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不知道“这是什么垃圾”?哈佛女硕士回国创业:辅导垃圾分类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9-07-07 20:52:36

今年7月,上海的垃圾分类开始进入“强制时代”。一时间,“你是什么垃圾?”成为一句幽默语,时不时地被网友们调侃。垃圾分类成为了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催生了一个新行当——辅导垃圾分类。

 

80后的上海女子周春,就是这一行业的先行者。从一个生活安逸的公务员,到辞去工作专心户外运动的“行者”,再到陪着老公去哈佛读书,一不小心也拿到了哈佛毕业证书的硕士……周春的十年,让很多人艳羡,也一步一步与环保结缘。在国外的徒步,参加的公益项目,以及她的求学经历,加深了她对环保的了解,也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心之所至。2018年,在上海试行垃圾分类的契机下,她开始了新的计划——辅导垃圾分类项目。


虽然这个项目目前盈利情况不理想,他们的收入连普通白领都达不到,但周春说:“环保是为了我们的居住环境,也是为了子孙后代,让小区变漂亮,环境变好,这也是我们的初心。
目睹直升机运干厕堆肥

原来环保也这么高大上

1984年出生的周春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老家在浦东农村,距离上海最大的垃圾填埋场——老港镇填埋场不远。周春还记得幼年时看见大片的垃圾堆,家旁边的斜坡被其他地方偷倒来的生活垃圾几乎填平,垃圾集中焚烧时会有难闻的气味。周春顽皮的时候还会在垃圾堆里面翻翻找找,有时候捡到的女孩子戴的旧发夹,都能成为玩具,玩得很开心。

 

复旦大学毕业后,周春当了一名公务员,生活稳定安逸,但她内心深处始终向往着海阔天空的户外旅行。每年的假期都因为旅行而早早用完,剩下的日子在办公室期待着下一次旅行的开始。

 

图片
热爱旅行的周春

 

2011年,周春请年假去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岛徒步旅行,当地的自然保护措施做得极好,保留了很多原始风貌。沿途有许多环保生态厕所,不用水冲,而是用谷壳掩盖。不仅能够掩盖味道,还能帮助发酵堆肥,堆肥箱放满之后由直升机运走,最终还田。周春还看见野外很多徒步道路搭建了栈道,以保护植被。先进的环保理念让周春大开眼界:原来环保也能这么高大上!


守护斑头雁

开吉普车包抄盗猎者



回国之后,27岁的周春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辞掉了自己干了5年的公务员工作,全身心玩起了户外。一次去印度徒步途经青藏高原时,周春加入了“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一个守护斑头雁的项目。项目里有20多人,周春负责给大家做饭洗碗,在海拔4600米的高原从早6点忙到晚11点,但她却觉得很有意思,天天与美景相伴,伙伴们都热爱旅游和环保,大家谈得很开心。

图片
国外徒步的经历加深了周春的环保理念

 

2011年底,“绿色江河”斑头雁项目的负责人打电话来询问周春,是否愿意成为全职的工作人员,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次年的4月至6月,周春和“绿色江河”的伙伴一起,在野外扎帐篷,和藏民志愿者协作,守护斑头雁的鸟蛋。有一次,发现几个盗猎者骑着马拎着筐来捡鸟蛋,周春和伙伴们开着吉普车包抄过去,拿出相机准备记录其丑行时,盗猎者没想到有人守护,立刻落荒而逃。

图片

 

 

周春的徒步经历很丰富

 


到美国陪读

一不小心自己成了哈佛硕士

 


斑头雁守护项目是周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全职参与的环保项目,自此以后,她把环保装进了心里。2013年,周春的丈夫申请到哈佛医学院博士后,她作为陪读也去了美国,当了三个月的全职太太后,周春在家里坐不住了,她开始出门陪老年人聊天、去有机农场当志愿者。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自己曾工作过的有机农场建立在美国波士顿治安最差的社区,农场里的工作人员会在假期聚集底层社区的孩子们,教授他们如何种植、培育有机农产品,等收获时再把这些农产品赠予贫穷的孩子和家庭。

此外,周春还加入波士顿码头协会的工作,在“海平面上升国际建筑设计大赛”中担任项目经理,项目针对由于海平面上升,波士顿一些被海水淹掉的老屋怎么保护和利用。这些实实在在的环保行动进一步扩大了周春视野,她决定要把美国公益组织成熟的理念和经验带回国,创立一个环境保护组织帮助家乡改善环境。于是,周春申请了哈佛大学的公共政策管理硕士,学习如何系统化运作环保公益组织。周春笑言自己的运气好:“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不仅申请到了,还拿到了全额奖学金。”

 

图片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周春成了哈佛硕士


居委会书记一句话

她改行搞起垃圾分类

 

“2016年学成回国之后,我先是做了两年多有机农产品创业,公司还获得了两轮融资。但没想到误打误撞,改行做起了垃圾分类项目。”周春说,有机农产品国内市场并不像预期发展得好。

有一次,周春带着有机农产品,去上海长宁区一个街道一家家居委会拜访,当时上海已经在试行垃圾分类,一个居委会书记对周春开玩笑说:“你喜欢搞环保,卖有机农产品还不如来帮我做垃圾分类。”无心的一句话让周春心里琢磨起来,她想到垃圾分类更能促进环保,又是现阶段政府工作重点,推进起来应该更顺利。

2018年9月,她接下了第一个垃圾分类项目:帮一家老小区定制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培训志愿者,并推进方案执行。


项目开始时,只有周春一个人,面对的小区是个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老旧小区,居民们对垃圾分类没有什么认识,用周春的话说,推广“超级困难”。调研发现小区问题重重:高空抛物、垃圾乱扔、物业管理不到位,推诿责任。

项目实施的第一步便是召开联席会议,把小区的业委会、居委会和物业这“三驾马车”拢到一起,对方案达成一致。这其中就暴露出各种矛盾:物业不肯承担新垃圾桶成本,各方对投放点位置争执不休等等,每个问题都要协调好几次。好在上级政府部门的决心是坚定的,方案经多次磋商最终得以实施。


有人赌气把垃圾扔办公桌上

还要耐心劝解

经过挨家挨户上门宣传动员,终于开始正式实施分类投放,周春带领志愿者全程参与执勤。第一天有居民拿着满满一袋混合的垃圾走来,周春和志愿者马上拦住,现场拆袋,一样样挑出来告诉他们,什么是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挑挑拣拣分完后,志愿者又耐心地说:“今天我帮你分,明天你自己分好不好?”好言好语地劝说加上亲身帮助,感动了居民们,垃圾分类的情况在不断变好。

图片
周春在普及垃圾分类知识

 

但有个居民坚持每天提出各种反对垃圾分类的意见:垃圾桶数量不够、分类复杂、工作忙没空......有次他当面质问周春:“你们别的不干,天天守着垃圾桶干什么?”更有个别不愿意分类的居民,赌气直接把垃圾甩在居委会门口或者工作人员办公桌上,对这些状况,志愿者也耐下心来劝解,身体力行地帮忙分类。


执勤一个月后,7成居民都已经能够分好干湿垃圾袋,每个月可回收堆肥的湿垃圾达到6吨以上,每天送去填埋焚烧的垃圾从45桶降到了28桶。更让周春欣慰的是,当时那些反对声最激烈的居民,后来成了小区里垃圾分类做得最好的几位。


志同道合的团队

打造“圾不可失”品牌

 

 

情况一天天在好转。一个月后,周春有了个加盟者,不再是孤军奋战。很快又和几个志同道合者成立了专业运作团队——上海濯涟环保科技公司。并和虹口区嘉兴路街道合作,接下了更多小区的垃圾分类项目。团队还推出了一个社区垃圾分类项目品牌:圾不可失。

 

图片
周春(左四)和她的“圾不可失”团队

 

正所谓自助者天助。今年初,上海市政府正式出台全市垃圾分类强制实施方案,周春形容这是一个“天大利好”,各个小区的项目推进顿时容易多了。


周春团队也很快总结出一套项目运作体系:建立7大指标评分体系,按评分结果把项目小区分成3种类型,为其量身定制具体的实施方案:一类型一方法,一小区一方案。


近一年来,团队辅导了88个居民小区的垃圾分类项目。品牌影响力逐步扩大。


周春团队目前有8名全职员工,有的是日本、英国,芬兰的留学海归,有的辞了外企高薪或者放弃高薪工作机会,有的还去过西藏支教去非洲扶贫的,也有瞒着家里偷偷来做的。团队中的小张同学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以前在上海主流媒体干过新闻,今年4月刚从日本毕业回国,因为在日本研究社会学,就想做点非盈利性质的工作。上海当时在推垃圾分类,但他觉得效果不尽如人意,甚至跟朋友说要么我们自己创业做这个。当时也是机缘巧合看到周春团队在招人,周春跟我说,那正好你不用创业了,来跟我们一起干吧。他第二天就来入职了。


虽然团队成员的收入并不高,还达不到上海白领的平均水平,但大家都有一股热情,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从垃圾分类着手,推进中国的环保事业。


接地气的话术:

“垃圾分类环境好蚊蝇少”

 

团队对志愿者的招募培训也更加具有实用性。招募的志愿者,周春首先会问他(她)们能不能挨骂,不能挨骂的不要来。其次有没有耐心有没有热情。志愿者大多年龄集中在五十多岁,勤快又热心。劝说居民接受垃圾分类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劝说的语言是周春重点培训的内容,称为“话术”。


话术最重要特点是接地气。对不同文化层次不同性格的居民要采用不同的说辞。对于文化层次高有环保理念的居民,只要对他说“有利于环保”就可以了。对大多数居民只要说对子孙后代好,不要让子孙后代生活在垃圾堆上,也能起到效果。如果这两种说辞起不到作用,志愿者就要对他说撤桶和垃圾分类之后,苍蝇蚊子蟑螂都少了,大家生活的环境变干净变漂亮了,这对每个居民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事。大部分居民都能听进去。这里有个小故事,有次遇到什么所有道理都听不进去的居民,机智的志愿者临场发挥:“你们做好垃圾分类,小区环境干净了,房价不也会涨吗?”当即那个居民就被说服了。

图片
志愿者在做小区的垃圾分类工作

 

嘉兴路街道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街道的志愿者们都很喜欢听周春老师上课,说周老师上课很生动有趣,那些抽象的环保理念是通过形象的事例表现出来的。比如:现在上海的垃圾生产量,是15天填出一座4百多米高金贸大厦。但如果从源头分类,把湿垃圾分出来堆肥,只有10%的垃圾需要填埋或焚烧。上海就再也不用建新的填埋焚烧厂了。


周春老师这样一说,大家立刻理解了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干起来劲头也格外足。


辅导小区实施垃圾分类

做之前还有评分标准

 

辅导小区实施垃圾分类,是按什么标准收费的?对于紫牛新闻记者关心的这个问题,周春表示,我们有个评分标准,共7个指标,根据打分得出该小区辅导的难易程度,加上辅导的周期,才能确定具体收费额度。比如去年一个小区要做半年,就收5万。

今年以来政策等大环境给力,做得快一些,一到两个月就能做完一个小区,周期短了收费自然就少了。而且如果是和街道合作,一个街道有好几十个或上百个小区,那样每个小区收费只有2到3万左右。


现在他们遇到的问题是这些项目辅导都属于政府采购,下款非常慢,有的项目都要结束了,款项还没到。最近遇到的最大困难是跟一个街道的辅导合作谈的差不多了,为他们培训的志愿者团队也进行了扩招,不料,街道方面没有最后敲定,所以公司经济困难,这么多人快发不出工资了。所以周春只好出来“卖自己的故事”。希望能帮助渡过危机。


合租房居民成垃圾分类推进死角

 

除了资金问题,还有一个棘手的难题:合租房居民的垃圾分类是各小区碰到的最大难点,宣传动员时他房门敲不开,趁志愿者不在时把垃圾扔了就跑。租房人员流动性很大,有时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说服了个别合租者,但很快又换了新租客。不少小区合租居民占了3成左右,严重阻碍了垃圾分类的推进。


居委会书记多次请周春团队设法解决这一难点,但大家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解决办法。周春希望通过媒体呼吁,给自如、蛋壳等合租房网站平台施加舆论压力,看看能否奏效。希望能通过合租房平台,在签订租房合同时,把执行垃圾分类同租房押金挂钩,如果租客垃圾不分类,达到一定次数后,直接把押金扣掉。但这条措施目前还没有得到大部分租房平台和中介的积极响应。

紫牛新闻记者|杨志敏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艾陆琦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