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李琰,被誉为“冰场郎平”。今天我们向她致敬!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2-24 14:32:32

   今天,平昌将举行男子500米速滑颁奖礼,昨晚中国选手武大靖夺冠。这是中国队本屇冬奥会夺得的首枚也可能是唯一一枚金牌。

 

这些日子,无数中国人认识了这个娇小的女人一一中国速滑队主教练李琰,见识了她的压力和坚强。她说,在平昌我们学会了忍耐,2022北京冬奥会,中国一定要有大国的风度和大国的尊严。

 

2月22日晚,韩国江陵速滑馆,武大靖遥遥领先对手第一个冲过终点,夺得了中国短道队和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上的首枚金牌,

 

 

 

 

 

这一刻,他与恩师李琰紧紧拥抱在一起。

 

 

 

 

 

 

李琰与她率领的中国短道队,是中国冬季运动项目的一面旗帜。但在平昌,他们遭遇了种种挫折和意外,作为前方主帅,李琰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但身材娇小的她扛起了这一切,带领中国队爆发了巨大的能量。

 

 

 

 

 

13日,一小时内中国队4人被判犯规罚下,面对国内网友热议,李琰对这些“争议判罚”作出回应:总的来说还是中国队没有做好自己。

 

2月20日晚,中国女队在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上因犯规,遗憾地与银牌失之交臂。比赛结束后,李琰一直在设法与裁判交涉。

 

 

 

 

 

 

 

 

巨大的压力之下,李琰无法安睡,她说:

但是,李琰对队员却要保证不受任何影响,一切都按正常的程序去准备。

 

昨天,李琰主动穿着领奖服带队参赛,她在赛前就表示,“中国队要拿金牌了”,既展现了困境中的乐观精神和战胜困难的决心,更是对全队信心的激励。

 

 

武大靖夺金后,一张合影的镜头被网友截了下来,她“开心地像个孩子”。

 

 
 

 

网友纷纷表白:

 

 

赛后她曾说:

 

在索契,女子500米决赛中,三个夺冠热门选手撞到一起,李坚柔冲过终点的那一刻,镜头马上转向李琰,这位主教练掩面而泣,同样身着耀眼的黄色运动棉服。

3届冬奥会,李琰遇到过的挫折绝不只是这次在平昌遇到的裁判问题。但再大的困难,都被这个娇小的女人克服了。

 

 

李琰出生于辽宁大连,12岁进入少体校接受正规训练,成绩突出被选入牡丹江体工队。1987年入选国家集训队。同年参加世界锦标赛,夺得全能第十五名。

 

短道速滑第一次在冬奥会上亮相是在1988年的卡尔加里冬奥会上,当时短道速滑仅仅是表演项目,李琰摘得1000米第一,1500米和500米两项第三的名次,并创造1000米和1500米两项世界新纪录。

 

为了纪念她这次开创历史的壮举,加拿大组委会还特意为他设计一张以她为主的宣传画。她回忆:

 

 

4年之后的阿尔贝维尔,短道速滑成为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李琰获得了女子500米的银牌,这也是中国短道速滑在正式项目中获得的第一枚奥运奖牌。

 

1992年,李琰退役,在中国短道速滑集训队中担任助理教练,随队参加了1994年挪威利勒哈默尔冬奥会。同年,她离开国家队,就读于东北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专业。毕业后落户大连地税局,成为一名副处级科员。

 

 

学习、上班、结婚。直到1999年,上级要公派一名冰上教练到斯洛伐克援教,征求李琰意见时,李琰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彼时,斯洛伐克的男子冰球队是一支世界劲旅,短道速滑的水平却很低,李琰执教之后使其水平在一年之内迅速提升,

 

之后不久,李琰又被奥地利国家短道速滑队相中,并在10个月后带领奥地利短道速滑队迅速走出低谷。2003年,37岁的李琰前往美国执教美国短道速滑青年队。三个月后被聘为美国国家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美国选手阿波罗获得了包括500米金牌在内的三块奖牌。

 

 

都灵冬奥会结束后,中国短道队需要一个新的主教练。当时,这个冠军教练正“声名在外”,李琰选择“听从内心的呼唤”回国执教时,几乎义无反顾。

 

当时中国短道队仅有王濛一个顶级选手,后备人才面临青黄不接,李琰大胆启用了周洋、刘秋宏等年轻选手。

 

 

 

2007年亚冬会,中国队主力王濛说:“这次比赛后我就申请回地方队,国家队的训练对我没有任何帮助,现在的国家队也不适合我。”三个月后,王濛再次表示:“我觉得自己是最好的,但我没有得到最好的重视。”这种抵触心理让王濛被“禁止参加2007年短道速滑世锦赛和世锦赛团体赛”。李琰很认真地反省,是否自己的方法需要针对不同的队员做适当的调整。

 

半年后王濛重新入选国家队,李琰将队长一职给了她,并当着全队的面,告诉王濛自己可以掌握一下运动量,给了她很宽松的空间。后来,王濛感觉李琰训练强度很大,但非常科学,就主动与李琰沟通训练方法。

 

2010年的温哥华冬奥会上,卫冕冠军王濛在冲过终点后,除了拥抱和回首致意,还双膝跪地,在冰面向李琰磕头。她说:“是教练教会了我500米该怎么滑,就像今天这样!”李琰顿时红了眼眶。

 

 

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半决赛,中国选手范可新发生碰撞被罚犯规,出局。

 

半决赛另一组,中国选手曲春雨发生碰撞被罚犯规,也出局。

 

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预赛第四组,任子威小组第二,被罚犯规出局。

 

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预赛第六组,韩天宇小组第一,被罚犯规出局。

 

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第二个冲过终点线,但却被判罚犯规,无缘领奖台。

 

2018年的平昌,对于中国短道队来说是比赛环境最险恶的一届冬奥会,裁判们不断对中国选手做出的犯规判罚在中国短道队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这在网上形成了舆论风暴,中国网友纷纷质疑本届冬奥会的裁判公正性。从中国队内部来说,不利的比赛环境进一步加剧了队内的压力。

 

直到今天,李琰仍坚持自己的看法,“在中国、加拿大、韩国三队均有犯规情节的情况下,裁判选择处罚中国和加拿大,却让犯规情节最重的韩国拿到金牌。这种执法是对这项运动的损害。”

 

赛后,她表示:

 

 

当记者询问她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期许,李琰说:

 

 

中国短道队此次在平昌历经坎坷,李琰认为全队最大的收获是“忍耐”,对于2022北京冬奥会,李琰表示,

 

 

监制/唐怡 主编/李浙

 

编辑/史萌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