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恶继母被判刑16年,昏迷一年多的娃何时能醒来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10-30 19:58:59

不会抬头、不能翻身,不能说话,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只能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地睡觉。只有早上醒来时,如果有人逗他说话,他偶尔会笑一下,然后就再没反应。

这就是陕西渭南7岁鹏鹏(化名)目前的状态,而给他造成如此大伤害的人就是其继母孙某。孙某长期对鹏鹏采取罚站、罚跪、暴打等方式进行虐待。2017年3月底,孙某将意识不清的鹏鹏送到医院救治,经司法鉴定,鹏鹏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一级,颅脑损伤符合钝性外力多次击打头部所致。

事发570多天后,该事件终于有了结果。10月30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从鹏鹏的代理律师邓学平处获悉,该案经陕西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孙某因虐待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6年。


庭审经过:

继母孙某:鹏鹏自己摔伤头部;

公诉人:不符合帽檐法则

10月30日,陕西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鹏鹏的代理律师邓学平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上午9时,庭审正式开始,被告人孙某身着黑色运动服,神情沮丧。鹏鹏的生母参加了庭审,另有一名长期照料鹏鹏的护工作为证人出庭。而其生父在取保候审阶段失踪,至今杳无音讯。昏迷中的鹏鹏被带到法院门口,生母欲带他入庭被拒。爱心人士在法院前发传单寻找鹏鹏生父。

图片

救护车将鹏鹏送到法院门口

整个庭审经历了发问、质证、法庭辩论、被告人陈述等环节。庭审中,公诉人提供的证据表明,鹏鹏继母之前有多次殴打鹏鹏的行为。自2017年3月初,孙某因被害人鹏鹏不听管教,独自离家为由,对被害人罚站、罚跪,后又以被害人偷其金戒指等为由,用手脚、棍棒等多次对被害人实施殴打,致鹏鹏全身多处受伤。3月29日上午,以被害人弄脏床铺为由,对被害人头部多次实施殴打。

图片

 

 

鹏鹏的继母孙某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故意伤害罪的证据不充分,伤害结果是由谁导致的,没有查清。继母孙某庭审陈述: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其实我内心的痛苦并不比别人少。我也没想到是今天这样的结果,这并不是我的本意。

对于孙某坚称鹏鹏的头部伤情是他自己摔伤的说法,公诉人在法庭上进行了批驳:根据司法鉴定,被害人头部多发软组织损伤及皮下出血,受伤的位置集中在头顶部等较高的位置。被告人供诉,被害人头顶损伤是由被害人自己摔倒造成的。

而鉴定显示,这一供诉不符合帽檐法则。所谓帽檐法则,就是一般人摔倒以后,头部受伤的部位一般是在帽檐以下。这是根据人体的生理结构得出的一个科学依据。而本案中被害人的头部伤情多集中在头顶部位,摔跌是不可能形成的。

同时鉴定意见显示,被害人的伤情符合钝性外力多次击打头部形成。而造成伤情的人只能是继母孙某,只有她有作案条件。显然被告人对自己的罪行避重就轻,闪烁其词。虽然被告人供诉罚跪罚站过被害人,但对是否击打过被害人头部的情况矢口否认。在法庭多次讯问中,被告人还是坚称是被害人自己摔倒的。其所造成的一级重伤的后果,已经超出了虐待罪的范畴,所以被告人的行为还构成了故意伤害罪。综上,公诉人建议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追究被告人孙某的刑事责任。

整个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多,经过40分钟休庭,临渭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孙某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其采用捆绑等方式,对被害人长期实施虐待已构成虐待罪,公诉方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指控罪名成立。临渭区法院据此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孙某有期徒刑15年,以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
生母和代理律师都认为判得太轻

此案经判决后,鹏鹏的生母柴女士对16年有期徒刑的判决并不满意,她认为孩子遭受了如此恶劣的虐待行为,孙某被判死刑都不为过,表示一定会提起抗诉。

鹏鹏的代理律师邓学平对于此次判决与柴女士持相同意见,他认为与被告人孙某所犯下的恶行相比,被判16年有期徒刑的结果与其是不匹配的,因为鹏鹏现在还处于植物人状态,根据之前相关的判例,同样的情况是有被判无期徒刑的。同时他表示,造成这种结果主要是法院管辖权问题,因为是在基层法院不能判决无期徒刑以上的刑罚。在庭前,邓律师两次申请将此案移送渭南中院一审,但都被驳回。在这次庭审中,他也提出管辖权异议,但也被驳回。邓学平说,下一步准备向检察院申请抗诉,或等此案判决生效后,向上级法院申请审判监督程序,争取纠正此次量刑。

因为目前鹏鹏的抚养权依然归其父亲赵某,那以后孩子该和谁一起生活呢?鹏鹏的爷爷赵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孩子的抚养权问题并无打算,他觉得目前他连自己都管不了,也顾不上这事。至于此前继母到底对孩子怎么样,他也表示并不清楚。他的态度是,孙某被判死刑都不能解气。


事件回顾:6龄童被继母虐待

脑部重伤已昏迷一年七个月

去年3月底,陕西渭南发生一起令人震惊的虐童案。年仅6岁的鹏鹏(化名)遭继母孙某虐待,造成75%颅骨损伤,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一度心脏骤停,经过辗转多家医院救治后,一直昏迷至今。经鉴定,鹏鹏构成重伤一级。其继母孙某被警方刑拘。如今距离事发已经过去570多天。

1

颅脑重伤,开颅手术时淤血爆出

 

鹏鹏出生于2011年4月4日。出事前是个活泼可爱的男孩,喜欢拍照时对着镜头乐呵呵地笑。亲生父母离婚后,他与父亲一起在渭南生活。2017年1月19日,是鹏鹏生母柴小媛最后一次看到出事前的儿子。

图片

鹏鹏出事前的照片

 

两个多月后的3月29日上午10点,柴小媛接到前夫电话:鹏鹏住院了,你赶快过来!柴小媛赶紧质问怎么回事?前夫不肯多说,只是催促她:“你到医院就知道了。”心急如焚的柴小媛,在当天中午12点,从西安赶到渭南市第一医院,但并没有见到日思夜想的鹏鹏。经过护士指引只能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远远地望着正在抢救中的鹏鹏,柴小媛心疼得失声痛哭。

做CT时,柴小媛才近距离看到了儿子。只见鹏鹏脑袋、膝盖、脚踝、手指、手腕……到处伤痕累累。

图片

 鹏鹏伤痕累累

 

经过抢救,鹏鹏仍然命悬一线。最后,鹏鹏被送往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当时已经崩溃的柴小媛在转院途中哭了一路。该院的《住院证》显示,鹏鹏属于“危重”情况,初步诊断为,急性特重型颅脑损伤、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裂伤……情况危急。

3月30日凌晨,因为鹏鹏颅内淤血积压,因此专家会诊后决定实施双侧开颅去骨瓣解压手术。凌晨5时,手术结束。医生告诉柴小媛,手术时孩子脑内的淤血“哗”地爆出,伤情十分惊人。

图片

 鹏鹏受伤十分严重

 

由于伤情严重,鹏鹏还被送到上海进行治疗,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一直昏迷至今。

2

医院报警,继母孙某被刑拘

在离开亲生母亲的日子里,鹏鹏到底经历了怎样惨痛的遭遇呢?柴小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是鹏鹏的继母孙某虐待了她的儿子。

2008年,柴小媛和前夫结婚,2015年的12月离婚。4岁的鹏鹏一开始跟随柴小媛生活,2016年3月份鹏鹏的父亲将鹏鹏带走,不让其见孩子,柴小媛起诉至法院,但最终未获得监护权。鹏鹏的父亲后与孙某再婚。鹏鹏父亲是铁路道岔维修工,长时间在外工作,鹏鹏和孙某生活在一起。后来前夫将柴小媛的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拉黑。最后一次见鹏鹏是2017年1月19日,那时,前夫再婚已3个月。当时,柴小媛也问过鹏鹏后妈对你怎么样,鹏鹏说,后妈有时会打他,家里哥哥也打。前夫知道我问了这些,就跟我说,以后别想再看娃了。两个月后的3月29日,就传来了鹏鹏出事的噩耗。

当时鹏鹏继母孙某抱着昏迷不醒的鹏鹏来到渭南市第一医院,鹏鹏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经过抢救,鹏鹏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医生在给孩子做身体检查时,发现孩子身上到处是伤,并已经多处化脓感染、全身肿胀发紫、严重贫血营养不良、膝盖溃烂血肉模糊、整个头颅大量淤血、颅骨多处软组织损伤,医生报警。警方当时即介入调查,发现鹏鹏身上的伤是由鹏鹏继母孙某所为。2017年3月末,鹏鹏的继母孙某被警方刑事拘留,同年5月初被逮捕。

图片

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鹏鹏


鹏鹏现状:肢体僵硬缓解明显

意识唤醒效果不大

去年11月鹏鹏从上海完成颅脑手术回到西安,护工张女士一直担负鹏鹏的护理工作,至今已接近一年时间。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鹏鹏和她孙女的年龄差不多,但是不会抬头、不能翻身,不能说话,整天躺在病床上,让人看着很心疼,有时候她也忍不住流泪。这一年时间里,她和鹏鹏也处出感情了。

对鹏鹏的病情变化也有很多直观感受。张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鹏鹏刚从上海回来时,在西安市儿童医院治疗。那时肌张力特别高,肢体十分僵硬。整个人都是僵硬的,由于病痛难受整天哭啊闹啊,睡不着觉,她们两个护工轮换着抱着鹏鹏,边摇边哄。经过儿童医院一个星期的专业药物治疗,肌张力缓解,晚上也能迷迷糊糊睡着了。后来在神经外科做了脊柱上的一个切除手术,肌张力进一步下降。

今年的3月7日,鹏鹏转到西安市中医脑病医院康复科,直到现在。康复治疗手段主要有推拿、运动、语言、吞咽、蜡疗,电子艾灸;还有唤醒意识的心理治疗等等。治疗效果直观上看肢体放松有改善,体质也改善了些,以前经常感冒,现在少了。意识上的改善多少有一点,但是不明显。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早上醒来时你要是逗他说话,他偶尔会和你笑一下,然后一整天再逗他也没有任何其他反应,大部分时间昏昏沉沉睡觉。妈妈来看他时,和他说话,他有时会笑一下,大部分时间是面无表情的。鹏鹏癫痫抽搐比较严重,每天会发十几次,有时会连续抽7、8分钟。

“为缓解肌张力吃的药会造成痰多,我经常要给鹏鹏吸痰、做雾化,但有时化痰效果不好,痰卡在喉咙里很难受,会影响进食。鹏鹏吃饭以流食为主,有时也能吃几个饺子。”张女士说。

鹏鹏的康复医生称,现在鹏鹏处于植物人的昏迷状态,将来恢复到生活自理的希望非常渺茫,需要有人终身护理。


医疗看护费用:

爱心妈妈群和公益组织分别承担

张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由于鹏鹏伤情比较严重,需要两个护工24小时同时看护。但只有她自己坚持了近一年时间。另外一个护工已经换了5、6个人了。大部分是由于“活太重”受不了辞职了。最近一个是她今年4月介绍来的,已经坚持干了快半年了。

她自己的工资是由公益组织支付,鹏鹏的医疗费也是由公益组织直接支付给医院。另外一位护工的工资是由爱心妈妈群里的20多位爱心妈妈负担。爱心妈妈们还要支付鹏鹏的日常生活开支。比如奶粉、纸尿裤、护理垫、抽纸等等。

除了鹏鹏的妈妈常来看望鹏鹏,他外婆和舅舅、舅妈也来过。

鹏鹏从上海回来后,他爷爷奶奶来西安儿童医院照看了4个月,今年3月26日,鹏鹏妈妈接手照看后,他爷爷奶奶就走了,后来就没见来过。至于鹏鹏的亲生父亲,张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照料鹏鹏一年来,从来没有见过鹏鹏的父亲。

张女士还说:鹏鹏的生母事发时已经再婚,最近又生了孩子,现在大约半个多月才能来一次。能陪着他的,除了我们两名护工,剩下的就是爱心人士和志愿者。孩子能活到现在非常不容易,全靠爱心人士和志愿者帮衬。

爱人人士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守护鹏鹏

爱心妈妈吴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自从鹏鹏出事后,很多爱心人士就慢慢聚集了起来,共同为鹏鹏进行救助。

“鹏鹏出事后,其二爷爷建了一个微博@呼唤鹏鹏,此后很多爱心人士慢慢地聚集在一起,大家通过网络平台定时发送鹏鹏的近况,引发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共同为鹏鹏进行救助。”吴女士说,目前主要有两方在为鹏鹏进行救助,一方是救助公益机构,主要负责筹集医疗资金;一方就是自己所在的爱心妈妈群,主要负责鹏鹏平时所需的物资。

吴女士介绍,目前她所在的物资群除了筹集鹏鹏日常所需的生活用品之外,还要负担其中一个护工的护理费用,加在一起每月花费约2万元左右。

目前,鹏鹏还是植物人状态,医生说将来能够站起来的几率很小,根据现在的情况,鹏鹏一年的费用就得70万左右。为此,爱心妈妈们表示非常担心,她们希望能有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进来,一起守护鹏鹏的未来。

紫牛新闻记者|杨志敏 陈勇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