点外快。于是,比较时髦的他,将目光瞄准了IQOS电子烟。长期出入国内外空少的职业,给他在国外购买电子烟带来了不小的便利。

图片

 IQOS电子烟

 

2017年,他在微信上认识了南京某文化市场的文玩店铺老板邹翔宇,邹翔宇自身也是一名烟民,近几年文玩市场不景气,他也把目光转向电子烟。2017年开始,邹翔宇发现身边不少朋友玩起了从日本带回来的IQOS电子烟,他自己也跟风使用,发现这类电子烟是介于传统电子烟和烤烟型香烟之间,虽然买了烟具,但补充烟弹的渠道在国内尚无正规路径,只能自找渠道购买。

一个在寻找货源,一个在寻找销售渠道,于是,张志强和邹翔宇开始了合作。同时,通过微信,邹翔宇又联系到了新疆的王奎、倪云,威海的朱俊、北京的常伍为上游代购者,他们代购电子烟产品,成为邹翔宇的货源。

空少张志强利用自己频繁出入境的便利代购电子烟,入境销售,随着销售网络的扩大,销量暴增,他开始大量通过身边同行的朋友帮助代购。比如一个朋友带两条,十个朋友就是20条,这样再卖出去,200至300元一条烟弹转手可能卖到400至500元。

与上游的代购不一样的是,负责销售的邹翔宇没什么成本,除了线上销售代购的“烟弹”,他还线下销售,有的客户有时直接去他的文玩店购买电子烟。作为其中一段中间环节,他注重薄利多销,有时一条烟只赚取30多元,即便这样,他发现也比文玩赚钱来得快。凭着邹翔宇做文玩生意积累的朋友和客户资源,他的走量很大,因此,他经常从那几位上游代购者那里拿货。


被一烟民投诉

电子烟销售网络浮出水面

2018年4月初,六合区一位年轻的烟民代购了此类电子烟的“烟弹”,他吸食后怀疑是假货,于是向六合区烟草专卖局投诉。

根据投诉举报,烟草稽查人员很快发现南京市民邹翔宇长期通过微信发布代购信息,然而,我国实行烟草专卖管理,有计划地组织烟草专卖品的生产和经营,提高烟草制品质量,维护消费者利益,保证国家财政收入。邹翔宇所销售“烟弹”含有烟丝,属于烟草制品,也属专卖品。

图片

含有烟丝的“烟弹”

 

国家对烟草专卖品的生产、销售、进出口依法实行专卖管理,并实行烟草专卖许可证制度。经营这样的烟弹销售,必须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并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而且,IQOS在我国尚没有进口记录,皱翔宇不可能有许可证,其行为造成国家税收流失,涉嫌刑事犯罪。于是,六合烟草局案件审理部门将此案移交给六合公安分局侦办。

六合公安分局食品药品和环境犯罪侦查大队办案人员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接手此案后,他们很重视,考虑到此案背后可能有一条灰色销售链,于是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对邹翔宇背后的销售网络进行侦查。

通过查询邹翔宇的流水记录,很快发现他有4至5名上家,每笔交易都有交易记录。通过技术手段,专案组很快明确了这条灰色销售网络主要构成人员,深圳的张志强,新疆的王奎、倪云,山东威海的朱俊,北京的常伍与邹翔宇都有联系。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基本明确这几人不但自己代购IQOS烟具和配套烟弹直接往国内销售,还向邹翔宇提供货源。


团伙被抓,总共涉案金额百万

空少充满悔意提前写辞职报告

5月下旬,专案组摸清全部涉案人员的落脚点后决定收网,专案组兵分几路前往新疆、北京、威海和深圳将几名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在抓捕之后,警方在涉案人员的住处相继查获IQOS烟具以及Marlboro(万宝路)、PARLIAMENT(百乐门)、HEETS(黑丝)等烟弹,其中烟弹累计1000余条。

图片

警方缴获的烟草

 

据警方介绍,在侦办此案过程中,并未把烟具当作烟草制品,因此未把烟具价值算进案值,即便如此,该销售网络销售烟弹的案值达100余万元。目前,这6名犯罪嫌疑人涉嫌非法经营罪已经移送审查起诉。

“张志强这个90后小伙很帅气,是一名‘空少’,就像‘空姐’一样有着光鲜的职业,其实他挺可惜的,从事这份职业才两年,但是他做的事情涉嫌犯罪,他心里清楚,所以我们去他所在的公司抓捕他时,他也自知逃避不了刑事处罚,‘空少’的职业生涯意味着结束,他基于未来考虑,主动写了辞职报告递交给公司。”侦办此案的办案人员向紫牛新闻记者说,在提审张志强时,他也表现出悔意。

他不像威海的朱俊,朱俊是经常往返韩国和日本“背包客”,朱俊是要考虑运输成本的,他有时根据客户需求的多少来选择是航空或是海轮,由于威海离韩国距离较近,他有时选择坐海轮来节约成本。相对而言,朱俊是把这项代购当作自己的职业来做。

 

图片

被抓捕的“背包客”


IQOS“烟弹”也属于烟草制品

据介绍,IQOS电子烟是某知名烟草公司研制。其宣传称,该电子烟采用特制非燃烧烟草配方,尼古丁低、0焦油,被认为是一种更健康的吸烟方式。IQOS电子烟主要包括“烟具”和“烟弹”两部分,其工作原理是通过烟具加热棒烘烤加热烟弹产生烟雾,而非直接燃烧卷烟。不少人把这样的电子烟当作戒烟的替代品。这样的电子烟烟具称为IQOS,同时生产配套适用IQOS烟具的“烟弹”主要有Marlboro(万宝路)、PARLIAMENT(百乐门)、HEETS(黑丝)等品牌。因此如果长期使用,烟弹是消耗品。

 

 

图片

被缴获的烟草制品

 

六合区烟草专卖局案件审理室的李海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烟草专卖品(烟草制品)的范围,包括卷烟、雪茄烟、烟丝、复烤烟叶、烟叶、卷烟纸、滤嘴棒、烟用丝束、烟草专用机械卷烟等。此外,所有含有烟叶、烟丝的产品,不管是去梗、未去梗、均化还是再造烟草,都属于烟草,都属于国家烟草专卖局管理范畴。开展经营香烟销售业务,须获得由我国烟草专卖局颁发的烟草专卖许可证。含有烟草成分的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烟弹存在非法走私和销售的现象十分猖獗,以IQOS烟弹最为常见。“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本身就属于烟草制品,没有改变烟草的本质属性。”李海泉说,根据法律法规要求,要依法将该类产品纳入监管范围。

新闻链接
李海泉认为,电子烟并非像生产商宣传的那样安全无毒害,目前我国还没有正式颁布电子烟的国家标准,市场上在售的各类电子烟产品,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随意性较强,电子烟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部分产品可能存在烟油泄漏、劣质电池、不安全成分添加等质量安全隐患。

以电子烟为例,据中国电子烟资讯平台统计,从2013年至今,全球各国发生电子烟爆炸的案例不低于50次,尤其以美国居多,最为严重的是爆炸导致死亡。在中国也时有发生,只是很少公开报道。除了电子烟具外,电子烟油的质量问题,也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担忧。目前市场上充斥着各种来源不明的套路油、DIY勾兑油,以及非法走私,甚至有毒烟油。2018年6月25日,杭州海关查获来自美国的含有高纯度大麻的毒品电子烟油。
还有哪些代购涉嫌违法?

1、网店店主未经药监部门批准,擅自在朋友圈销售隐形眼镜和美瞳。据悉,美瞳属于医疗器械产品,直接接触眼角膜,有较高的风险,必须经过相关部门审批,在获取《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后方可开展销售。

2、通过网店销售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药品。国家对假药、劣药有严格规定:药品进口须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组织审查,符合质量标准、安全有效的,方可批准进口,并发给进口药品注册证书。即使是真药,只要没有获得此批文的,一律算假药。销售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即便是没有受害者只有受益者,也按销售假药罪入刑。

3、在明知境外采购的货物带入境需缴纳税款的情况下,大量采购货物,以行李藏匿等方式走私入境,通过各种渠道销售牟利,并恶意逃税。我国《海关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个人携带进出境的行李物品、邮寄进出境的物品,应当以自用、合理数量为限,并接受海关监管。”若网上代购者故意逃避海关检查,或者以自用的名义通过海关检查,但实质上用于销售的,从严格意义上讲,均属于逃避关税的行为,涉嫌走私。

(文中涉案人员均系化名)

紫牛新闻记者|任国勇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 受访者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