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暖新闻】《我不是药神》公映首日对话陆勇,一起为这个无锡人刷屏!
来源:无锡博报 2018-07-07 17:24:47

 “现在找我帮忙买药的人很少很少了,我现在还在吃印度的仿制药。”

——陆勇

图片

▲电影海报

7月5日起,

国产影片《我不是药神》

在各大影院上映。

这部豆瓣评分高达9.0分的电影

真实地戳到了中国人生存的痛点

在点映期就大火

公开上映首日

票房数据已经突破2个亿!

图片

很多看过的网友表示

“看完出来的人都说好”

“看下半段的时候动不动就会流泪”

所以

准备进影院观看的朋友

请备足纸巾~

图片

影片男主角

从唯利是图的商人

转变为赔钱救人的“药神”

而在现实中

作为原型的无锡人陆勇表示

自己不是药神,只是一名草根

图片

▲小话梅采访陆勇

  |电影讲什么?

  《我不是药神》将镜头对准了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白血病患者,他们的绝望无助更多的不是来自病痛,而是贫穷。影片中,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支撑每个月4万元的天价药费,以至于很多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贫穷”一点点吞噬自己的生命。影片改编自当年的 " 陆勇案 "。

图片

  |专访电影原型陆勇

图片

  陆勇,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企业老板。当年他 "吃不起正药,改吃仿制药 ,帮助病友代购进口仿制药" 的行为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

图片

“我和电影中的程勇有差别”

5月底

电影片方曾邀请陆勇到北京观影

第一次看完影片后的陆勇被深深触动

他表示,当时看完很难受

这让他想起了当年最艰难的时候

影片中白血病患者的生存状态

他们对药的渴望,以及求生的欲望

最令他动容

“因为那些自杀的、抛子的情节都是真实存在的案例......”

图片

  采访中,他对记者一再强调“我和电影中的程勇有差别,首先他是健康的人,而我是患者;其次,他起初是为了挣钱,后来升华成英雄,经历很起伏,而我是为了治病,经历非常平淡。”

  现在陆勇依然每天都在吃药,但身体还挺好的。他告诉记者,吃印度药因为便宜,每个月药费不到300块钱。

图片

▲陆勇随身携带的印度药,一盒200元,而曾经正版药一粒就要200元

  回忆2015年,买药最高峰期,陆勇说,一个月曾有来自全国的7个家庭上门找他帮忙。" 现在找我帮忙买药的人很少很少了,这是我最想看到的。"

图片

▲陆勇的纺织厂

“中国的科研力量要强大

把定价权握在自己手上”

  对于“进口抗癌药零关”,陆勇表示可以看到政府拿出了最大诚意,但他也有自己的思考“因为进口药的价格并不是政府能控制的,所以最关键还是中国的科研力量要强大,把定价权握在自己手上。”

  同时,陆勇提出建议" 进口药物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中国有关部门能不能出面跟他们进行谈判,毕竟中国平均收入还是跟欧美差距很大,药品价格要降低进来。"

“片方表示会拿出 200 万元

由我主持建立公益基金会”

  " 现在我想过平静的生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最近,陆勇被电影片方邀请在北京参加活动。

图片

▲徐峥和陆勇

  " 片方表示会拿出 200 万元,由我主持建立公益基金会帮助白血病和肿瘤患者。如果建一个基金会还要花不少精力进去,所以我还没有想好。" 陆勇说,他始终敬畏法律,感恩社会的进步。

  他希望广大病友病有所医,都能控制住病情,享受生活带来的快乐。

  |“陆勇案”回顾

  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

  全家没有一个人能和他配型成功,无法进行骨髓移植,瑞士诺华生产的药品“格列卫”成为陆勇唯一的选择。

  “格列卫”是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可以将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50%提升至90%以上。该药于2001年进入中国,但价格高得可怕——一个疗程的“格列卫”要花掉2.35万人民币(一个月为一个疗程),而且需要终身服用。为了不断药,陆勇父亲在一次联系业务的路上出了车祸,不幸去世。

  从2002年确诊到2004年,陆勇“吃掉”了近60万元。

  陆勇的家庭状况还算好的,一位长沙慢粒白血病患者唐某曾这样描述正版“格列卫”:“(它)就像吸毒,钱完了,人也就走了。” 当时,白血病治疗费用不在医保范围内。

  在陆勇于2004年建立的QQ病友群里,100个人中只有他和另一位病友吃得起正版“格列卫”。“廉价”的治疗方法是用化疗药物,但每个月只需100多元,如果再加上其他治疗费用,每个月只需2000元左右,而且可以报销。但这种方式与服用“格列卫”的区别是:副作用大、无法续命。

  陆勇回忆:“每个月都有一两个病友的灯灭了。”

  直到2004年6月,陆勇发现仿制药后,转机出现。

  仿制药与原研药在剂量、效力等各方面一致,唯一的差别是没有专利。

  1970年,印度的《专利法》不再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药企开始大量生产仿制药。这也让印度成为“世界药厂”。无国界医生组织在2005年的一篇报告中提到,印度的仿制药使艾滋病治疗的花费从原先的10000美元下降到约200美元。报道还写道,“世界各地的病人都依赖印度生产者来生产价格合理的仿制药。”

  陆勇吃的仿制药Veenat会产生副作用——吃完呕吐。但这要比价格贵出好几倍的正版药划算太多。

  之后,陆勇通过QQ病友群,把他的新发现告诉了病友们。此后,病友群发展到了5个,多达到几千人。仿制药的需求越来越大。

  仿制药的价格不断下降——2013年,正版“格列卫”的专利截止期临近,瑞士公司也采取了买药随赠的方式,导致仿制药的药价骤降。到了2014年,平均每个疗程的仿制药只需要花200元就能买到。

  2013年,为了方便买药的陆勇网购了银行卡,导致被捕。

  2014年7月,陆勇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被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彼时,陆勇已经成为病友眼中的“药神”,上百名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向沅江市人民法院撤回起诉,并发布了《对陆勇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

  因为江苏无锡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的行为,自己本身是白血病患者而寻求维持生命的药品。他所帮助的买药者全部是白血病患者,而没有任何为营利而从事销售或者中介等经营药品的人员。

  他对白血病病友群体提供的帮助是无偿的。在国内市场合法的抗癌药品昂贵的情况下,陆勇的行为客观上惠及了白血病患者。尽管违反了国家对信用卡的管理秩序,但是他的行为的实际危害程度,相对于白血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而言,是难以相题并论的。

  如果不顾及后者而片面地将陆勇在主观、客观上都惠及白血病患者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显然有悖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决定不予以起诉。

  两天后,被羁押了119天的陆勇重获自由。

  在近年来数百起代购进口药案件中,唯独陆勇没有获罪。

电影中,程勇说“相信会越来越好的”图片

  电影中程勇说的那句“相信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早一点到来”真实发生了——

  从2002年,陆勇被确诊的那一年,到2018年,16年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从30%上升至85%。

  2012年,来自多个国家的120名医生在美国杂志《血液》上发表联名信抗议“格列宁”定价过高(美国市场价格曾7年内翻了两倍,中国的市场价格至今为2.35万元/一盒)。2013年,印度最高法院驳回了瑞士格瓦制药公司对“格列宁”的专利诉讼,印度仿制“格列宁”转为合法生产。

  2014年11月,发改委下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对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

  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批制度的意见》。

  2016年,工信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

  2016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出台:凡是2007年10月1日前批准上市并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化药仿制药须在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评价。

  2018年,我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纳入医保。

  2018年5月1日起,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好的电影从来不回避现实,《我不是药神》触及了抗癌药昂贵的国情现实,也展现了我国推进医改的成就,反映出人性的光与热,记录了时代的阵痛与进步。

图片

  部分来源综合网络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