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八千里路云和月”——高铁钢轨打磨车队春运加班记
来源:新华网 2019-01-28 13:22:21

 

  在沪昆高铁下行线诸暨-义乌段,钢轨打磨车进行打磨作业(1月26日摄)。 新华社发(殷晓圣 摄)

  新华社杭州1月27日电  题:“八千里路云和月”——高铁钢轨打磨车队春运加班记

  新华社记者 殷晓圣

  26日零点23分。“嘘—”随着一声悠长的制动缸排风声,PGM-96C钢轨打磨车“10706”到达了指定的高铁钢轨打磨路段。

  车头的驾驶舱内,上海大机运用检修段打磨一车间的3位作业人员开始忙碌起来。

图片

  在沪昆高铁下行线诸暨-义乌段,作业人员驾驶钢轨打磨车“10706”对指定路段钢轨进行打磨(1月26日摄)。 新华社发(殷晓圣 摄)

  “六号位有!挂挡!转速1600转!左右钢轨磨头已激活!”负责六号位的是列车正司机陈潇,他负责列车开行。

  “八号位有!输入模式61,摆角度!”坐在主操作位的是打磨一车间四工班班长康宁,他正专心观察着操作屏上打磨设备的运转情况。

  确认设备运转正常以后,工长吕君锋下达打磨指令,“全体注意,开始打磨!”

  随即,山间响起了隆隆的火车轰鸣声,不远处的隧道里开始闪烁点点火光。不一会,轰鸣声愈发响亮,火光也把隧道照得透亮。

图片

  在沪昆高铁下行线诸暨-义乌段,作业人员在打磨作业结束后清扫沿途掉落的铁屑(1月26日摄)。 新华社发(殷晓圣 摄)

  今晚四工班主要的任务是打磨沪昆高铁下行线诸暨-义乌段的钢轨。“我们需要打磨4公里左右的钢轨,相对轻松一些,平时的工作量是3至5倍。”

  康宁称,由于高铁钢轨长期处于恶劣环境,加上列车高速运行的动力作用,易对钢轨造成波浪形磨耗,直接影响列车的平顺性及旅客舒适度。即便是零点几毫米的误差,都有可能威胁到行车安全。

图片

  这是钢轨打磨车,旁边是驶出金华站的“复兴号列车”(1月26日摄)。 新华社发(殷晓圣 摄)

  “我们打磨的精度是在0.2毫米以内,相当于两张A4纸的厚度。日复一日地打磨养护,就是为了旅客能平安舒适地乘坐高铁。”作为今晚钢轨打磨的施工负责人,康宁已经290多天没有回过山西阳泉老家了,“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机会回去,一年回家一两次吧。”

  “刨去周末,一个月平均有20-22天执行打磨作业。”吕君锋说,“周末车是不开了,但人也不能都闲着。”为了打磨作业装置能够正常、高效运转,不耽误施工进度,每周都要对其进行保养。“不能只让机器干活,不让它 ‘放松’呀。”

图片

  钢轨打磨车“10706”在占马山隧道进行打磨作业(1月26日摄)。 新华社发(殷晓圣 摄)

  面对繁重的任务,打磨机队依然坚持“动作指令化、操作标准化、保养精细化、管理规范化”,定期更换磨石、对作业装置进行润滑和吹尘,对发动机和发电机也要定期进行保养。

  吕君锋称,2019年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定下的钢轨打磨总任务量是8000公里,分到班组就是2000公里左右,相当于杭州到北京打个来回。“每天平均要打磨十几公里,每个时间节点都不能拖。从出车到达任务点、开始打磨到打磨后的清理,回到驻地基本就是五六点了。”

  由于一年中有200多天都在华东地区各地作业,吕君锋自嘲道,“和兄弟们一起的时间,比陪老婆孩子的时间都多得多。”

图片

  在沪昆高铁下行线诸暨-义乌段,作业人员接到指令后,出发前往指定路段进行钢轨打磨作业(1月25日摄)。 新华社发(殷晓圣 摄)

  钢轨打磨过程中会产生大量铁屑和粉尘。“每次清理完,除了护目镜和口罩遮住的部分是干净的,其他地方都是黑的。”吕君锋说,这些颗粒无孔不入,一旦吸入肺中或进入眼睛,都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今年我们又要升级装备了。”陈潇指了指戴着的口罩说,新春过后会申请更换一批透气性更好的防尘口罩,这样大家就不会因为夏天的高温透不过气来。

  吕君锋说,如今上铁管辖的三省一市范围内,铁路长度已破万公里,其中高铁线路里程超4000公里,占全国高铁长度的六分之一。由于沿线省份覆盖人群超过1.5亿,高密度的人口及其高流动性,使得沿线铁路不仅成为输送春运返乡大军的主要通道,更是平日里全国铁路运输的大动脉。

  “高铁已经成为咱国家的金名片了,我们必须要守好这块‘金字招牌’。”说话间,时针指向3时27分,而他们的作业仍在继续。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