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4元钱药片翻了100倍,毒贩专雇癌症病人“拿药”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12-06 21:29:28

前段时间,歌手陈羽凡因吸毒被抓。提到毒品,人们首先想起的就是海洛因和冰毒,孰不知狡猾的毒贩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的贩毒手法越来越隐蔽,各种新型毒品犯罪层出不穷。

一种4元钱一片的药片,本来用于帮助癌症病人缓解痛苦,在他们的手里,一片可以制成125克吗啡,售价翻了100倍。

近日,徐州破获一起令人愤怒的贩药案件,药贩子雇佣癌症病人,从管理松散的小医院里,大量套购出麻醉药品埃托啡舌下含片,自己再以高价转售给吸毒人员。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获悉了这起江苏省首例贩卖麻醉药品埃托啡案,目前已查实套购出的药品2500多片,抓获了涉案人员10余人。那些癌症病人从医院套购药品时,每片仅为4元,而贩售到吸毒人员手中,每片价格高达数百元。

患癌病人大量套购精神麻醉类药品

今年4月份,徐州公安局鼓楼分局接到群众举报,在鼓楼区某医院里,存在大量开出麻醉药品埃托啡舌下含片的情况。鼓楼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刘雪影介绍,埃托啡片系国家管制类药品,这种药可以减轻癌症患者的痛苦,但对普通人来说,却是比吗啡还要厉害的“毒品”。常人只要服用4片就能成瘾,一片埃托啡片可以制成125克吗啡、小半瓶杜冷丁。

根据群众提供线索,鼓楼刑警大队禁毒中队民警对该院的相关医生进行调查,但是经过民警的初步检查,未有发现。为了防止打草惊蛇,鼓楼分局刑警大队禁毒中队民警决定,联合徐州市药监、卫生等部门以常规巡查方式,继续对鼓楼区内所有的医院精麻药品日常登记管理进行仔细监督检查。

经过工作,执法人员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在涉事医院里,自2016年以来,有5位癌症病人累计开出埃托啡2555片,其中,3位癌症病人的埃托啡计量明显超出药品每天规定的上限,民警遂将医院和3位癌症病人纳入侦查范围。

图片

 警方向受雇癌症病人了解情况

 

办案民警通过对其中两位癌症病人的调查,发现这两位病人的老家在河南濮阳,这个地方正是精麻类药品涉案重点地区。

给癌症病人发工资

嫌疑人扮家属博同情“套片”

在警方的进一步侦查中,几名癌症患者背后的“黑手”很快浮出水面。警方介绍,背后操作套购药品的,是河南濮阳人袁某某兄弟。从2016年开始,兄弟俩就开始组织相关人员到徐州作案。两人走访了徐州多家医院后,发现鼓楼区某医院管理松散,能轻易套购出目标药品。

随后,兄弟俩在河南当地,以每天工资200—300元的价格,雇佣到多名癌症病人。到徐州后,在兄弟俩的安排下,病人以治疗癌症,缓解痛疼住院。在治疗中,病人以身体疼痛为由,要求医生大量开出埃托啡片。在拿到药品后,再交给兄弟俩。仅在鼓楼这家医院里,病人袁某某等人就累计开出了2500多片埃托啡。

办案民警在调查中发现,将埃托啡套购出来,再交由上线逐级加价转卖,最终药品都到了吸毒人员手中,这种作案方式在河南当地俗称“套片”,相比一般贩毒案件,这种作案方式更加隐蔽。

图片

 警方缴获未及出售的药品

 

除了病人直接“套片”,袁某某等嫌疑人还会扮成病人家属。住院期间,这些“家属”悉心照料病人,带着病人看病,帮其喂药、打饭,购买高档的水果和食品,他们利用这些举动,赢得了医生及病友好感。

在医生在场期间,“家属”还和病人上演“苦情戏”,病人常常会变得“痛不欲生”,“家属”则在旁边向医生“哭诉”,一旦医生动了恻隐之心,“家属”就趁机要求给病人大量开出埃托啡片。更有甚者,嫌疑人对医院医护人员直接采取利益输送,目的是让对方对相关癌症病人直接违规开出相关药品。

4元的药片卖到400多元

带着癌症病人全国各地开药

警方查明,袁某某等人作案地点遍布全国各地。该团伙分工明确,有专门负责联系医院的,有专门带着癌症病人前往治疗开药的,还有的专门负责向外面倒卖药品的。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该团伙从医院开出的埃托啡片价格在每片4元左右,进入袁某某等人的销售网络后,药品卖到中间商手中,每片价格达到了200多元,最高的卖出400多元一片。民警调查中还发现,由于袁某某贩卖埃托啡片并非直接出售给吸食者,而是进入中间商环节,经过层层转手,最终卖到吸食者手中时,价格还会更高。

 

因为案情重大,鼓楼分局刑警大队联合铜沛派出所、牌楼派出所成立了专案组。经过了5个多月的侦查,民警逐渐掌握了该团伙的作案规律和活动轨迹。11月下旬,专案组赶赴河南濮阳、安阳,江苏南京、常州,安徽马鞍山及徐州周边县市区,展开了抓捕行动。截至目前,警方已抓获袁某某为首的各类涉案人员10余人,收缴未来得及贩售的埃托啡片558片。该案也成了江苏省首例贩卖麻醉药品埃托啡案件。

图片
嫌疑人接受审讯画面

医院为何被轻易“套片”

监管漏洞该担何责
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埃托啡片是国家特殊管理的麻醉药品,国家卫生部规定本品不得用作海洛因成瘾脱毒治疗的替代药,对该麻醉药品有着严格的管理条例。按照规定,医院和病室的贮药处均须加锁,处方颜色应与其他药处方区别开。各级负责保管人员均应遵守交接班制度。

本案中,一些治病救人的医疗机构居然成了毒贩的“毒窝”,民警表示,这也暴露出目前一些医疗机构对特殊药品管理的漏洞以及监管的缺位。根据《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规定,医疗机构需要使用麻醉药品的,应当经所在地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卫生主管部门批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应当对执业医师开具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处方的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对于该类药品,本身就应该进入监管部门重点关注的药品序列,如果稍加留心,就能发现端倪。

毒贩能轻而易举的“套片”,也表明这些监管部门的日常监管存在漏洞。同时,作为医疗机构,能够轻而易举的为患者开出大量的埃托啡片,除了反映医疗机构未能严格执行特殊药品管理的规章制度外,也反映出相关药品源头管理存在疏漏,为其流通提供了药源基础。本案中,警方对于相关违规医院,已将其通报到相关监管部门。

打击毒品犯罪任重道远,为战斗在禁毒一线的英雄们点赞!

紫牛新闻记者|马志亚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 警方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